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 莫名其妙的世界

    一路上平原风景虽好,张浩却无心欣赏,甚至怀疑在作梦,飞机失事大难不死是好事,但头发眼睛变成绿色,遇到会吐火球的怪异大蜘蛛,同样也是绿发绿眼的老人,自己太极真气仍然是第三层,实力却莫名其妙涨了一截,这些事都让张浩相当的郁闷。

  边走边叹气,不经意间,一个村子座落在眼前的不远的平原上,夕阳斜照。缕缕炊烟在村子上空摇曳着。终于有落脚的地方了,张浩不禁长叹一声,不过这村子看起来相当落后,不知道有没有车子通向交通比较方便的大城市里,或者对外联络的设施。飞机失事这么大的事情,家里肯定以为自己进地府了,自己是独子,两位老人一定会很伤心,光想想,父母为自己流泪的样子心里就觉得揪心,要想办法通知父母自己还活着,虽然样貌变得比较古怪,但父母肯定不会在意的。

  走到村子前,发现这村子外围被一道厚厚的木栅栏圈着,想必是防野兽的。想起那只蜘蛛,张浩心里一阵发寒,看来这里的人都已经习惯并且有了防范措施了。只不过那只蜘蛛那么稀奇,为什么科学界和生物界对这种生物一点都没有提及,真是奇怪。

  刚和老人走到村口前,吊式栅栏门后方右侧立着一座木制岗哨,放哨的青年见到老人高兴地打了声招呼,张浩听不懂,猜想可能是‘你老回来了’之类的吧,然后青年从腰间掏出一根弯弯的白色器具,滴滴声地吹了几响,翻身从二米多高的岗楼上一跃而下,三两步跑到一转轮前,握着把手,摇了起来。

  巨大的吊式栅栏门冉冉而上,张浩和老人刚进到村中心,被滴滴声引出来的村民把两人团团围住。老人的人缘很好,所有的村民,无论男女老少都笑着和老人打招呼,同时用奇怪地打量着张浩,男人们还好,只是在一旁古怪地笑着,女性们则一边大胆地打量着张浩,一边交头接耳地嘻笑着,对着张浩指指点点。张浩觉得非常尴尬,感觉自己成了动物园里被人观赏的大熊猫,站也不是,走也不是,只能尽量板着脸,不敢露出一丝表情。

  张浩偷偷观察着眼前的村民,这里大部分人都是绿色头发绿色眼睛,一部分人则长着金黄色的头发和海蓝的眼睛,还有几个村民居然是紫发紫眼,看起来比绿发绿瞳更觉得怪异。

  老人注意到了张浩的处境,揶笑着向村民喊了句话,村民们便嬉笑着,把手推车上的枯枝分了,拿回自己屋里。

  车斗里只剩三根枯枝了,老人拉起手推车,领着张浩走到一幢二层木屋前,木屋顶上是灰色的砖瓦,瓦上长了一片一片的青苔,整个木屋显得非常的老旧,张浩怀疑这屋子是不是危房。

  老人左手扛着长枪,右手抱起三根枯枝,用脚轻轻踢开房门,张浩跟着进到屋里。很前很明显是客厅兼食厅,前方和左方各有一扇门,右方的角落里有一楼梯,应该通向二楼。厅里正中间摆着一张褐色的木制长形食桌,摆着七张木椅子再也没有其它的东西,老人打了个手势,示意张浩在这里等着,然后带着枯枝和长枪进到前方的门里,再出来,顺着楼梯上了二楼。张浩感觉自己也有点累了,找了张椅子坐下,靠着椅背,闭眼休息。

  一会,听到脚步声,张浩睁开眼,老人拿了一套衣服走了过来。张浩接过衣服,发现这是一件黑色的袍子,和老人的袍子样式相同,只不过这袍子很新,就像刚做出来的一样。

  老人扯着张浩走到左边的房门前,把他推进去,顺手掩起木门。这是一间浴室,一个大装满水的大木桶,上面浮着一个瓢子。张浩把衣服放到一边的木几上,拿起瓢子就往身上倒水,一会,心满意足地拭干身子,在穿袍子时遇到点麻烦,手忙脚乱了一阵才找到袍子的穿着方法。

  洗完澡的张浩引起了老人的兴趣,老人上下打量着张浩,绕着看了两圈。老人显得很满意,不住地点头,张浩觉得莫名其妙,因为语言不通,也不好询问原因。

  屋门被推开了,一位身着紫色连衣裙的少女走了进来,冲着老人甜甜地喊了一声,声音像微风中的摇曳的风铃一般。老人乐呵呵地握住少女的手,快乐地和少女交谈着,眼睛中满是怜爱。

  就在张浩犹豫是否要回避的时候,少女结束与老人的交谈,站在张浩的面前,一脸的疑惑。这少女一头及臀的油亮绿色长发,脑后的长发被丝带拢起,扎成一条漂亮的马尾,两耳旁的发鬓用各用一带乳白的丝带扎起,柔柔地落在少女胸前,额前的刘海刚好把淡淡的细眉遮住,绿色的眼眸如同两粒晶莹碧透的绿玛瑙,小巧的鼻子,略带弧型的洁白小脸,粉红的双唇。张浩忍不住心里暗赞:好清秀的女子。

  少女盯着张浩左看右看,脸上带着疑惑,突然向张浩说了一句话,张浩听不懂,只能摇摇头,少女一愣,又说了一句,张浩又摇摇头,少女眉头都拧到一块去了,神情越发的疑惑,老人突然插进来,说了一句话,少女听完,捂着小嘴轻声笑起来。张浩注意到少女的手小巧,洁白光滑。少女笑了一会,走进食厅正前方的屋里,一会,屋里透

  出一阵食物的香气。

  两个月以后,张浩才知道,少女第一句话说:你应该是女孩子吧;第二句是:难道你是男的?老人说的是:他不懂我们的语言。应该是男的,就是长得太漂亮了。

  三人用过饭,天也已经黑了。在食桌上,老人和少女对张浩的饭量比少女还小,感到稀奇。自从太极真气内功练到三层以后,张浩的饭量就变得非常小了,这一点张浩的爷爷曾说过,能吸天地灵气,自然对五谷杂粮兴趣不大。相对的,张浩也对饭桌上从未见过的蔬菜惊奇了一会。

  老人和少女带着张浩上了两楼。楼上一条长廊,有三间房。三个人手舞足蹈地指划了半天,张浩才知道,自己住最左边的,老人住在中间,少女住在右边。

  这是一间很简朴的卧室,除了床和衣柜外就别无所有了。张浩被墙上挂着的地图吸引了,细细看了起来,越看越心惊,摇摇晃晃地走到床边,颓然坐下。那张根本不是自己以往所熟悉的世界地图,上面有海有大陆,大陆占了60%左右,完全不是自己所熟悉的地球。

  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心里乱成一团麻,不能进行以往每晚必做的太极真气修炼。张浩拉起被单,把自己整个蒙住,一会就沉沉睡去。梦里父母笑颜依旧,自己还是一样调皮捣蛋,豁然醒来,泪湿满巾。这一晚,张浩19岁刚过一个月。

  第二天,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少女做的早餐,老人和少女虽然查觉张浩有心事,但语言不通,无法知道张浩为什么心情不好,只能作罢。

  用过饭,老人重新扛起长枪,张浩忽然想起昨天的蜘蛛,心里一动,抢在老人前头出了房门,拉起了手推车。老人呆了一会,便释然地笑了起来。一老一少慢悠悠地向村口走去。身后,少女一直挥手,目送着他们在村口消失了才回到屋里。

  早上的空气很好,一望无涯的平原草地被朝阳抹上了一层淡淡的粉红色。张浩心里的郁结渐渐消失了,忍不住张开双臂,深吸一口气,慢慢吐了出来,感觉一阵轻松。既然来了,肯定有办法回去,张浩心里暗下决定,不管怎么样都要找出方法,首先,得把语言学会。

  老人在一旁看到张浩解开心结,替他高兴,微微笑着。张浩忽然觉得,老人笑起来,脸像一朵花。

  到了森林外围,记起昨天的蜘蛛,张浩警觉起来。老人把长枪递给张浩,自己一个人向森林里走去。张浩跟在旁侧,打起十二分小心,运起内力,留心旁边的一声一响。

  森林的外围并不黑,毕竟阳光能透进来不少。老人在地上捡着树枝,非常挑剔,干枯了的不要。张浩心中一动,运起梯云纵,高高跃起,挥着手中的长枪,用上二层内力,枪刃斩在一条长得最茂盛,枝叶分叉最多的的树枝上,树枝和张浩从空中一起落下,把老人吓了一跳。随即,老人兴奋地手舞足蹈,拖起那条树枝就跑,速度居然比兔子还快。

  老人把树干抬上手推车,拉上一路小跑,张浩跟在身后,不得不佩服老人的体力。

  来时花了近一小时,回到村口却只费了20分钟,青年正奇怪,忽然看见车上白色的树叶和青色的树干,兴奋地大喊着,又蹦又跳, 随后再次拿出那个白色器具,滴滴声吹起来。

  闻声赶来的村民,反应和两人一模一样。张浩猜测,这肯定和白色的树叶有关,弄不明白,既然树叶这么重要,为什么以前自己不去摘。

  一个村民递上一把锋利的弯刀,老人接过,对着树干上的一条子枝用力砍下去,小枝只是弯了一弯,把弯刀弹回半分,一点砍痕也没有留下。老人摇摇头,把刀子递给张浩,右手作了一个‘砍’的姿势。

  张浩握着弯刀用力挥下去,得到的结果和老人一样,子枝一点事也没有。张浩咦一声,一层内力注于刀上,再次砍了下去,子枝向空中弹上几厘米,断了。村民全体欢呼起来,看着张浩,眼里充满了祟敬。一个少女把子枝捡起,恭敬地把它递给了年纪最长的一位老村民,那位老村民接过带着一蓬白叶的子枝,拄着拐杖,迅速回到自己的房里,后面还跟着一对中年夫妇和一个小女孩。老人从屋里拿出铲子,中年男人在地上挖个坑,将树枝种了下去。张浩觉得奇怪,难道这树和地球的柳树一样,自己会长根?

  每家每户都领到了一条树枝,都把子枝种到了自己的屋前。车上的树枝还有四条子枝,老人推着车回到房前,少女刚好从屋里出来,看到车上的树枝,吃了一惊。随即高兴地向老人说了一句话,老人笑着指指张浩,少女吃惊得瞪圆了眼,一脸的不可思议。

  张浩感到莫名其妙,虽然知道自己作了很了不得的事情,却不知道为什么,这更加剧了他要学习语言的念头。

  少女冲进屋里拿出铁铲,老人把整棵树枝种在屋前,忍不住呵呵呵地笑起来,少女脸上也是一副轻松满足的表情。张浩耸耸肩,看起来弄明白这件事,至少要段时间了。

  晚上在村中心的空地上,举行了盛大的晚宴,主角理所当然是---张浩,人人都争着要向他敬酒,一些胆大的少女甚至还向他抛媚眼。

  晚宴结束后,醉了七八份的张浩在床上打坐调息,一会就清醒过来,开始了往时的必修课:修炼太极真气。

  

2 莫名其妙的世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