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节 知心朋友

  李昕没有回家,也顾不上吃饭,直接乘车前往周峻毅的住处,当他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就会习惯性地搭上这班公车。周峻毅的家距离李昕家大约有四十分钟的路程,一个忙于学习训练,一个忙于工作生计,平时鲜有时间碰面,偶然的,李昕会伙同卓一凡等来到万体馆外场地打打球,接受接受周峻毅的额外指点。而除了李昕以外,其他人虽然也都有周峻毅的通讯地址,但其他三人都从来没有到过周峻毅的家里拜访。不爱出门的李昕却愿意千里迢迢来到周峻毅的家中,如果被旁人看到了绝对会认为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李昕冥冥中有一种感觉,对周峻毅特别亲切的感觉,这种像兄弟之义,又有区别,似父子之情,也有距离,更超过朋友之谊。李昕常常幻觉自己在万体馆事件之前就曾经遇到过周峻毅似的,更有意思的是在做梦的时候有时李昕会梦见自己就是周峻毅,然后经历了一段十分曲折而离奇的故事,但究竟是什么故事,李昕梦醒后却总想不起来,这也许和他小时候得过轻度健忘症有关。

  他也是我小时候曾经遇到过的人吗?李昕常常有这样的疑问,但由于种种原因他从来没有向周峻毅提起过。

  “笃笃笃……”李昕敲响了周峻毅家的门。

  “谁啊?”一个低沉并带有些许不耐烦的声音问道。

  “笃笃笃……”少年没有作答,只是继续敲门。

  “到底是谁啊,我这里谢绝推销,谢绝定报纸,谢绝定牛奶,谢绝送外买。”声音显得更急躁了。

  “笃笃笃……”少年仍然继续敲着。

  “妈的,到底是谁啊,答也不答!”里面的人终于忍不住了,只听见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至近接着突然“砰”地一下,开门便骂:“我告诉多少次了,我这里谢绝一切……”见到是少年站在门口便立即闭了口。

  “是李昕啊,怎么今天会来啊,有什么事吗?又和父亲闹别扭了?”周峻毅态度一下变得亲和起来。

  “噢,进来吧!”周的态度甚至可以说是热情。

  “没有闹别扭,只是想找人说说话!”少年的声音很低。

  “有什么要紧事吗?对了,你饭吃了吗?还没吧!我这里也没有什么好吃的,给你下一碗速冻饺子吧!”

  “不了,我不饿。”

  忽然客厅里的灯泡忽明忽暗,周又骂道:“什么破灯泡,我换了还不到两个月。”

  “算了,到我卧室来吧!”青年招呼少年道。

  少年尾随青年来到卧室门口,青年猛得想到些什么似的,又对少年说:“等我一下,我房间比较乱,我先收拾一下。”便自己先进了房间,一会儿才招呼少年进来。

  周一个人租房子住,依靠自己的收入来维持自己的单身生活。收入分为两部分,白天担任万体馆的场馆管理员收入略低于一个普通工薪族,晚上依靠在酒吧担任服务生获得并不多的收入,两者相加略高于一个普通公司员工的收入,又是一个人,了无牵挂,生活倒也过得挺惬意。

  房间的陈列比较凌乱,倒是符合一个独身男子的作风,因为身材较高的缘故,所以床是无床沿的双人席梦思,床底被床单遮着,可以想像下面一定都是主人凌乱,不堪入目的各式衣裤。

  床边有一个写字台,台上有一些杂志,报纸和一盏台灯,比较有意思的是写字台的右侧桌面上嵌着一只烟灰缸,底部可以卸下以便清倒烟灰,显示主人是一个瘾君子的事实。

  靠北面的是一只书架大约放了一半,随便翻翻几本,原本以为会都是和体育篮球之类相关的书,却不料更多的是人物传记,各式小说,游戏以及音乐相关的各类书籍和杂志。

  靠东面的是一座电视柜,最上面的是一台34寸的SONY彩电,但从彩电已经有些褪色的外壳来看,电视机用得有些年头了,第二层是一台高清播放机以及一台功放,两对喇叭分列电视柜的左右两侧,第三层从样子上看好像是一台家用游戏机,但却与卓一凡家中看到的游戏机不太一样。床头边还有一个小茶几,放有一盏台灯,一个颇为精制的烟灰缸,还有一台和卓一凡时常带到学校一模一样的笔记本电脑。

  地板用大号的柚木铺成,感觉颇像篮球场地,四周的墙壁很干净,并贴有几张篮球明星的海报,仔细一看有诺维兹基,加内特等过气NBA球星,看来是贴了时间不短了。也有维斯布鲁克,詹姆斯等当红球星。几张海报中央却留有一处空白,颜色与周围墙壁迥异,大小正好和海报一致,可以预见原来这里应该也有一张海报。

  天花板上有一盏可变亮度的日光灯,亮度会随着外界的亮度而自动改变,以保持房间的亮度始终柔和,如此,房间虽然因为主人的不休边幅的生活而略显凌乱,但仔细观察各件家具、电器的安放倒都错落有致,从中也可以看出主人为此布置也颇花费了一番心思。

  周拖了一张椅子让李昕坐下,自己则在床头随意坐下,从衣袋里抽出一支烟,点燃抽了起来,不大的房间里顿时烟雾弥漫,少年不适地咳嗽了几声。

  “影响到你了啊!那我不抽了。”周说完便掐灭了才抽了几口的烟。

  “看你这张脸,阴霾就好像写在你的脸上,就知道一定有事,说吧!”

  “峻毅哥,你有没有拼了命想赢的人但总也赢不了的人?”少年过了半饷,才开口。

  “这个!?不太好说啊,当然如果但以个人实力来说是肯定有的,强中自有强中手的道理你总该知道吧!”

  “是吗,你那么厉害都有难于战胜的人吗?”

  “这是当然,纵然你在一方称霸了,但是天外有天,到了外面你根本不算什么,好像国内呼风唤雨的顶尖球星到了美国打球,多的还是坐在替补席上。”说着周又有一个习惯性的摸上衣口袋的动作,直到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后才将手放了下来。

  “那么为什么觉得自己已经非常努力了,却还是会惨败于别人的手下?”

  “我想你接触的人还不是很多,或者说对别人的了解还不是很透彻。要知道每个人生活和成长的环境是不同的,因为这样也许出生下来并没有多大的差别,但是时间久了这种差距就越发明显;就好像中国不可能出现乔丹这样的人一样。”

  青年头头是道地说完后,抬头看了少年一眼,少年仍然不是十分理解的眼神迫使青年继续说了下去:“也许有的时候,表面看起来一些人的生活水平都在一个层次上,但是在表面底下的一些差别就不是每个人都看得出来的,这就要说到天赋和努力方法问题,天赋是天生无法改变的,但是努力的方法却可以改变,就拿篮球来说,好的训练方法和差的训练方法虽然都是训练相同的一段时间,但效果却可能相差许多。即使是相同的训练方法,因为每个人在训练时投入的精力也并不同,所以结果还是可能相差许多。再退一步讲,即使投入的精力都相同,但因为每个人的理解力和想像力以及付诸实施能力的不同,结果还是会相差许多。

  好的球员往往在训练比赛中能够举一反三,超越一般球员的思维框架,做出一些有时看来不可思议的表现。现代篮球是一项需要动脑筋的运动,并不一定仅仅依靠身体来说话。”青年说得声情并茂,少年也全神贯注地听着。

  “那么如何才能到达这个境界呢?”

  “这个很难,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达到的,但有一些好的方法,可以接近这种境界。”周想了一下说。

  “快说啊,什么方法?”

  “首先,笨鸟先飞的道理知道吗?以勤补拙,就是花更多的精力去弥补自己本身的不足。”周边说边做出一个飞翔的动作。

  “这样啊!”少年显得对这个答案很失望。

  “不要急,第二点,就是提升自己的理解力,多与擅长此道的人沟通,多看篮球技战术方面的书,彻底了解自己正在努力的事的来龙去脉,有了清晰的认识之后,可以再看一些其他的书。不知道你是否知道,从前公牛队的主教练――缔造了公牛王朝的重要人物之一,菲尔。杰克逊就非常痴迷中国的八卦五行之道,并从中获得灵感运用到篮球场上,独创出了三角进攻战术,在后来带领湖人队的时候也取得了卓越的成绩。”

  “这种观点我从来没有在别处听到过!”青年的回答渐渐引起了少年的兴趣。

  “最后一点,你所说的篮球中某人打败某人,其实都只是一种片面的方法,不是因为你的技术统计数字胜过你的对手你就能获得比赛的胜利,比赛中最重要的结果是看球队记分牌上的比分,而不是比某一对对手的技术统计。篮球是一项集体运动,能够充分地发挥每一个队员的作用来取得比赛的胜利是最重要的,并非要在一个点上拼个你死我活。身为一个控球后卫,得分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成为一个球队的发动机,带动整个球队发挥最大的实力。”周一边说着一边做着手势,绘声绘色的谈话让李昕的精神为之一振:“原来如此啊!我明白了,这些话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真是获益非浅,好像自己一下恍然大悟一般。”

  “我不知道你们喜欢篮球的原因是什么,当我觉得真正了解了篮球之后,篮球的一种对抗的魅力吸引了我,不仅仅是单个位置上球员的对抗,更是全局上的对抗深深地使我着迷。举例来说,我希望看到两个实力相近明星球员之间相互的攻防对抗,但我更希望看到的是两支实力相近的球队在两名实力相近的核心人物的带领下的对抗。球队的灵魂在个人的技术数据上也许看不出来,但一个真正的领袖往往不一定非在数字上,更在其他方面成为一支球队的代表,比如说精神上。

  如果有了一个精神领袖,一支球队往往就有成为一支王者之师的资本。没有精神领袖,再多的球星常常也只是华丽的堆砌。”青年也越说越兴奋,而在平时这些话都只是放在肚子里而已。

  “你说的是韩冲羽吗?你无论如何都无法打败的人?”周第三次摸向上衣口袋,掏出一支烟夹在手上。

  “你怎么知道?”

  “我在万体馆看到过他打球,问了别人得知是思元高中的。确实他的得分能力可以说是无与伦比,也具有相当的领袖气质,但还有一种能力也许是还没有觉醒,使他始终与上海最顶尖的控球后卫有差距。”

  周顿了一下,盯住少年的双眸继续说道:“这种差距就是使队友共协同作战的能力,在我看到的高中球员中能够达到这个高度的目前只有一人!”

  “谁?”

  “章齐奕!”

第十二节 知心朋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