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节 初段主力

  中场休息时,信利休息室里的气氛凝重,信利众队员无一不低沉着头。因为他们的白头教练正声色俱厉地呵斥着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自己说说看,十几分的领先优势一会儿就没有了,你们可是冠军队啊!”

  “开场表现还好,后来呢?你们怎么都焉了呢?”

  “你,陈川浩好歹你是老队员了,连对方的二年级的小子都看不住。川浩川浩,就知道穿好的,你怎么就不防防好呢?”

  “你,朱钧霆,别人都叫你野猿阿霆,你的野劲哪里去了?放在家里睡觉呢?”

  “还有你,秦山海,看看后来,走一步路喘三口气,还上气不接下气,一泄气被人抄走球又把你气得不行,是不是?”

  “下半场开场就采取全场紧逼,将领先的优势重新抢回来,给我都拼上去,谁不卖力试试,以后就别想在篮球队呆着。”

  呵斥归呵斥,发怒归发怒,在安排战术的时候,白头教练仿佛判若两人,显得颇为冷静,仅仅几个简单的演示,就将下半场准备的全场紧逼步骤说得相当详尽了。

  队员们都心领神会,再看看表情,自信又重回到众人的脸上,与半场结束时的垂头丧气形成鲜明对比,不得不佩服白头教练的执教风格,虽然严厉异常,但却卓有成效。

  场内早就锣鼓喧天,急切盼望着下半场的到来,而双方队员重又出现在场内的时候,双方的观众喧闹声几乎要将体育馆炸裂了。

  下半场开始,这次跳球被思元得到,阵容没有变化的思元在李昕的组织下以首次反超为目标发动第一轮攻势。

  而仅仅过了半场,思元就明显感觉到来自信利压迫式的紧逼防守,起先是两名后卫在边线与中线的夹角处夹击李昕,李昕回忆起从前训练时韩冲羽遇到这种情况的处理方式,马上拿来为己所用,将球高高抛出,高抛出的球索性被夏俊接应到。但立足还未稳的夏俊旋即又遭到两名前锋的包夹,而刚才包夹李昕的两名后卫又闪电般地退回到自己的防区,牢牢盯死自己负责防守的队员,而自己的中锋和前锋都被两人的视线所挡,根本无法辨别方向,无论是传球、运球,夏俊都举步维艰,好不容易卓上来接应,包夹的两人又双双调整姿势,伸展开双臂,如天罗地网般布满夏俊周围,令夏俊无从出手。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无奈之下的仓皇出手的夏俊正中信利队的下怀,依靠防守者的身高优势,陈浩川截得传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动信利最擅长的长传反攻,如脱缰野马般飞驰到前场的朱钧霆高高跳起得到来球,刚刚落地巡视前方,眼前迅速退防之人只有李昕而已,自然而然地,阿霆与其形成一对一之势。

  阿霆瞪了李昕一眼,眼神中尽是轻蔑和挑衅,既而又是那邪邪的笑,笑得令人发毛。

  “想来挡我吗?”话音未落,还未等李昕有所反应,阿霆便硬生生地持球从李昕右侧强突。李昕虽试图竭力阻住对方的路线,无奈身高体重均处劣势,又加之对方快如疾风的速度,一时之间确实难以抵挡。

  原本以为这样至少可以暂时延缓阿霆的快攻,待到己方队员回防可以以众人之力化解对方这次进攻。谁料那阿霆竟不做任何调整动作直接从篮框右侧起跳,其高度,瞬间启动速度,力度都远远出乎李昕预料,匆忙间李昕也跳起试图阻挡,只听见“砰”的一声,阿霆猛烈的单手灌篮轻而易举地就撞开了李昕,后者重重摔在地板上,一时之间还动弹不得。

  裁判哨声响起:“防守犯规,加罚一球。”

  “李昕,不要紧吧!”

  “不要太勉强啊!”

  “李昕,可以站起来吧!”

  周遭都是队友的关心,而李昕捂着腰支撑着站起来,一边嘴上说没事没事,一边心里已暗暗憋了一口气誓要报此一剑之仇。

  阿霆毕竟只是学习篮球不出两年的新手,基本的罚球命中率低得可怜,撞框弹出的篮球被高高跃起的卓得到。

  “李昕,你的球风还是太软,应该再硬朗一些,不要总想着给别人传球,如果你仅仅会传球的话,那对手要识破你的意图实在是太简单了。”

  “冲羽哥,身为一个控球后卫更多的职责不是为了让队友获得更好的得分机会吗?”

  “也许你说的有些道理,但对我来说,篮球场上有时像古代的竞武场,别人如果劈我一刀,我一定会加倍还给对手,到最后要让别人都知道从我这里突破是绝对行不通的,这是我的打球原则。”

  当时的李昕没有反驳,现在反思起与韩冲羽的对话更深入地了解到:“非要自己来完成报复吗?也许各人的方式不同,但只要达到加倍返回给对方对自己造成的伤害这个目的不就可以了吗?”

  扫视了一下对方的站位,李昕左手伸出三根手指,思元在训练中演练的第三套走位便豁然成型,将球变向运到左手旋即又转腕将球推向地板,击地之后反弹的角度恰到好处,球落入及时赶到内线的卓手中,又一个赏心悦目的临界点的制造,迅速蹿起的卓单手返还了对手一个大力灌篮。

  “我并不是以得分见长的人,无法在一场比赛时常得到三十多分,但我可以帮助队友得到更多的分,不是吗?”

  在接下来你来我往的攻防中,思元第一次深切感受到了信利锋线双煞复苏后的威力,尤其是有野猿之称的阿霆。

  这次是在底线接球,而面对的正是卓的防守,阿霆虽然身材壮硕,但就移动速度相比较卓的来说却有过之而无不及。阿霆瞬时启动强行向底线的突破居然让卓一时跟不上脚步,越过卓的那一霎那,卓又看到了他那肆意的笑,像是对自己的宣战,而才刚刚摆脱卓的防守,阿霆已收起一脚,在空中呈双脚合并状,才一落地,又呼地腾空而起,谁都没有料想到他会又做出这样一个惊世骇俗的动作,浑然不顾前面还有彭晨志的防守,虽然身高上还低于彭晨志一些,但依仗惊人的弹跳力,彭晨志面对眼前的阿霆也只有仰视的份,劈头盖脸的灌框也只有让彭晨志让退避三舍。阿霆还不愿落下,拉着篮框绷直双脚,摇晃了几下发出那野猿似的嗥叫,充分享受着灌篮成功的快感,信利在气势上开始占据上风。

  大力的灌篮的确能够起到感染队友,打击对手的效果。秦山海断球得手后又是速攻至前场,早已杀至篮下阿霆接到秦山海的到位的传球空中单臂揽月将球装入框中。

  接下来的几分钟对于思元来说无异于恶梦一般,阿霆上演着个人灌篮表演,近乎不要命似的在卓面前的超手扣篮,快攻中的大风车灌篮,面对两名防守队员依然将球背扣进篮框,一时之间场上成了阿霆的灌篮表演,两队的分差也又拉开了十分。

  “信利队的那个8号的灌篮也太夸张了吧!”

  “8号,8号,我们支持你啊!看你比赛真过瘾啊!”

  “他真的只是一个高中生吗?”

  场边传来观众的阵阵惊叹,而阿霆对此的反应依旧是那放肆的笑和充满野性的嗥叫。

  李宵龙只能够依靠暂停希望能够延缓阿霆的玩命的得分举动。

  “有信心赢过他吗?卓”

  “什么?有……当然有啊!他那些不如流的三角猫动作,我怎么会输给他呢?”卓牵强地笑着。

  “既然有信心那么就回答得响亮一些,干脆一些!”

  而此时卓却又不语了,脑中又浮现出刚才阿霆所上演的一幕幕令人匪夷所思的灌篮动作,无论是技巧上,力量上,气势上都在自己之上,不禁又令卓想起了昨天败于阿霆之手的那场比试。

  “怎么,说不出口吗?”

  “教练,我……”

  “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啊!那个雷厉风行的卓哪里去了?”

  “我也许这次真的比不过对方!”

  “觉得很难达到吗?许多时候并不是因为事情难而不敢,而是因为不敢事情才难?‘”

  “……”

  “到底有没有信心!”

  “很好!相信你也能够在球场上寻找到属于你的奇迹吧!切记你是最强的,只要打败了自己也就打败了所有对手。”

  暂停时间几乎全部都用在了卓的身上,从李宵龙对卓的言行中可以依稀感觉到他似乎相当明了卓和阿霆之间发生过的事,也深知要想扭转比赛的现状关键点就在卓和阿霆这对对手身上。这次他下了一次注,在表面看起来少有胜算的赌注,而李宵龙却心甘情愿地将宝押在了卓一凡的身上。

第二十二节 初段主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