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节 训练场边

  李昕的高二的上学期已经结束,很幸运的是这次期末考试都过了。并且思元高中在B区决赛中也获得胜利首次晋级最终上海赛区的决赛阶段,可谓双喜临门。但是依旧不能松懈,春节过后,到来的就是上海赛区决赛阶段的比赛,一共有四支球队进入比赛,将进行单循环赛,比赛成绩最好的前两名将能够获得进军全国联赛的资格。而后两名只能遗憾的告别这个赛季。能够进入上海赛区四强的球队,都是一等一的强队,思元只是初出茅庐,破天荒的第一次进入四强赛中,经验名气球场人气等各方面都不如其他球队,形式非常严峻。看看另三支球队,南洋中学多年的上海高中篮坛的领头羊,基本年年都会进入全国联赛,而且都有上佳的表现,在全国来说也完全可以说是一支篮坛劲旅,而且在去年的一场友谊赛中还战胜了专业的上海鲨鱼青年篮球队。还有光明中学,是仅次于南洋中学的另一支劲旅,也是全国联赛的常客。再来就是惠利中学,虽然不如前两支球队名气大,但也是一支不可忽视的队伍。和思元一样,惠利中学也是经过了区级预选赛一步步打上来的,预选赛6场比赛全胜,平均得分103.5分,失分46.5分,场均净胜对手57分之多,虽说预选赛的球队水平不高,但57分的差距在高中篮球界也是很令人吃惊的了,要知道很多比赛一支球队的得分甚至都没有57分。

  即将面对三支强豪,备战四强争霸战,距离的日程仅仅还有十余天的光景。

  队员们都不敢怠慢,体育馆里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

  “下面进行对位一对一对抗比赛。”李宵龙一声哨声,十二名队员被分为六对,按照教练的指示被一一送上场进行对个人技术要求极高的一对一单跳对抗中,这也是李宵龙选拔上场人员的一种方法之一。

  兰梦少年的四人,李昕面对的对手是韩冲羽,球队中当之无愧的老大。

  卓一凡将要面对的是彭晨志,没有意外每场比赛雷打不动的主力中锋。

  和夏俊对阵的是队友池胜威。

  而空气漫游者中的杨靖龙和唯一在去年“思元夏杯”之后位列“空气漫游者”和“兰梦少年”之外入选球队的颇有潜质的队员陈啸吟。

  大多比赛结果不出人意料,韩冲羽,杨靖龙首先获得了胜利。虽然池胜威在之前的一阶段进步神速,但最终还是惜败于自小学时候便是出色投手的夏俊之手。

  最引人关注的是卓一凡和彭晨志的比赛,两人是思元内线绝对的主力,全力支撑着思元赖以生存的内线得分和防守任务。

  一开始频频进攻得手的卓在比赛的后半段失去了主动权,经验老道的彭晨志虽然在体能,爆发力等方面均远不及卓,但依靠娴熟的篮下技术,诸如勾手投篮,高点打板投篮,小撤步后仰投篮使得卓的领先优势一点一点被蚕食。

  诚然卓的盖帽和篮板尤其是前场篮板能力在队里都可以算是首屈一指,但是也不得不承认,盯人能力和防守意识相比前辈都有所欠缺,而一次次得被彭晨志看似不经意的晃动骗倒的卓又显露出急躁的本性。

  “吡!”哨声响起!“卓一凡,带球撞人!彭晨志发球!”

  “吡!”“卓一凡,走步!彭晨志发球!”

  “吡!”“卓一凡,干扰投篮!彭晨志两分有效!”

  一次接着一次因为自己的低级错误而被吹罚,场边的队员和其他若干人员都能清楚地看到卓颇为有趣的脸部变化,首先是双眉直竖,但无奈地把球交给了担任裁判的田建中手里;既而双眼发直,眼中神色仿佛竟是委屈和无辜,无奈地摇了摇头还是把球交到了裁判田建中手中;而最后一次终于憋不住了,两腮瞬鼓瞬息,一声怪叫:“天哪,不会吧!为什么每次受罚的都是我啊!”,随即猛得将球朝地板上一甩,球也仿佛不甘当卓的出气筒击地之后猛得反方向朝卓的下巴反击。“嗵!”的一声,卓即可倒地,而球居然也鬼使神差地再次落到裁判田建中的手中。

  卓的表现引得场边的其余队员捧腹大笑,而彭晨志当然地最终获得比赛胜利。

  灰头土脸的卓回到场边休息,晓雪连忙递上一条干净的毛巾:“没关系的!卓,以后机会多得是啊!而且天才也有犯错的时候啊!”

  卓低头接过了毛巾,扑地望脸上一盖坐在椅子上超后仰去,其实自尊心极强的他是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的失意和尴尬而已。想到这里,晓雪攥起手来放在鼻前轻嘻了一下,转而去招呼别的队员了。

  “夏俊,刚才的表现不错啊!你的投篮可真不是盖的呢!”方文欣猛得用毛巾抽了一下夏俊的胳臂。

  一下被拍得不知所措的夏俊骚了骚头皮:“啊!是吗?我觉得还好啦!”

  方文欣一转身,却看见了刚才在比赛中输给夏俊的池胜威:“胜威,你也要加油哦!其实你只差一点点就可以赢夏俊了的!”但不同的是,她并没有用毛巾抽打池胜威。

  “哦!”胜威应了一声,自己拿了毛巾在一边的位子一个人静静地坐了下来。

  “啪啪啪!”李宵龙的掌声打破了场边的安静。

  “大家的表现都很好,每个人都显示出自己良好的竞技状态,更增添了我对思元打好四强赛的信心。那么你们心里怎么想的呢?告诉我好不好!”

  “对取得比赛胜利有没有信心?”

  “有!”

  “对战胜对手有没有信心?”

  “有!”

  “对获得出线资格有没有信心?”

  “有!”

  体育馆内尽是队员充满自信,响亮的口号。

  而与此同时,田建中也张贴出了四强争霸的比赛日程表:首战面对惠利高中,次战战光明高中,最后面对去年冠军南洋高中。

  “大家都过来!”田建中在一边张贴完毕便招手向队员们招呼道,好像一个大哥哥一般。

  听到招呼的队员们,簇拥到助理教练的周围,自然排开,聆听教练对自己对手的分析。

  “惠利高中,去年的四强之一,队中拥有两名出色的内线队员雷可风和白川,而他们的身高更是在高中篮球界鹤立鸡群,1米98和1米95。雷可风拥有100公斤以上的体重,体格异常壮硕,力量充足,爆发力极强,篮下的强攻,篮板都是他的拿手好戏。白川体格偏瘦,但是技术细腻,拥有中锋身高的同时还拥有后卫一般的灵活性和出色的控球能力,篮圈周围4米内的任何位置都是他出手的绝佳位置,飘忽的跑位的他在预赛中给对手造成不小的麻烦,而且他能够精确地判断对手投篮的时机,给予对手当头大帽。他们的内线将是我们三个对手中最强的一个。”

  “给你们说个雷可风的故事吧!”一个声音打断了田建中的解说。

  言者是方文欣:“兰梦少年在去年参加市内的‘耐克风雷三对三’比赛中,正是在第三轮被他们所在的翔鹰队击败的。并且据我所知在预赛中,雷可风曾经在一场比赛中创下个人抢30个篮板外加10个盖帽,得30分的变态三双纪录。

  而且在初中的时候,就因为他出众的身高,健硕的体格,惊人的爆发力被数家少体校以及篮球名府南洋高中看中,但他人品太差,初三时候因为一起打架斗殴事件而最终被上面所提到的各学校所放弃,说是斗殴事件,但事实的情况却是雷可风一人面对8个人啊!”

  “一对八!”在场的人无一不对这一数字感到震惊。

  “对!但是你们猜最后的结果怎么样:8个20来岁的青年,1个手臂脱臼,2个肋骨骨折,一个下额骨移位,其余四个也不同程度得受了伤。最终五人被送进医院,而雷可风只是手臂,额头受了一些轻伤,此外还掉了两颗门牙而已。”

  方文欣扫视四周,见到的尽是队员惊诧的表情,沉了沉脸又继续说:“简单地说,雷可风就是那种纯粹的力量型球员,他是那种百年难遇的超级蛮力怪物,防守他的球员非死即伤,时时刻刻都要做好抵挡他铁肘子的准备,即使最最轻的程度也要承受落门牙的危险,所以……”

  “大姐,哪有那么夸张,我们可不是参加职业摔跤比赛啊?”

  “啊!说了是有些过头了,但是卓你防守他的时候真的要小心啊!不然带个牙套吧。”方文欣关切地拍了拍眼前的这个大个子。

  “还有就是白川,他是高一的时候开始崭露头角的,在上海高中篮球界别人给了他一个绰号,叫做风。他走位的飘忽,在场上时常是无声无息的,但对比赛却有至关重要的影响。”

  “同样的,在初中的时候因为高挑的身材,他也曾经被多家少体校看中,但最终没有去成原因似乎也是因为人品不端。”

  “但是从表面上看不像啊!”

  “人不可貌相的道理懂不懂!”

  “如果仅仅拥有这两人的话,充其量惠利也仅仅是十六强或者八强的料,但是因为一个人的存在而使惠利最终跻身四强甚至有向冠军发起挑战的可能。”方文欣又继续说:“那个人便是穆征,惠利的当家控球后卫,在市里和光明的罗宏天,南洋的章齐奕并称为近年来上海高中篮球界的三大控球后卫。”

  “此人最大的特点便是身为一个控球后卫在完成球队的组织进攻的同时,能够在内线直接与对方的大前锋和中锋对抗,并且丝毫不处下风。”

  “有人曾经做过这样的比喻:章齐奕是既能得分又能统帅全队的将星,罗宏天是无私地将得分机会送给队友,只有在需要自己的时候才挺身而出的仁星,而穆征则是视得分为攻城拔寨,视比赛为摧残对手,为获得胜利而不择手段的惑星。”

  “惑星?这样比喻会不会太过分了?”夏俊皱了皱眉头。

  “一个因为打架被少体校放弃,一个因为不知名原因也流入惠利,还有一个为取得胜利而不择手段的惑星,看来惠利可真是名副其实的坏小子军团呢!”方文欣说。“回想从前的惠利的确只是一直普通的强队,但是阴差阳错的得到了这三个人一下子便成为市内顶级的劲旅。”

  “第一场面对惠利的比赛,我们必须时时刻刻堤防可能出现的任何状况,并且要懂得见机行事,切不可因为一些意外状况而影响了自己的情绪。”田建中的确没有说错,在比赛中,往往除了球队本身的实力之外还有许多东西是无法预料的,对付这种突发事件也是对球员的一种考验,情绪往往也是左右比赛结果的一个重要因素。

  思元体育馆内的一番讨论渐渐将四强争霸的序幕慢慢拉开,虽然有在耐克风雷三对三中兰梦少年面对翔鹰的经历,又有思元惜败于全市亚军光明的战绩,再有最后时分将球队从死亡线上拉回的生死体验。但进入四强争霸,少年们也许将还要面对更多他们所无法想像的挑战和历练。

第一节 训练场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