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节 初次登场

  “环顾四周,尽是令人眼花缭乱的挥舞着的标语和旗帜,身着各色衣服的观众忽起忽落,时而放声大叫,时而哀声叹息,此起彼伏。各种各样的颜色和声音萦绕在我的眼前,耳旁,既而旋转,旋转,一圈一圈又一圈,越转越快,像万花筒一般幻化出无穷的花样和颜色,深深刺激着我的感官神经。”

  “万花筒的轴心:十个人进行的一场比赛,身着绿色球衣的五人面对身着桔色球衣的五人。而同样身着绿色球衣的我却在场边观战。”

  刚才还领先的,一转眼便落后了,古承来怕队员一下无法接受这个转变,叫了一次暂停;而与此同时,李宵龙也担心才获得领先的队员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摆正自己的心态也叫了一次暂停。

  “加油啊!思元!思元!”

  “思元!好样的啊!打败惠利!打败惠利!”

  “上呀!韩冲羽!击败穆征!击败惠利!”

  观众席上对思元的支持声已经远远超过了惠利。

  重新上场,毕竟是久经沙场的惠利队!毕竟是骁勇善战的穆征,纵然在领先7分的情况下被对手反超1分,但整个惠利只有他丝毫不为所动,刚想强在穆征起步之前落位的韩冲羽才刚站住脚,被穆征看似不经意轻轻地一靠,两眼一黑便迅疾朝后倒了过去,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穆征居然壮到这个程度,自己早已经发力牢牢在地板上扎住脚,却不想如此轻易便就倒了去。相持过程中的穆征居然也丝毫没有受到干扰,稳稳当当地投中两分后,裁判拼命地在一边做着双手叉腰的动作,被判犯规的竟是韩冲羽。才得了分的穆征不依不饶地攥紧拳头狠狠地朝躺在地上的韩冲羽瞪去。

  “他的体格,跟本怎么使劲也是挡不住的。”

  “好样的!”虽然场边的古承来嘴上不说,微微扬起的嘴角显示着他心理暗藏的得意,纵使惠利在短短几分钟之内由领先7分的优势瞬间变为落后7分的劣势,但场上的核心穆征的斗志还一点都没有被动摇。纵使韩冲羽如何带领思元众将在惠利的半场如何攻城拔寨,纵使其余惠利队员如何不在状态,但穆征依旧牢牢地捍卫着惠利的最后一点领地和尊严,不让对手再前进半步。

  穆征加罚一球也进了,差距缩小为4分。

  “冲羽!快快快!快啊!”凌君晓一手握拳来回挥动,一手张开虎口放在嘴边,直接将心中所想心直口快地表达出来。

  已经被李昕识破战术使用意图的古承来没有再做什么动作,只是朝投来目光的穆征使了一个眼色,穆征便心领神会,“区域三角夹击防守”的阵势再次摆开。

  屡屡在关键时刻收到奇效的这一防守阵势,如同惠利的镇山之宝一般,虽然目前暂时落后,但惠利队中每个人都对这一防守充满信心,因为之前思元所有的得分不过是因为自己的失误和对手的快速反击才让对方得手的,而在真正决定球队实力的阵地进攻中,思元还没有一次突破过“区域三角夹击”这一杀手锏。

  而当自己最为信赖的一件东西被轻易摧毁的时候,那么自己的信心也会轻而易举地被一同摧毁。

  用很短的时间巡视了场上双方队员的站位之后,冲羽猛地一沉身子就朝内线钻去,穆征步步为营,紧紧贴着速度极快的韩冲羽不敢有任何怠慢。

  见到速度速度渐渐跟不上冲羽的穆征,惠利双塔之一的白川急忙上前包夹脱兔一般的韩冲羽。

  视过人为探囊取物的韩冲羽怎会把白川放在眼里,一个变向运球的假动作晃过了白川的眼睛,也晃过了白川的重心,如此“区域三角夹击”的第一道关已经松动了,索性还没危机到这个防守体系。

  而眼见两人都快被韩冲羽晃过的惠利双塔之二――雷可风,连忙上前补防,这恰恰犯了“区域三角防守”的大忌:同时包夹一人的队员不能超过两人。如此一来,当对手分球出去,便极有可能无法及时包夹接球的对手而失去防守良机。

  韩冲羽嘴角划过一丝稍纵即逝的笑,吸引了三人防守的惠利此时其他区域的防守形同虚设。眨眼前球还在韩冲羽手中运着,眨眼后球便已经到了在中间插上的杨靖龙手中,严宏明不敢怠慢,又急忙挪动步伐跟上杨,无奈雷可风已经跟不上步伐。早在训练中演练多次的思元的“闪电式沾手传球”在思元五虎手中早已驾轻就熟。老辣的杨靖龙像中转站一般将球改变了一个方向便传给了早已在篮下接应的卓,接到来球后随即大喝一声:“战-斧-式-大-灌-篮!”

  惠利五虎、思元四将、信利三杰、周峻毅、凌君晓、张劲枫、李天放、章晓雪、方文欣、古承来、李宵龙、田建中以及场上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惊讶地瞪大眼睛,张大嘴,接下来的半秒中牢牢地刻在了所有人的心里:只见高高跃起的卓犹如一张拉满弦的弓,又瞬即放了弦释放了所有能量,球猛烈地被砸进篮框,发出炸裂一般的巨响。依靠速度,韩冲羽个人非凡的速度,思元娴熟的传球速度,才获得这一扣,这一扣摧毁了惠利赖以成名的“区域三角夹击防守”,也摧毁了惠利众将的信心。

  气势上思元已经远远压住了惠利。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这场比赛获胜的将是思元。

  真正的斗士就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完全不为所动的穆征托付着惠利所有人的希望。

  “包夹,包夹!”韩冲羽被摆脱了,夏俊又上来了,还是无法阻止穆征的前进,杨靖龙上来了,穆征还在前进,球晃晃悠悠地在篮框上转了一下还是进了。

  即使惠利所有队员的攻击力都熄火了,还有穆征在一片黑暗中燃烧着最后的火焰。

  进攻不力,惠利赖以自豪的防守也散了架,活力十足的思元,积极地来回跑动,来回有效地倒传,又为灵气十足的夏俊拉开了空档。

  随着柔和的曲线清脆地入网,夏俊的得分方式亦如他的为人,不张扬,不喧哗却也卓有成效。

  射入了本场第六个三分球的夏俊和队友击掌示意。

  “防住穆征啊!”寄托着所有惠利希望的穆征在与韩冲羽的对抗中依然不落下风,甚至还略处上风,暂时摆脱了韩,夏俊又上来了,穆征依旧前进,但已经有些不行了。杨靖龙上来了,穆征跌跌撞撞还在前进,卓一凡上来了,四面受敌的穆征终于四面楚歌,再次勉强出手的球在篮框上转了五六圈最终还是落下宣告了西楚霸王的俯首称丞。

  “快速反击!”牢牢抓住篮板的卓的激情四射地高呼道,其余思元四人像四支利箭一般朝惠利的腹地射去,球像亦如子弹一般从思元的半场瞬时射到惠利的半场,韩冲羽背身依靠着一名防守队员反身上篮得手,宣告了惠利最后一层壁垒被摧毁。

  之后的惠利犹如千里之堤崩溃一般一泻千里,短短五分钟的时间,思元已经领先了18分。

  “思元!冲啊!”

  “打倒惠利!”

  “打倒穆征!”,场内早已是思元的天下了,观众已经一边倒地支持着思元,而惠利的观众早已没有了声息。

  “李昕,做下准备活动,准备上!”李宵龙唤起了李昕。

  “我!”李昕一脸茫然,他没有预计到自己本场比赛将会上场,一直到他起身之前他还在思索着各种问题,完全没有任何上场的准备。

  “对!怎么不想上场?”

  “想!想!”李昕连说两声想,立马去做了热身运动。

  终场还有4分钟,思元已经遥遥领先18分,惠利叫了暂停妄图最后一搏。

  “很好!你们做得很好!我为你们感到骄傲!”

  “韩冲羽,有你这个值得信赖的队长真好!接下来的就交给你的队友吧。”见到胜利已经在握,为了保存实力起见,李宵龙换下了韩冲羽。

  从板凳上起身,李昕将初次在四强赛上登场。

  “旋转,旋转,一圈又一圈,越转越快,好似万花筒幻化出无穷多的颜色和花样,直到一分钟前我还是万花筒的观众,而现在,万花筒的轴心,十个人中最重要的一个离开了,我,却成为了最重要的一个,在这为时不多的时间里又将幻化出怎么样的变化来呢?”

  “放松点,李昕,就当是平时的练习而已!”夏俊拍了拍李昕的臀部。

  “‘比赛,究竟是怎么打的?‘一直到上场之前我还陷入着近乎炫晕的状态,我还在思索着关于球场,关于观众,关于比赛,关于篮球的一些什么,我好像要参透些什么,但又一时之间无法参透,就在如此匆忙间便上了场。”

  “接下来就思元的进攻组织就交给你了啊!”队友纷纷过来向李昕示意。

  才拿到球,穆征就开始向李昕施压,本以为他会像韩冲羽一般以假动作减缓穆征的压力然后再推进到前场,谁曾想到穆征还未出手,李昕便因为他突如其来的逼近而匆忙间将球分了出去,若是自己的队员到也好了,谁料竟是惠利的白川!

  收到意外之礼的白川迅即灌篮成功。

  “李昕,你到底怎么回事啊!对方给你的压力应该不是很大啊!刚上场就失误!”卓不解地向李昕嚷道。

  夏俊推开了卓,劝解道:“算了,刚上场,手感生疏是难免的。”

  “好了,李昕!不要紧的,继续吧!”杨靖龙底线发球,再次将球交到李昕手中。

  推进到前场,刚想突进禁区,便遭到了双人包夹。

  “李昕,传球啊!”听得见队友的呼声,但却不见队友的影子,失去了传球时机的李昕已经被两人封锁了所有传球线路,怎么晃也晃不掉。对手层层施压,最终迫于压力,脚步挪动了一下,两下,三下。

  “走步违例!”

  又是失误,快攻中严宏明三分得手,仅仅三十秒的时间,李昕上场已经两次失误让对手得到5分。

  “李昕,你到底怎么了?”原本期待的心情很快便被担心所取代,晓雪也疑惑自己这个青梅竹马的表现会如此失常,不自觉地握起双手靠在胸前,锁起了眉。

  而李昕的恶梦还远没有结束,被抢断,投篮三不沾,运球失误。才3分钟的时间李昕已经失误6次,其余技术统计一个没有,被惠利连追了13分。

  “那个10号到底怎么回事?会不会打篮球啊!”

  “技术那么拙劣的球员也会是篮球队的?”

  观众也纷纷对于李昕的反常表现感到不解。

  “思元队请求暂停!”

  李宵龙原本想给自己的儿子以锻炼的机会,却不曾想会如此糟糕,甚至在3分钟内将原本18分的领先优势几乎浪费殆尽。无奈之下只有再次排遣韩冲羽披挂上阵。

  韩冲羽的上场没有再给惠利任何机会,85:81思元首战告捷。

第七节 初次登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