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传人在异界

武当传人在异界

翔炎 著

玄幻
类型
2005.09.30
上架
165.73万
完本(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1 莫名其妙,连恐带吓

    痛,周身都在痛,张浩从晕迷中醒来,扶着身旁的树干直起了身子,低头一端详,暗叫一声苦,身上的衣服全然不见,满身的划伤,但都已结疤,怪不得这么痛。喘过一口气,打量着附近的环境,周围都是树,每隔大约7米左右便是一棵三个壮年汉子也未必抱得过来叫不出名字的大树,树干上繁茂的像锅盖般大小的圆形树叶把上空堵了个严实,光线根本无法渗透进来。地上铺着厚厚一层枯叶,用脚踩了踩,估计有半米的厚度。

  像这样茂密的树林本应该是一片漆黑,一手长以上的距离都无法可视才对,只是张浩正上方的树叶被开了个口子,隐约看起来像是一人形,阳光便从那里射也下来,周旁三十米左右的范围都清晰可见。张浩心里苦笑了一阵,那个口子多半是被自己砸出来的吧,这样都没死,多亏了从小习武练气,当然,与那一层厚厚的落叶也有很大关系。

  赤身裸体的太不像话了,首先是要找些东西遮掩身子,望来望去,这里除了树干,树枝,就是树叶了。这的树长得相当高,圆圆的树干光溜溜地一直长了七八米高,然后豁然开叉散枝,叶堆叶,枝叠枝,在上方形成一层厚厚的叶壁。看来,只能先用叶子遮丑了,好在叶子够大,处理一下倒也能凑合着用。

  张浩稍想了一下,自己用梯云纵一跃,顶多三米,那要在树干上借力三次,以自己现在的内力,勉强可以做到。张浩深吸一口气,提气向上一纵,双脚刚离地,却发现不对,自己上升速度居然比原来快一上倍,分神间,已经跳到了6米左右的高度,却还在急速上升,心中骇然,立马气沉丹田,身子向下压,使出千斤坠功夫,迫使身体下降,甫落地面,气血一阵翻涌,连忙坐下,运气将汾涌的气血压下。

  好一会,张洁站了起来,百思不得其解,自己的太极真气依然还是第三层,真气只能运小周天,气行任脉。按道理,只有练到第四层,运大周天,气行任督二脉才能一跃7米以上的高度。张浩决定再试一次,看看自己一跃到底有多高。

  走到被自己‘砸’穿的人形洞的正下方,张浩深吸一口气,运足内力,施展梯云纵便往全力一跃,眨眼间便穿过叶壁洞,升到森林上方,然后轻悠悠地落到叶壁上站着。张浩估计了一下,这一跳大概有12米左右,虽然弄不明白到底为什么轻功突然变得如此之好,却忍不住惊喜交加,好一会心情才平均下来。

  放眼望去,这森林好大,连绵的绿色一直伸向天际,许多五颜六色稀奇古怪的鸟儿在空中飞来飞去。张浩一阵感概,非洲赤道附近的热带森林果然名不虚传,覆盖面积大得离谱,动物品种多得吓人。不像国内,已经没有像样的森林了。一阵热风吹来,张浩却觉得下身一阵阵发凉,才想起自己还光着身子。弯下腰,摸着叶根用力一扯,叶子居然纹细不动,叹了一声,好坚韧的叶技。当下用上一成内力,叶子依然还是扯不下来,张浩暗暗称奇,直到用上四成内力,叶子才被扯了下来。

  张浩不禁砸舌,自己用四成内力可以把一根碗口粗的精钢棍子折弯了,而现在只能扯掉小指般大小的一条叶枝,若是树枝和树干,那要几成功力才能折断?再倘若,把这树枝做成刀剑,岂不是比铁剑钢刀更好用。

  想归想,倒也不敢真用上全力去折这树枝,叶壁虽厚,但也绝对承不住张浩一个成年男子的体重,若内力用尽,就无法使梯云纵轻功站在这树顶之上了。

  张浩扯下几片叶子,拉了根藤条,把叶子串起来在腰带一围。现在首要任务是要离开森林,找到城市。以空中的太阳作标,对了方向,向着东方,正欲用轻功离去,却突然发觉过来,这太阳比原来大出很多,难道赤道附近看太阳有这种效果?张浩愣了一会,运起梯云纵向着东方,在树顶之上一蹦一蹦地跳了过去,速度居然比鸟儿还要快。

  在树上蹦蹦跳跳了近两小时,张浩终于看见森林的外围了,更令他高兴的是,他发现了一片湖水,蓝蓝的反射着耀眼的阳光,跳了这么久,早已又累又渴了。三蹦二跳地来到湖边的草地上,这湖水清澈透明,看起来水质相当好。张浩用手捧着水喝了几口,把水便往身上泼了,顿时感到一阵凉意,疲劳感去了大半,正欲再多喝几口,却震惊地发现倒映在水里的人长着绿色的眼睛,绿色的头发,显然,那个人就是自己。

  张浩狠狠地在自己脸上掐了一下,好痛,脸上起了个红印子,不是梦。难道自己借尸还魂了,不对,脸形和发形都没有改变,在自己背后摸了摸,胎记也在。怎么回事?自己到底怎么了,张浩呆呆地一屁股坐在了湖边的草地上。心里不停地念叨着,飞机爆炸时为什么不把自己炸死,就算不炸死,那么高,摔也摔死啊,现在可好,人不人,鬼不鬼的了。

  恍惚间,身后的森林里传来落叶被搅动发出的‘哗哗哗’声音,一声接一声,非常急促,像是几根棍子在不停地拨打着落叶,据说非洲赤道附近的森林里有许多奇怪的猛兽。

  声音越来越近,张浩警觉起来,从湖边随手拾起一块石子捏在手里,盯着声源戒备着,可惜森林里太黑什么也看不见。正犹豫是否出声向林中询问一下,森林中却亮起了一道火光,张浩松了口气,能用火,肯定不是野兽了。向前走两步,张浩想用英语试着沟通,却发现那火球越变越大,转眼间,宛如足球般大小,正觉得诡异,那火球咻一声,朝着张浩射了过来。

  张浩心里大惊,脚底一点,侧身一闪,堪堪避开急速而来的火球,同时运上六层功力,下意识将手中的石子朝着火球发射点掷了出去,只听见林中‘吱’一声惨叫,那火球同一时间在身后四丈远处爆了开来,汹涌的气浪把张浩向前推了个踉跄。

  心脏像打鼓一样响着,林中传来尖锐的吱吱呻吟声,刺得张浩的头皮一阵阵发麻。林中里那倒底是什么东西,好奇心令他想进去看看,但森林里一片漆黑,仿佛一张怪兽的大嘴。未知的恐惧感占了上风,张浩一阵思索,掠身跃上树顶,不再理会那声音,急速朝着森林外围冲去。

  还有几十丈就可以离开森林了,前方就是一览无余的平原,甚至还看到了羊肠上道,路上明显有车轮印子,张浩安心下来,抹去头上的汗水,这森林太诡异了。

  跳落到平原的草地上,沿着小道一路急奔,尽量离森林远远的。过了好一会,张浩环顾四周,这平原的草长得并不高,但却很茂盛,绿油油的。在确认周围除了空中的飞鸟外并没有什么肉食性动物后,静坐下来,运气调息,即使如此,也不敢真的入了定,留着几分意识,听着附近的动静。

  大约二十分钟左右,张浩隐约听到附近有人声,高兴地跳了起来,前方远处可以清晰地看到二个黑影,一个人形,一个马形,终于见到人了,张浩好一阵感动,兴冲冲地就朝那人和马冲了过去。

  待走近一看,张浩倒吸一口凉气,哪是什么马,分明是一只大蜘蛛,如装甲车般大小,六条长满绿色绒毛的爪子比张浩的大腿还要粗,嘴上四根如阿拉伯弯刀一样的獠牙。那人倒也是人,只不过长得绿发绿眼,身差着古怪的黑色连身衣服,一脸的沧桑,从面容来看,似乎已经年过60,身体却依然相当壮实,手里举着一根长枪,枪尖是一种半透明,像绿玛瑙一样的半透明物质。

  一人一怪左右对恃着,蜘蛛似乎对那绿色的枪尖相当的顾忌,不敢靠近,嘴里发出吱吱地恐吓声,张浩一愣,这不是自己在森林里听到的古怪声音吗。那老人也发觉了张浩,一愣,马上用不知名的语言对着张浩一边甩手,一边大声叫喊着,焦急之情跃于脸上。

  张浩虽然听不懂他说什么,却看得出来,他叫自己快逃。张浩心里苦笑一下,自己也想逃啊,但弃人于不顾的事情却是不能做的。想起自己在林中用石子退敌,张浩弯下腰在草里摸索起来。这平原是土平原,石子虽然有,却相当少,张浩摸了一阵,一粒也没找到。

  那老人见张浩还不走,急了,这一次是朝着张浩吼了起来,显然是发怒了,脖子上冒着青筋,张浩故意充耳不闻。那老汉见张浩还不肯走,不知为什么,竟举平长枪,对着蜘蛛的脑袋刺了过去,蜘蛛吃惊,急急退后避开了这一枪,速度之快,令人觉得菲夷所思。

  受到老人的攻击,蜘蛛似乎恼羞成怒了,再次退后了几步,对着老人裂开了大嘴,老人蒙了。张浩分明看见这蜘蛛的嘴里含着一颗火球,而且这火球开始越来越大,张浩顾不上找石子了,全力用上梯云纵朝蜘蛛射了过去。

  近二十米的距离,只跨了三步就到了,张浩自己都觉得奇怪,我什么时候速度变这么快了。眼前蜘蛛爪子上的绒毛纤微可见,张浩用上十成内力右腿抬起一记平扫,蜘蛛中间的爪子像豆腐一般就碎掉了,再转身,左脚一记直踢,实实地踹在了蜘蛛的前半躯干上。蜘蛛被踢得腾空飞起,打着转飞了六七米远后摔在地上再滾了四五米远,五条爪子抽搐了一阵就没了声息。

  张浩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大口大口地踹着粗气,只觉得脚软了,手一直在颤抖,老人也坐到了地上,吃惊地盯着张浩,一脸的不可思议,看到张浩上身赤裸,下身围着树叶时,忍不住微笑起来。

  好一会,张浩缓过气来,用英语向老人打了声招呼,老人摇摇头,表示听不明白,然后向着张浩叽哩咕噜说了一句话,张浩也只能用摇头表示自己不明白。

  张浩正觉得黯然,看见老人向他招手,然后指着自己再指向前方,顿时明白了,老人让他随着一起往前走,也许前面有镇子或城市也说不定。张浩当时连忙点头答应,老人见了,露出欣慰的笑容,拾起长枪,走到一手推车前,把长枪扔了上去,推了便走。

  张浩这才发现这附近还有手推车,那手推车甚大,里面装了满满一车子两米长,手腕般粗,光秃秃的枯枝,想必也有百来斤了。张浩凑上前,指手划脚地表示要帮忙。老人也不知道明不明白,只是一个劲摇头,张浩无可奈何,只能跟在老人后面向着老人所指的方向出发了。

  

1 莫名其妙,连恐带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