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节 冲击霸者

  观众席上的气氛日渐热烈,场上队员带着一些期待,带着一些紧张,带着一些光荣,带着一些亢奋受到观众的感染比赛场上的气氛也极度升温,队员们马上进入了状态。

  赛前的热身活动:这边,南洋的叶纵天,龙印杰在三秒区一带你一球我一球比着投篮,而莫文科在观众有节奏的掌声中在三分线外享受着投篮的乐趣,不知不觉间已经连中八个三分了。

  “比赛还没有开始,风头都被他们抢去了,这怎么行呢?”光明的方穹宇心里泛着嘀咕。

  “就来个风车式大灌篮吧!”拿定注意的方穹宇独自一人离开了自己热身的区域,在中圈内一点的地方开始起跑,速度越来越快,刚踩到三秒区的边线便猛地腾空而起,一边口中大嚷一声:“风车式大灌篮!”

  这一吼的确吸引了体育馆中许多人的眼球,只见那方穹宇空中双手持球拉至右侧腰间,即刻松开左手,顺着右手抡臂划过一个270度的大弧度,好似被飓风刮过的风车一般,以为手臂将继续完成余下的90度的时候,却在篮圈上嘠然而止,发出“怦”的一声,球落地,人挂着,篮板依旧剧烈地震动着。

  惊愕的表情之后是潮水般的掌声,都纷纷为方穹宇的精彩表演鼓掌,如此的确是为光明挽回了一些声势。

  “是方穹宇!”

  “这小子,去年还是替补,早就听说光明有个爱灌篮的家伙,原来是他呀!”

  “身体素质不错,扣得也挺漂亮,只是……”方穹宇的表现也吸引了南洋众将的目光,章齐奕停下练习一边抛着球,一边嘴角闪过一丝笑。

  “这里不是让他们撒野的地方。阎烁弘,跟我们的对手回个礼!”

  熟悉耐克三对三比赛的人一定都知道在正式比赛之前,都会举行一项模仿NBA全明星周末中的灌篮比赛。而去年比赛的冠军正是阎烁弘,而那时他还只是一个高一的学生,南洋的替补。阎烁弘的打球风格大开大合,主要以力量取胜,在灌篮比赛夺冠之后被球迷赐予了“雷帝”的称号,且看“雷帝”的表现:章齐奕伸出三根手指向阎烁弘示意一下,“雷帝”点了一下头便退到三分线外准备加速,“嗖”地一下“雷帝”已经窜向篮圈,持球的章齐奕却不见动静,快逼近三秒区时章齐奕才抛出手中球,而此时阎烁弘已经迅雷一般地跳起了,人在空中火速地蹿升着,球也迅速与“雷帝”接近,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雷帝”距离篮圈一米左右的距离,阎烁弘右侧接到了来球,人居然也开始逆时针旋转起来,远远望去就好像是急速至空中的螺旋烟火,向篮圈冲去,当所有人以为该完成灌篮的时候,那“雷帝”却依旧在向上蹿升,0。1秒之后,烟火爆发出炫目的火焰:“雷帝”

  的身体早已到了篮圈下方,双臂迅速平伸至膝前,又似蓄了许久力量的弹簧突然放开一般猛烈地倒劈向篮圈,坚毅的神色顷刻之间震撼了在场的所有人,放手从篮圈落下,即使是最远的观众也可以感觉到篮架猛烈的摇晃。

  这一球,无论是起跳高度,速度,力量,表现力均无懈可击,如雷般的掌声赐予“雷帝”当之无愧。

  比赛还未开始,两边选手的超一流表演便已经将气氛渲染到顶点。

  光明的队员围着他们的教头一个西装笔挺的精瘦的中年人,仔细聆听他声情并茂的指导,可见也是一名激情的教练。只听那谢远坤说:“今年我们能够走到这里是理所应当的,但是每年我们都只是亚军,我从来不甘心仅仅当第二,你们甘心吗?”

  “在上次获得亚军之后的一年中,大家都很努力,别人都说苛刻的训练才能出成绩,我信奉这一点。我训练的强度不亚于一支专业球队,今天走到这里了,我希望大家都不要留下遗憾,尤其是高三的队员……”

  谢远坤故意放慢了语速,语重心长地说:“今年是最后一年了!”

  所有为篮球付出过自己青春的人当然都知道这句话的分量,出了高中未必所有的队员都能够继续自己的篮球生涯,即将退队的老队员总想留下些什么吧!冠军合影,奖状,奖牌,奖金,这些其实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站在最高领奖台上的那种荣耀,尤其是历经千辛万苦打入四强的球队,没有一个人,没有一支队是甘于人后的。

  “为了不使你们的青春留下遗憾,加油!加油!加油!”中年男子的三句加油即语重心长友又慷慨激昂,有力地鼓舞了光明的这些少年们,众人齐呼:“为我们的球队带上光明的勋章!加油!加油!加油!”

  士气大振的光明怀着颠覆南洋霸主地位的决心踏上了球场。

  裁判一声哨响,球被高高抛起。争球结果,身材略胜一筹的南洋中锋拨到球,球落入万众焦点章齐奕手上。

  章齐奕刚入三分线,便一个弓步,优雅地将球朝篮板的上方抛去。这一举动出乎还未落位的光明众将,而不出意外的南洋的箭头已经窜至篮下,起跳顺划的将球一拨便入了网。南洋2:0领先。

  若遇到这样下马威,一般球队一定急功近利地想尽快拌平比分,而这恰恰又会中南洋的圈套,依靠出色的防守,一流的速度,在南洋快攻之下能够幸存的球队可谓凤毛麟角。但光明不同,他们毕竟也是上届亚军,在罗宏天有序的调度下,光明也耐心地寻找南洋的空隙,以及制造出漂亮的“临界点”。

  南洋的防守毕竟也不是天衣无缝,在光明耐心的倒传之下,稍纵即逝的机会便被罗宏天抓个正着。

  “不错啊,罗宏天!那么小的空档也能被你抓住!”

  “怎么能够在一开始便输给你呢,那不是太对不起观众了吗?”罗宏天笑了笑。2:2,双方又回到同一起跑线。

  如今的光明如果没有罗宏天的到来,也只是一支徘徊在四强赛外的普通强队而已,正当劲旅光明一度青黄不接的时候,正是罗宏天的适时出现才一下带领光明又回到了能和南洋直接对话的地步,然而纵使如此,两年来,没有一名出色得分手的辅助,光明也似一只巴掌怎么拍也拍不响。而反观南洋,除了章齐奕,还有得分王莫文科,攻守全面的徐震宇相辅助,三人组成的黄金马车不仅能够拍响巴掌,更还能唱上一台戏了。

  场上的局势并未向开场时观众席上的势头一般向南洋一边倒去,光明的每一次进攻都像由五个人布开一张能够幻化出无数变化的奇阵一般,掌控这个阵的“布阵大师”********的罗宏天顽强地抵抗着南洋的“黄金马车”,比分一直平稳地交替上升。

  “真不错啊,阵容不全的光明竟能够和全部主力登场的南洋打个平手?”夏俊显然没有想到光明能够如此轻易地便稳住了南洋开场的三板斧。

  “不,优势已经开始向南洋那边倾斜了。”

  “韩大哥!”

  “你看,双方的王牌球员,同为市里数一数二的控球后卫章齐奕和罗宏天。”

  夏俊仔细辨别了一下场上的两人,罗宏天已经大汗淋漓,而章齐奕只是出了些小汗。

  “罗宏天似乎已经很累了啊!”

  “是啊,整个球队组织的重担都落入他一人身上,不光如此他还要看管市里高中篮坛的第一人,疲劳是显而易见的,而反观章齐奕有徐震宇和莫文科的辅佐,在组织进攻时游刃有余,所以一点也不显得疲惫。

  “如此下去,下半场岂不是南洋的天下了。”

  “嗯,要改变这种状况并非易事,除非……”

  “除非什么?”

  “有人能够分担罗宏天的重担。”

  与此同时,第一次被拉开到四分差距的光明叫了暂停。谢远坤向队员面授机宜一番,原本神色显得有些疲惫的光明队员忽然变得兴奋异常起来。

  重新回到场上的光明一扫先前有些疲倦的状态,不但迅速地将四分的劣势追回,更第一次主动领先南洋四分。

  上半场还有五分钟结束,究竟是什么消息能够立刻使光明众将一下便振作起来了呢?又究竟是什么能够让观众席中光明的支持者突然齐声呼喊起一个名字,声音越来越大,以至于将其他的观众的注意力也由场上的比赛吸引到那些光明支持者目光朝向的地方,一个理着寸头,皮肤黝黑,身材挺拔的少年映入人们的眼帘:单文维归来了,光明的头号得分手。

  “原来是单文维啊!听说前些日子跟随一支香港的职业少年队参加巡回比赛了,想必又长进不少吧!”

  “嗯,这下可好看了,光明有了单文维如虎添翼,究竟鹿死谁手就不好说了!”

  听见身后两名观众的一番对话才知道单文维一段时间失踪的原因,也难怪在和思元的练习比赛中没有登场,一直到刚才都没有出现。

  “单文维吗?终于回来了吗?”徐震宇的嘴角闪过一丝邪邪的笑,似英雄相惜,更似期待棋逢对手的兴奋。

  “不能被他们的气势压下去,赶快追回比分!”章齐奕以近乎命令的口吻告诫队员,其他队员当然不敢有怠慢,更专注地投入了比赛。

  一边是因为大将的加盟而士气大震,一边是不甘被气势压倒而兢兢业业,又是一段相持之下,上半场两队不分伯仲,38:38。

第九节 冲击霸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