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节 破碎记忆

  高一(1)班,也就是李昕所在的班级的班主任姓薛是一位年轻的女教师,虽然只有仅仅25岁的年龄,但在教育学生方面确有一套,刚刚从大学毕业没有几年的她,一方面身为学生时的经历依然记忆犹新,非常体谅到作为学生这个年龄层次的想法;另一方面在学校工作了两年,在与一些颇有经验的老师的交流中也学到了克制学生的一些方法,使学生不但口服心则更服。所以仅仅半个学期的时间,一些明眼人已经看出了高一(1)班与其他班级的差异来了。在期中考试时班里成绩略高于其他班级而位列第一,而在期末考试即将来临的时候,一班的学生和老师对于再一次取得第一都信心十足。但是李昕却是他们的编外人员。

  第一次见到李昕的人,或者短暂接触过一段时间都会以为李昕是个老实,努力,比较勤奋的孩子,成绩不名列前茅嘛至少应该属于良好,而事实上却与一般人的观点有些出入。

  不可否认的是李昕的确是个勤奋的人,但不是作为学生,对于篮球他可以倾注超过100%的热情,相反的对于其他事情则要冷淡许多,每每在上课的时候,李昕全神贯注地在书上写着划着,薛老师每每经过窗口都会以为他和其他学生一样在认真地做着笔记,而实际上随便翻开他的任何一本课本,都可以毫不费力地看到一大串篮球运动员的名字,有CBA的,NBA的,自己学校的,动画里的,甚至美国大学生篮球联盟的球员。仔细比对一下的话会发现平时英语成绩总在及格线徘徊的李昕对于外国球员的姓名的拼写居然一字不差,尤其是一些欧洲球员的名字,不要说拼了,就是能够准确地读出来在一般人看来都挺不容易的。而对于球员的身高体重年龄位置之类的数据李昕则更是如数家珍。除此之外,一些篮球的专业术语也可以在他的课本上找到,少年心中对于篮球除了喜欢打之外,还热衷于组合出自己心目中的理想球队。

  李昕家里并不富裕,在这个电脑的普及率几乎和电视机的普及率一样的时代,李昕仍然没有一台电脑,所幸球友卓一凡家境较富裕,拥有两台台式电脑,一台搭载无线上网功能的笔记本电脑。卓时常把笔记本电脑带到学校,课余时间李昕便向卓借来上上网,去篮球相关的网站了解篮球。而下课之后有时也去卓的家里打打篮球的游戏。在拟真度相当高的篮球游戏中,起初李昕老是输给卓,但在熟悉了一段时间之后,卓竟渐渐地敌不过李昕了,归根结底李昕在课本上所演练的阵容在游戏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在熟悉了游戏的基本操作之后,所比较的就是更上层的战术运用,临场调度的能力,而心浮气燥的卓在相持一段时间之后看到比分落后往往就失去耐心最后落得惨败的下场。

  而在别人看来没有多少吸引力的篮球游戏李昕却乐此不疲百玩不厌,由此可见其对于篮球的痴迷程度了。

  高中的生活有时并不像一些影视剧中呈现的那么精彩,更多的是两点一线,家长老师的简单生活,有时单调得乏味,焦躁不安的年龄总不甘于这种单调,于是少年便寻找着自己的调味剂,或者说是理想中的理想。

  随意一点的选择了游戏,认真一点的选择了学习,温情一点的选择了恋爱,热血如卓一凡般的选择了运动,因为流行,所以又在运动中选择了篮球。执著如夏俊一般的选择了在三分线上精益求精。当篮球走入了他的生活才将孤寂如李昕这样的性格渐渐稀释。

  找到的三张照片唤起了少年硕果仅存的记忆,现在除了篮球,他似乎要花费一部分时间去寻找自己不太完整的记忆……

  当初为什么会喜欢上篮球而不是其他运动的呢?仅仅因为一个人的表演改变了李昕篮球只是一群高大的人玩的投球游戏的看法,不知是从哪里翻出的一些篮球录像,清晰地记录了一个伟大的篮球运动员的奋斗过程,一场场经典之战中,向一个个巅峰发起挑战,最终成为万众瞩目的天皇巨星,那个人便是篮球天才:迈克尔,乔丹。

  仅仅是冰冷的数字根本无法体现天皇巨星的过人之处,只有真正看过他打球的人才会深切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竞技之美,原来激烈的体育运动也是一种艺术。

  优雅的姿势,层出不穷的得分方式,永不枯竭的创造力,时快时慢从容地掌控着比赛的节奏,带领球队在落后的时候不急不躁,领先的时候不疏忽大意,胜利似乎总是站在他这一边的。无论是第一次三连冠时的旧队友,还是第二次三连冠时的新队友,似乎只要是能够打球的四个人加上飞人就等于胜利,这样一个方程式,作为变量的飞人殿下蕴藏了无穷的能力,他是真正的篮球之神。

  但是少年总觉得那不是第一次见到飞人,他的脸那么熟悉,好像从前就见过似的,他当然已经记不清楚了,那时他才7岁,飞人宣布退役的时候在一家电视台的大屏幕前母亲抱着孩子目睹了这一时刻。

  而父亲则因为工作关系长期在外,这天也是孩子最后一次和母亲出游,而第二天也就是1999年1月14日,母亲被医院查出患有晚期血癌,这对于年轻的母亲无疑是雷劈般的噩耗,孩子被邻居代养,两年半之后,母亲永远地离开了孩子,而在母亲住院期间,孩子仅仅见过父亲三面。

  见母亲最后一面的时候,母亲紧缩的眉间告诉了孩子她对这个世界还有深深的眷恋,她还有太多话要告诉孩子,她还有太多事要为孩子做,他才十岁都不满啊,而她也才刚过36岁。虽然好多年过去了,但是在孩子的印象中母亲的样子是那么苍白和无力,那双最后抚摸孩子稚嫩脸颊的手缓缓落下,也同时宣告母亲的生命拉下了帷幕,那口始终还是维持着生前最后想吐露的一个字:“昕!”,而父亲那时则根本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孩子哭了好久,泣不成声,一直到医生和护士将孩子拉走。

  那场病几乎花完了家中的所有积蓄,原本应该很幸福的三口之家被无情地撕裂了。

  所有的这一切都让孩子不愿想起,也就是那张照片,才第一次让孩子清楚地看到母亲健康时原来是那么美丽动人。母亲的辞世,父亲仅仅来探望了三次,虽然孩子不知道父亲到底在干什么,但“不可原谅”四字牢牢地刻在孩子的心里,那么无情无义的父亲,如果父亲对母亲多那么一点关心,多那么一点照顾,也许母亲就不会那么早就离开了。

  孩子开始封闭自己的心,不再与父亲有任何交流,对他只有憎恨,久而久之因为自闭过度而患上了轻度的健忘症,以至于忘了母亲的模样,和小时候的点点滴滴。

第八节 破碎记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