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节 矛盾之间

  穆征和韩冲羽两名超级后卫的对抗一度成为了场上的亮点,然而聪明人也不难看出这其中隐藏的危机。

  “这两人,真的耗上了!”坐在观众席的一角,引得许久没有发声的秦山海也坐不住了。

  “真不是盖的,你来我往,这两个人谁都不输谁啊!”素有野猿之称的阿霆即使在观众席上也跃跃欲试。

  “表面上比赛因为两人针锋相对的对抗而显得很好看,但实际上对于场上的任何一方都是不利的。”对于比赛,在座位上环抱双手镇定自若的周峻毅,显然要比上述两人要看得更透彻。

  周峻毅继续说道:“两名控球后卫都是各自球队的当然核心,整个球队当然是围绕这两人而分别展开进攻和防守的,但不要忘记一个控球后卫的首要职责并不是得分,协调带动起全队的攻防才是最重要的,而现在两人乍看之下好像也是为了球队在获取得分,其实是因为意气之争而全然置其他队员不顾,独自在那里耗费体力,如此下去等到两人的体力都耗尽的时候,哪一方能够再组织起有效的进攻呢?那时的比赛只怕是去除了核心的散了架的两支球队在那里收拾残局罢了。”

  穆征又入了一球,重新接到的除了来球之外,还有以夏俊为代表的思元众将信任的眼神,韩冲羽猛然觉醒:“不行,我不能再这样下去,白白地在穆征身上耗费体力,队友的体力还相当充沛,对我如此信任,当我体力下降到无法完成他们的信任的时候,也就是思元兵败如山倒的时候。”

  “赌气该赌完了,好小子,记住了你的名字,能够将我穆征逼到如此地步的,除了南洋的章齐奕,你还是第一个。”虽然话都在心里,但再次与韩冲羽四目相交的眼神就诉说了一切。

  好像听到了周峻毅的话,向观众呈现完两人的个人表演之后,忽然之间,韩冲羽和穆征又都不约而同地放弃了单打独斗,比赛重又回到平缓过度阶段。观众席上又唏唏嗦嗦地议论开来,有对于两人不约而同地停止对抗感到奇怪的,但更多的恐怕是因为对于两人的表演看得还不够过瘾。

  “奇怪!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两人居然都不约而同地放弃了单独对抗!”

  “更奇怪的是双方的教练居然也没有因为两人的蛮干而叫暂停。”

  “这就是对球员的信任,尤其是自己手中的王牌,当然有了充分的信任之后,才会将大任将于自己的爱将!教练非常清楚自己的爱将一定知道什么时候该干什么事!”对于李天放和张劲枫的疑问,凌君晓一并做了回答。身为上一届思元的当家控球后卫和队长,凌君晓对于比赛看得比一般队员都要透彻一些,想必思元如今的队长也是如此吧!

  下半场开赛7分钟:比分52:59。惠利再次展开全场紧逼防守,孙晶,穆征,严宏明像三支利箭一般直冲惠利半场。被包夹的韩冲羽这次并没有依靠个人能力冲出两人的防守,而选择了适时地分球,训练有素的队友恰到好处的接应并没有给这次思元的推进带来很大麻烦。夏俊运球推进至前场,又将球回交给摆脱包夹的韩冲羽。而此时的惠利也早已在自己的防守区域里落位,如果说白川和雷可风两位长人筑起的一道难以逾越的防守壁垒是盾的话,外线的三人,从左至右分别是孙晶,严宏明和穆征组成的就是三支锋利的长矛。惠利的防守已经不仅仅是被动地捍卫自己的篮框,极富进攻性的不断向对手施压给进攻一流的思元也带来不小压力。

  好不容易接到冲羽的传球的卓,转身,猛得一靠,雷可风的身体好似黑压压的一堵墙一般一动不动。

  “不行,突不进去!”卓额上渗出的汗珠正式惠利守之坚,思元攻之难的写照。

  球再度回到韩冲羽手中,虽然雷可风忙着照顾卓一凡,而白川也看着彭晨志,但刚从中路突进一步,穆征和严宏明就如饿狼扑食般冲了上来,逼得韩不得不向后退去在外线继续思索着任何打开惠利的防守之盾。

  纵使思元众将如何努力地跑位希望能够拉开哪怕一点点的空档,眼看着三十秒就快到了,还是没有找到任何办法。

  “快出手啊!三十秒要到了啊!”与替补队员一起就坐的晓雪都急出了汗。

  三十秒到,思元甚至连抢篮板的机会都没有就错失了这次进攻。

  “这是?”场边的周峻毅猛然正襟危坐起来,吓得两边的信利三将一跳,峻毅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平静下来,他吃惊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惠利所采用的防守方法是即使在职业篮坛也很少有球队使用的“区域三角夹击防守”。

  众所周知,区域防守和盯人防守的不同即是区域防守守的是自己负责的区域,而盯人防守守的是自己负责的对手。从防守的效率来说,区域比盯人更有效,但从防守给予对手的紧迫性来说无疑是盯人更胜于区域。

  而“区域三角夹击防守”即是在区域防守的前提下,给予任何企图想获得进攻机会的对手采取包夹的方法,但在五对五的情况下对一人进行包夹势必造成另一人的防守空档,这就需要至少最临近对手的两人拥有高度的敏捷性和精准的提前判断力对接到球的对手再进行二次包夹,五人在场上构成的左中右三个三角形,让从任何方向企图寻求突破的对手没有任何机会。如此类推任何拿球对手也几乎不可能获得任何出手的机会。但这种防守的威力和它的风险性同样高,因为对队员的判断力和启动速度以及在场上的位置感要求极高,所以稍有不慎,便会因为判断失误或者启动慢了半秒而丧失包夹的机会让对手获得出手的时机。因此只有少数训练有素,精于防守的职业球队才会采用,而普通的高中比赛根本不可能见到它的踪影。而现在的惠利正使用这种防守成功地遏制了思元的进攻。

  “太厉害了,惠利队的防守,简直如铜墙铁壁般滴水不漏!”

  “简直压得场上对手都喘不过气来。”观众席上听得见的赞叹声更助长了古承来的得意,从嘴角划过的一丝不易察觉的狞笑便可见一斑,而这一次也没有逃过李昕的眼睛。

  回想起刚才的攻防中,古承来确实有向穆征做了一个举手以一手之拳击另一手之掌的动作。虽然幅度很小,穆征也并没有做出什么明显回应,但李昕可以肯定这正是惠利转换为“区域三角夹击防守”的暗号。

  相比较之下思元的防守要孱弱地多,没有花太大的工夫,白川再次投中两分,个人得分已经达到两位数了。

  “放他们过来好了!”古承来坐在教练席上轻轻恍了恍手指,惠利便没有再采用全场紧逼,而穆征也只是朝教练席这里瞥了一眼而已,与此同时李昕同样也破解了古承来的意图。

  场上的韩冲羽也并非笨蛋,深谙篮球的他仅仅依靠一次机会便足以了解对手的防守特点,在刚才的防守中没有花太大的功夫看守穆征便是在寻思下一次进攻的方法。

  他选择了亲自突破,惠利如法炮制的由穆征和严宏明上来包夹,而孙晶也牢牢盯住了夏俊,但却没有意识到身后卓的到来。

  “拆档!”身材精瘦的孙晶撞在近一米九的卓身上想必也能体会到方才卓撞到雷可风身上的感觉了。

  球如预定好一般地来到夏俊手中,即刻出手,维持着出手后的姿势一直到听见清脆的入篮声才平滑地收手,绽放出灿烂笑容的夏俊兴奋地奔回自己的半场。

  “远投三分!”

  想是被夏俊的入球调动起情绪一般,纵使没有惠利那般训练有素的防守能力,但依靠积极性也可以多少弥补一点,断到球的韩冲羽又再次领导全队推进到前场。

  又是那以拳击掌的姿势,还是没有逃过李昕的眼睛。

  想到又即将是那令人窒息的防守,李昕终于再也看不下去了:“小心了,他们又要用那种防守了!”

  被识破了企图的惠利队,不仅场上队员一时之间乱了方寸,场下的教练也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自己如此隐蔽的向队员面授机宜的方式也会被区区一个思元的替补所识破。

  “又是三分球!”没有等到惠利众将缓过神来,漂亮的出手姿势,优美的弧线,清脆的入网声,夏俊灿烂的笑容都映在了人们的脑中。

  “到了矛破盾的时候了!”刚投完本场第四个三分的夏俊,甩了甩手笑了笑。

  “还有三分的差距,守住这一球,反击的时刻到来了。”仿佛被夏俊感染似的,即是是言辞不多的韩冲羽也再耐不住了,激昂的言辞极大地鼓舞着其他队员。

  白川才替穆征挡开了韩冲羽的盯防,谁料又被夏俊盯上了。那素有市内三大后卫之称的穆征自然不把夏俊放在眼里,冷冷地说道:“想防住我,你还早得很呢!”

  面对夏俊,穆征想当然地采用了单打独斗的防守,一个假眼神,一个一闪而过的假动作都是对夏俊的注意力的极大的考验,即是暂时落后了那么小半拍,每次穆征刚想向前突进时,夏俊都会用十二分的努力跟进。纵然力量,经验,技术上都不及穆征,依靠对于防住眼前对手的这份执著,以及对比赛的投入程度,一时之间夏俊竟让穆征的单人突破无计可施。

  “你,你……你哪里来的那么大的毅力,能和我僵持那么久!”

  “你忘记了吗?去年的耐克风雷中,你们是怎么羞辱我们的?”

  “‘兰梦少年’的仇就必须要由‘兰梦少年’来报!”

  “你都一直记得吗?”

  “每次训练在练习防守累得快不行的时候,我和李昕都会想到那次惨败以及你目空一切的嘲笑。”

  “我可一直都在等待这个机会啊!”

  愣神中的穆征,甚至都没有感觉到韩冲羽的逼近。手上一空,球已经被韩冲羽抄去。

  “穆征,你在发什么愣啊?”古承来的怒气不打一处来。

  断得来球的韩冲羽单人上篮,观众席上呼声如雷,“思元!”的呼声已在不知不觉间渐渐盖过了“惠利!”,而穆征的名字也渐渐被韩冲羽和夏俊所替代,下半场进行到8分42秒,60:61,正是比赛的高潮时,而思元的反击才刚刚开始。

第六节 矛盾之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