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节 挑战自我

  控球权又落到夏俊一边,夏俊并没有被一时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在没有机会的情况下将球传给了池胜威,池胜威面对的是体重在100公斤以上的黑大个怀特,在一个1米96的人面前打球的普通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恐惧的,更何况是个黑大个!

  池胜威考虑着如何在怀特的防守下取得得分,依照方才卓一凡的得分方式,池胜威试图也以后仰跳投的方式来得分,但却忘记了自己仅有1米79的身高,而身体素质也远不如卓一凡,结果是不但被怀特封盖,而且因为后仰跳投的要领掌握不利,重心失去踉踉跄跄地朝后退了好几步后一屁股着地,样子颇为狼狈。

  封下的球被卓一凡得到,正面面对近两米的雷可风是无法出手的,便又回传到了夏俊手中,夏俊连续两个假动作暂时晃过了白川的防守,但并未完全摆脱,只能在起跳时以最直接的方式――一个空中抛射完成投篮。手感极佳的夏俊居然再次得手。

  至此已经以四比零领先,但之后习惯了由夏俊带领“兰梦少年”的进攻方式的巨人之队此后,反而激发起了自己的实力进行了猛烈的反击,第一局的最终的结果巨人之队以11:7,4分优势获胜。

  稍试休息之后的第二局比赛,开始与第一局如出一辙,“兰梦少年”很快以6:0领先,所不同的是在第一局中遭到羞辱的池胜威也开始发威,依靠顽强的作风以及积极的跑动成功拖累了体态发福的怀特,进攻连连得手与之前的狼狈形象形成了鲜明对比,一二两局犹如脱胎换骨,判若两人。地狱训练的成果不仅仅是身体条件变得更佳,篮球悟性更好了,最重要的自身的毅力也有了长足进步,表现在夏俊的身上,也表现在池胜威的身上。

  在第一局比赛中表现差强人意的池胜威,在第二局中并没有被换下,足见周峻毅的慧眼,料定池在第二局中会有出彩表现,因为在与四人的一周训练中,池毫无疑问是四人中最刻苦的:

  在蹦床训练房练习空中翻腾训练的时候,池为了一个动作做得更好,而甘愿晚些吃饭,而事实上他已经完成得很出色了。

  “胜威,吃午饭了。”

  “你们先吃吧,这组空翻动作我还没有完全掌握呢,不过快了,我已经有感觉了。”

  “吃完再练也不迟啊!你的动作已经很出色了。”

  “不,等到吃完饭,之前的感觉就丧失了,我要现在保留这个感觉的前提下做得更好。你们就别管我了。”

  在健身房的体能训练中,李昕,夏俊,卓一凡在推举40公斤的重量时便已气喘吁吁,而最后练习的池胜威居然要了50公斤。

  “你真的要用50公斤的重量一下推举200次吗?弄不好的话,可能会受伤的,不要太勉强啊!”我曾劝解他不要做太过勉强的尝试。

  “这个东西我以前玩过,50公斤我吃得消的,不要多说了,开始吧!”

  50公斤斜向推举200次,这对于一个15,6岁的少年来说,实在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中好几次都担心他可能就此放弃了,即使是中途放弃了我也不会责怪他的,但是最后居然奇迹般地完成了这组动作,但结果是用冰袋敷着双臂一个下午,即使这样他还是绑着冰袋完成了其他三人完成的训练。

  一开始进入状态慢,但之后必定会显山露水,只用一周时间周峻毅便对池胜威的特点了解甚深了。他所需要的是时间和机会,这不仅仅是针对他某一场比赛而言,也许整个篮球生涯也是如此。

  因为池胜威第二局的出色表现,‘“兰梦少年”’以11:9扳回一局。

  第三局开始,周峻毅拍了拍在场边已经静观了两局比赛的李昕道:“前两局比赛应该看得很清楚了吧,我们的优势在哪里,弱点在哪里,对方的软肋在哪里,我们需要避讳哪些地方都应该知道吧!”

  “嗯!”李昕轻轻点头。

  “那么,就由你带领‘“兰梦少年”’来取得最后的胜利吧!”

  李昕出场替下了池胜威,‘“兰梦少年”’与‘巨人之队’的最后一局决定胜负的比赛由此展开。

  由李昕控球解放了原本即担当控球又要得分的夏俊,无疑会令“兰梦少年”的攻击力更上一层楼。

  而接下来‘“兰梦少年”’的表现不但出乎少年自己的意料更出乎了周峻毅的意料。在李昕有效的组织下,卓一凡的篮下攻击,夏俊的中远距离发炮都在急速修改着比分牌上的比分。仅仅是高一学生的‘“兰梦少年”’三人的打法居然已经有些职业选手的模样了,无论是个人技术还是团队配合都有模有样,俨然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而相比之下,零时拼凑的‘巨人之队’无论在配合,攻击战术的多样性都已无法与“兰梦少年”相比了,纵然有身体上的优势也无法抗拒如猛虎下山般的“兰梦少年”的攻击。很快便以8:11败下阵来。

  “实在是没有想到,仅仅一个星期,你们的进步居然那么大,我真怀疑一星期前输给我们的到底是不是你们。”白川对‘“兰梦少年”’的表现大加赞赏。

  雷可风也有同感,说:“而且你们只有一年级而已,实在不敢想像,上海的高一学生中有你们这般实力的选手简直屈指可数了。”一周之前还对对手进行冷嘲热讽的雷可风和白川,如今对对手心中却是由衷的敬佩,篮球场上唯一用来说话的就是实力。

  同时也表示了希望下次再战一场的愿望:“这次穆征没有来,希望下次再在耐克三对三中遇到你们,我想这肯定将会是一场精彩的比赛。我们也会回去加紧训练了,不让你们有超越我们的机会。明年的耐克三对三在遇到我们之前,可一定不要提早被淘汰了啊。”

  而在一旁与周峻毅议论的怀特从样子看来也对“兰梦少年”啧啧称道。

  与三位大汉道别之后,差不多就是结束这次地狱集训的时候了。

  “很令我吃惊,你们的表现,我只能够这么说:‘你们的表现已经超出我的预计了。’看来我真的没有看错人,但仅仅击败这支杂牌军并算不了什么,要知道一山还有一山高,我希望你们在明年能够带领校队结束南洋中学称霸上海高中联赛的历史,成为新的霸主。”

  “战胜南洋,可能吗?”

  “只要想到章齐奕、莫文科和徐震宇,心里就没有底。”

  “而且是明年,只有一年的时间,我们能够办得到吗?对方可是战胜了专业青年队的球队啊!”

  即使战胜了‘巨人之队’,但四位少年的心里依然没底。

  “当然以你们现在的水准是肯定办不到的,但一定要对自己有信心啊!以后我们还会见面的,还会有比这一周更艰难的训练等着你们的,这是击败南洋的唯一办法,我相信你们一定可以办得到的。”周峻毅的激励听起来并非空穴来风。

  在与四位少年互通了联系方式之后,周峻毅便转身协着一头飘扬在风中的银发渐渐远去,四人目送周最后消失在体育场的尽头,才离去。

  很快,暑假过去了,迎来了新学期的“兰梦少年”踌躇满志,立志首先要在思元中称王,而目前看来也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了,虽然“空气漫游者”的实力要高之前的“兰梦少年”一个档次,但有了这次不同寻常的经历之后,“兰梦少年”确信自己已有足够的资本来挑战“空气漫游者”了。

  而作为一支不常露面的神秘之师,想要撮合这场决定思元最强队的比赛也并非那么容易。四人找到了有“调查百事通”之称的欧阳驰,希望他能够帮上一点忙。

  “你们暑假的比赛真是有些可惜了,如果不是那么早遇到那么强的队的话,你们一定可以走得更远。”欧阳一见到四人就谈论起耐克三对三中被淘汰的事。

  “没有什么,这是对我们的考验,如果第一次就让我们走得很远的话,反而会令我们飘飘然吧!能够遇到这样的对手其实又何尝不是我们的幸运呢?让我们知道了强中自有强中手啊!”夏俊说。

  提到耐克三对三,李昕又说:“不过这么说来,我们输了以后就投入了集训当中,也没有关心过耐克三对三最后的名次,最后翔鹰队的成绩是?”

  听到李昕的提问,欧阳驰煞有介事地拿出一本记事本,翻看了起来:“据我了解,最后夺冠的是一支叫做若诚队的球队,而翔鹰队的成绩也不错是四强。但战胜他们的球队却并非是若诚队。”

  “若诚队其实并非是像一般的球队由同一个学校的球员组成的,他的四个成员来自三所不同的学校。”欧阳接着道。

  夏俊若有所思地回应:“是吗,还有比翔鹰队强的队啊!我们的确该努力啊!”

  “那么首先就成为思元的霸者吧!”卓一凡来说这样的煽动言辞似乎最适合了。

  “欧阳,说正事,我们这次其实来找你就是希望你能够撮合我们和‘思元夏杯’冠军‘空气漫游者队’与我们再战一场,我们希望能够证明自己的能力。”

  “‘空气漫游者队’啊!一般除了上课时间都见不到他们人呢,我试着联络联络看好了,不过你们有战胜他们的信心吗?上次比赛你们差他们可不是一点点啊!”

  “当然,我们是从地狱回来的人啊,说来你可能会不相信,如果你遇到一支球队,里面最矮的球员是1米95,你认为会是怎么样一支球队,也许会当他们是专业的也不一定吧,但是我们……”看到卓一凡没完没了起来,池胜威上前封住了他的嘴,并在其耳边轻语道:“让对手知道我们的越少越好。”

  四人告别了欧阳驰,静待答应撮合此事的欧阳驰的好消息。

  很幸运的是,仅仅两天之后,欧阳驰就有消息了。

  “好消息,好消息,我把你们的想法告诉了一个‘空气漫游者’所在班的同班同学,原来‘空气漫游者’也想看看一个暑假之后,你们“兰梦少年”的实力增长了多少,也正打算和你们比赛呢!”

  “比赛时间也定好了,佩服我的办事效率吧,明天下午15:30校体育馆内。”

  重新决定思元之霸者的比赛即将一触即发。

第十九节 挑战自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