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有客来访

    清晨的阳光照到脸上,楚天眯起眼睛翻了个身,忽然又一跃而起。睡觉睡到自然醒,神清气爽地振臂做几下运动,楚天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

  这几天来,楚天都在八埠秀树的公司里“上班”,通达轩里的事务就全部由芷兰负责。圆明园的事情虽然还没有了结,但经过昨晚的事件后,八埠秀树那边应该暂时不会有什么大举动。楚天决定今天留在通达轩里看看芷兰这几天收集的情报。

  走入工作室,芷兰立刻递来一叠文件,楚天接过后坐在沙发里一页一页地翻着。

  越往下看,他的眉头皱得越紧,从上面这些线索来看,圆明园事发当晚,肖华在绮春园的仙人承露失踪,席凤凝却从长春园的思永斋附近挖出了一个名为顺天教的古老教派的宝物。通过楚天的分析,席凤凝把宝物献给八埠秀树后,八埠秀树又从研究顺天教的陈教授那里得知了一些情报,判断出在大钟寺内藏有顺天教另外的宝物,所以昨晚他便出现在了大钟寺。

  根据资料,八埠秀树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但让楚天不解的是,他所经营的商贸活动似乎不可能让他在几年之内获得如此巨大的利润。

  通过这次的事件,楚天很是怀疑他成功的原因会不会是一直在暗地里从事着古董的黑市交易。一方面他从中国国内低价买入各种珍奇古玩,另一方面,他把到手的古董转手到欧美市场,从中牟取暴利。从表面上看,八埠秀树自称是对中国文化非常倾心的人,但实际上,他很有可能是一个披着文化外衣,做着倒买倒卖活动的黑心商人。

  想到这里,楚天认为自己探入八埠秀树的老巢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至少阻止住了一件国宝的外流。不过,关于八埠秀树想得到顺天教宝物的事情,似乎还是有着更深厚的内幕,这件事情绝不象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回想着以往的种种,楚天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抓住其中的一条线索了……

  正在此时,门铃响了起来,有客来访!楚天并不起身,接着被打断的思路,继续思考着,反正芷兰会开门的。

  一阵开门声后,门口传来芷兰和另一个冷冷的女声的对话。

  她来干什么?楚天抬起头望向门边。

  一个美丽而高傲的女人从屋外闯入。她推开芷兰,昴着头走了过来,直接在楚天对面的沙发里坐下。

  “想不到凤小姐也会有事来找我。不知您家里是丢了鸡,还是丢了狗?”楚天看着坐在对面的席凤凝,忍住心中的意外,脸上挂起了嘻谑的笑容。

  这个人为什么总是这样地惹人生气!席凤凝心中的火气又被他的一句话挑起,恨不得一巴掌打掉他那个可恶的笑容,正想张口反驳时,却被身旁传来的一句轻轻柔柔的话语打断:“请喝茶。”芷兰端上一杯热茶,送到席凤凝的面前。

  呃!席凤凝正在酝酿的火气似一个武功高手在运功时突然被人从身后捅了一下,立马堵在胸口,进出不能。

  “谢谢!”憋了半天,席凤凝终于借着一个谢字,吐出了胸口的闷气。

  “不客气。”芷兰低语了一声,对她淡淡一笑,转身离去。

  席凤凝端着茶杯借低头喝茶之际,深吸了口气,压下怒气。自己是来谈判的,而动怒则是谈判时的兵家大忌,自己可不能上了他的当!

  楚天戏剧性地看到席凤凝的脸色从青到白转了个来回,才张口说道:“是八埠秀树派你来的吧。有什么事?直说吧!”

  席凤凝抬头盯了楚天一眼,冷冷地说道:“你被开除了!我们公司可雇不起你这样的高人,以后不用再到我们公司上班了。”

  “哦,这样啊。”楚天心中一惊,他们的反应好快啊。他立刻以手抚额,装出一副可怜模样,道:“那我岂不是失业了?你们会付我失业补偿金的吧。”

  席凤凝心中暗“哼”一声,也摆出一副职业经理人的样子,道:“公司有明文规定,不许正式在职员工私下做兼职。如有发现,一律开除!”

  高傲的凤小姐偶尔也会讲出一两句幽默的话来么,楚天哈哈一笑,放弃装相,说道:“不过这点解雇员工的小事,还至于劳动您的大驾亲自跑来一趟吧?”

  这个总是目露精光的男人真是讨厌。席凤凝冷淡地说道:“当然不是,我还要再问你一句话。”

  “问吧!”楚天坦荡荡地答道。

  “你还记得一个多月前,你与我在四季鼠家里的约定吗?”

  “记得。”楚天心中一沉,她要拿那句话来压我了。

  席凤凝果然说道:“那就遵守原先的约定,不要再管圆明园内宝物的事情。”

  楚天收起了嘻笑,也严肃地说道:“关于圆明园的事情,我也想问你一句话。”

  “什么事?”席凤凝戒备地说道。

  “你知不知道,在你挖出宝物的当天有一位警察失踪了?”

  “那不关我的事。”席凤凝急急地辩解道,眼中闪过一丝慌恐。

  楚天抓住她的那丝慌恐,紧逼道:“至少你知道原因,对吧?”

  “我什么都不知道。”席凤凝坚决地摇了摇头,

  楚天毫不放松:“警察失踪可不是什么小事,尤其是当晚你还在案发现场,光凭这一点,你就是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

  席凤凝有些慌乱了,低下头道:“你不是说之前园内就有闹鬼的传闻吗?他会不会是真的被恶鬼抓走了?”说完这句话,她抬头看到楚天眼中的不信,忽然气愤地说道:“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信不信由你!”

  楚天沉默了片刻,道:“好吧!如果警察失踪这件事,真的与你无关,我可以不管你在圆明园内挖到宝物的事情。但是,”楚天语气转为严厉地说道:“如果让我知道除此之外你们还有什么不可告人、有违国法的事情的话,我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席凤凝松了口气,冷冷地道:“不要忘记你说过的这句话!”说完,她拿起皮包,准备离去。

  走到门口,她忽又转头盯着楚天一字一顿地提醒道:“做人要有做人的规矩。你要么就守黑道上的规矩,要么就守白道上的规矩。不要哪边都碰,小心两边一齐对付你!”

  “多谢忠告。”楚天微笑着对她拱了拱手。

  席凤凝狠狠地瞪了他两眼,头也不回地走了。

  俗话说,好事不成双,坏事连轴转。

  傍晚的时候,民警老李又带来了一个糟糕的消息:今天下午有个神秘的女人向警局打了报案电话。声称楚天是肖华失踪当夜最后与之有过接触的人。这个电话是在市内的一处公用电话亭打的。那个女人说完这句话后,立即挂断了电话,使警方无法对她的身份进行确认。

  虽对这个女人的话语抱有疑问,警方人员还是高效率地通过电信局检查了肖华的手机记录,竟然发现肖华失踪的当晚,最后往外打出的电话正是楚天的手机号码。

  老李向来与楚天交好,深知他不会对肖华干出什么不利的事,得知此事后,连忙接过这次的登门调查,赶来向楚天询问。

  今天的访客真多,而且带来的都是不好的消息。楚天暗自苦笑着。也许该查查黄历,看看今天的宜忌。

  肖华失踪后的这几天,楚天一直在没日没夜地调查,没有顾得上与警方联络,却给人钻了这么个空子。他不想让警方在自己身上白费力气,当下就把肖华在电话里的说过的话,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老李。

  “肖华看到了女鬼?!”老李听后大吃一惊,没想到肖华这个毛头小伙真这么有耐性地在园子里守了一个多月。

  “是的!他立刻给我打了电话,我当时叮嘱过他,不要轻举妄动,可是他好像还是冲了上去。”楚天叹了口气道。

  想到肖华的性格,老李不由暗暗后悔,要是当初自己一直与肖华在一起,也许他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恐怕他现在是凶多吉少了。

  “他还说过什么吗?”老李追问道。

  楚天回想着说道:“他当时还说过,有个男人在跟女鬼交谈。如果有人能跟女鬼交谈的话,我想这件事情一定另有内幕。”

  老李忙问:“你查出什么了吗?”

  楚天却一脸阴沉地说道:“我去了肖华失踪的地点,发现他的消失方式很奇怪。除了他跑步时留下的脚印外,旁边的各处都没有留下其它痕迹。他就象是正在跑步时,整个人被从空中吸走,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前所末见!”

  老李也奇怪道:“真有这样的事情?按理说,如果一个人被绑架的话,在现场无论如何都会挣扎打斗的痕迹。若是当事人被打倒后,还会有倒地的痕迹,甚至可能会有拖拽的痕迹。肖华的功夫不错,不致于什么痕迹也没有留下吧?”

  楚天拧眉道:“这正是此案的最大疑点。但我仔细勘查过现场,确实没有留下任何打斗过的痕迹。”

  老李又问:“对于此事你还知道其它线索吗?”

  楚天郑重地说道:“我的确已经查到了一些疑点,但这些都还仅是疑点,我不能因此就妄下结论,以免冤枉了好人。等所有事情都水落石出后,我再向你细细汇报吧。”

  老李知道楚天向来的习惯,但还是催促道:“你尽快查吧。这事关肖华的性命,我相信你的为人,但上面的人可不管这套,你要知道,人情在证据面前是无效的。”

  楚天肯切地说道:“相信我,我心里比你还要担心肖华。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一定会尽快查出来的。”

  老李专注地看着楚天的眼睛,那双眼睛里写满了坚定的意志,但又因为睡眠不足而充满了血丝。

  “好吧,我相信你!”老李在心里算了算,终于点头道:“这件事我可以帮你顶一个星期,一星期以内,你查出肖华的下落,咱们万事好说,但若查不出来,我就只好把这件事向上汇报了。到时候可少不了你的麻烦,你可不要怪我啊。”

  楚天默默地点了点头,一个星期的时间实在是太紧迫了!但他明白老李这么做也是逼不得已。肖华这件事太过超乎常理,一个自警校毕业的优秀警员,竟然就这么一点线索也没留地凭空失踪了。警方的人一定也是无能为力了,才会把压力转嫁给自己。

  送走了老李,芷兰忧心冲冲地看着楚天:“这件事你倒底有没有底?除开事关肖华不说,警局里可早就有人看通达轩不顺眼了,你要是查得出还好,要是查不出的话,麻烦可就大了!”

  楚天宽慰地对芷兰笑了笑,道:“放心吧,这只老狐狸的狐狸尾巴已经被我抓到手里了!”

第十三章 有客来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