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6 争破头的名额

    “为了提高完成任务的成功机率,我们需要博塔城最好的战士,这点我想大家都不会反对吧!”黑袍顿了顿,看着围挤在他前面十几个银月战神级的战士,这些战士个个都一副沉稳厉练的模样,盔甲也是铮亮铮亮的,若只是从外表来推断,还真无法辨别出谁更强劲一些。

  “四大佣兵团的四位正副队长既然都在,那我想其它的战士就不必凑热闹了!”黑袍只是扫了一眼,便从里面找出了四个强人。其它银月战神级的佣兵叹着气,带着不甘与羡慕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我们只需要两名银月战神级以上的战士,而四位无论在实力还是声望上都不相伯仲,所以我希望四位能进行一次一对一的决斗,获胜的两名战士将会成为我们的队友!”黑袍的声音变得兴奋起来,依然还是很难听。

  听到黑袍如此一说,这四名队长的眼神突然都变得凌厉起来,看向对方的视线中隐隐带着杀气。

  张浩看了看这气势凌人的四名战士,走到黑袍身旁,小声说道:“这样做不太合适吧,万一他们都受了重伤,肯定会影响到我们的任务!”

  “放心,我们两天后才出发。工会里有几个神甫,只要他们不当场毙命,或者断胳膊少腿的,再重的伤也能在两天内治好!”黑袍的声音很容易让人误认为他在幸灾乐祸地嘎嘎笑着。

  这人还真有意思!张浩笑着摇了摇头,呆在一旁,随他的决定了。

  “你们的对手由你们自己决定,事先声明一下,风行者之剑只有一把,而我们却拥有两个战士,为此,我希望获胜的两人再比一次,争夺风行者之剑的所有权!”黑袍的声音虽然像拉锯一样吵耳,但谁都能听得出其中的戏谑味。

  “你这样的语气不利于团队合作吧!”张浩觉得这黑袍也太无所顾忌,太有个性了。

  “嘿嘿!没关系,若不是黑暗之巢里低等魔族小鬼太多,而银月战神级战士又刚好是清理杂鱼的好手,我还不想找多两个没太大用处的人肉盾牌呢!”黑袍理所当然般地说到。

  他的声音虽轻,但四个战士队长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神色瞬间大变,若不是顾及风行者之剑,想必他们早就一起攻上来了。

  这家伙绝对跟战士有仇,张浩肯定地想道。

  看来这四名队长都很有决斗经验,居然一起默契地走出工会,来在大街上。工会里近三百佣兵也跟着出来,在工会门口围了一个大圈,把来往的路人车辆全挡了下来。

  张浩自然也不会落下,他来到这个世界后,到目前为止,都是在和魔法师作战,只和城主交过一招,胜负分出得太快了,根本没有什么感觉。现在可以看到中阶战士的对决,心里颇为兴奋。

  在众佣兵的狂欢声中,两名队长走到圈的中央,各自举手中的巨剑,身上的斗气蓬勃而发,所站之处的花岗岩路面,居然出现了龟裂的纹痕,两人大声吼叫着,踏前一步,双手向前同时一挥,两把巨剑相击,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两名队长的脚下踩出四个深坑,四散的斗气挟着地上蹦起来的碎石块,猛裂地击打着观众,不少人猝不及防之下,居然被打得头破血流。

  张浩心里大叫一声爽,这两厮的打法也太霸道了,就算至刚的降龙十八掌也没有这声势。

  可惜,张浩兴奋的情绪只持续了一小会,很快便没有心情再看下去了,因为这两人的打法虽然气势惊人,但却是在一直对砍,来来回回也就那四个动作,砍,斩,劈,刺,完全没有变招,借力,诱招等等的说法,两个大块头,穿着一身重甲,拿一把大剑,只知道站在原地对砍,更别提身法一说了!

  这场打斗按地球时间来算的话,这场对决至少持续了一个小时,两把巨剑都砍成弯弯曲曲的废铁了,这才有一个人终于气力不支而倒下。

  张浩看得都快睡着了,而周围的佣兵居然看得精精有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让张浩大叹,文化的差异便是代沟!

  第二次的对决,张浩本来还有些期待,以为会和第一次的对决有所不同,没想到居然一模一样,都是站在原地不动,然后剑与剑对砍。张浩无奈地耸耸肩,返回工会里坐着了。

  “阁下为什么不继续看下去了,刚开始阁下还是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黑袍见张浩回到工会,也尾随了进来。

  “现在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叫他们人肉盾牌了!”张浩轻笑了一声:“很形象的比喻,虽然这盾牌长有盾刺,但也只是个盾牌!”

  “阁下是盗贼,自然不会喜欢这种战斗方式!”黑袍在张浩对面坐下,继续说道:“这就好像我们黑暗法师不喜欢直接杀死敌人,更喜欢躲在暗处里诅咒他!”

  “我不是很了解魔法师,你们黑暗魔法师和普通魔法师有什么不同之处?”张浩不解地问到。

  “打个比方,普通的魔法师是烈性毒药,使人一瞬间死亡,而我们黑暗魔法师,则是慢性毒药,让你尝尽了痛苦之后再腐烂地死去!”黑袍的声音突然变得异常冰冷。

  嗯,不愧是修炼阴寒邪功的人,心态果然和普通人不一样,张浩在心里暗暗想到。

  工会外,巨剑相击的声响依然持续着。

  “现在,应该只差一名神甫了吧!”张浩决定转移一下话题。

  “对的,神甫非常重要,我们必须要找到一名冒险经验丰富的神甫!”

  “请问......能不能让我加入你们的冒险队!”从旁边传来一名柔和且略显怯弱的中性声音。

  张浩和黑袍一起转头,旁边立着一名身着破旧白袍的少年,蓝发蓝眼,面孔清秀,双手抱着一本红皮书,局促不安地站着。

  若不是他的喉咙上有喉结,张浩还以为他是个女孩子呢,这男孩子给人一种阴柔的感觉。

  张浩虽然也清秀地像个女孩子,但他自小习武,气质眼神,站姿都很男性化,一眼看上去,没有人会认为他是个雌的。

  娘娘腔?随后张浩马上在心里骂了自己一顿,因为有这样的念头之后,言行上会不知不觉伤害到别人,要马上杜绝掉这样的心思。

  “你太小了,我们需要的是神甫!”黑袍声音变得温柔一些。

  “我已经是神甫了,昨天刚晋升的!”男孩子急切地说道。

  “原来是个少年天才,你是否有冒险经验?”黑袍继续笑笑问到,张浩觉得他的笑比哭还难听。

  “没有!”男孩的声音小若蚊蚁。

  “我们需要的是老练的神甫!”黑袍挥了挥手,想让男孩离开。

  “求求你们了,让我加入你们的冒险队吧,求求你们了!”男孩一边流着泪,一边不停地给两人鞠躬。

  

46 争破头的名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