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节 野猿阿霆

  学期即将结束,学校增加了一门德育方面的讲座,由于老师调配方面的问题,所以这堂课每次都由两个班级在阶梯教室上,一班和二班分在一起,这对于李昕来说无疑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因为他和晓雪也有了在同一教室上课的份。

  也许是老天故意的安排,也许是上帝存心的操持,在靠窗一列的第三排坐的是晓雪,而李昕则是第二列的第三排,两人相隔的距离仅仅一条走道而已,说远也不远,说近也不近,好像两人的关系,离真正能够倾诉彼此心中之事的距离还有那么一点点不远不近的距离。

  正是秋末时节,万物懒懒地做着过冬的准备,校中的树将叶子这个负担一片一片从身上卸掉,非常奇怪的是隆冬时节别的物种都是往身上添加御寒的外衣,而树却是个例外。好像教室里的李昕,别人都在瞪大双眼专心听着老师的讲演,唯独趴在桌子上睡着的李昕是个例外。

  老师在台上讲得眉飞色舞,面对近百名学生,即使是四只眼睛也根本无暇顾及到人堆中见不到头的李昕,因为按比例来说一直眼睛要管25人,而看到一个人的几率只有百分之四,换言之百分之九十六的可能性李昕是安全的。

  但这仅仅是对于台上的四眼园丁而言,别人的园子里都开满了花朵,而他的园子里面却长了一帜独树;对于身旁的美丽花朵来说,看到这颗沉睡的树的几率却是百分百的。

  “李昕,李昕!快醒醒!”晓雪尽管做着极为夸张的姿势,但声音却小得可怜。

  “李昕,李昕!快醒醒!”这样的无用功还在继续着。

  翻身过来的李昕不是因为晓雪的呼唤,而是那个姿势睡久了,得换一个。终于晓雪放弃了这个方法,另辟蹊径,但牺牲的是16开本的课本的某页一角,晓雪在上面公整地书上“不要睡觉了!”,之后揉成一团扔到李昕跟前,当然跟前不是面前,这是没有用的,又试了几次,又牺牲了课本上某某某页的一角,分别是耳前,手前,眼前,鼻前,最后才是面前,少年揉了揉惺松的睡眼睁了开来。

  “谁呀?”

  “我呀!”这次晓雪夸张的姿势终于有了作用,对于还未睡醒的少年具有很好的提神作用。

  “你不要再睡了啊,你应该好好听讲啊!”

  李昕怔了怔,表情平静地说:“哦,知道了!谢谢提醒哦。”

  嘴上这么说,心里恨不得骟自己一个巴掌:“你怎么会这样,在晓雪的身旁也睡得着,不是自毁形象吗?”

  李昕的意志敌不过睡意,虽然被晓雪叫醒一次,但此后支在胳臂上的脑袋犹如钟摆,一前一后有规律的摆动,所不同的是,钟摆是左右摇摆,而李昕的脑袋是上下摇摆。

  “叭!”又一张小纸条命中摇摆中的钟摆,有了上次的训练,晓雪的命中率高了许多,也不旺牺牲的那么多课本某些页的一角。

  索性李昕还有感觉,再度醒了过来,翻看小纸条一看,写着:“你到底怎么回事啊!再睡着试试看!”

  李昕欲说些什么,刚张了嘴觉得不妥又闭上了,也撕下课本某页的一角,书下:“春眠不觉晓,秋来更得了,窗外落叶声,眼皮往下掉。”,书完揉成一团,仅仅两米左右的中投是难不了球场上的猛将李昕的,纸条不偏不倚,恰恰命中晓雪的粉色脸颊。

  晓雪展纸观后,扑哧笑出声来,晓雪的声音细柔,只影响到前后左右一圈的同学,并未波及到台上的老师。晓雪又撕下课本一角,所不同的是这次遭殃的已不仅仅是某页的一角而已,而是半张纸,可以预见到课本不堪忍受这种折磨,有所抵抗,激烈斗争后才造成大面积杀伤。

  见此情景,晓雪不由捂住粉色的小嘴,可以想像到她口中那个呼之欲出的“啊”字,只是碍于在课堂上没有发出来而已。

  李昕将头埋如两只胳臂中,跷起嘴角顾自地暗笑起来。

  “叭!”又是高命中率地命中少年的脸颊,看来与篮球队时间呆的长了,对自己的投篮水平也有潜移默化的影响。

  李昕小心展开这半页课本:“这是最后一次了,你该清醒了吧,害我损坏了那么多课本。”

  李昕转过头看了看晓雪,伴着会意的笑轻轻地点了点头。

  终于下课了,到了午饭时间,方文欣拉起晓雪正欲火速冲往食堂,想到了身后的少年,晓雪却放慢了脚步……

  李昕被夏俊从后赶上正想着今天午饭该吃些什么,看到了前方的少女,李昕加快了脚步……

  “今天巧了啊!大家都到了一起!”真是奇怪的开口,分明就在一个教室上的课,怎么会巧呢?

  “对呀!听说今天食堂的伙食不错啊,一起去吃饭吧!”少女的口吻也非常奇特。

  “那,那走吧!”四人结伴步向食堂。

  ……

  这天是周五的清晨,卓一凡所在的小区有半个篮球场,每天都能够吸引上班上学的人来过一把篮球瘾,为了能够早早地抢到场地,卓只要想打都会起个大早,而此时能够坚持锻炼的大概也只有那些满跑的老爷爷和做着各种健身操的老奶奶。而这次却是例外,老远卓便看到球场上有一个人影在舞动,动作不是非常流畅,但一招一式有板有眼。

  停下车,卓在那人影身后静静地观望着,熟练的各种运球动作,带有各种假动作的上篮,具有一定命中率的近中距离跳投,185公分左右的个头,都显示出对方是一个身手,素质俱佳的篮球手。

  “啪!”卓走上前去一把拍向那人的肩膀。

  那人回过头来,一脸茫然。

  “打得不错啊!”

  “啊!你是谁啊,你很烦呢,打扰我了知道吗?”那人的态度极为恶劣。

  “这个口气,你是……你是阿霆?”

  “你,你是……?”

  “我是卓一凡哪!”

  “啊,你是卓啊?”

  “对呀,几年不见你一点都没有变嘛!”

  “你也是啊,就是头发长长了啊,要不我一定可以认出你来的。还有你也长高不少了呢?”

  “你也是啊,还记得我们小时候时常比身高的事吗?”

  “是呢,那时候我们住得很近,又都长得鹤立鸡群,所以父母常常拿我们来比身高。”

  “好像一直以来我比较占优势啊!那么现在呢?”

  “你多高?我1米89,”

  “你长得好快啊,我输给你了,我1米87,”

  “你现在也打篮球啊!”

  “是啊,明天要比赛了呢?”

  “什么比赛啊?”

  “就是全市的高校篮球联赛啊!”

  “你也参加?你在哪个学校啊?”

  “信利!”

  “信利?好熟的名字啊?”

  “在去年未并入高校联赛的时候,我们队可是全市三校赛的冠军呢?”

  “啊!你是信利的?那……”

  “如假包换的主力!”未等卓说完,那少年就不无自大的抢了卓的话。

  “对呀,你呢?你长那么高也打篮球的吧,你哪个学校?”

  “我是思元高中的!”

  “啊!我们学校下一场的对手就是你们学校?”两人异口同声道出了事情的真相。

  “对啊,大概明天场上就和你对上了。”

  “为什么要等明天啊,现在就来试试?”

  “这个……”

  “怎么了啊?卓,这可不像你的作风啊?难道你怕了我不成?”那少年极尽嘴上之能事,相比卓的狂言有过之而无不及。

  “开玩笑,我怎么会怕你!”

  “那好,你开球先,十球定胜负。”

  “好啊,谁怕谁啊!”

  针尖对麦芒的对决一触即发。

  那个被卓唤作阿霆的少年,在身材上要较卓略强健一些。卓在进攻时,那人防守的马步扎得相当稳当,牢牢的用手肘盯住卓的腰部,卓很难踏入禁区获得舒适的投篮点。仓促间出手,球撞着篮框被对方得到篮板球。

  “呵呵!”对方的笑意狰狞,出了三分圈攻防转换后,卓却发现居然难于抵挡对方极具迫力的挤压,渐渐地失去了自己的防守位置,而对方的脸上时候荡漾着刚才强到篮板那样狰狞的笑,使人不敢多看。

  突然间那人猛得翻身,高高跃起,伸高右臂在最高点时轻拨手指,一个勾手将球送入篮框。

  又到卓的进攻,这次依靠自己的速度优势,卓摆脱了对方的挤压式的紧逼,在距离篮框约莫两步的距离一个上篮姿势准备完成这次进攻。谁料想,球刚出手,便被身后一个黑影大力骟出场外,球打在边上的护栏,怦地作响。

  卓站在原地煞白了眼,对他而言,在身高近似的对手面前他从来没有受到过如此的羞辱,甚至是三对三时翔鹰队的雷可风仅在力度上可与其比拟,而速度上却还远逊于眼前这人一筹。

  又是那狰狞的笑,像是对对手的蔑视。在呆滞住的卓的眼中,对手好像一只疯狂的野猿操控着掌上的篮球,甚至是比赛。

  比赛很快分出了胜负,尽管卓在此后调整了战术和心态,最终还是以四分之差落败下来。

  “卓,好像不怎么样吗?你打篮球多久了?”

  “我初三上半学期开始打的,那你呢?”

  “我,我进入高中才开始摸篮球的啊!”

  卓再次惊讶不已,待到他回过神来,阿霆已拍着球离开了场地,只留下一句话:“明天你们的校队一定也会如此惨败吧!”既而是肆意的狂笑,好似得胜的野猿的狂吼。

第十九节 野猿阿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