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节 渐入佳境

  仅仅只有几步之遥的距离,但休息室和比赛场地俨然是两个天地,好似在黑暗中呆了许久而忽然有一天出门耀眼的阳光直刺眼睛的感觉。以至于许多球员都无法一下从习惯休息室的宁静到比赛场地的喧哗,关键的比赛尤其如此。

  “加油啊!思元,你们今年一定行的!”

  “我们永远支持你啊,永远支持你!”

  “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作为一个球员的荣耀,千万个人都呼喊着你的名字,呼喊着你所效力的球队的名字,那种感觉好像他们都是你的亲人,你的朋友般,而事实上你与他们都素不相识,只是因为你打篮球,他们爱看你们打球,他们告诉你,你身上有一种他们所没有的东西,有一种他们所憧憬的东西。为了这种东西,为了满足他们这种愿望,你就必须不停打球,仅仅是这些吗?不,不,更是为了自己,当你作为一名球员经过自己的努力,经过自己的拼搏所换来的胜利,那种感觉不是仅仅作为一个球迷所能够体会的。”

  “我有些明白了,我为什么要打篮球!”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李昕问了问身边的池胜威这句话,一时让胜威丈二和尚摸不找头脑:“李昕,你是不是太紧张了,想缓解一下气氛吧,我还好了,不算很紧张,谢谢你的好意啊!”

  “而作为一名替补,和主力,乃至王牌得到胜利或失败时获得的感受又会相差许多吧?所以我要争取主力!”稀奇古怪的念头继续在李昕的脑海中回想,即使是紧张的下半场比赛即将开始,他也随时有可能被排遣上场的情况下,依旧如此。

  “两队的队员围在教练周围,教练最后嘱咐几句之后,队员们齐喊:”加油,加油,加油!“之后就准备上场,每场比赛都如此,我甚至怀疑这样的方法是否真的对球员有效,从队员们的神态来看,也是有的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比如卓一凡,也有些人与之前并没有什么区别,一如开始的时候一般冷静,比如韩冲羽。”

  “那么我呢?我现在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呢?我渴望比赛吗?还是只是想在边上看着队友比完比赛,当然最好是获胜。”

  裁判的哨声终于将李昕的思绪重新集中到比赛场地上,下半场比赛正式开始,李昕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低声对自己说道:“我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胡思乱想起来,现在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在比赛上不是吗?教练随时随地都会派我上场的啊!”

  跳球的结果依旧是惠利获得进攻权,与上半场开场的急速突击不同,下半场的首次进攻惠利选择了稳扎稳打,来回的倒手,穿插。一点点地在破坏着思元的防守体系,虽然思元努力将自己的防守漏洞缩到最小,但在三十秒内惠利依然抓住了稍纵即逝的机会,由白川中投获得两分。

  而攻防转换之后,才刚刚发出球,惠利即打起了全场紧逼,派遣两个后卫夹击思元的控球队员,然后再派遣一人时刻注意韩冲羽可能使用的传球路线,若是换作一般的后卫,只怕早就失误或者是被防守压力防得喘不过气来,但思元的后卫不同,他是韩冲羽。

  即使是被包夹他依然有着冷静的判断力,依靠出众扎实的控球技术,先是放低了运球的高度,但并没有加快运球速度,诱使孙晶来盗手中的来球,谁料孙晶这一出手即上了韩冲羽的当,只见韩猛的一个背后换手,瞬时之间球即到了另一只手上,不轻不重,恰到好处的一次运球,一次加速,即将孙晶甩在了身后,之所以没有大步向前迈是因为仅仅两步的距离前面又有穆征的堵截。只见穆征张开双手,一副气势汹汹地架势,韩冲羽紧盯穆征的双目,在这半秒都不容耽搁的时候依然能够凭借一眼的工夫就揣测出穆征的心理。

  一次运球左侧向运球,穆征随之来到左侧,就在这一步的移动距离之间,未作任何调整,反弹至韩冲羽另一手中的球已经又再次被向前推出,恰在穆征的裆下击地反弹,当球再次反弹起来的时候,韩冲羽已经超越穆征,又将球掌控在左手上,三步并两步,速度卓越的“毒气”,已经甩开两位后卫的防守,在前场与队友形成五打三之势。以夏俊作为中转站,漂亮的二过一,突入禁区的速度哪里是惠利的前锋能够比拟的,轻松挑篮,并没有让惠利一鼓作气击倒思元的企图得逞。

  场外的惊呼声此起彼伏,虽然在上半场已经领教过思元这名当家后卫的厉害,却不成想位列市内三甲之列的惠利的王牌后卫竟被一个从前默默无闻的后卫耍得团团转。

  “真没有想到这个韩冲羽的个人技术如此出众,我确实是太低估他了,原本想在下半场利用全场紧逼防守一鼓作气击败思元的,现在看来计划要搁置了。”

  虽然古承来并没有显出多大的情绪波动,但细小的面部变化依旧没有逃过思元替补席上的李昕的眼睛。

  “穆征,不要输给他啊!”白川将球再次交至穆征手上时提醒道。

  “开玩笑,我怎么会输给这种不如流的后卫。”

  如果将思元犀利的进攻比做一把利剑的话,那么层层推进的惠利的进攻就好比是一把铁锤,虽然不会巧妙避闪,但会将眼前的障碍摧毁。

  乘着与队友的距离拉开的间隙,夏俊警觉地意识到是包夹穆征的时候了,谁料却遭到了韩冲羽的阻止,一把将夏俊挡下:“回去,他我一个人对付就够了。”

  见到冲羽如此坚毅的神情,夏俊便识趣地又回到自己的防守区域。

  “怎么回事,那么好的包夹机会怎么就放弃了呢?”场边的老队友李天放对于自己学弟的做法颇为不解。

  “他可是憋着一股劲呢!一定要和市内顶尖的后卫比个高下。即使在身体条件都处于下风的情况下,他就是这种性格,一点都没有变。”

  “你还记得,从前他刚入学的时候吗?”

  “在他到来之前,那时我和张劲枫可以说是思元最好的后卫了,可韩冲羽入学的第一天就在体育场找人单挑,而其他人哪里是他的对手。”

  “后来看见了在练球的我们,好斗的意识容不得他多加思考就跑过来说:‘同学,来挑一下吧!‘。”

  “完全目无尊长的感觉,当时想想真是有些气,想在比赛中教训他的……结果……”凌君晓说着说着居然会心地笑了出来,引来了前排方文欣的注意。

  “结果怎么样啊?”文欣转头问道。

  “起初我还领先的,谁料越到后面自己的优势越消失殆尽,并迅速被他所反超,想来被刚入学的学弟打成这样真是挺丢脸的。”

  “之后还没完呢,赢了君晓之后还来向我挑战,我更不是他的对手了。但我隐约觉得其实技术和速度上君晓和韩冲羽相差的并不多,除此之外,他身上还有我们所没有的特质。”开始还是如凌君晓一般嬉笑的表情,但张劲枫说着便严肃了起来。

  “什么特质?”

  “那种对比赛的投入程度,以及异常强烈的争强好胜的性格。”才说到一半,观众的阵阵欢呼又将张劲枫把注意力放到了场上,原来是穆征刚从杨靖龙手中盗得来球。

  “很少有人有像他那样的!”才将话说完,张劲枫又指了指场上,原来,穆征的球又转眼之间被韩冲羽反盗,再次上篮成功,牢牢咬住了比分。场上又掀起阵阵赞叹声。

  当然穆征也不是等闲之辈,体格健硕的他大步向前,像部小型坦克一般推进到前场,霸道地吞噬完韩冲羽的防守领域之后,又与卓一凡面对面,韩冲羽火速回防,与卓一起对穆征呈夹击之势,穆征并没有放慢自己的脚步,丝毫不畏惧两人的包夹,径直起跳先在空中靠开了韩冲羽,又巧妙地利用手臂的变化绕开了卓的防守反身上篮成功,并造成卓的犯规,稳稳当当地罚完追加的一球。退守中朝韩冲羽射去挑衅的眼神。

  只要穆征在思元的半场获得得分,那么韩冲羽便一定会在惠利的半场还以颜色。而相应的,只要韩冲羽在惠利的领地取得得分,那么穆征势必会以相同的方式回敬对手。场上一时间成为了两名超级后卫的个人表演,引得观众发出阵阵啧啧称赞,分差始终在7至5分之间徘徊。一时之间,谁都无法打破这个僵局。

  而与上半场迥然不同的是,韩冲羽的体力居然也丝毫没有因为剧烈对抗而受到影响,反而愈发显得冲劲十足。对他而言,他正享受着这种对抗的愉悦性。

  那么场上这般微妙的境地,究竟由谁来打破呢?

第五节 渐入佳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