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庆典

    

  王历1354年7月11日大约有两百多名龙骑兵重新回到了捷艮****,归到我的麾下,从这一天开始,北方的商路才正式打通,东大陆的丝绸、瓷器,兰帝诺维亚的武器,捷艮****的龙角不停流通在这条商路上,巨大的利润由此产生。

  据当时的统计,光是边贸税费,怀顿诺尔在一年里就捞了整整一百万金币,而透过对这条商路的投资而一夜暴富的人,在怀顿诺尔以千计。那些达官贵人更是捞到数不尽的好处,名义投资、权利参股等等,凭空让他们的资产翻上数倍。

  一时间朝野上下,对流浪兵团、兰帝诺维亚的好感与日俱增,“怀顿诺尔最亲密的盟友”、“永远的兄弟”、“最好的邻居”等等的称号如雪花般飘到我们头上,而还在去年,流浪兵团还是怀顿诺尔头号通缉,我的额头上更是印着十万金币的悬赏。

  另一方面,我们重新拥有了龙骑兵的事早早的传到怀顿诺尔的朝廷,克鲁索在审时度势后,飞快做出了决定。第二军在回廊处晃了一圈,在释放了象征友好的礼花后,又转道南下,布置到金山阿登方向,似乎对南方的艾尔法西尔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19日,一则消息透过重重关卡,送到了我的桌子上。

  “第三王子势如破竹,第二王子节节败退。”一共十六个字,不过已经将意思说的很清楚了,不过字面外的意思,却要通过更多的情报才能知晓。

  “第三王子布拉西尔在11日已经攻破了北方的重镇——德拉洁,基本上他的军队由仆兵组成,在得到自由的承诺后,仆兵异样骁勇,甚至可以和北方死囚团的人硬对硬。按照这个进度,用不了一个月,艾尔法西尔的战乱就可以结束。”

  梅尔基奥尔分析了现在的情况,事实已经超出了我原来的预料,想不到仆役民的力量是如此的巨大,按照这个趋势,我布置的北方迁徙路线可能会被废弃掉,当然,只要对仆役民有利,白辛苦趟也算值得。

  “恐怕很难哦,一旦艾尔法西尔的战乱结束,势必要南下重新控制特拉维诺一带,到时候,南边的商路就会重新开通。有了太多北方商路的利益关系,当然会有人不愿意再开一条商路来分金子,一定会做出适当反应的呀。”德科斯摸着胡子,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从来没想过,开通北方的商路还有这种用处,如果这样的话,怀顿诺尔难保不南下,或许在朝野的要求下,就已援助部队的名义加入艾尔法西尔的战局。只要能维持这个状态,就能继续从北方商路中摄取利益。这种想起来就让人呕吐的利益关系,却是我一手导出来的,现在的我感觉不像是拯救国家的英雄,更像是肆意把战争往无限制方向发展的恶魔。而且还要从这个拖一个国家进战斗的丑恶里捞到自己的实惠。

  “真的有必要做到这一步吗?”有时候我不得不这样问自己。

  “不过这样的话,我们就得到难得的休整时间,只要有三个月,我们就可以组建一支三百人的火枪队,再加上捷艮****的部队,我们完全有能力在寒冬来临前南下,只要控制一个到两个城市,我们就可以扯出公主的大旗,用忠义来号召更多的人加入我们的部队。如果顺利的话,明年的开春,我们就可以踏进亚鲁法西尔圣城!”美好的未来一下摆到了我们的面前,而以前,这个不过是个梦想。

  梅尔基奥尔、塔特姆……这些原来的亚鲁法西尔军人忍不住含上了眼泪,真是漫长的等待呀,好不容易终于把这个希望给盼到了。

  “不过大家还是要多多注意,万一南下,我们就要受北方和南方的双面压力,到时候怎么来缓解,对于我们来说就是大问题了。”我还是要提醒下军官们,抱着太多的希望,可不能打好后面的战斗。

  “是!”

  “从现在开始,就是我们宝贵的时间,各部队加紧休整,必要的话,就扩充部队。军师,尽量派人到南方去,我想那里还有很多人愿意北上,来捷艮****或者兰帝诺维亚。”

  “这个容易。”德科斯笑着点头。

  “还有,万一怀顿诺尔真的南下,第三王子的部队未必能抵挡住那么多敌人,很有可能战败……到时候辅助第三王子的仆役民肯定会被株连,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我希望动用一切可能的力量,尽力帮助仆役民逃难。”我挥了挥手,下达了最后一个命令,在会场中的军官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后,齐齐点了点头,这种事情多少带上补偿的味道,虽然在这里的每个人都清楚,这种补偿是多么淡薄。

  “大人——”就当准备散会的时候,一名卫兵跪在门外,高喊了一声。

  我站起身来,现在看见这种人,心里就一阵发虚,天知道又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卫兵上前了几步,递上一张大红封面的信笺,我扯开封口,从里面露出一张纸条来:“

  王历1354年8月8日,兰帝诺维亚新君正式登基,望贤弟做好准备,到时务必参加。”

  将纸条传给旁边的德科斯,我露出笑容:“如果没有什么事,尽量去兰帝诺维亚吧,军部做几件漂亮点的礼服,还有出几个像样的仪仗兵。怎么也要让艾丽兹的登基典礼热闹点,也可在各国使节面前露露我流浪兵团的脸。”

  “哈哈——”议事厅中一阵欢笑,军官们纷纷起身,向我敬礼后离开。

  “真是辛苦呀,在这个时候还要隐藏自己的感情。”德科斯并没有离开,将那张纸轻轻放在桌子上。

  我重新拿起了它,将它贴近我的胸口,声音一下哽咽起来:“对不起,艾丽兹……”

  8月8日,她就要正式成为兰帝诺维亚的象征,那个时候,也是她丧失自由之日。唯一能对她做出的补偿,不过是跪在她面前,对她行君下之礼。可是这个对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又有什么意义?

  “我要结束这场战争,然后让兰帝诺维亚人自己选择自己的统治者吧。”放下了纸条,我突然对德科斯道,这一刻,我的心中充满了坚毅。

  德科斯似乎还有点诧异,在看了我半晌后,突然笑起来:“哈哈,不错的志向,让百姓来选择统治者,还真是个让贵族们怨恨的想法,不过,万一兰帝诺维亚选择你呢?你做还是不做?”

  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来当什么统治者的事情,当德科斯问起这个时,我一下呆住了:“我来当统治者?不可能的,我只是个战士,但时候自然有出色的政治家来引导他们的,我的理想并不在这里。”

  “呵呵,世事难料,世事难料呀。”德科斯一边摇着脑袋不停嘀咕,一边背着双手站起身来,然后慢慢走出这个大厅,整个屋子空荡荡的就只剩下我一个。我无力的跌坐回凳子,喃喃道:“难道我也要有所觉悟了吗?”

  王历1354年的7月,真是个变幻多端的月份,未来的一切在这个时候更让人感觉到无法琢磨,大陆的动荡已经陷进了难以收拾的境地,人心的崩溃或多或少已经影响到了我。

  是继续举着大旗南下光复亚鲁法西尔呢,还是在北方建立自己的理想国,今后的道路到底应该走向什么地方呢?第一次,在我心底泛起了疑惑……

  日子一天天过去,很快,时钟摆到了8月8日。

  这一天,夏日的阳光异常热烈的洒在大地上,大街小巷里都悬挂上了象征节庆的大红灯笼,欢快的气氛笼罩在兰帝诺维亚的上空。

  “嘟——”站在城头的长号手吹响了庆典开始的声音,紧接着城头处就降下了大大的一块地毯,上面绣着兰帝诺维亚的国徽,纸花撒下,片片飘到我的头上。

  “万岁!”街道两边的百姓兴奋的挥舞着手,发出了欢快的喊叫声。

  流浪兵团入城式开始。

  最先列的是百人旗手,举着各色战旗,花花绿绿的甚是好看,接着是二百人步兵队、二百人长枪队……排着整齐的阵型,踏着有力的步伐通过中央的广场,当全身套着青色战甲的五十人龙骑兵和身着灰色制服的五十人火枪手出现在人们视野中时,仪式的高潮也就到了。

  “看呀,是我们的龙骑兵,我们的火枪手!”

  “真威武呀,光靠他们,我们的旗帜就可以插遍整个大陆呀。”

  “兰帝诺维亚万岁,流浪兵团万岁,法普大人万岁!”

  ……

  德科斯远比我热情的回应百姓们的呼喊声,看着他频繁挥舞着手臂,我居然产生了这位老先生会不会把手挥断的错觉。“喂,法普,怎么也要给百姓们一个好印象,不要让他们感觉到你冷冰冰的像块木头,缺乏亲合力的家伙可没人喜欢。”乘着间隙,德科斯突然对我说道。

  我呆了一下,连忙挤出了笑容,异样灿烂的对着两边的百姓,然后挥起手来。下面的回应更加猛烈,间杂着一两个女声的尖叫。就这样在热烈的欢呼声中,我们来到了举行加冕典礼的主会场,在那里,鲁素大哥早就一脸笑容的迎接着我们。

  “鲁素大哥!”我翻身下马,上前了几步,一把将他抱住。

  鲁素在拍了拍我的背部后,轻声道:“艾尔法西尔第二王子、第三王子的使节、怀顿诺尔、萨登艾尔、布莱克诺尔……差不多所有的势力都派人过来了。到时候需要给他们看看我们的实力,对我们有好处。”

  我点了点头,再次整了一下制服,然后跟随着鲁素大步走进了会场。

  即便是早有心理准备,看见会场中的景象,我还是大吃一惊,不大的地方拥挤着上百个人,穿着各国的高级礼服,其中还夹杂着十数个花枝招展的女性。浓郁的香水味和同样浓郁的体味混杂在一起,熏的我有点发晕。

  “这个是怀顿诺尔的使节,克拉季沃子爵阁下……这个是布莱克诺尔的使节,奥拉·达克男爵……这位是……”

  在鲁素的介绍下,我尽力保持着温和,和一个个使节亲热握手,在他们的脸上,几乎能看见所有的表情,从鄙视、到仇恨、一直到献媚……不过这里的诸人涵养工夫均是一流,就算摆明了是对手的布莱克诺尔使节,也能从脸上挤出点笑容,做出比哭还难看的表情。

  在一个接一个的寒暄中,我们很快迎来了正式登基的时间。

  “吉时已到!”司仪用略带尖利的声音高声喊道,原本喧哗的会场一下安静下来,众人纷纷让出中央红色地毯铺就的大道,将目光放到了大门口。

  大门打开,几个侍童举着仪杖走在最前面;接着的是后面的卫兵,都是身着银亮盔甲的高大战士,手中举中代表王家权威的仪仗专用斧矛,在踏完近乎机械的步伐后,左右转身,将中间的大道和宾客们隔开,这个时候,一身华丽洋装的艾丽兹在数个使女的陪同下,走进了会场。

  今天的艾丽兹看上去比以往漂亮多了,虽然少了一份身为王者的尊严,但是在眼光流动中带出一股自然的天真,粉红的脸蛋看上去吹弹欲破,更是让人倍感怜惜。

  我的心揪动了一下,带着一丝愧疚,单膝跪地,然后低下了头,这个算是行君下之礼,也表示了流浪兵团对艾丽兹国君的承认。身后的军官们陆续跪下,庄严的气氛在这一刻浮现出来。参加典礼的各国使节一时间不知所措,有些人跪下了,有些人还站在那里。直到象征着上神使者的大祭师在无数僧侣的陪同下走进会场时,剩下的人才慢慢降下身子。

  “以上神之名义,赐汝统御上神子民之权利;以上神之名义,承认汝为上神之代言人;

  以上神之名义,赐汝不可侵犯之身份。”大祭师的声音拉的像唱歌一样,在悠扬顿挫的音调中,他将象征兰帝诺维亚国君的王冠戴在艾丽兹九岁的脑袋上。

  王冠太大,而且有点重,艾丽兹在摇晃了一下脑袋后,居然把它给甩了下来。会场中的气氛一下尴尬起来,这个时候,鲁素大哥站起身来:“艾丽兹国君年纪尚小,希望在她成年以前,能有个人能够辅助她,以上神之名义,我想大祭师能再赐福一个人。”

  “按照法典,确实可以,但是这个人要被众人推荐,得到想彻九天的呼应声。”

  鲁素躬了躬身,然后大步走到门口,伺立的卫兵里面推开了大门,将外面的喧哗放了进来。成千上万的人站在外面,最前面的是身着盔甲的士兵们,明亮的兵器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兰帝诺维亚的兴衰现在由你们来决定,辅助艾丽兹国君的守护者,将由你们来推荐,请用你们的声音把希望传给上神,大声高呼吧!”鲁素张开手臂,在做出深呼吸的动作后,猛的喊道:“我,鲁素,推荐捷艮****的第一龙将、流浪兵团的指挥官当我们的守护者!”

  在沉寂了片刻后,战士们首先举起了兵器:“法普大人!”

  “法普守护我们!”

  “法普……”

  声音越传越远,无数人举起了手,涨红了脸高声喊着我的名字,在我身边的军官们纷纷站起身来,使劲拍着巴掌,会场的气氛到这个时候达到了顶峰。反而处在最中心的我,有种眩晕的感觉,这个我事先根本不知道,仓促之下我有点茫然的站起身来。

  鲁素上前拉住我的手,将我带着走到艾丽兹面前。艾丽兹一看见我,脸上就闪亮出兴奋的光彩,在张开双手后道:“法普叔叔!”这一刻,我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感情,将她搂进怀抱里。

  “艾丽兹国君也认同了她的守护者!”鲁素大喊了一声,场中的掌声更烈,一杆祭师杖轻轻搭在我的肩头,一个声音有点飘忽的传进我的耳朵:“以上神之名义,赐汝守侯兰帝诺维亚之权利;以上神之名义,赐汝拥有上神代言者之全权……”

  8月8日在一系列的庆典中,完成了将兰帝诺维亚的权利移交到我手上的全过程,在大陆的所有阴暗角落里响起了对我的诅咒:“……这个窃取两个国家的恶棍,想要毁灭整个圣陆的恶魔代言者,不得好死!”

  而在史书上的记载为:“……8月8日,法普正式成为兰帝诺维亚护国君,成某种意义上讲,拥有百年历史的兰帝诺维亚在那一天画上了句号……”

  数日后,在我额头上刻着的悬赏金额又添上了一个零,达到创记录的一百万金币,虽然发出这个通缉的是一个不知名的杀手工会,但是笨蛋都知道在这个工会后面到底站着多少国家,而中间的相当一部分,他们的使节还在我面前挤着虚假的笑容……

  “想不到我的脑袋那么值钱。”拿着发黄的通缉令,我苦笑不已,在我面前跪着的是一个不满十五的少年,由于发育不良,看上去比亚尼还要年幼。不过就是这个少年,在今天早上我应酬完那些圣国公使后,在路上伏击了我,所使用的兵器不过是一把生锈的匕首。从他身上,搜出了这张通缉令,也让我清楚了自己到底值多少钱。

  “为什么要杀我?”虽然早就知道答案,我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少年梗直了头颈,大声道:“只要杀了你,就可以有一百万,就可以买很多很多的粮食,我们的村子就有救了!”

  “哦——”略带上点兴趣,我仔细看了眼身前的小刺客,有着特拉维诺式的黄色头发、深蓝眼睛,因为过于消瘦,骨感很强,一双大眼也深凹进眼眶里。不过脸上还是带着点幼稚,是属于那种连一百万是个什么概念都不太清楚的小孩子。

  “你们村子在什么地方?”

  “我不会说的,你一定会派人血洗我的村子!”少年拼命摇头,一脸的断然。

  “那总让我知道你的名字。”

  少年仰起了头,略带点自豪道:“我叫法利斯·拉列。”

  南部特拉维诺的姓氏,凭着这个名字绝对可以追查到他的村子,少年根本不知道他的话已经把他的村子给暴露了,脸上还带着那么一点骄傲。不过我根本没有兴趣去报复什么,只是在心寒一件事情,如果一个村子里需要未成年来寻找机会的话,那么那里的生存条件之恶劣,简直难以想象。战争已经开始产生崩溃式的恶劣后果,再不加以收拾,后果难以想象。

  “亚尼!”我喊了一声,今天应该是他轮值我的安全,在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回应后,亚尼站到我的面前。那个法利斯颇有兴趣的看着亚尼,显然被他身上那闪光的黄色盔甲给迷住了,“好好照顾他,还有,这个人是危险分子,可别给机会伤害你了。”

  亚尼敬了一个礼,然后转向法利斯:“跟我来吧。”

  我只看见法利斯眼珠转动了一下,似乎做出什么决定,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肯定是想打亚尼的主意,不过他大约要失望了,亚尼什么本事我清楚的很,对付这个小孩子,绝对不会费力,在两个人消失后,我拉了一下铃铛,几分钟后,梅尔基奥尔出现在我的面前。

  “南方的情况很糟糕吗?”我劈头就问了这么一句。

  梅尔基奥尔在沉默了片刻后,点了点头:“去年的粮草大部分被征收到军队去,而且为了镇压暴乱的特拉维诺人,正统王国军动用了上万人的部队,大部分特族村落的男丁被杀戮。今年的春耕因此受到很大影响,许多村子已经出现饥荒现象。”

  “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这种事情……军师的意思是现在根本不是南下的机会,万一告诉你这个现象,怕你又要……所以暂时没有上告。”梅尔基奥尔没有直视我的眼睛,只是喃喃道。

  我当然知道德科斯的初衷很好,但是为了一己私利,总不能见死不救,任由南方的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不过我也很清楚,现在流浪兵团的军力一旦南下,恐怕连立足的地方都没找到,就已经全军覆没。

  “可是,我不是已经开放了南边的边关了吗,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还守着那已经荒废的土地?”

  “这个吗,不到万不得已,没人会离开自己的土地。更何况,最近正统王****已经有在南方集结的迹象,若不是在特拉维诺东部地区还和叛乱军陷入胶着状态,很有可能,我军还没南下,他们就开始北上了。”梅尔基奥尔一说完这个话,就露出后悔的表情。

  我瞪着他看了半晌,叹了一口气:“德科斯和你到底还瞒了我多少事。”

  梅尔基奥尔挺直了上身,大声回答道:“大人,我们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实在是看你最近太过操劳,有些事情实在没必要惊动你了……”

  我一时无言,这种事情当然不能责怪他们,只好用尽量平和的语气道:“梅尔基奥尔,假如我累趴下的话,由德科斯顶上;德科斯不行的话,就由你顶上……自己找好自己的后继人吧,用我们的辛苦去换胜利还是值得的。”

  梅尔基奥尔看着我,突然跪在地上:“大人,我知道怎么做了。还望大人原谅在下以前的隐瞒。”

  “好了,我们的敌人在外面,不在这里,没必要搞的那么紧张。还有……”还没等我想起下面该说什么,一只速报鸟扑棱着翅膀从窗口飞了进来,落在梅尔基奥尔的肩膀上。

  梅尔基奥尔从速报鸟的脚上取下了纸条,飞速扫视了一边后,脸色大变,没有多少言语,直接把那张纸递到我手里,只看见上面写着几个字:“怀顿诺尔……南下……”

  我抬起了头,直楞楞的看着梅尔基奥尔,然后从口中滑下了一句话:“好快……”

  8月13日,怀顿诺尔大军南下,先锋为舍尔诺夫的第二军一部,其后跟随着第二军本部、第一军一部、后勤军一部以及临时征召的部队,总计三万人,连绵出一道数十里长的银色洪流。在翻越了金山阿登后,和北方的第二王子部队会合。

  艾尔法西尔的战局在这一刻完全改变,大陆的战乱似乎更加混沌,未来的日子被笼上了一层浓浓的黑色……

  

第六章 庆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