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节 手足决裂

    捆扰小绮更多的可能是不理解情同手足的我们为何会变得象末路仇人?她是不会明白的,以一个女孩的身份如何懂得身为男孩的感受,我和他都对你动了情,而你却似天真的孩子般未有察觉。你把爱情当作是友情,怪只怪你太纯情。希望我的真心能唤起你的真情,只是在此之前我和他之间已经先破了手足之情……

  我和鹏飞赌气的那段日子,我们陷入了焦躁与猜疑,更多的还有妒忌。这样的情况一直延续到一次午餐事件,积蓄已久的猜疑和妒忌终于象近年来江浙地区的洪水一样爆发开来,而且即使是大禹在世可能也无法收拾:

  在交大这样的大学中,吃饭拥挤可能是捆饶领导们的少数非主流问题之一。生多桌少是常有的事。所以,坐不着位子的学生的数目应该是和喝不着粥的和尚差不多的。加之,我们的班级离食堂的距离比较远,所以我们常常是那些外出化缘的可怜和尚,若有几次可以做到位子,那便是天上掉馅饼了。这天,买完饭后我刚搜索到难得遇见的漏网之鱼正乐滋滋地准备就座时,突然猛地被人撞了一下,饭菜即刻全部翻在地上。而从背部受撞的情况来分析,对方身高至少在190公分以上,而除了篮球队的和少数几个练跳高的人以外,几乎再找不出那么高的人了,而练跳高的人所拥有的身材应该是那种细节型的,而靠上来的这个肩膀,是那么魁梧,所以我断定此人一定是我篮球队的。我心想如果不是故意的,大家队员一场,这么件小事也就算了。谁料当我捡起饭碗调羹转身一看,不是别人,正是郑鹏飞。这就象汽油浇在火堆上,立刻燃烧了起来。而他一见是我,也不道歉,冷冷地瞥了我一眼竟然径自地朝我方才看中的那个位子走去,又坐下来好象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安静地开始吃饭。此时,被浇汽油的火堆立刻烧到火yao的导火索——立刻爆发开来。

  年少气盛的我“噌”地从地上窜起来,直蹦郑鹏飞的眼前,一把抓起他的领子大吼一声:“我知道你小子就是故意的!”,抡起拳头朝着俊朗的国字脸就是一拳,194公分的大汉立刻应声倒底,食堂里顿时想炸开了锅,起哄声,尖叫声,碗筷掉地声,声声入耳。鲜红的血马上就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他也二话没说,立刻站起生来,也反过来攥着我的领子,恶狠狠的吼道:“老子就是冲你来得,你能把老子怎么样!”冲着我的脸颊也是一拳。顿时,我体验到郑屠被鲁达教训的滋味,倒翻的五味瓶一股脑儿地涌进鼻子里。当然我不是郑屠那样的恶霸,而郑鹏飞也不是鲁达,我们的关系更不是仇家,仅仅在1个多月前,我们还是最亲密的手足。

  这样,你来我往的我们纷纷以恶拳回报对方了好多回合都没有人上前来劝阻,面对两个190以上的大个儿,旁观者所能做的就是离远些,再离远些。直到一些机灵分子,叫来了几个年轻力壮的体育老师和其他篮球队员,才终于硬生生得将粘得象两块磁铁的两个人分开。一起被叫来的还有阮心绮,见到我们如此不顾情面地中伤对方的样子,几乎要晕厥过去,幸好坚强的她没有。只是呆滞的看着我们好几分钟,然后只见一头飘逸的长发从我们的视觉中离去,可以用我几乎睁不开的眼睛看到,她离去带着悲愤和失望。这是我在这个学校里最后一次见到阮心绮。

  这样的恶性事件当然会得到严厉的处罚,尽管有其他队员,同学老师的拼命地说情,但是学校依然给予了我们学校中所能给的最重处罚——开除学籍。这事甚至还闹到被公安局传唤的地步。终于我们为自己的鲁莽付出了承重的代价,我们将永远地离开学校,篮球队,离开老师,教练,同学和曾经一次次在场边为我们加油股劲,为我们擦汗,送饮料,与我们一起谈篮球谈未来,激励我们,扶慰我们,更深深教育了我们的阮心绮,——我的女神。

  但在开除之前我们还是先被送进医院治疗一个月,看见一个个为自己病危的亲友痛苦流涕的病人家属及朋友,我此时才意识到有一个人受的伤远比我们所受的伤要重得多。而不经意间发现前方的郑鹏飞流露出茫然的神情,我知道此时他也了解到了。

  我要求护士推我赶上前面的鹏飞,用缠满绷带的手搭住了他的肩膀,朝他笑着,从微笑到放声大笑,尽管笑得很难看,但却笑得好开心,好爽朗……

  为了避免再发生争斗,我和郑鹏飞被安排在不同的两个病房里,而此时领悟到自己错的不知去向的我们,坚持要住在一个病房,看见已经和好如初的我们,经校方同意我们又得以在一起,就象以前住在一个宿舍一样。虽然被学校开除了,但心情却许久没有这么舒畅过。原来打算出院后就向小绮好好道别的,但薛贝贝地突然出现使我们觉得有些不详地预感。

  

第五节 手足决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