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7 刀子嘴豆腐心

    这人生成男儿身实在可惜了,张浩看着哭泣的少年,居然觉得他有一种‘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特质。

  “大男人哭什么?你越哭越没有人愿意让你加入他们的冒险队。”黑袍的声音比公鸭叫还难听。

  这家伙说话够刺人,张浩在一旁摇了摇头,但也不想插嘴,毕竟黑袍是这世界的人,对佣兵这一行比较熟悉,队友就交由他来选择好了。

  被黑袍这么一骂,少年的眼泪流得更欢了。张浩实在看得有些不忍心,正想出言。

  “你为什么一定加入我们的冒险队伍!”黑袍扭头不看少年,冷冷地问道。

  “因为黑暗之巢里有不少的黑,黑透石,主,主教大人需要它来治病。”少年抹了一把眼泪,哽咽地说着。

  “黑透石?很少见的的药石吗?”张浩看了看黑袍,疑惑地问道,他一听到是用来治病的,就想到药材方面去了。

  “神甫都无能为力,需要黑透石才能治好的病。”黑袍的声音里似乎打着结:“莫非是同命诅咒?”

  少年点点头,黑袍的话似乎触及了他的心事,本来就要止住的眼泪又开始哗哗地向下掉。

  “很厉害的诅咒?”张浩问到,听到诅咒,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中国钉木人的传说。

  咝......黑袍用难听的声音吸了口冷气,同命诅咒岂是‘厉害’两个字能形容。

  同命诅咒是死灵法师独自开发出来的魔法,也只有死灵法师能够使用。在大陆传说中,死灵法师们因为过度使用死灵系法术,身体都已坏死腐烂,但他们却依然活着。同命诅咒就是把自身的状态完完全全地映射到被诅咒人身上,直至他变成另一个死灵法师。

  肉体腐烂对死灵法师来说没有什么,但如果正常人的身体如果慢慢腐烂却又死不了,那种痛苦......已经不能用‘恶毒’这种词语来形容这种魔法的毒辣之处了。

  张浩听言,头皮忍不住发麻,若在中国武术界,谁敢做这么缺德的事,肯定是会受到所有门派围攻的。

  黑袍突然站了起来,拢着手走来走去,似乎十分困扰,来回走了几趟,听到少年还在小声哭泣,心烦地骂道:“哭,只知道哭,一点主意都没有,孬种!”

  少年被黑袍一喝,怯怯地后退几步,收住了哭声,只是眼泪还没有办法止住。

  “任务完成后,我们把黑透石送给他不就成了!”张浩不明白黑袍在烦恼些什么。

  “你懂什么!”黑袍冷哼了一声,随即发现这样的口气有些失礼,顿了顿说道:“黑透石是没办法用价钱来衡量的,虽然我只要黑暗权杖,就算你也不在意,可以把自己那份送给他,但其它人呢?同命诅咒需要两块以上的黑透石才能驱除得掉!”

  “黑暗之巢里有几块黑透石?”张浩问道。

  “不会超过五块。”

  也就是说,可能是三块,也可能是四块,说不好只有两块黑透石。看来是必须要有两个人同时放弃掉黑透石,但黑袍说了,这东西太值钱,其它人未必肯放手,张浩一边想着,一边拧着眉毛。

  “你的主教大人应该在博塔城里吧!”张浩突然问道。

  少年点点头,奇怪地看着张浩,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问这问题。

  “带我去看看,也许我能有办法!”想到最近连续化解掉数个魔法师的魔法,张浩心里猜测自己也许也能把这诅咒化解了。

  “阁下是盗贼,怎么可能......”少年把眼泪鼻涕一块抹掉,显得颇为惊异。

  “叫你带路,你就老老实实地带路,罗嗦什么!”黑袍人大声喝道,他刚才见识了张浩化解他黑暗魔力的手段,隐隐对张浩抱有些期望,当然,不是很大。

  少年似乎对黑袍抱有莫明的恐惧感,被他一喊,居然马上乖乖地带路去了。

  张浩会心一笑,这家伙还真喜欢装恶人,奇怪的嗜好。

  三人走出工会外,两个战士还在互砍着,不过看他们挥剑的模样,可以看出,已经没有什么气力了,只是在强撑着,比拼着谁的意志力更好些。

  还没有分成胜负,张浩叹了口气,这样的战斗方式有什么意义吗?

  黑袍拍了拍第一次决斗的获胜者,说道:“我们有些事情要离开片刻,你等会告诉另一个获胜的同伴,在工会等我们。很快就会回来。”

  战士用奇怪的眼光盯着三人,点了点头。佣兵信誉至上,他并不担心张浩和黑袍偷跑,他只是奇怪,一个黑暗魔法师,一个圣职者,一个盗贼,三个挨不着边的职业,一起出去要做些什么。

  少年把两人带到城郊一处偏僻的地方,这里伫立着一座小教堂,附近几近没有人烟,周围偶尔一两个来往的人,也都远远地绕开教堂。

  教堂里传出一缕缕有气无力,凄惨的呻吟声,听到这声音,少年‘哇’地一声哭开了,冲进教堂里去。

  

  

47 刀子嘴豆腐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