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节 明星球员

  平时赛事组织者颇费一番功夫设立的中场余兴节目在一段时间里都为场边观众所津乐道,而这也只限于平时而已。纵然余兴节目依旧精彩,但同上半场两支准专业级的高中篮球强豪之间的比赛相比便要逊色许多了,才没有几分钟观众已经按奈不住心中的兴奋,纷纷要求下半场比赛尽快开始,当然这也仅仅是希望而已,场外的锣鼓喧天也深深感染着休息室里的球员们,纵然半场激烈的拼搏已经有些疲劳了,但每一个队员无不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下半场的悬念有三:其一,光明能否像上半场一样紧咬住南洋不放;其二,上半场相对而言默默无闻的南洋黄金三架马车能否在下半场发挥实力一举摧垮光明;其三便是,刚从海外归来的单文维加上“布阵大师”罗宏天的组合究竟能够将光明带到一个怎样的高度。而这三点中最被观众期待的,不是来自冠军南洋的三架马车,却是来自光明的单文维的复出,倒也颇有意思。

  “前年还仅仅是光明的默默无闻的替补,去年便晋升为雷打不动的主力,而在四强赛及全国联赛上更居然急剧窜升到队中的头号得分手,单文维的进步不可谓不快啊!”距离下半场开赛还有几分钟,南洋队中的徐震宇等几人将事就事地聊起了单文维。

  “今年又不知道提升到如何的高度了。莫文科,你的得分王位置可岌岌可危了啊!”龙印杰打趣地说道。

  “那支香港青年军也和我们打过比赛啊,为什么没有挑我们队中的队员,偏偏选中了单文维呢?难道他又进步到一个新境界不成?”

  “我还听说过一个传闻,单文维在进入高中之前根本就是个篮球盲,换言之如今的成就完全都是高中后取得的。”

  “管他什么光明头号得分手,唯一获准随同香港职业青年军巡回的高中生,他也别想过我徐震宇这一关。”徐震宇猛拍了几下胸脯,信心气势俱佳。

  “总之,下半场大家不能掉以轻心。”章齐奕掠去头上的毛巾从板凳上站起身来,信心百倍地说:“下半场要开始了,做好进场的准备!”

  欢呼的海洋迎接缓缓走出休息室的双方球员,下半场比赛即将开始,不出所料单文维身披光明8号球衣出现在主力阵容中。

  掠去外衣,一身黝黑健美的肌肉便显露出来,没有上场便可以从这一身结实的肌肉上看到这位前锋将在场上展现出如何令人期待的实力。

  哨声响起,双手支起,双双起跳,在空中争夺之后,落下的球又在地面上又是一阵你抢我夺后落入了紫色队服的4号队员手上。

  其他还未从兵荒马乱中唤过神来,罗宏天右手持球左手直指对手的篮下,人群中迅速窜过一个影子,如洲际导弹般地划过长长一条直线从层层人群身边掠过直奔那影子……

  “砰”的巨响才将众人唤醒过来,黝黑的身影在篮框上如拉满弦的弹弓一般猛得弹起,首次登场以双臂砸篮单文维完美地完成了自己的开场秀,既而是潮水般地涌来的赞扬声。

  “不要紧,别放在心上,集中些精神,这小子不会再得逞的!”

  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中都不骄不躁这是一支王者之师所应该具备的基本条件,接过落下的球的章齐奕当然不为所动。

  几次倒手之后,球落入了莫文科的手中,在极其逼真的假动作之下,动作迟缓的肖长欢早已失去了对其的盯防,得意之间轻松起跳,出手投篮一切显得那么从容自然,原本以为投出的球也会随着这种和谐和顺利地入网。观众也扬起头习惯性地欣赏着这流畅的一晃一投,而这种习惯终于在球即将窜升至最高点时被突如其来的一只大手猛然遏止,给予观众新的惊奇,新的变化,篮球的观赏性也许就在这里。

  完成这个漂亮盖帽的不是别人,仍是单文维。脸上看不出有何动态,但心里莫文科早已落下阴影。完美展现出自己的进攻实力之后,单文维又表现出自己出色的防守实力,也因此再次获得了观众的掌声。

  继续进攻,南洋的这次火力换由叶纵天执行,翻身的钩手越过了方穹宇但还是没能越过单文维,球再次被封盖下来,接过落下的球徐振宇还想趁火打劫,谁料才落下的单文维居然眨眼间犹如一堵难以逾越的黑墙又窜升至徐振宇的面前,生猛地第三次封盖下南洋的球,为光明的接下来的反击建下奇功。

  “实在是太厉害了!”

  “简直是难以逾越的高峰啊!”

  “光明居然血藏了如此厉害的球员!谁胜谁负实难预料了啊!”

  “南洋的三员大将的进攻居然一一被光明的一人挡下,简直就是三国三英战吕布的重演嘛!”

  对单文维的啧啧称赞不绝于耳,如此,单文维的名字深深地印在这个体育馆内每一个人的心中。

  在单文维超高水平的发挥下,光明的士气大振依仗着“布阵大师”罗宏天和单文维的绝佳配合好似好线找到了利针,屡屡刺穿原本坚厚的南洋防线,而南洋这边除了章齐奕之外,所有队员似乎都被单文维所震慑住了,莫文科和徐振宇两支火枪也相继哑了火,这着实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精准的中投,奇快的速度,惊人的爆发力,扎实的运球,强劲的对抗力,卓越的篮板球,出色的意识所有的这一切优秀球员的品质都汇聚于单文维的身上,才上场9分钟,便已为光明拿下12分了。

  而此时在南洋的支持者中也开始弥漫开一种不安:“太厉害了!怎么上海的高中界会有那么厉害的球员!”

  “南洋的三架马车居然在他面前没有了脾气,这样下去南洋实在是太危险了!”

  “攻守兼备!无所不能!”

  “骁勇善战!战神现世!”各种口号呼之欲出,战神的雅号也不胫而走。

  48:63下半场比赛过半,令人惊异的是王者之师的南洋居然落后了15分之巨,实在是出人意料,被逼无奈南洋叫了仅有的两次暂停中的一次。

  没有苛责,这实在是南洋的主教练莫仲岩不比寻常的地方,除非是对自己的球员有绝对的自信,抑或是对于比赛已经失去信心,否则难以想像在如此情况之下,主帅还能如此镇定自若。

  南洋的自不会轻易放弃比赛,那么如此便是对自己拥有充分的信心?且看暂停之后的最后十分钟争夺。

  光明的防守依旧凶悍,光明的进攻依旧犀利,光明的罗宏天的传球依旧一针见血,光明的单文维依旧继续得往统计册上增加自己的统计数据。

  南洋的两位主要得分手莫文科,徐震宇依旧找不到投篮的感觉,但所幸的是球队却找回了从前的默契,撞框之后高高弹起的球没有再落到光明的手中,即使是在相当不利的位置,把球拨起,让对方也不能舒服地拿到,咬紧牙关猛地与比自己高出6,7公分的对手争一下,一次不行跳两次,两次不行跳三次……

  虽然命中率低下,场面上也不好看但南洋却一丝都没有让光明继续扩大自己的领先优势,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两分钟,又是光明的攻势。

  罗宏****中锋郭清兆使了个眼色,那一米九以上的大汉便直立立地竖在了章齐奕的身旁。

  “拆档战术!”依靠中锋帮助自己抵开了对手,章齐奕顺势倒地,罗宏天迅即出手,球空心入网,却传来了不和谐的哨声。

  “掩护犯规!”裁判示意进攻方犯规。

  “什么!我只是在那里一动不动!”郭清兆对于裁判的判决颇为不满,朝着裁判理论,裁判却一点不为所动。

  莫文科一边拉起章齐奕一边说:“又是这招,你也够损的!”

  “哼,想在我身上用拆档的战术,他们还嫩了点。”一丝黠狡的笑掠过章齐奕的嘴角。

  “算了,赶快回防吧!”

  持球来到前场,章齐奕犹如一头猛牛只往对方禁区撞去,罗宏天敌不过章齐奕的来势汹汹,只能由着他突破进来,第二个队员上来包夹,这是对于章齐奕的突破所惯常采用的防守方法,不行还有第三人甚至至第四人,章齐奕直直地瞪着罗宏天,而事实上他的目标并不是罗而是身后窜过的那个人影,一般人不是仔细辨认是无法察觉的,那上来的包夹的方穹宇却察觉到了,料定章要将球传给那人,度着章的态势,章刚有动作变化便一个箭步窜前企图截下那球,而事实上接到来球的居然是刚刚从后插上来到章身旁的莫文科,而他突破的路线恰恰便是方穹宇一秒钟前刚刚离开的地方。一直到5秒钟后,场内才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毫无疑问如此逼真的假动作欺骗了体育馆内除莫文科外的所有人。

  也许是情绪受到影响,光明的下一次进攻草率收场,南洋的快攻迅雷不及掩耳,而所有后场光明的退守者仅仅罗宏天一人而已,简练的三传两递之后,在篮下又上演了章齐奕对罗宏天的强强对话:章跃起,罗也跃起,两人在空中一阵电光火石的碰撞,在罗的防守之下章的右手早已失去投篮的可能,失去重心的身体也失去了对于篮框位置的判断,但章还是本能似的将左手的球抛了出去,瞬即随同罗宏天一同狠狠地砸向地板。

  那球在篮框上转了一圈又一圈,最后还是惶惶悠悠地入了网。

  “光明四号防守犯规,南洋四号加罚一分。”罗宏天无奈地举手示意,这是他的第三次犯规。

  罚球几乎没有粘到篮框的任何一点,直直地落入网心,南洋在不觉间已经连追七分了。

  在章齐奕罚进了那个罚球之后,所有的观众都把注意力集中在赛场上的时候,一直在观众席安静观战的李昕也许是出于本能的反应却把目光投向南洋的主教练莫仲岩身上,与先前章齐奕同样黠狡的笑不自觉地浮现在他脸上。

  南洋的支持者不会忘记,南洋的球员不会忘记,南洋的主教练更不会忘记,从前的南洋,在上海赛区长期面对光明,惠利等一级劲旅,在全国比赛上面对北京二十五中,面对辽宁南商学院,乃至与海峡对岸的台湾交大附中,甚至于日本的能代工商都曾经远远落后十几分乃至二十多分,但依靠顽强的拼搏精神和超过其年龄应有的成熟,最后都有取得胜利的先例。

  过去十年中九次以冠军的身份进入全国比赛,以这点来说,主教练莫仲岩是有绝对的心理优势的,这也是南洋屡次遭遇市内劲旅的冲击,又屡次化险为夷的根本。

  正是怀着落后只是暂时的这一不败的信念,南洋的耐心,已经超乎寻常的冷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又一分钟后,南洋的三架马车重又恢复了火力,莫文科的一个三分,章齐奕断球后传给徐震宇的一次快攻,转眼间光明的15分优势仅仅余下5分。

  “几分钟前还积累着15分的领先优势,现在比赛的胜负却一下便变得扑朔迷离起来了啊!”韩冲羽一席话,切实地倒出了场上的局势。

第十节 明星球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