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泥泽

    

  王历1354年7月按照气节上排列,这个日子已经进入了盛夏,不过在捷艮****这个四面环山的地方,还感觉不到太过的酷热,但是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确让我感到甚为烦躁。

  第一就是那些逃散的龙骑兵,纷纷做起了林海的盗贼来,十天工夫,就袭击了六次运送货物的商队,现在,在捷艮****城里,多少已经有点支撑不住的感觉,排在议事厅外面,索要救济的队伍都可以拖到兰帝诺维亚去;第二就是发生毒死地龙的事,虽然经过大肆搜捕,把罪犯给抓了起来,也证明了艾尔法西尔的余孽还在捷艮****,但是所有被饲养的地龙都已经躺在地上永远爬不起来,本来还打算着训练一批人手,重新建立龙骑兵,现在看来,也和做梦没什么区别。等着孵化野生地龙产下的蛋,然后养到可以骑的地步至少要花十年,那个时候,流浪兵团估计都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了;第三,也是最让我头痛的一件事,就是怀顿诺尔的第二军开始向回廊一带移动,根据他们官方的解释,是正当换防,鬼知道克鲁索心里打着什么主意,乘着我军最虚弱的时候,给个致命一击,对他来说也算是个上好的选择,一旦他真那么打定主义了,依靠流浪兵团目前的军力,真是凶多吉少。

  至于其它的琐事,那更是如山般堆积在我的面前,又不能把鲁素大哥从兰帝诺维亚叫过来,而刹尔利长老年事已高,实在不忍心让他在操劳这些事情。

  “泥潭呀,泥潭,真想把我陷进去不可。”望着眼前的公文,我突然喊了出来,弄得一直静立在旁边的迦兰一阵侧目。

  “咦——你还在这里呀!”从门外发出了一声感叹,德科斯捧着茶杯走了进来,看着他那一脸的狐狸笑容,我恨不得一拳揍过去,带着没好气的声音我回答道:“是呀,如果某人能勤快点,我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

  “作为指挥官,当然要多贡献点青春了,反正你也年轻,有的时间。”打着哈哈,径直坐到我对面,从桌子上抽出了一份文件,“怎么那些龙骑兵还没解决完呀,不过也对,躲在林海里,我们又没什么部队,怎么去找呀,要是他们肯投降,那就太完美了,多了一个大队的龙骑兵不说,其他的国家也会有所觉悟吧。”

  我眼睛一亮,对呀,只要能说服那些龙骑兵放下武器,甚至加入到我的阵营中,那不是一口气解决三个问题吗?不过一丝气馁又涌上了心头,那些家伙连面都看不见,连派人去说服,都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

  “想办法,想办法,走过那么多的路,可不能被这个给为难住了。”我低下头,如诵经般念了几句,不过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正当我头痛欲裂的时候,梅尔基奥尔站在屋外,大声喊道:“大人,刹帝利大人有请。”

  “这个时候?难道又出什么事了。”心里打了个鼓,我还是站了起来,大步走到屋外。

  一名侍从牵着我的“闪”站在外面,看这个架势,是让我上圣龙山去,最近十三长老也搬到了上面,上去的话,就是面对一大批老头子。还没等我把眉头完全皱起,梅尔基奥尔跨上了一步,轻声道:“大人,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宣布,城里有头面的人都被请上了圣龙山。”

  “哦——”这个略略引起了我的注意,这种时候,做为外来军方的全权代表,最好早点出现,现在的我可得罪不起捷艮****的人,万一在这里放一把火,那我就只好等着灭亡了。

  一想到此,我连忙跨上了“闪”,摸了摸它的脖子后,道:“出发!”

  “闪”仰天欢快的发出一声嘶鸣,然后鼓动翅膀,带我向圣龙山直飞而去。

  圣龙山上的尸体早就被清理掉,就连血迹也被冲刷的一干二净,原本破碎的门窗不知道什么被修补一新,就连大殿的外墙好像也被粉刷过一般。十几个使者模样的人分列在青色石板大道的两边,从吊篮里被拉上山的捷艮****头面人物陆续汇集到中央广场上,窃窃私语不绝于耳。

  “好像十三长老做出重要决定了呀。”

  “难道准备正式废弃捷艮****圣国之名,全面倒到外人的怀抱里?”

  “应该不会吧,再怎么说,十三长老也象征着捷艮****,做出这种决断,那是要有自杀的觉悟。”

  “说不定是那些外人……”

  看着我的走近,那些头面人物渐渐把私语变成了耳语,不时拿着眼神飘着我,一脸戒备的神色。我当然知道在他们心目里我是什么角色,借助恶魔兵器的无耻小人,想要毁灭捷艮****千年道统的恶势力头目……或许那个起叛乱之师的离车,在他们心目里远比我来的高大,做人到了这个田地,估计连悲哀的力气也省了,仰起头,我大步走到最前列。

  “刹帝利大人到!”

  “十三长老到!”

  司仪官大声喊了两下,在他声音还回荡在圣龙山时,十四个老爷爷依次走出了最中央的长老院,站到我们面前。四周的喧哗一下安静了下来,几十双眼睛盯到了他们身上,静等着下音。

  十三长老的首席,难陀第一个跨出了队列,一脸红润道:“捷艮****最近经过连番不幸,差一点就被宵小之徒夺走了大位。幸好有第四龙将,因陀罗将军的义勇,才挽狂澜与为难中,也使那些叛逆伏诛,保住我捷艮****之大统!”

  即便是我,也不禁脸红了一下,天知道我什么时候变的那么伟大起来,挽救捷艮****,那是在救自己,换成别人也照样去做。四周稀稀拉拉的响起了拍巴掌的声音,多半是和流浪兵团结成利益关系的商人,在我回头的刹那,还不忘对我堆上市侩般的笑容。

  “由于叛乱,原来的第二龙将离车、第三龙将丹陀罗已经无资格再拥有龙将之名,按照道统,第四龙将因陀罗可自动升任第二龙将。不过刹帝利将军年事已高,本人也主动提出进长老院的意向,经过十三长老协商:从今日起,第四龙将因陀罗直接升任第一龙将,刹帝利入长老院,为十四长老。”

  “啊——”下面一片惊叹,在这个时候登上第一龙将之位,等于宣布把捷艮****的军政大权全数交给我,让我成为捷艮****历史上第一个独裁官。从另一个方向来讲,就是把捷艮****拱手让给我这个外族人,假如我愿意的话,更改捷艮****的国名都不是太困难的事情。

  “这种事情,怎么能允许呢!十三长老,你们到底考虑清楚了没有呀!”

  “这是将捷艮****往深渊里退,把大权交给外族人,圣龙的恩泽我们就是这么来回报得!”

  “怎么能这么说,因陀罗阁下青年才俊,必将把捷艮****引向光辉。”

  “不错,不错,你看他最近办的事,哪件不漂亮。”

  “你们这些见钱眼开的家伙……”

  会场中的气氛热烈非凡,反对者有之,赞同者也有之,正当两方吵得不可开交时,我踏上几步,走到十三长老的下手后,转身大声道:“我不会稀罕这个第一龙将的名称,既然我当上了这个职位,就让捷艮****因为我而更加光辉吧。”

  下面的吵闹声突然停顿下来,在短暂的平静后,突然暴发出愤怒的喊声:“你这个狂妄的混蛋,去死吧!”

  当上第一龙将的首日,异常的不顺利……

  在很久以后,有个历史传记家询问了尚存的捷艮****居民,为什么在后来的日子里如此坚定的拥护第一龙将的统治时,很多人回答了一个让我羞愧的答案:“那个家伙呀,不过是个笨蛋而已,但是换成别的什么人来统治,我们就活的没那么开心了。”

  接下来,就是对付游散龙骑兵的事了。

  7月9****躺在巨大的草垛上,望着天空,身下是吱呀吱呀的声音,破烂的老牛车在发出如此杂音的同时,将满满一车的粮草拖往捷艮****。在老牛车前后,还有其他数辆,也都堆着山高般的粮草,在林海里,就显得分外的耀眼。

  “法普大人,我们都已经慢吞吞的走了两天,怎么还没看见敌人呀。”赶车的是亚尼,一脸稚嫩的他怎么都让别人感觉到弱小,虽然他连龙骑士都杀死过。

  “放心,抢劫了那么多不能吃的货车,看见这种粮草车,龙骑兵一定会感兴趣的。”我吐掉了口中含着的草根,斯条慢理的说道。

  “可是,这次我们就只有那么点人,能对付大队龙骑兵吗?”

  “加上赶车的才十个人,这么弱的队伍,龙骑兵又不是傻子,怎么也能估算出该派多少人,全部来了,那才叫希奇。这个吗,叫示敌以弱,到时候就可以攻他们一个不备。”

  亚尼的脸上满是受教的表情,当他露出再讨教的神色时,一阵急促的奔跑声窜进我的耳朵。“来了。”我喊了一声,前行的马车立刻停了下来。

  数个龙骑兵提着龙枪飞速越过森林,将我们团团围了起来,细数一下,一共有六个,为了对付十个人,这显然是大手笔了。

  “立刻滚下车去,还留你们一条性命,不然格杀勿论!”当先一人高喝了一声,我向左右使了个眼神,坐在车上的数人立刻爬下了车,而我反而端坐在草堆上,露出我不会离开的表情。

  龙骑兵的脸上难掩轻蔑,其中一人缓缓抽出了龙刀:“自己找死,怪不了别人。”

  “是呀,这句话我原样奉还。”笑眯眯说完这句话,我从怀里掏出了火统,“乒——”

  的一声,弹丸划过那名龙骑兵的脸庞,飞掠进林子里,惊吓的飞鸟在这个时候扑棱着翅膀,掠上半空,在上面不停鼓噪。还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从草堆里翻出十数个火枪手,将枪直指着那些龙骑兵。

  那名龙骑兵的脸色一下苍白起来,大滴的汗珠从他额头滚落,忙不迭从地龙上翻落在地,然后举起了双手。龙骑兵虽然骁勇,但不是笨蛋,自然知道火枪的威力,其他人在对视了一眼后,高举起双手,纷纷跨下地龙。

  我收回了火统,然后对他们道:“刚才只是一个警告,回去和你们的同伴说,捷艮****随时欢迎他们回来。但是他们还选择继续在林海里游荡的话,我会一个一个去把他们消灭干净,这个是第一龙将——因陀罗的声明。”

  “你就是因陀罗!”差点失禁的最先一人用着颤音道。

  我点了点头:“不错,如果不信也没关系,你只要去转述我的话就可以了,现在可以走了。”

  龙骑兵们面面相觑后,飞快的爬上地龙,在吆喝了一声后,急速离开了我们,在身后丢下一句话:“我们捷艮****的战士不会接受威胁!”

  “你们只不过是盗贼,已经称不上战士了!”冲着他们的背,我大喊了一声,急速的奔驰声回答了我喊声。

  拍了拍身上的草末,我继续躺下,然后拍了拍车:“继续出发,我们回捷艮****。”

  一脸呆涩的亚尼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连忙应了一声,翻身上车,挥舞了一下鞭子后,驱赶着牛车继续赶路。车还没有行出百米远,密集的奔驰声就在四周响了起来,数十名龙骑兵快速把我们围了起来,明晃晃的龙枪直对着我们。

  “谁自称是第一龙将!”当先的一个是胡子老长的龙骑兵,在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后,沉声道。

  一点没有回避,我直视着他,大声道:“是我!”

  “假如今天我杀了你,我就是捷艮****的英雄,我们就可以重新回到捷艮****。”瞪着我,长胡子一字一句的道。

  “恐怕你要失望了,当杀完我后,就请你能走多远就走多远,你这辈子没希望回捷艮****了。”我笑了笑。

  “你以为我不敢吗!”长胡子加重了口气,并做出欲动手状。

  我继续笑道:“我就在这里。”

  四周的气氛一下凝固起来,所有人的手搭上了兵器。长胡子瞪了我半晌后,突然笑了出来:“有骨气,不愧被十三长老推荐当第一龙将的人。假如我们肯归顺的话,不知道第一龙将大人会给我们什么赏赐。”

  没有考虑,我道:“赏赐的话,我是很难给你们什么的,不过有三样,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们:第一个是自由,第二个是尊严,第三个是证明自己的机会,其他你们用自己的手去拿吧。”

  长胡子的脸上滑过了惊异,颇有兴趣的看着我,好半晌才道:“听说第一龙将是个喜欢讲大话的家伙,今天看来也不假。”

  我没有介意,只是笑了笑:“不错,我很喜欢讲大话,不过比起你们来,我有点可以自豪,至少我不会愚昧到丢掉自己的理想,去当一个盗贼。在兰帝诺维亚,你们不能消灭我,在林海里,难道你们就可以了吗?”

  长胡子的脸笼上一层怒气,按捺不住的手按向了腰间的龙刀,空气一下紧张起来。

  扫视了一下四周,我哈哈笑出来,径直走到长胡子的面前,如果他现在动手的话,可以一刀把我斩成两截。

  没有一丝恐惧,我的眼睛直视着他,然后说出了下面的话:“假如你们的理想是将龙的脚印留在大陆每一个地方的话,我的理想就是恢复大陆的和平。如果你选择让捷艮****的子孙继续和你们一样流血的话,可以在这里杀了我,如果不是,就请你们放下武器。我已经很累了,不想再为几个盗贼浪费精力。真想一把火烧掉整个林海,可惜,这是养育捷艮****和兰帝诺维亚的森林,我还想着让自己的子孙也能看看这一片绿色。”

  长胡子的嘴唇一阵颤抖,脸上露出了犹豫的神色,我知道,只是最后的机会了,慢慢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匕首,在手指上划了一下,一丝鲜血从里面渗了出来。拥有圣龙之血脉的人,他的血有一层淡淡的荧光,而且散发出别样的气息。

  “圣龙之血脉!”长胡子睁大了眼睛,脸上再也没有犹豫,翻身跃下地龙后,跪在地上:“因陀罗大人,我不再做无意义的抵抗,希望你能原谅我们的过错。”

  “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对了,长胡子,你叫什么名字。”

  长胡子诧异的抬起头,惊讶了片刻后道:“尊贵的第一龙将大人,属下曼陀罗。”

  “曼陀罗,可以的话,能不能把你的力量借给我,当我的龙枪。如果有你们的帮助,我应该能更快的结束这个乱世。”

  曼陀罗呆涩看着我好一会,突然低伏在地上,将舌头吐出,触到大地,这是捷艮****最崇高的敬礼,是对自己主人的认同。几乎同时,其他的龙骑兵也跃下地龙,做出了同样的姿势。

  ……

  “你是说,还有其他操纵者?”归降的曼陀罗还是带来了惊人的消息,本来打算打道回府的我不禁皱起了眉头。

  “是的,因陀罗阁下,本来我们散进林海后,也没打算做其他抵抗,都想着各自悄悄回捷艮****,和家人团聚后,再做打算。不过,还没等我们做出决断,离车将军的手谕就传到各个支队指挥官的手里。”

  “手谕?”

  曼陀罗递上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各自为战,敌寇将不久陷入沼泽,最后胜利必将归属我们……”最后还盖上了离车的私章,稍微想想,也知道是那些紫袍法师的杰作,能够拖延我们一天,对他们代表的势力来说,就好上一天,更何况还不是用自己的本钱。不过凭着这么张纸,龙骑兵们就傻呼呼的跟着走了?

  曼陀罗看出我脸上的疑惑,接着道:“本来我们也不太相信,毕竟离车将军投降的旨意才由刹帝利将军传过来,可是后来,全权代表离车将军的那个人突然出现,不知道怎么的,我们也就同意了这个建议。而且从那个人那里传来消息,之所以在战场会出现离车将军的令牌,只不过是因为被刹帝利将军突然袭击而丢失了,现在的离车将军暂时撤到了南方去,不久将举兵大举北上,到时候,我们就是功臣。”

  “就这样你们跟着走了?”我张大了嘴巴,这种谎言也能让他们相信。

  曼陀罗抓了抓头发,露出不解:“不知道怎么,当时的我们就是相信那个人说的话。”

  “说了半天,那个人到底是谁?”

  曼陀罗的一脸的茫然,好半晌后摇了摇头:“不知道呀,反正从离车将军宣布举义旗开始,那个人就在离车将军的身边,后来代表离车将军指挥了对你们的战斗。”

  我脑子里一团雾水,不过模模糊糊有了一个概念,那个人和紫袍法师脱不了干系,而且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可以对那么多人同时精神影响,那种简直就是魔力:“那个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应该还在大本营里,不过那里有很多那个人带来的卫士,而且,很多我们的同伴到现在还对那个人言听计从。”曼陀罗想了片刻后,回答了我的问题。

  “就是说,从正面进去行不通喽。”

  “是的,因陀罗阁下。”

  不管怎么说,也要解决这个在脖子底下的危险,在考虑了片刻后,我做出了决断:“曼陀罗,我跟你过去,就当是被你抓获的俘虏,不管那个人是谁,就在今天,让他消失掉。”

  “啊——是,因陀罗阁下。”带着一脸崇敬,曼陀罗在一声惊异的叫声后,点下了头。

  沦落成盗贼的龙骑兵驻扎的地方,居然让我有种眼熟,在仔细看了一眼后,从心里泛起了哀叹,可能是宿命的玩笑吧,这里就是以前黑暗龙族的村落。衣衫褴褛的几十个龙骑兵围在村中央,一脸馋像的望着那里烤着的一只山鸡,地龙们懒散的趴在地上打着盹,哪里还有以前龙骑兵半点的风采,就算说起盗贼来,也寒酸了一点。

  曼陀罗颇为尴尬的看了我一眼后,然后高声嚷道:“我们抢到粮食了!”

  这个时候,我压低了斗笠,尽量把颜面遮挡起来。

  村子一下沸腾起来,从周围的树屋里窜出了上百个人,红着眼睛围了上来。

  “总算能吃饱了,最近连只鸟都难打到,都快把我饿死了。”

  “这还是第一趟抢到粮草呀,曼陀罗真有本事。”

  “那是,人家好歹也是龙骑兵中的第一人呀,若不是实在没了飞龙,他早升格当龙骑士了。”

  在一片窃窃私语中,龙骑兵越围越上,眼看着就要把粮车上的粮草给抢下来,那时候暗藏在里面的火枪手就不妙了。我连忙使了个眼色给曼陀罗,曼陀罗会意,升出双手:“喂,大家静一静,怎么也要让代指挥官过目一下吧。”

  龙骑兵齐齐应了一声,然后大声喊了起来:“代指挥官,快来看看刚抢到的粮草呀。”

  一阵寂静,好一会,才有回应,在数十个身着灰色制服的壮汉簇拥下,一个紫袍法师出现在我的视线中。还是第一次看见活的紫袍法师,和常人没什么区别,只是从头到脚套着的紫袍将他性别容貌全数掩去,整个充满了神秘的味道,此外,在看他的第一眼,从心里就泛起了一股不舒服的感觉。

  手慢慢伸到大衣下的弯刀上,左右使了一个眼色后,伪装成车夫的士兵不着痕迹的做好了准备,就等着那紫袍法师靠近,就制服他。可是紫袍法师在这个时候停下了脚步,一只手缓缓扬起,直指着我们,然后一个嘶哑的声音从斗篷下传了出来:“曼陀罗是叛徒,他已经把敌人引进来了。”

  “啊——”周围的龙骑兵发出了一声惊叹,纷纷握上腰际的龙刀。

  我一把扯掉斗笠,露出了面容,闪族特有的黑发暴露在空气中,引起一片惊叹:“他是因陀罗!”还没等话音落下,曼陀罗就大喊道:“离车将军已经死了!这个是艾尔法西尔的紫袍法师,他想利用我们替艾尔法西尔卖命!”

  龙骑兵们一下失去了判断,一脸迷惑的望着我们,然后转头望向那个紫袍法师。

  “杀了他们,圣龙会给你们祈福的。”紫袍法师突然加重了语气,带着那么点魔力,龙骑兵们的眼神恍惚起来。

  从怀里掏出火统,“乒——”的一声开了一枪,声音很响,把树叶都震下了不少,似乎给龙骑兵们一个耳光,他们的脸上带出了一丝清醒,这个时候,十数个卫士在发了一声喊后,猛的向我们扑过来。

  “开枪!”我大喊了一声,翻开车上的粮草,十数个火枪手纷纷冒出身影,端起火枪后停顿了瞬间,然后打下火石,“乒乒乒”数声枪响,冲上卫兵全身如同盛开起的鲜花一般。

  血滴落在地上,发出了清晰的响声,摇晃了一下,那些卫兵发出了野兽般的嗥叫。

  即便是龙骑兵,被火枪直击后也失去了大半战斗力,而这些家伙的反应,却好像是激发了身体中的兽性,还没等我回过神,那些人越发神速的直冲过来。

  曼陀罗越过我,直接迎了上去,龙刀划过,发出尖利的破空声,当先的几个敌兵顿时断成了两截,扑倒在地。不得不暗自庆幸,能收拢曼陀罗这个人,还真是我的福气,看他的本事,确实不逊色龙骑士,若是认真对起来,跟随在我身边的十几个人哪里够看。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那个紫袍法师在卫兵的簇拥下,飞快的逃了出去。

  “拦住那些家伙!”我大喊了一声,抽出弯刀追了上去,填好弹药的火枪手连忙开了第二枪,一阵巨响后,断后的几个敌人倒在地上。周围的龙骑兵在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纷纷抽出了龙刀,追了上去。护卫紫袍法师的数十人里也分出了大半,悍勇异常的阻挡着追杀的人。

  我望了一下,突然拐进了另一边,直接抄着小路就向逃走的几个人追去……

  “啊——”看见我突然的出现,卫护紫袍法师的几个人发出一声惊叹,很快脸上布满杀气,在抽出兵器后,直接向我身上招呼过来。

  挥刀挡住最先一人,然后轻轻向旁边一带,在那人一个失足跌倒的刹那,飞快挥刀,血溅出,还没等溅到我身上,再次挥刀,劈进另一人的喉咙。看着那人的瞳人翻成了白色,我才缓缓抽回弯刀,尸体慢慢在我面前软倒,将后面的三个人露在我视线中。

  几乎感觉不到他们的恐惧,在沉默了片刻后,齐喊了一声,同时扑向了我。

  拼着受伤,用左手直接挡住一把战刀,忍着从那里传来的钻心刺痛,一刀砍翻了最近一人,然后转刃,捅进从后面扑上者的肚子里。感觉到一股热血喷到背上,没有犹豫,抽出弯刀,在掠过大半个圆弧后,劈在最后一人的脖子上。

  三具尸体同时倒下,发出的沉闷响声久久不绝与耳。

  最后,就只剩下那个紫袍法师。

  “真的不愧是流浪兵团的指挥官,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杀掉我五个手下。”带着那种阴阳怪气的声音,紫袍法师扯下了斗篷,露了脸。和印象中的老巫师也没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脸色更为灰暗,好像是死人的脸。

  我没有理会他,扯下衣襟,将伤口包扎起来,然后甩掉弯刀上血珠,直视着他,远处的厮喊声渐渐飘近,很快就会到这个地方:“投降吧,或许还能保住条性命。”

  紫袍法师突然笑了,然后张开双手:“迷途者呀,重新回归虚无之神的召唤,奉献出你的灵魂来吧……”

  “到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念经……”我摇了摇头,不再想做什么劝导,在稳定了一下自己的精神后,低喝一声,扑了上去,还没等我挥刀,紫袍法师的身影整个如同蒸发掉一般,凭空消失在我的眼前。

  一个踉跄,在失力连跨几步后,我忙稳住身型,猛的转身挥刀,一片空无,阴冷的感觉第一次爬上了心头。

  “……迷途者呀,挣扎只会增加痛苦……”飘渺的声音再次传进我的耳朵,几乎不能辨明它的方向,在连续不断向四周劈砍了一番后,我突然放弃式的扔刀坐在地上,然后闭上了眼睛。四周一下安静下来,能听见几声飞鸟的惊鸣。

  声音时断时续,好像在把我的精神扯到一个不知名的虚空,当连着灵魂都有种脱离肉体的感觉时,一阵刺痛传来。

  第一次近距离的看着紫袍法师,他的脸有点扭曲,甚至带上点狰狞,在他手上握着一把刺剑,血从我的胸口滴落下来,“真可惜,我的心脏不在这个地方。”从嘴里吐出这么句话,早就握住弯刀的手猛的扬起,一阵夜枭般的尖利嚎叫,紫袍法师倒飞出去,在半空中洒下朵朵血花。

  挣扎着站起,我捂着胸口慢慢挪到紫袍法师边上,看见他扭曲着躺在地上,血慢慢的渗开,染红了原本青绿的大地。

  “终于结束了。”低念了一句,北方的战斗到这里应该画上句号,我真的很累,如果有可能,就好好睡一觉吧,然后和艾丽兹一起在阳光下玩耍,真的好久没有享受过这种幸福。

  轻声咳嗽了一下后,我转过身去,步履蹒跚的向外挪去。

  王历1354年7月9日,最后的变乱落下了帷幕,但是紫袍法师的阴影在我脑海里再也没有办法清理掉,今后的今后,还会碰上这些人吧。到时候,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个就是我选择的道路,充满了危险和杀戮的不归路……

  

第五章 泥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