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节 分毫之间

  一场争夺激烈的比赛最吸引人的地方恐怕就是最后几分钟的争夺,在思元和光明最后两分钟的比赛中进入白热化。

  才将两队的差距缩小到五分,十几秒钟之后,光明的方穹宇又立即将比分扩大到七分。继而思元的队长韩冲羽也毫不手软,在队友的配合之下,及时找到出手空档,当机立断的三分中地,将比分改写为:85:81。双方各自得分而时间仅仅刚过二十秒而已。

  防守方面思元依然由卓一凡和池胜威双人盯住对方的第一得分点单文维,速度极快的韩冲羽的快速来回移动,切断了向对方小前锋和中锋传球的路线,此时的思元正表现出少有的团结力,罗宏天的面前尽是李昕的手,比赛至此,大颗大颗的汗珠不住得往下掉,即使是一次传球都显得那么吃力,单文维的突破也越发艰难,面对卓一凡的防守,已经不是一两次逼真的假动作就能晃过的,但单文维毕竟是单文维,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之间都可能隐藏着众多变数,只要有稍稍的迟疑便会立即被他突破进去。

  “被突进去了!”

  “看住他!”

  卓已经被突破,内线顿时成为单文维的天下,过人之后稍做调整单已经高高跃起,这架势正是要灌篮。

  “完了!”众人深知此球一进在仅仅一分钟的时间内要扳回6分的差距,简直难如登天,这一球便是决定胜负之球。

  也许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跃在空中的单文维身上,以至于几乎没有人看到,在他起跳的瞬间,篮下分明又闪出一人,在单文维起跳的之后也瞬即猛力地跃起,一个如火箭,一个如导弹,两人徐徐上升,在球即将接触篮筐的时候,那导弹终于赶上了火箭,以低半条手臂的架势微微触及到篮球,也就是这半个手指的接触面积,却凝聚了他全手臂之力,硬生生地将球从单文维的腕肘间拨下,球徐徐下落,篮下的众人犹如饥饿的猛虎看到从天而降的食物,恨不得一口咬下这篮球。

  “我的!”卓一凡高高跃起,也确实,除了单文维外光明阵中已经无人能匹敌卓的弹跳力,即使是他们193CM的中锋也不例外,卓单手触球的高度足足超出了郭清兆半个手臂。

  “快攻!”卓甚至没有落地就将刚刚摘下的球子弹一般得发射出去,李昕,韩冲羽两匹快马早已准备就绪,李昕接球,韩冲羽早已甩开所有人来到对方腹地,精准的长传,球到人到,上篮得分。韩冲羽伸手示意,没有兴奋,他知道此时远没有到兴奋的时候,时间还有1分零4秒,两队比分相差仅仅只有两分。

  所有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到刚才的快攻中,而方才生生夺下单文维灌篮之球的思元球员,以他1米82的身高面对对方近1米90又弹跳卓越的单文维手中拨下篮球,其要起跳的力度,强度,瞬间爆发力都几乎超出了双腿的极限,用手指拨球时凝聚了他所有的力量,以至于在落下的过程中身体短暂性得产生虚脱,全身软绵绵得落在地板上,几乎能够听到令人心悸的声音,池胜威的双腿肌肉明显已经严重拉伤,表情痛苦地躺在地板上动弹不得。

  裁判的哨声中止了比赛,替补席上的队友搀扶着光荣负伤的池胜威一瘸一拐地回到座位上,很少夸人的李宵龙此时居然露出慈祥的笑容,欣慰地拍了拍池胜威的肩膀:“你的表现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期待,好样的!”池胜威被观众热烈的掌声护送出体育馆,能够享受到这份掌声大概是他从来都史料未及的吧!

  短暂的比赛中止让场上队员稍是调整了一下,双方教练也乘这个机会向队员做可能是最后的指导,夏俊代替负伤的池胜威披挂上阵。

  “防守!防守!”

  在池胜威精神的鼓励下,思元全场紧逼的防守令光明举步维艰,每一次传球都如履薄冰,注意力决定着比赛的结果,与其说现在是篮球技战术的较量不如说是双方球员心理因素的较量。

  “防住单文维,不能让池胜威的努力落空啊!”

  池胜威下场,而单文维的压力并未因此而减少,相反,卓一凡,韩冲羽,夏俊的围攻似的夹击防守令单文维几乎寸步难行,双手毕竟难敌四手,何况是六手,单文维瞪大的眼睛中分明看到一丝痛苦的神情,只听啊的一声,单文维大步一跨双手用力一甩,正撞倒了面前站立一动不动的韩冲羽,哨声即刻急鸣:“带球撞人!!”

  “好啊!”思元的替补席上又沸腾了起来。

  韩冲羽若无其事起身的拍了拍身上的灰,脸上露出一丝邪邪的笑,显然单文维中了他的圈套了。

  “反攻!”在韩冲羽器宇轩昂的号召下,思元展开最后的反攻。

  “打败光明,进军全国联赛!”观众席上的气氛也已经达到最高点,以弱者姿态出现的思元,因为不卑不亢,敢打敢拼,以自己的出色的技战术和毅力与市内亚军战斗到最后一分钟而获得越来越多观众的支持。

  场上气氛热烈,而体育馆的医疗室内,因为是高中生的比赛,并没有当值的医生在场,留下的只有思元的两名替补队员以及球队的管理人员之一方文欣。

  “你们回去吧,球队还需要你们加油鼓劲,这里我一个人就可以了。”放下了受伤的池胜威,方文欣对两名替补球员说道,如此医疗室只留下方文欣和池胜威两人。

  “疼不疼?”方文欣稍是用力捏了捏池胜威的大腿,同时不禁轻轻皱起了眉。

  “啊——!”池痛苦的叫声中可以听出他刺骨的疼痛。

  “很疼吗?”方文欣关切得问道。

  “嗯!”刚才才球场上驰骋如威的池胜威,此时却几乎无力支起身子。

  方文欣随即从随身携带的医药箱内拿出两袋冰袋,敷在池的大腿两侧,继而又从医药箱中拿出绷带,利索地在池胜威的大腿上绑扎起来,一边包扎一边还带着怜悯的口吻道:“你也太拼命了,这样伤着自己。”

  方文欣毕竟是未满17岁的少女,纤细的双手拥有少女独有的柔嫩肌肤,轻轻在池胜威的大腿里外来回游动,令池胜威心猿意马,不知是难受还是舒服,终于忍不住支起身子,双手支地,留满汗水的额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埋头帮自己绑扎的方文欣,看她蓬松但不凌乱的头发,看他雪白的下额,仿佛还隐隐约约闻到少女身上独有的香气,心跳不禁越来越快。

  绑扎完毕,方文欣猛一抬头,双目正与池直瞪瞪的双眼四目相交,一种奇怪的化学反映在两人心中交织开来,两人额头仿佛被某种奇特的引力吸引一般不自觉慢慢靠近……

  “进了,比分85:85平了。”场外的解说员猛然的欢呼打断了两人,几乎同时两人不自觉地向后挪了一些。方文欣即刻意识到了些什么,利索地收拾起地上的医疗用品,几乎是匆匆忙忙地离开了医疗室,带上门的时候说了一句:“我去喊救护车,还是把你送医院比较好。”声音之急促,似乎预示着她心中的慌乱。

  池胜威还未完全缓过神来,片刻之后才清醒,暗暗体味着刚才发生的短暂却美好的时光,嘴角不自觉得挂出一丝笑意,纵使满头大汗,却笑得格外甜蜜。

  刚才进球的是李昕,通过韩冲羽,夏俊,继而又是卓一凡,韩冲羽两次的三角来回短传配合,撕开了光明的防守的口子,突破进去上篮得分。

  许久时间以来一直都是思元落后,在比赛还余40秒的时候,两队战成了85平。

  第一场比赛艰难战胜惠利中学队,如果这场比赛思元获胜,那么他们就可以稳获两个代表上海乃至华东地区参加全国比赛的资格,去年代表上海参赛的南洋和光明中学队,分别在全国比赛中取得4强和16强的成绩,上海因为近年来在青少年篮球上的出色成绩而被给予了两个代表华东区参赛的资格,还有两个名额将由江苏,浙江,安徽三省的数百支球队争夺出线权。

  而光明首战继去年败于南洋之后再次负于老对手,如果这场比赛失利,实际上他们就失去了进军全国比赛的机会,这无疑是给这所篮球明校蒙羞,论决心,光明更应该破釜沉舟,但在比赛的最后阶段,却陷入了一定的麻烦,被四强新军思元连连追回失分,如今已经追平比分,情况并不乐观。

  也许是光明最后的一次进攻,进球他们获胜的希望将大增,不进将还有20多秒充裕的进攻时间,面对攻击力犀利的思元来说这无疑是极其危险的。

  成败再此一举,罗宏天平稳得控球至前场,思元一如既往防守地天衣无缝,核心得分手单文维被牢牢看死,球传给他显然不行,而事实上也正是因为此前思元加强了对单文维的看防,而导致光明的进攻屡屡受阻,单文维的状态和信心在经历了相当一段时间的高峰之后,已经开始走下坡路。

  “怎么办?”完成此次进攻任务的沉重负担压在罗宏天的身上,不仅身体要时刻提防对方的防守,脑中还必须迅速得想出此次进攻的策略才行,在场上教练已经无法给予任何指导,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经验和随机应变的能力。

  大约五六秒之后,罗宏天的进攻终于发动,只见其单手做出一个只有自己队友才看得懂的手势,只见方穹宇随即来到弧顶附近,罗宏天横向扯动面前的李昕把注意力集中在罗宏天身上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后已经起了变化,猛然间移动被方穹宇阻挡,罗宏天见机迅速由方穹宇所在的一侧切进内线,但三步之外又有对方的内线队员,罗宏天一个前进中一个隐蔽的背传,骗过了所有思元球员的眼睛,接球人正是方才的方穹宇,当思元球员把注意力集中到方穹宇身上的时候,无人看防的罗宏天已经绕开内线防守球员来到篮下的另一侧,人已到位,方穹宇拿球一秒之后又击地回传给罗宏天。

  思元所有人都在此时煞白了脸,无人看防的罗宏天,轻松打板上篮得分。87:85,时间还余26秒,思元只有孤注一掷一次的得分机会,在这分毫必争的时刻,是生存,还是死亡?

第二十节 分毫之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