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节 训练闹剧

  “今天的对抗训练分组如下:A组:彭晨志、卓一凡、杨靖龙、夏俊、韩冲羽,李昕为替补;B组:徐志卿、陈啸吟、池胜威、俞越音、江豪天,黄泽寺为替补。”田建中宣布了分组对抗的名单。

  比赛还未开始,每堂训练必到场的章晓雪已经在场边叫了起来:“李昕加油啊!”

  总是和晓雪如影随形的方文欣指出:“晓雪,李昕好像是替补啊!”

  “啊!那……那卓一凡加油啊!”

  方文欣汗,道了声:“你这个见风使舵的女人!”

  “好,比赛开始!”田教练的一声哨响拉开了比赛的帷幕。

  新人徐志卿的身体素质相当不错,居然在跳球中胜过了前辈彭晨志,而另一新人江豪天则担当起B组组织后卫的角色。

  “别输给主力啊!”池胜威斗志高昂。

  几次传球过后,池胜威在圈顶得到了来球,做了一个假动作居然就晃过了杨靖龙,以教科书式的标准姿势跳投得分。

  “可以相比职业选手的出手姿势!不到一个月池的进步真的很大啊!”田建中不由发出感叹。

  “的确啊!很漂亮的动作啊!”李宵龙的称赞不仅仅是他投篮的动作而已。

  池胜威与队友击掌相庆,既而又对队友叫嚷道:“赶快回防啊!两人盯住韩冲羽啊,他可是毒气啊!”

  “毒气?”队员们面面相觑不知道池胜威为何把韩冲羽比喻成这一奇怪东西。

  “就是无孔不入的毒气啊!大家要小心提防啊!”防毒面具的形象出现在每个球员的脑中,韩冲羽紧缩眉头,好像受了诅咒一般有种不祥预感。

  此役过后“毒气”这一名号居然就成为了韩冲羽的绰号,因为本人形象与此称号相去甚远,加之这一贬意之词总给人以凶神恶煞之感,所以此后每当有人提到“毒气”两字,韩总有拿胜威来碎尸万段的冲动。

  “感谢A组大哥们的礼物啊,我们要再下一城啊!”成功抢断了一球的胜威兴奋异常。

  而先前失误了的杨靖龙换作防守没有了半点松懈,沉下身子,目不转睛地紧盯池胜威,誓报先前之羞。

  胜威的刻苦训练,如今已经渐渐成长为B组的首要得分手,队友将更多的机会让给了池,但突破能力还稍欠火候的胜威在老练的杨靖龙的贴身防守之下居然也动弹不得,急得禁不住叫了起来。

  “哇……大佬你贴得好紧啊!”

  心急之下,哨声想起,胜威居然带球撞人,恰中了杨靖龙的圈套,杨脸上露出得意的笑。虽然双方都有失误,但因为胜威的出彩表现,B组的士气被提升起来了。

  池胜威,光在外面投篮有什么本事,有本事到内线与我一争高下啊!”

  “陈学长,换位防守,我来盯卓一凡。”

  “杨前辈,换位防守,我来盯池胜威。”

  B组进攻,换位防守之后,池胜威将卓一凡吸引到相对远离篮下的位置,对上劲的两人如影随形,依靠积极跑动,胜威得到来球瞬即投篮,扳回失分。

  又得一分的胜威得意洋洋,而卓则气得双脚直跳。

  A组的下一轮进攻,球没有进,卓在池的面前高高跳起牢牢抓住篮板,这次占据了上风,卓又开始得意的嚷嚷:

  “呵呵,知道什么是篮板吗?这就是篮板。知道什么是漂亮的篮板吗?这就是漂亮的篮板。知道谁是篮板球之王吗?他就站在你的……”

  “眼前”二字尚未出口,卓的球即已被后面的俞越音盗走。

  情急之下,卓凶神恶煞地扑向俞越音,而俞越音早已离开原来的位置,卓重重扑倒在地板上。

  俞将球传给前场的池胜威,再次上篮得分。

  虽然场上笑料不断,但队员们都兢兢业业地打着比赛没有丝毫怠慢,不时间冒出的阵阵笑声为球场上激烈的比赛平添几分轻松气息。

  而晓雪和方文欣不时的鼓励和赞叹声也都刺激着队员们更努力地投入到比赛中去。李宵龙满意的笑中可以读出他的弟子都深爱着篮球,并且非常团结。

  训练结束,虽然池胜威表现出色,但毕竟替补与主力之间还有相当实力差距,B组虽败犹荣。

  “各位的表现很好!尤其是B组的池胜威以及A组的卓一凡。”

  “场上是对手,场下是朋友,池胜威和卓一凡是非常典型的一例。希望大家能够向他们学习啊!”池胜威和卓一凡不好意思地骚了骚头皮,对他们来说能够得到严厉的李宵龙的赞扬机会并不是很多。

  “看到我们的队员这样,我很高兴,好今天就到这里,解散吧!”队员们熙熙攘攘地离去了。

  唯独池胜威留了下来,闹剧归闹剧,训练归训练,接下来他还需要完成自己的训练任务,投150球。

  “不好意思,今天我还有事,不能陪你了。”夏俊丢下这句话就离开了。而欧阳驰到目前为止都迟迟没有出现。

  “看来今天要独自一个人练球了。”人去馆空,仅仅是几分钟的时间,体育馆就从喧闹变得异常宁静,池胜威的心情也一下子从兴奋变为平静,轻声地对自己说。

  没有人来拣球,没有人来传球,没有人来鼓励,在对抗比赛中已经相当疲惫了的池仅仅投了50球便已经坐倒在地上气喘吁吁。

  “今天的身体怎么了,比赛中拼得太猛了吗?还有100球呢!”

  “起来吧,坐久了就会没有斗志了,趁着还走得动继续下去啊!”

  池又投了30球,每次拣球池都觉得身体接受着一次巨大的冲击一样,双腿上,背部,腰部,胸部或酸或闷或疼,次次都锥心刺骨,额上渗出的新鲜汗滴明显的不是之前因为运动而出的,终于忍不住再次躺倒在地板上。

  “不行啊!怎么能就这样停下来呢,还有70球呢!放弃了一次就会放弃第二、第三次啊!”不服输的少年不住地为自己打着气。

  “我池胜威可不是轻易就放弃的人!”咬咬牙,池终于再次起身,继续投篮。

  因为身体的原因,此后的投篮命中率远远不及开始的时候,而投篮的次数多了,胜威就需要更多次去拣球,再投篮,这样就耗费了更多的体力。每次投篮,每次拣球,双腿都像拖着铅块一样沉重,呼吸急促了,动作走形了,胸口越发地疼痛起来,大汗淋漓,也不知道浑身上下多少是冷汗,多少是运动所出的汗。

  即便如此,胜威的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投完这150球!”

  “越是艰难的时候就越是锻炼我的时候,而这个时候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我不能倒下,一定要完成目标。”模糊的意识之间只有这个信念一直支撑着池胜威,一百五十球完成了,而胜威也终于倒下了。

  “唰――!”体育馆门被一个高大的黑影打开,也打破了体育馆的沉寂,黑影在池胜威身旁驻足了一会儿后便抱起倒下的少年离开了体育馆。

第九节 训练闹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