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节 恶意犯规

  “每次进攻尽可能缩短时间,无论三分球或者打三分,都必须尽可能地多得分!”

  场上李昕的想演也与李宵龙不谋而合:“一定要多得分!”

  连续两次内线由迈克尔进攻得手,手正热得发烫,没有理由不让他继续得分。

  一记高调再传给迈克尔,个人面对孟迪南再度单打,却立即遭到王柯峰的包夹。这个以防守著称的小前锋。瞬司将迈克尔手中的球捅起!两人争夺中。球被拨至外围。李昕加入争夺并幸运地得球。

  从几个武胜球员身后分明看见了,快速游走的夏俊,抓住机会快传,球刚接到。

  人也正好来到底线的三分线外,王柯峰努力封堵,受到干扰的夏俊,球砸筐不中,武胜得到篮板,长传反击。江成亿早已跑到思元内线,接到长传,轻舒猿臂,灌框入网!

  “112:115”再度落后三分,时间只有26秒了。

  武胜已经成功地完成了第三次得分。李昕之前仅让对手得两次分的预订计划,片刻之间,化为泡影。接下来的形式将变得愈加困难了。

  “妈的!”李昕骂了一声,有些懊恼。炸开锅的场内呼声,一浪又一浪地侵袭着李昕的耳朵。

  而王临洲又再一次展开双臂站在了他的面前,好像一座永远也打不垮的铁塔,坚毅的目光,自信的微笑,直至比赛的最后阶段始终还能保持这样轻松的状态,实在是非常可怕。

  “上啊!李昕!再拿下一球啊!”韩冲羽和其他一干替补已经是声嘶力竭。

  深呼一口气,一沉身子,李昕和王临洲的斗争再度开演。

  突入内线之后,江成亿立刻上前包夹,李昕左右受敌,传给对手身后的杨靖龙。

  杨靖龙接球准备不足,不知该传还是该投。李昕乘着对手被球所吸引的间隙,从两人的夹击中立刻抽出身来。

  冲着还有些发愣的杨靖龙大声喝道:“给我呀!”

  靖龙立刻交还篮球,再度获得控球,也巧妙地摆脱了双人包夹,从左侧变向直突中路,内线双塔怒目圆睁,上前立刻关门。

  从两人的缝隙中,李昕一手强行上篮,另一手被一只巨掌一把拉住,顿时失去重心,从空中直挺挺地跌落下来。即使这样,也不忘用最后一点余力将右手上的球推向篮框。

  没有了双手的保护和平衡作用,李昕硬生生地从空中落下,背部和地板完全接触,发出“砰”一般,犹如热水瓶胆炸裂一般的声响,甚是恐怖。

  推出的球,在打板之后,落在篮框的边缘转了好几圈,跌跌撞撞居然又进了。

  裁判哨响,进球有效,加罚一分。但思元的球员都没有为这个加罚感到欣喜。

  对于这个明显带有恶意的犯规行为,思元的场上和场下队员发出了强烈的谴责。

  “你们搞什么?故意的是不是,看到李昕一直得分,故意想用这种卑劣的手段让李昕下场,上次比赛也是,什么狗屁冠军,都是靠这些下三烂的手段获得的,都见鬼去吧!”

  场上的球员都围住刚才“狠下杀手”的孟迪南。

  “你们说什么?有种把刚才的话再说一边试试看?”对于羞辱球队荣誉的事情,江成亿也不甘示弱,一手指着吵得最凶的卓一凡警告道。

  “说就说,谁怕谁啊!”卓一把挡开了江成亿的手指。

  夏俊和杨靖龙从身后抱住情绪失控的卓,场下的替补球员中几名情绪激动者,都准备冲进场去,幸被李宵龙和助理教练田建中等劝阻。看到场上局势变得有些难以控制,柯立恩也立刻命令替补球员劝阻自己的球员,才没有闹出事来。如果在这样的大好形式下,因为斗殴事件,而影响到最后成绩的话也太不值得了。

  在思元球员的压力下,场上裁判和场下裁判席商讨了一下,决定判罚此球为恶意犯规。思元将再获得一次罚球和前场发球的机会。

  这个判罚遭至思元的球迷的强烈反对和嘘声,李昕在卓的帮助下支撑着站起身子,体内的五脏六腑还剧烈地疼痛。调整了一会儿,但还是向裁判和队友示意可以罚这个球。

  虽然每次得分后,都立即被对手的反击得手,武胜的态势是决不愿意退让半步,但就在每次完成的攻击中,思元在额外地赚取一分一分的微小优势。

  李昕也清楚地知道,这样拼命地突破得分后遭到对手的强硬阻挠,自己完全有可能受伤,但对他而言,更重要的是完成这一次一次尽可能多的得分机会。也许最终的结果就是一两分的差距,他不想为了这些微的差距,而后悔当初在场上的某个球没有打得更坚决些。

  场上的冲突渐渐平息,李昕站上罚球线,拍了几下球,定了定神,将第一个罚球罚进。

  第二个罚球可以是场上任何队员,夏俊接过李昕的球道:“兄弟,你休息一下,这个球我来罚吧!”夏俊示意裁判李昕下场做短暂治疗,自己来罚这个球。

  李昕看着夏俊,微微一笑,信任地将球交给队友。

  夏俊格外认真地罚完这个球。思元一下得到了四分。并且还拥有一次前场的进攻权。李昕不顾自己的身体安全换来了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

  “115:115”,再度打平。时间只有18秒。

  一次进攻得到三分。

  柯立恩立刻叫了暂停,他不能再容忍对手持续这样的追分,只有18秒,必须利用完这一波攻击完成对思元的绝杀!

  李昕紧握双拳,精神极度兴奋,口中不断默念着:“YES!YES!”

  对方叫了暂停,李昕可以获得珍贵的休息机会,但在队友纷纷庆祝刚才那次漂亮的进攻的时候,李昕独自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额头不住地冒汗,并不是运动所致的汗,他感到身体的一些不适,想必是刚才重重跌倒的时候发生的,同时他的头也开始剧烈地疼痛起来,也正是上一场比赛中受的伤,加上刚才的剧烈震动,又开始复发,他的脑袋里开始嗡嗡做响。

  “李昕,你怎么出了那么多汗啊?要不要紧啊?”一个温柔而熟悉的声音将他从有些模糊的意识中唤起。

  “噢,晓雪啊!没什么,就是刚才摔得有些疼,我再休息一分钟就没事了。”

  晓雪摸了摸李昕的额头,惊诧地道:“你不要胡说,你的冷汗出得那么厉害,一定是非常疼了,你不能再上场了,再上场你会出事的。”

  “没有,我没事,真的没事,我自己的身体我最清楚,你给我拿些冰水来喝就会好了?”

  “真的吗?”晓雪睁着眼睛半信半疑地看着李昕。

  李昕定了定神,拿出坚毅的眼神回应,安抚晓雪:“没事,我真的没事,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好吧,我去给你拿。”

  李昕将晓雪拿来的两杯冰水只喝了一小口,其余地都倒在了头上。身体获得短暂的寒冷刺激,让李昕的精神暂时振作起来。

  裁判哨响,暂停结束,又要重新上场比赛。李昕正要上场,被一只手一把抓住,正是队长韩冲羽。

  “你脸色怎么那么差?没事吧?”

  “没,没事!冲羽哥,你放心吧,你不能实现的愿望,我还要帮你实现呢!”

  “傻小子,你这时候还说这个话,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一定非常差,现在根本打不了球。”

  李昕立刻捂住了韩冲羽的嘴,轻声在冲羽耳边缓缓道:“冲羽哥,你应该明白我现在的心情,在这样紧要的关头,不论发生什么事,我都必须上场!哪怕一结束就被送进医院,我也要坚持完这最后一分多钟。我不愿意做令人后悔的事,走到今天这个舞台上,耗费了我们多少青春。我们不能就这样白白让它溜走,这时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必须抓住他。你不能上场了,如果我也上不了场的话,思元怎么可能赢武胜呢?”

  李昕最后道:“冲羽哥,请你支持我,把你所有的力量都给我,我一定会完成你的任务。”

  听完李昕的一席话,韩冲羽感动地紧握住李昕的手,真诚地告知:“傻小子,我当然会支持你,你可是代表我出场的,不要给我丢脸啊,击败武胜!永争第一”

  两支手紧紧地握在一起,这个时候虽然被伤痛缠身,李昕却真切地感到浑身充满着力量,好像韩冲羽的力量全部都注入到他的体内一样。

  思元上场五虎手握手围成一圈,李昕带头喝道:“击败武胜,永争第一!”

  “击败武胜,永争第一!”声音洪亮,全场观众都能清楚地听到。但此时,观众席上并没有发出嘘声,虽然思元是客队,但在他们看来,今天的这支球队的确有可能将武胜掀翻,他们百折不挠的精神终于折服了武胜的观众。这场比赛也没有失败者,谁都是足以获得冠军称号的王者之师。

  王柯峰不单在半场对李昕紧逼,更扩展到全场范围,李昕才控球,王柯峰就如影子一般随行,根本难以摆脱,好容易才在队友的协助下到了前场。

  “这家伙的弱点究竟在哪里呢?他一定有什么防守上的弱点,我一定要找出来。”李昕一边小心地控着球,一边努力地寻找着对手的弱点。

  再让队友做了一下挡人,王柯峰又早早地出现在李昕将要通过的道路,心想:“不管了,强行突破!”却不料,脚下又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裁判的哨声立刻响起。

  “武胜9号犯规!”,王柯峰虽然感到无辜但还是举起手来示意。

  “该死!”柯立恩咬了咬牙,关键时刻出现这种失误几乎是致命的。

  “原来是这样!”李昕若有所吾地立刻招呼队友发球,再次发动进攻。

  不同于之前和对手的纠缠,李昕此次一接球就果断地向内突破,并加快脚步的移动动作,而对手的脚步则跟地更快。

  王柯峰的防守就是以快制慢,抢先判断对手可能的行进路线而加以封堵,如果贴身就再以肢体动作作为干扰。但快恰恰也是一个弱点,如果遇到特别慢的对手的时候,他反而会感到不适应。

  李昕一边琢磨着对手,一边又将脚步放慢了下来,果然即使自己动作放慢,对手还是很敏捷地移动着脚步。缓缓地一点点侧向移动,对手因为始终处于判断对方下一步动作而不敢轻举妄动,李昕上前靠住对手,将球持于手和腕之间,身后分于跟进的杨靖龙手中,杨靖龙再分球给迈克尔。李昕知道再打一个加时,自己目前的身体状况,场上没有韩冲羽,其他队员的体能也接近极限了,是没有任何胜算的。只有在这10秒钟内解决战斗!

  “思元啊,你们应该感到满足了,能将武胜逼到这个程度,在我的记忆中,已经搜索不到像今天这样让武胜如此被动的场面。”

  这是自开场以来的最小比分差距,纵观到目前为止所有比赛过程的人,都不得不承认,武胜不可谓不尽力,但即便如此,在遥遥领先20分的时候都无法将对手完全击垮,现在又无论如何都无法将对手甩开。

  全场观众可以见证,每一次对手进攻,武胜是如何使尽浑身解数来阻止对手,在对手每一次得分之后,武胜又是如何一次次继续保持旺盛的攻势,希望将比分扩大。

  但比武胜的尽力更可怕的是思元的执著。它一直支持着思元一点一点不放弃任何机会地追赶。从韩冲羽无所畏惧的单骑闯关,到李昕足智多谋的勇灌三军,都始终贯穿着这股精神。

  看到球队陷入如此危机,一向略带得意的武胜主帅柯立恩也牢牢锁住了自己的眉头,心中虽怒火中烧球队被对手逼到如此境地,但也不得不暗自叹道:“思元,如果我生平有哪支最佩服的高中球队的话,那必是你们了。”

  “武胜队再次请求暂停!”武胜用完了他们的最后一次暂停。

  少帅的怒火终于爆发出来,柯立恩开始向场上球员咆哮:“你们究竟还相让对手得多少分,你们是武胜的球员,武胜!明白吗?明白吗?明白吗??”即使柯立恩的三声“明白吗?”一声吼得更比一声响,也远难以宣泄心中的强烈怒火。

  场外环境的微妙改变,使两队的球员都变得极富好斗性。更应该直白地说是一种嗜血性。犹如受到鲜血刺激的极度饥饿的鲨鱼一般。

  最后的斗争,从场上延续到了场下。115:115,胜利似乎已经距离思元如此之近,近到已经可以伸手可及,这样一个契机,五年来从来没有一支球队办到过的,75场高中联赛以来,没有一支球队办到过的:击败武胜,获得CHBL全国高中联赛四强资格。

  李宵龙在用最后时间给队员们布置战术,可李昕头脑中嗡嗡直响,听不见任何声音,而背部的伤痛也开始剧烈地侵蚀起他的知觉。

  “是到极限了吗?真的是到极限了吗?不能再坚持最后一点时间了吗?哪怕仅仅是35秒的时间吗?”

  额头上大颗大颗的汗珠往下落,李昕一边擦汗,一边觉得神志已经有些恍惚,一个映像映入他的脑海:

  “快点,加紧练了,明天就是参加奥运国家队名单确定时间了,谁都不想被刷下吧。”

  “分队训练,巩萧冰、胡维东、孙俊、张金松、纪闵尚一组,单韬、刘玉东、吴群、张青松,李宵龙一组。”

  分组比赛争夺得异常激烈,这直接关系到球员自己最后是否能入选国家队正选名单。

  “篮板,快攻啊!”

  “教练,有人倒了!”

  “谁倒了,谁倒了啊?”

  “李宵龙!”

  “让开,让我看看!”

  经过队医的鉴定,李宵龙右腿韧带撕裂性拉伤,将一年不能参加任何运动,才25岁正直当打之年的李宵龙因为伤势不得不离开了国家队,自此以后伤势始终没有好转,李宵龙不得不早早地离开了自己喜爱的篮球场。而那年中国国家队在奥运会上取得第十一名的好成绩,并有球员被NBA球探看中,但最后也是因为伤势而错过了加入NBA的机会。那年是1994年的世锦赛。

  三个月的等待,在我看来是那么漫长,每次看到队员们在场上满场飞奔时,在一边的我真是如坐针毡。渴望…渴望着飞驰在属于我的球场之上,迸发出所有的力量。而陪伴此时坐壁上观的我只有难耐的心情。

  眼看快要到康复的日子了,我竟再也按捺不住焦急的心,忘记了医生的千叮咛万嘱咐,疏忽了教练的苦口婆心,私自来到体育馆,独自打起球来。运球,突破,左转身晃掉一名防守队员,突然变向又甩掉一个对手,面对篮框起跳,以一个优雅的姿势将球轻轻放入。一边下落一边我陶醉于自己完美的动作时,而地板上的一小滩积水使我左腿和右腿再次错开了一个180度。

  “啊——!!!”

  ——痛苦的尖叫声响彻空荡的体育馆。

  那是2002年,上海交大的体育馆内,才刚满20岁的周峻毅再度拉伤大腿肌肉,失去了继续在校队参赛的能力。

  李宵龙,周峻毅都因为伤病而断送了自己美好的篮球生涯,而五年之后,命运又再次轮转到年仅17岁的李昕身上,李昕是否能够经受住头部和背部严重的伤势以及命运严酷的考验吗?

  “李昕,加油啊!李昕,站起来啊!你是执著的李昕啊!”

第四十四节 恶意犯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