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节 永不放弃

  所有光明的支持者依旧相信胜利最终是属于他们的,因为战神单文维的中投依旧精准,但紧握的双手中止不住渗出的汗仿佛又预示着他们的坚持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出汗的不仅仅只是光明支持者的手心,光明的两员大将,罗宏天,单文维的额头上也渗出了大颗大颗的汗珠。毫无疑问南洋突如其来的反击给予他们不仅仅是比分牌上的打击,对于他们身心上的压力同样是巨大的,而反观南洋的黄金三角,都还未显出明显的疲态,为首的章齐奕更是精神百倍,斗志昂扬。

  “绝不能服输!”单文维脑中只有这个信念,还是罗单两人的配合,罗宏天的传球帮助单文维摆脱一人的盯防但旋即又面对另一内线队员的看守。

  对方中锋的手已按到单文维的球上,但即已起跳便无后路可退,只有当机立断:“上篮!”

  这是力与力的对抗,作为南洋的主力中锋龙印杰自有不输于单文维的体格,况且单还需要完成投篮的动作,对于拿回这一球的争夺更是难上加难,0.1秒之后皮肤黝黑的坚毅少年双手猛一抬居然靠开了对方的手,紧接着又完全依靠动物的第一本能做出的反应灵巧的避开了对手的硕大身躯,起先弓身又挺身,艰难地用左手将球抛向脑后,球转了两圈,进了。

  膨然倒地的对手顿时傻了眼,使他难以置信的是作为市内霸者南洋高中雷打不动的主力中锋在空中一对一面对对手的时候他还鲜有机会让比自己矮的对手成功得分的经历,即使是去年面对专业的青年队也没有让对手舒服地从面前突破过,唯一例外的是队中的队长章齐奕,如今却出现了第二人,而且难度丝毫不落于章齐奕之后。

  像是对单文维不折不挠的精神嘉奖似的,额外的又获得一次罚球机会。

  “那个家伙在和章齐奕较劲呢!”

  罚球稳稳当当地进了于几分钟之前章齐奕的动作如出一辙。

  “又回到8分了。”

  南洋的攻势无疑又围绕章齐奕展开,只要眨眼间的迟疑,那章齐奕便如子弹一般只刺光明的最脆弱处,只在最后关口,罗宏天狠命地按住在章齐奕手中的球,牢牢握住居然使章无法出手径直回落到原地。

  “光明四号防守犯规!”裁判哨声响起。如此罗宏天已经四次犯规了,距离毕业仅一步之遥(五次(业余篮联)或六次(NBA)犯规满的球员失去继续比赛的资格,篮球运动里的趣谈将领到最后一次犯规称之为犯满毕业。)

  “什么,你看看清楚啊,这明明是应该判挣球的!”罗宏天居然气急败坏地朝裁判叫嚣。

  “这是犯规,没有异议,你再出言不逊判你技术犯规。”裁判维持原判,肖长欢拉住罗连连劝解道,因为他非常清楚,如果失去罗宏天,那么光明将彻底崩溃。

  第一次罚球,稳当地进了。

  第二次罚球,刚一出手章齐奕便眉头微皱,知道此球进不了了。

  光明的球员好似没有预料到章齐奕此球会不入,一个愣神便被南洋的内线球员强到篮板,顺势灌篮,这次进攻南洋一举扳回了三分。

  此时的比赛好像演变成一场分数与时间的争斗一般,一方面光明极力要守住领先于南洋的分数,另一方面南洋又必须在所胜不多的时间里将落后的分数追回。这样的悬念将观众的心吊到了嗓子眼。

  才完成三分进攻,南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实施起了全场紧逼战术,依靠队员的速度急速包夹对方的持球队员延误对方的进攻时机,这是南洋防守中相当成功的一招,多少对手都曾经倒在这死缠烂打般的防守前。

  “不要挤我啊!”肖长欢内心在呼喊着,他的眼前只有黑暗而已,多么希望有一个光明使者的出现啊,闪过一个人影:“不是对方金色的队服,赶快传球!”

  得到球的人是罗宏天,还未来得及开步,得到的又是双人包夹,还好他是罗宏天,要不这样的情况下普通人的球早就被抄走了,在人与人的缝隙中找到传球线路,是单文维,没有人防守。

  终于持球来到前场,南洋的退防速度直快只能用惊人来形容。方才还是空无一人的前场眨眼间便以落下了三人,突破无门,后场队员又未跟进,再迟疑一步怕又要遭至对手的层层包围。

  此时,场内的观众再一次目睹了一次“战神救主”的壮举,防守的对手水蛭一般贴了上来,那架势好像恨不得要抱住单文维一般,只见文维轻巧地往边上一个小垫步,身体又顺势一侧,便让扑上来的对手扑了个空,随即又是一个,文维依靠惊人的身体素质转瞬之间就将身体的重心变了个向,而对方的第二名对手正欲改变方向却撞上了刚才还没有缓过重心的自己队友,而这一切早就在单文维的算计之中,只余下最后的徐振宇,单文维知道对手不好惹,见那徐振宇和自己只有三步不到的距离,再突破下去一是怕再无这个精力,二是怕防守队员都到位自己便在无任何出手机会,单文维看了一下自己的脚下,正是在三分线外,又深吸了一口气,气运丹田唰地窜起,在即将达到最高点时射出手中之球。谁曾料到一个大前峰会在无篮板全无把握的情况下出手三分,更有谁曾想到此时正是决定一场比赛胜负的关键时刻。

  除了对自己实力的绝对确信之外,还有的确确实实实力之外的较量了,那便是毅力,将自己的决定贯彻到底的决心。

  一刹那间好像比赛场地中已经定了格,8分,重又回到8分的领先优势,对于其余光明队员都几乎已经筋疲力尽,而南洋又穷凶极恶的此时来说这个球又多么重要。

  时间两分半,南洋和光明的最终较量才刚开始:徐振宇趁对手体力下降之际的ALLEY-OPP空中接力,得下两分;光明的一次无功而返,南洋获得罚球机会,莫文科两罚两中,下一次进攻光明也获得罚球,但体力几近透支的罗宏天两罚仅一中。更可悲的是在接下来的一次防守中,罗宏天领到了第五次犯规,早早地撇下单文维和其余的光明队员,章齐奕补罚中地。

  在南洋一片“盯死单文维!”咆哮声中,“战神”终于再也没有了反击的余地,在四人包夹中失去了手中的球。

  虽然不是自己球队的比赛,但晓雪和文欣都不约而同地落下了泪,这何尝不是对英雄悲壮结局的感动啊!

  章齐奕的上篮在比赛还有二十秒时扳平了比分,早已失去了主心骨的光明根本不知道该把球传给谁,犹豫之中又被南洋断下传球,依旧不依不饶最后时分出手三分球再次穿心而过。

  早已没有反击余力的光明在最后一次进攻中面对南洋水银泄地的防守中没有任何办法,比赛哨声响起:83:80,南洋胜。

  只有在远远落后的情况下追回比分反败为胜,蹦啊,笑啊,拥抱啊,高高跳跃啊,才更能体会品尝胜利带来的喜悦和成就感。而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没有经历过非比寻常的落后,没有经历过别人无法体验的失落,又怎么会站在芸芸众生之上,品尝成功的喜悦和成就呢?而这个时刻,这个体育馆,此时此刻都属于南洋,场面上的景象也深深地触动着思元的少年们,几乎每个人此时都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面对如此强大,如此不依不饶,如此不轻言放弃,拥有如此出色球员的,如此高超篮球素养的南洋篮球队,他们又拿什么去战胜对方呢?

  晚上9点30分,卓一凡的家中,一个二十平米的房间里,所有篮球队队员,教练在这里聚集,还在研究着今天的比赛,队员各抒己见的时候,看着别人滔滔不绝,小小房间弥漫的活跃而温暖的气氛,床外霓红灯闪烁的夜景,此时的李昕却感到相当惬意,对于原本此时应该只是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家里那张并不算暖和也不宽敞的床上,望着陈旧的天花板的他来说此时第一次感到了自己是来自这个大家庭中的温暖,也第一次感到了不再是要为自己打篮球,而是为了球队,对于父亲也不是那么看不顺眼了,人哪,怎么就是那么奇怪的动物呢?

  后天即将迎战光明,哀兵必胜,破釜沉舟都预示着这场比赛似乎是属于孤注一掷的光明,下一场比赛自己是否还有机会上场,将又会有如何的表现?此时的晓雪是否已经在暖和的被窝中枕着可爱的KITTY枕头,抱着维尼小熊露着令人怜爱的笑沉沉地入睡呢?许许多多想法在李昕脑际浮现,少年默默对自己说下六个字:“加油!加油!加油!”

第十一节 永不放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