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破碎的婚礼

    

  冬季的影响已经淡去,特别是在有着春之大地称呼的艾尔法西尔,绿色已经茂密起来,这里肥沃的土地滋养了艾尔法西尔数千万民众,也支撑了一年多的血腥战斗。

  比起在亚鲁法西尔,受到战争影响不大的艾尔法西尔至少在表面上还维持着繁荣的景象。

  不过,在沿途的村落里,到处可以看见招募新兵的告示。而从路人大部分是女性来看,这个国家也正一点点被拖进漩涡中,一旦脆弱的外表被打破,这里可能会受到更大范围的影响。

  “大人,能不能容我们告辞一下?”夏尔克走到了我的面前,略带吞吐道。

  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周围,立刻瞭然,随行的十二名卫兵大部分是从艾尔法西尔仆兵中挑选出来的,那只老狐狸似乎早料到了我会来这里:“你的村子就在旁边?”

  “大人,我知道有点冒险,但是我只想远远的看一下就好了。”

  “回到家当然要去看看了,反正也不急,干脆陪你一起去好了。”我笑了笑。

  夏尔克顿时挂上了感激的神色:“多谢大人。”

  “我们先行进城。”另一边的萨姆拉特提出了异议,追寻杀害族人的凶手,一路上所得到的踪迹都是指向艾尔法西尔圣城,心急为甘达尔雪耻的他,显然不想浪费时间在别的事情上。

  “知道了。”

  躬身后,甘达尔人一路小跑的离开了。

  “走吧,夏尔克,去探望你的家人。”

  仆兵的村落也被称为杂役村,负责着大都市里面的清洁工作,被视为肮脏之人的他们没有资格进入都市居住,就算是去干活,也要挑选凌晨或深夜无人走动的时候。

  夏尔克的村子就在圣城旁边,也是艾尔法西尔最大的杂役村。

  但是现在……

  “怎么会这样?”望着眼前的一切,所有人都吓呆了,在村口大树上悬挂着几具干枯的尸体,随风摇摆,空荡荡的村子里枯叶厚厚的铺了一地,整个村子毫无人气。

  卫兵们来不及报备,纷纷冲了进去,推开了一扇扇虚掩的房门。

  “这里没有人!”

  “这里也没有!”

  随着一声声的叫喊,不安的表情渐渐浮现在夏尔克脸上。

  “大人这里有告示。”一名卫兵跑了过来,递上了一张发黄的纸,在风雨摧残下就剩下残缺的字迹,即便如此,我也能看出什么意思:“……通敌……严处……以儆效尤……”

  “队长,我们的族人……”

  望着自己的部下,夏尔克叹了口气,眼圈中蒙上了一层红色:“我们走上这条路,就应该知道会有什么下场。也好,早死早解脱,免得在这里再受苦难。”

  “队长……”

  闭上了眼睛,夏尔克抬起了头,在凝神片刻后,突然转身跪在了我的面前:“大人,我知道这个要求有点过分,但是我希望你能救救还在苦难中的其他仆役民。”

  连忙搀扶起夏尔克,望着他的眼睛,我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法普,答应你的要求。”

  “多谢大人!”

  又背上了一个承诺,但是这个已经是我的责任了,兵团中近千仆兵随我出生入死,如果我连他们的族人都没法挽救,还谈什么复兴大业,一切不过是空架的谎言而已。

  “走吧,我们去圣城,在那里给你讨回点公道。”望着圣城的方向,我突然泛起了一股报复的yu望……

  艾尔法西尔的圣城在整个圣陆是罕见的大,占地千亩,厚实的围墙外是宽约百米的护城河,当年耗费了数万劳力,历时十年才建造出来,让人看了就产生一种畏惧感。

  更奇特的是,城里还有一座城中城,巨大的城堡坐落在人工垒起的土丘上,外围是同样厚实的城墙,百尺宽的界河上有座一辆马车那么宽的石桥,上面站立着两排金甲卫士。

  难怪艾尔法西尔可以夸口“只要圣城在,艾尔法西尔就在。”

  “有点麻烦呀!”坐在靠近城堡的酒楼里,我发出了一声叹息,比起圣龙的记忆,实物更让人心寒,那么宽的界河,再加上在外围城墙上来回走动的卫兵,就算是会飞也飞不进去呀!

  “主人,不太可能。”迦兰摇摇头,表示出她的无奈,在她身边的四人众把脑袋甩得像拨浪鼓。

  “干脆直接冲进去算了!”如此没大脑的话也亏雷帝斯说得出,在丹鲁还可以表演一下秘密潜入救人的绝技,在这里……真是什么想法都没有。

  “进去,出不来。”速盯了城堡看了半响,得出了结论,彻底击破了所有的幻想。

  酒楼里一下沉闷了起来。

  “客官,不知道您有没有拿定主意,小店还要做生意呀!”店家一脸的无辜,那么多人霸占了全部的座位,又不点菜,如果换了文弱百姓,恐怕早就轰出去了,只是我们这些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好惹的,惟有低声下气。

  “就上你们这里最好的菜吧!”略带尴尬,我扔出了几枚金币。

  店家的眼睛立刻发出了光华,一边拿金币,一边媚声道:“大爷还有什么需要,小店马上给您安排。”

  看着这个店家一会,我突然想起了这种三教九流来往的地方,消息一定很灵通,又取出了一枚金币:“对了,店家,听说这里马上要举行盛大婚礼呀!”

  “是呀,是亚鲁法西尔和我们联姻呀!”望着金币,店家吞咽了一口口水,连忙回答。

  “哎呀,原来是这种喜事,可惜没福气去看。听说那个公主貌美如花,能够一见芳容,也算是没白来艾尔法西尔一趟了。”

  “瞧您说的,您还不知道呀!到时候会举行盛大的游街会,王室都发下通告了。”

  “哦,真的?”

  “哪能骗您老呀!”

  将金币递给店家,打发他离去后,我望着同伴们:“上天还真是照顾我们!”

  “大人,你不会想去劫花轿吧?”夏尔克眨着眼睛。

  “有什么不可以?”

  “大人,在圣城里可是有着几万近卫军呀……”

  “到时候自然有办法……”晃了晃脑袋,发出了自信满满的声言,与其瞻前顾后,还不如干了再说,办法吗,到时候再想也来得及,我如此做下了决定,在众人的愕然声中发布了一个接一个命令……

  很快,正式联姻的日子,王历一三五四年二月二十八日到了。

  预定游街的大道上一早就站满了护卫的士兵,艾尔法西尔的民众也早早的出来,清晨的阳光还没有洒遍整个圣城,喧哗的声音就已经充斥在它的上空。

  按照预定的,我和同伴们混杂在人群中,静待着游街典礼开始。

  “那些甘达尔人说看见仇家,自行离去了。”夏尔克挤过人群,在我耳边轻声道。

  “这个时候……”我皱了一下眉头,万一闹出什么事情来,什么计划都成空了,正欲准备派人拉他们回来的时候,欢呼声如同浪潮般从远处席卷而来,婚礼正式开始了。

  “不管了,立刻准备。”叹了口气,我做出了决定。

  “是。”夏尔克点点头,挤出了人群。

  最前列的是穿着华丽盔甲的百人马队,骑在高头大马上,整整齐齐的排了二十列,手中握着的是金光闪亮的骑枪,后面是举着五颜六色旌旗的仪杖队,蜿蜒出百多米后,接下来的就是撒着鲜花的使女队了。

  我几乎看花了眼,如此大的排场,所耗费的人力物力难以估计,艾尔法西尔的王室还真是喜欢铺张。

  在走过近千个穿着礼服的护卫士兵后,深红的八骑御车就出现在我的视野中。差不多到时候了,将手探进了披风里,我紧紧握住了弯刀。

  混杂在喧闹的声响中,我突然听见了轻细的破空之音,远处的御车车伕震了一下身子,突然站了起来,捂着的脖子上多出了一支箭翎,只看见他晃动一下身躯,笔直的栽倒在马车下,在发出沉闷的撞击声后,鲜血一下染红了大街,几乎同时,在一旁挡住人群的护卫兵抽出了刀剑,一起涌向了马车。

  “快逃命呀!”眨眼间,大街就如同炸开了锅,慌乱的人群冲散了护卫队,到处是哀号之声。

  我没有下命令呀,而且我的部署中还没神通到可以伪装护卫兵,难道还有其他义士来救驾?

  很快,这个推论被我看见的事实否定掉了,那些人根本不是想救人,而是想杀人,因为在攻击马车的数十人中,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涅寇斯!”哪里还能再犹豫,呼啸了一声,在甩出行动的花炮后,我抽刀迎了上去。

  “保护公主!”从我的嘴巴里冒出了大义凛然的话,在艾尔法西尔人的眼里,我一下成了忠心救主的英雄,挤在前面的人群自然的分出一条路来,越过这难得的空隙,我冲进了混乱的街中央。

  哪里还分得清什么是刺客,什么是卫兵,穿着一样衣服的人在我面前捉对斯杀,不过对我来说,反正都是敌人,也不在乎杀错人了。

  挥刀,挡在前面的一人捂着背部转了过来,满脸的惊诧被我第二刀给结束了,对面的那人还来不及说声谢谢,第三刀就劈在了他的头上。

  一股鲜血像喷泉一样散落后,透过那淡淡的血雾,我看见了涅寇斯的战斧又劈倒了两人,在御车边护卫的士兵顿时只剩下十个人。

  时间紧迫,我的动作立刻粗野了起来,合身撞开了一人后,一脚就踢在了对面敌人的****,那人惨叫了一声,捂着那里蹲倒在地上,直接踩在他的肩膀上,我飞跃到刺客堆里。

  没等他们醒悟过来,弯刀划过了一条优美的弧线,在我的面前立时绽放出绚丽的血色花朵。

  一刀解决了六个,也算是创出大记录了,还没等我得意,就看见一名刺客砍翻了最后一个护卫,踏上了马车,伸出战刀就欲捅进帘子里。

  “咻!”带着尖细的响音,一支箭穿入了那刺客的胸膛,一缕鲜血射出后,刺客仰天倒了下去,重重砸在了御马的屁股上。

  八匹御马同时发出了嘶鸣,仰起了马蹄,狂奔起来,挡在前面的数人一下被撞飞,倒在了密集的人群中,激起了一片哀号。

  哪里有空管别人,闪族人的灵敏身手在这个时候显露了出来,飞身跃上了马车,急冲的力量一下把我扯向了后面,立足不稳的我倒滚着翻进了车厢里。

  摇了一下晕呼呼的脑袋,张开了眼睛,第一入目的就是一层白纱,厚厚的铺在我的脸上,清幽的香气窜进了鼻子,让我一阵离神。

  一念及现在的处境,我立刻清醒过来,连忙站起来,胡乱扯着挡住我视线的白纱。

  “兹!”撕开的裂音,还没等我适应马车里昏暗的环境,迎面就是一把森寒的短剑。

  本能的反应,避开刺击后,伸手就扣住了后面的手,夺下了短剑。

  触者甚软,是女人的手,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连忙甩开,但是对方的反应比我还要快,那只手飞快的调整了姿势,极其准确的打在了我的脸上。

  “叭!”清脆的声音,这个时候,我已经能看清楚对方是谁了,虽然穿着华丽的结婚礼服,但是配上那张气呼呼的脸,看上就有点滑稽了,不过从眼里透出的恶毒却是再熟悉不过。

  “医师!”

  “是你这个大蜥蜴!”

  两个人同时叫了出来,还没等说出第二句话,马车撞上了什么东西,巨大的冲击将我甩到了米娜维亚的身上。

  “呜!”被我压在身下的米娜维亚发出了轻声的呻吟,我一阵慌乱,这个是大罪呀,是亵du呀,我会被虐待致死的。

  连忙支身而起,一只手不合时宜的按在了米娜维亚柔软的胸脯上。

  一阵失力,我又倒了下去,这时的她正好转过头来。

  “滋!”噩梦般的事情发生了,两人的唇亲密的接触在一起,晕眩的感觉从那里直窜脑门。

  “哗啦!”木板破裂的脆响,外面的阳光一下洒了进来,我连忙抬起头来,只看见涅寇斯张大了嘴巴,一脸失神的望着我们。

  扫视了一下四周,马车撞破了一间民宅,已经冲到另一条街道上,除了涅寇斯,围在外面的还有数十个惊愕呆立的刺客。

  “你这个家伙!就一起送你们去见上神,陪我的眼睛去!”涅寇斯最先反应过来,从独眼中射出恶毒,挥舞起他那巨大的战斧。

  哪里还容得我解释,连忙抱起了恍惚的米娜维亚,滚落到马车下,原来的地方飞溅出无数的木屑,战端再起……

  抱起米娜维亚轻巧的身体,在密集的刀剑呼啸声中躲避,长长的拖裙被绞成了碎片,飘荡在半空中。

  这种感觉还真是奇妙,不过我不想再有第二次了:“保护公主!”

  扯开了嗓子,发出了求救的声音,同时冲过了破碎的民宅,跳回了原来的街道。

  “公主在这里!”听到声音的亲护兵潮水般涌了过来,持盾战士飞快的在我后面组成盾阵,数十名弓箭手搭箭对准了追击的刺客。

  “停止抵抗,不然格杀勿论!”一名小队长大声吼着,我心中暗自叫了声槽糕,涅寇斯果然不听他们的威胁,挥舞着战斧直接冲了过来。

  “放箭!”

  乱箭飞舞,最前面的几名刺客扑倒在地上,激起一层烟土。

  在他们倒下的尸体后方,涅寇斯双手交叉,护住要害,全身上下至少插了二十支箭,但是他绝对还没有死。

  缓缓的站起,只看见涅寇斯的眼睛中蒙上深红的血色,狂战士化。

  “杀!”高吼了一声,涅寇斯撞进了亲护队,盾牌碎裂的声音混杂在淒厉的惨叫声中,当面的十几人连全尸都没留下,后面的部队完全傻了眼,呆呆等着涅寇斯的战斧将他们召唤到地狱去。

  哪里还敢多停留半分,一边发出求救的声音,一边窜向了人最多的地方。

  “受死吧,闪族的小子!”完全偏离了原来的轨道,涅寇斯的怒火尽数投注到我身上,感受到他的锐利杀气,号称数万的艾尔法西尔护卫队居然没有一个再敢上去拦截。

  抱着米娜维亚的我怎么能跑得嬴狂战士呢?轻轻哀叹了声,我准备放下医师,回身迎战。

  “甘达尔的敌人!”萨姆拉特的声音就像是上神的福音,只看见他带着十几个甘达尔人直接穿插到我们和涅寇斯之间,张弓射击,这是甘达尔的劲弓,就算是涅寇斯狂化的身体也飞溅出鲜血来。

  第一次发出了痛苦的哼鸣,狠狠注视了我一眼后,涅寇斯放弃了追击,转身撞进了旁近的房屋中,一阵哗啦啦的声响后,溅起的尘土掩去了他的身影。

  “不要走!”萨姆拉特大喊了一声,带着人直接冲进了尘土中。

  “大人,快走!”夏尔克突然冒出,一把扯住我,将我们带进了另一间房子,里面还暗伏着带来的亲卫队,场面太过混乱,原来的准备根本就没机会发动。

  “其他人呢?”没有发现迦兰他们的身影。

  一脸灰土的夏尔克摇了摇头:“全部冲散了,我已经派人去找他们了。”

  “那好,先到预定的地方去等他们吧!”

  “是。”

  刚欲起身,外面就传来“着火了!”的惨叫声,望出窗口,只看见远方无数的黑烟冉冉升起,四人众终于行动了,那些纵火技巧一流的娃娃们将整个圣城推进了黑暗的地狱中……

  “二月变乱”对艾尔法西尔的震动远远超出我的预料,由于互相践踏,当天光是死难人数就超过了一万,被纵火后,能够统计的毁坏房屋约八千间,四万人无家可归。

  更让艾尔法西尔王室丢脸的是,婚姻的主角,亚鲁法西尔的米娜维亚公主失踪,为此自杀谢罪的守城官、亲卫兵及相关人等就有二百三十七人。

  让艾尔法西尔当作精神象征的圣城,在这一天,从内部被破坏的一塌糊涂,重修的费用可以说是天文数字,而精神上的创伤,更加难以弥补了。

  而另一方面。

  “怎么出去?”这个问题打在我的心头,现在全城戒严,八大城门至少多了三倍的卫兵,光是穿过门洞就要经过四道盘查。

  更可怕的是,城卫军已经开始挨家挨户的搜查,并随意逮捕外族的人。

  我们现在居住的是一个退养阁老的家里,德科斯怎么买通他,我无从考究,至少在可靠性上还信得过,因为到现在为止,已经由他打发了三波巡查的士兵。

  现在就看夏尔克和这里暗置的间谍网的消息了。

  闲来无事,每天最大的兴趣就是和那个阁老下下艾尔法西尔特有的黑白棋。

  “将军的棋路甚是怪异,倒是让老夫颇觉得吃不消呀!”阁老摸着雪白的胡子,眯着眼叹道。

  我暗骂了一声,吃不消?到现在还不是连赢了我十八盘,我就不信这第十九盘还是输,现在的盘面明显是我居上风,黑子虽只zhan有少少地盘,但一支奇兵直逼白子的中宫,如果一举攻下的话,当可定势。

  “只可惜将军太喜欢用奇兵了,若是别人,或许会不加留意,不过老夫阅历甚丰,岂能上当。”阁老轻笑了一下,点了一子,弥补了空门,我的黑子一下陷入了合围之态,长叹了一声后,我做出了最后的挣扎,左右突击,虽逞一时之勇态,但随着合围力量的加大,不得不弃子认输,第十九盘……

  “阁老果然是黑白棋的高手呀!”

  “哪里,比起将军的天生才智来,老夫差远了,昨日将军的奇兵还没到达老夫中宫,就被老夫看破,今日,当到边缘时,尚才领悟,若慢了一拍,局势就不一样了。”

  “如果这是战争的话,慢一拍就是失败,没什么好说的。”

  “将军带兵出身,连玩这个黑白棋也隐含战事呀!”

  “只是偶尔念及,推演之下,感觉与战局颇像,就依着去思考了。”

  “呵呵,不过老夫观将军棋路,剑走偏锋,占据一地后,就用奇兵突袭,虽然可以逞一时之能,但缺乏后继之力,若遇棋风严谨之人,十战九败,还望将军切记。”

  我拍了拍脑袋,如醍醐灌顶,眼界顿时开阔起来,阁老所言甚是,长久以来,我以兰帝诺维亚一地为战,面对强敌,自然就想到奇兵突袭之法。一旦南下,对着贵族军那么鼎盛的战力,光用突袭,恐怕就和这棋一样,落个淒惨下场。

  不能将视野局限一地,把整个战场看成一盘棋,我下子的地方可不只一块呀!

  “阁老大人,我们再来一盘。”

  “好呀,将军有此雅兴,老夫当然奉陪。”

  窗外的树枝已经抽出了嫩绿的新芽,在沙沙的细音中,我们开始了第二十盘的较量……

  “大人,有消息了。”一名卫兵疾步走进书斋,跪伏在地上大声道。

  “哦,是吗?”我轻轻点下一颗棋子,然后起身:“是哪里的?”

  “城中的密探刚刚探听到,第二王子在婚礼中受到袭击,现在伤重,正急需医生诊治。不过,听闻几个御医诊断,凶多吉少,不日可能归西,到时候难免会大摆丧礼,防御力量必定单薄,突围出去的话,希望颇大。夏尔克大人已经秘密联络城中的仆兵,一旦时机成熟,当立刻举兵,保护大人突围。”

  “让夏尔克停止动作,还有,我需要一个最好的易容师。”

  “啊,大人,这个是机会呀!”

  “我知道,所以我会把握,先去办理我要求的事情。”

  “是!”卫兵磕了一下头,退下。

  “哎呀,输了……”身后的阁老长叹了一声,扔下了棋子:“四面围困,无处逃身呀……”

  我转过身去,跪在了他的面前,向他磕了一个头:“阁老提点之大恩,法普他日必定回报。”

  “啊,将军言重呀,老夫只是就棋论棋而已,如果有兴,大人可以和老夫再下一盘。”

  “不了,这个棋盘太小了,从现在开始,我走天下的棋。”我笑了一下,对着阁老道。

  阁老眨了一下眼,拍了拍大腿,长叹道:“德科斯果然没说错,老夫这棋走的是平生最好的一子。”

  两人对笑了一下,我走出了书斋,深吸了一口外面那裹着春意的空气,让清凉的感觉直达我的心扉,现在就在这艾尔法西尔走下兰帝诺维亚外的第一颗棋子吧!我如是想,加快了脚步……

  

第五章 破碎的婚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