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节 情窦初开

  在校际三对三比赛“思元夏杯”高中组中以高一的身份取得亚军的成绩的兴奋还未散去,成绩不佳的李昕却要立刻面对期末考试的考验。按照学校的规定,如果校运动队的成员有任何一门功课学期总评不及格的话将暂时失去比赛的资格。刚刚才因为优异的表现入选校队的李昕可不想因为考试成绩的缘故而失去参加暑期的全市高中联赛。篮球运动在思元中学是一项广受欢迎的运动,但如果要说学校篮球队的实力,还远远未达到强大的底部,但直到从去年开始,因为韩冲羽等人的加盟学校校队打入了全市的十六强。

  今年则因为”兰梦少年”的出色表现,加之韩冲羽的越发成熟以及依然在位的高三队员,实在是很有希望进入全市的决赛阶段的比赛,甚至有望向两个参加全国联赛的资格发起冲击,代表上海参加全国联赛。

  考试的日子一点一点的临近,李昕虽然有所顾忌,但是实在是无法静下心来仔细地看几小时书,只要看到桌边的篮球,听到窗外别人的呼喊声就可以立刻丢下书,抱起篮球直奔操场。

  最终考试成绩还是下来了,虽然自己觉得自己已经尽力了,但李昕仍然有一门数学被卡在了及格线以外,看到成绩单,顿时傻了眼。第一次以高一的身份代表学校参加比赛的机会就这样失去了。虽然卓一凡也是差生一名但却奇迹般的在及格线上跌跌撞撞地都碰及格了。这让李昕嫉妒不已。

  看到别人积极准备着参加市内比赛,而李昕却只有接受补课准备补考的份。心中的孤寂失落与盛夏的热烈形成了鲜明对比。

  按照日程安排,从7月2日到7月6日为期五天的时间为补考前的补习,老师大多因为忙着批改考卷而无暇顾及那些补考生,但放任这些差生的结果无疑是再次高挂一盏盏红灯。所以便请一些优等生来帮助补考生补习,这自然是有偿的,多少却是补考生和优等生之间的事,老师们只是收取一些手续费而已。

  因为只是一门不及格,所以李昕选择了一对一的补习。

  优等生的选择则是像摇奖一般得随机产生,老师将他们的名字写在同样大小的纸条上,然后翻过来让补考生摸。

  “真不知道这个时候为什么还要玩这样的游戏?如果运气坏一点碰到个‘所谓’优等生,那就……”李昕心想。

  随机抽出的优等生名单上赫然写着“高一(2)班学习委员章晓雪”的名字。

  老师告诉了李昕章的联系方式,让双方自行决定具体的复习日程。

  不善言辞的李昕在街头的电话亭来回度了十几个来回,在是不是打电话的问题上徘徊了许久。而一个路人的一通长话最终打消了他打电话的念头。

  李昕最后还是决定根据地址去寻找章晓雪。纸上的地址离李昕家有大约20分钟的路程,又摸索了约半个小时终于找到了章晓雪家的楼道。

  “602,好高啊!待会遇到她了该说什么呢?”

  “还是说我是补考生,来找优等生补课的……”

  “请问你是……晓雪……吗?”每每要念到晓雪的名字,李昕都要放低声音,小心翼翼地酝酿半天,晓雪的名字好像卡在茶壶里的饺子一样在李昕口中总也倒不出来。

  “请问你是……晓雪……吗?”李昕边上楼,边继续嘀咕着台词。到最后第二层台阶却已经听见了年轻女孩的声音:

  “晓雪,家里酱油没有了,菜要糊了,快去买一包!”

  “哦,这就去,一袋就够了吧!”

  接着是女孩穿上棉绒拖鞋急匆匆地赶下楼的声音。

  “请问你是…晓雪…吗?请问你是…晓雪…吗?”李昕虽然抬着头嘴里却仍然没有闲着。少女匆忙的踏着楼梯飞也似的从楼上奔下,全然没有注意到会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在狭窄的楼道上往上走。

  “咚――!””地一声响,少女与李昕撞了个满怀,李昕被迎面一撞,虽极力想保持平衡但却因为少女也失去了重心扑向李昕而向楼梯下滚去。

  “小心啊!”李昕惊恐地叫到,生怕女孩受伤便顺势双手搂住了女孩,而实际上他的情形要比晓雪危险得多。

  伴着两人的惨叫,双双滚到了五楼。少女因为李昕的保护而几乎没有受伤,李昕却实实在在地挨了好几下,手上膝上都破了皮,鲜血直流。

  “呀,都是我不好,对不起!对不起!你不要紧吧!”

  “疼死我了,这下就算补考通过了,大概也赶不上比赛了。”

  “你……你是李昕?”少女认出了高一的篮球英雄。

  “请问你是…晓雪…吗?”晓雪的名字轻得几乎听不见。

  两秒钟的时间里,两人四眼相对,都愣住了。

  还是少女首先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哈哈……,你这人可真逗!”

  少女的笑声缓解了少年的尴尬,而少女因为笑而带动了全身的运动却没有注意到自己依然还在少年的身上。

  “啊,疼死了!”直到李昕叫了疼少女才意识到两人所处尴尬的位置关系。

  “对不起,对不起,太对不起了。”少女一边匆匆起身,虽然低着头但刹那间泛红的脸蛋却被做倒在地上的李昕看得很清楚;一边以很小的动作整理着自己凌乱的衣服。

  晓雪的母亲听到了响声出门察看,在得知了事情的缘由之后便连连批评女儿的不是,而李昕却也在不经意间说出了来意。晓雪拿出家中的医药箱,一边还在不住地道歉,一边仔细地替李昕上药敷伤,虽然上药的过程很疼,李昕忍不住叫了好几声,额头上还渗出不少汗珠。

  少女像哄小孩子般地说马上好了,但心痛还是写在了脸上,虽然疼,但李昕心里居然会希望上药的过程能够再长一些。

  晓雪的母亲很热情留了李昕吃饭。虽然是普普通通的一顿晚餐,但是对于吃惯了盒饭和方便面的李昕来说却好像佳肴一般。

  第一天晚上,只是两人安排了今后几天的复习计划,又复习了第一二章后转眼竟已是十点了,李昕无奈地离开了晓雪的家。

  回到空荡的家中,躺在床上的李昕却怎么也睡不着,晓雪跌倒的一刹那的画面,脸颊泛起红韵的画面,起身小心地整理衣服的画面,替自己上药时担心的画面,复习时讲解的画面,写字时的长发自然飘落在书本和手臂上的画面反反复复地在脑中浮现,使之无法安然入睡,就这样度过了一个辗转反侧的不眠之夜。

第九节 情窦初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