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节 失败深渊

  “全场紧逼!!”此次高喊口号的正是得分的罗宏天,他知道此刻能够耗对方一秒的时间就得抓住一切机会去耗这一秒,最后时间越少仓促出手得分的概率也要低得多。

  夏俊发球,罗宏天,方穹宇也如法炮制,在拿球之前就紧紧夹击住李昕,索性思元场上拥有两名控球后卫,夏俊无奈将球传给韩冲羽,而看守韩冲羽的正是单文维,能力也并不在韩冲羽之下,韩冲羽持球过半场,此时李昕已摆脱两人的夹击来到前场,球重新控制在李昕手上,早已做出破釜沉舟之势的光明的防守极富攻击性,场外光明的支持者也不在少数:“死守篮下!”

  “保持胜果!”

  “光明必胜!”

  各种口号不绝于耳,这对落后的思元着实是种压力,面对半分钟前对方的罗宏天一样面对的问题,李昕不禁陷入沉思,各种比赛中的训练套路在脑海中不断翻腾,究竟哪一种适合目前这种状况呢?

  李昕一边在思索着进攻方法,一边为了防止球被抢断而不断在球场的左翼前后游走,不仅罗宏天在不依不饶的防守,肖长欢也从一侧包夹过来,处在球场边缘的李昕即将腹背受敌,但此时也分明看见了中锋彭晨志占据了有利位置,便以一个妥贴的击地传球到达了中锋手中,对方的注意力即刻转移到彭晨志身上,这恰是李昕所需要的,摆脱了两人的包夹,李昕来到球场弧顶正对篮框,彭晨志心领神会,回传给李昕,李昕佯装投篮,但此时罗宏天也已经赶到,已经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还有5秒,快出手了啊!”身后是替补席的球员的呼喊,左侧对方重兵囤积,右侧应该是一个空档,李昕的余光扫到右侧底线,那正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夏俊,李昕大臂一甩,一个大范围转移,球飞速向夏俊接近,眼看着夏俊严阵以待准备持球投三分,思元众将不禁露出惊喜之情,但也正是此时,一只手先于夏俊接球之前截断了来球,其速度之快,判断之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甚至是光明的教练谢远坤。捞回断球,那人也连通夏俊一起摔出了场外,此人正是单文维,球拨回方穹宇手中,韩冲羽匆忙上前抓住方穹宇,被判犯规,思元众将万念俱灰,所有人都知道比赛已经结束了,李昕闭上了眼睛,懊悔不已。

  最终,光明以87:85,2分的优势险胜思元中学。与之前惠利的比赛相仿,一边是欢呼雀跃的获胜球队,一边是黯然神伤的惜败的对手,只不过上次思元是获胜者,这次成为了失败者。

  此场比赛的失利无疑将思元推向了最艰难的深渊,现在南洋两战两胜暂居第一,思元和光明均一胜一负,虽然拥有NIKE三对三中一流球队翔鹰的三员猛将,但其他位置上的伐善可陈导致惠利两战皆北,已经退出竞争,下一场比赛,唯有战胜南洋并且在净胜分上超过光明,思元才有可能获得出线资格,但这谈何容易,思元这一年的艰苦努力难道就此付之东流了吗?

  思元诚然早已不是从前的思元了,这支原本徘徊在上海诸强之外的球队,因为一批天才篮球少年的加入而瞬即成为一支不容忽视的劲旅,这其中包括,行事神秘,球技卓越的队长韩冲羽;体力旺盛,身体素质出色的篮下好手卓一凡;拥有一手外线远射绝活并且心理素质出色的夏俊,原来在一系列三对三比赛中大放光彩,并已经在对光明的比赛中逐渐显露出自身实力的控球后卫李昕,还有敢打敢拼,毅力过人在对光明的比赛中率建奇功,最后光荣负伤的池胜威。思元的实力自然不容忽视。

  但两天之后面对南洋,这支称霸上海高中男篮数年获奖无数,甚至在正式电视转播比赛中战胜了职业的鲨鱼青年队的高中冠军球队,思元有获胜的希望吗?

  与光明的比赛当晚,池胜威被送至医院,比赛结束后,大家没有立刻回去,球队所有队员以及教练李宵龙,助理教练田建中以及方文欣和章晓雪都去了医院探望池胜威。比赛失利,大家都觉得非常亏对池,尤其是李昕,他不止一次地在大家面前表示出自己的懊悔:“如果那个传球没有失误,如果我在传球之前稍微注意一点的话,如果让夏俊拿到那个球的话,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小威!”这是李昕第一次将内心真挚的感受展现在大家面前,从这点来看他真的对比赛的失利相当懊悔。

  高三的杨靖龙连忙来打圆场,拍了拍李昕的肩膀道:“没有那么多如果,比赛的结果往往就是这样变化无常,你的表现已经很出色,相比第一场拙劣的表现,你第二场的比赛进步已经太多太多了。没有你和小威的发挥,也许我们早就败下阵来了。”

  彭晨志也说:“那的确不是你能控制的,对方的单文维的弹跳和爆发力以及瞬间启动速度都不是能以常理来衡量的,这球多少也有运气的成份,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李昕,虽然我们都是高二,但是自加入兰梦少年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始终把你当做大哥一样看待,虽然你言语不多,但在比赛中总能领导自己的队友去取得胜利,球队就是需要你这样的球员,在和你们一起打三对三比赛的时候我就挺佩服你,如果没有你和夏俊,卓一凡,也许我都没有今天这一步了。”这也是第一次李昕听到有人说自己像大哥,回想自己从前内向的性格,实在不像大哥的样子,也只有篮球帮助李昕渐渐找回原本属于自己的自信。

  方文欣之前已经致电给池胜威的家人,池胜威的父母来了,众人也准备离开,毕竟十几个人挤在狭小的病房里实在是太过拥挤了。

  众人在医院门口解散,李昕没有和父亲一同回去,因为父亲决定先到田建中家中商谈面对南洋的策略,而是和夏俊,卓一凡,章晓雪,方文欣一同回了家。

  一路上大家都很沉默,比赛的失利着实对众人有一定的影响,也许每个人心中都对自己的下一场比赛有着一个打算,也许也都在想着如何能够为战胜南洋而给自己打气。

  李昕心中一直在想那场比赛,自己摆脱罗宏天接到彭晨志的回传,然后将球精准得朝夏俊传去,又继而是那个横空出世的大手,将自己和思元的所有希望都毁灭了。

  还有池胜威一次次精彩的断球,得分,篮板,每一次几乎都用尽自己的全力去争取,甚至有些看似都不可能获得的球,都一一通过自己的努力争取到了,纵使自己最后负了伤,但都不再留下丝毫遗憾了,这让李昕从心地里有些触动,纵然一个人的天赋有限,但通过努力和毅力,绝对也可以做出惊人的成绩来。

  然后又想到了自己的对手,从穆征,韩冲羽,张劲枫到罗宏天,以及还未交手的市内第一控球后卫章齐奕,脑海中涌现他们的比赛情景,他们的习惯防守和进攻方式,他们各自的特点,以及自己如何从束手无策到有一定的办法,想到了在其他比赛中看到的章齐奕,开始揣摩他的打球风格,以及自己所需要做的准备。

  回想在训练中掌握的进攻套路,父亲和周峻毅合理的技战术建议,甚至回想起和卓一凡在打电子游戏时自己战胜对方所采用的技战术。

  李昕反复地想,从车上想到家里,躺在床上独自面向天花板,深深地沉思,他想把这些都烂记于心,熟练应用,他想掌控比赛,帮助球队取得胜利,他想获得成功,以胜利来抹去从前的阴霾,他想获胜,不想失败,不愿意承受哪怕是输一点点的失败。

  “我要赢,我要和球队共同取得胜利!”

  李昕在床上辗转反侧都没有睡着,此时门锁响了起来,李昕估计是父亲回来了,琢磨着时间应该也不早了,抬头看看床脚的挂钟,接着微细的路灯,刚过2点,也就是说依旧父亲和田建中指导一起讨论了了5个小时,想来记忆中的父亲似乎没有为一件事花费那么大心思过,如此想来也对父亲渐渐有些好感,正想着,打开了李昕的房门,李昕马上闭上眼睛,装作睡着了,父亲并没有别的事,走到李昕的床前,提了提被子转身就离开了。

  这在李昕的记忆中似乎已经很模糊了,自记事起父亲给自己的影响从来就是喝得酩酊大醉,时常不在家里,和父亲的交流也少得可怜,但今天父亲的行为,着实让李昕感到一点温暖。

  几天后的早上,李昕在饭桌上看到了几张DVD光盘,打开一看才知道是南洋中学的比赛录像,父亲已经不在了,可能又早早得去学校研究和南洋的比赛去了,怎么光盘会忘带了呢?

  来到学校,李昕找到体育教研室,田建中和其他体育老师都不在,只有父亲一人在沙发上拿着一份档案看着,李昕此时不知是进去还是不进去,站了片刻,终于还是迈步走了进去,父亲依旧看着这份档案,昕将光盘放在父亲的桌子上,正准备开口却不知该称呼眼前的这位既是自己的父亲,又是自己的教练的人为什么。

  “爸!这光盘是你忘记带了吗?”又过了半响,终于叫出了口,不知在这样场合这样的称呼是否合适。

  “哦,对了,我早上忘记带出来了,谢谢!你告诉一下队里其他队员,下午到学校录像放映室看录像。”父亲似乎并没有对昕在学校使用这样的称呼感觉什么不妥。

  李昕“哦”了一声离开了体育教研室,心中似乎还有几分欣喜。

第二十一节 失败深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