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83 解毒

    等张浩回到工会时,手掌已经变成了漆黑色,又肿又胀,油光亮滑,还散发着恶心的臭味,一点知觉也没有了。艾莉西娅和威尔三人,还有菲娜坐在工会里。见到张浩回来,红发少女高兴地迎了上去,想牵张浩的手,张浩却右手一挥,推出一阵柔劲,把艾莉西娅挡在身外,用剑鞘把左手托着,向着惊惑的少女说道:“不要靠近我,我中毒了!”

  那黑色手掌的模样看起来委实过于凄惨,艾莉西娅惊叫一声,着急地问道:“阿历克斯,你不会有事吧,痛不痛?”少双眼含泪,盯着张浩的手掌,心痛地快要哭出来。

  整个佣兵工会里的佣兵都发现了张浩的异状,几个经验丰富的老佣兵惊叫:“天,居然是死灵法师的黑暗腐尸毒!”威尔三人急忙跑到张浩身边,菲娜冷哼一声,动也未动,眼中闪过幸灾乐祸之色。洁西卡看了一眼张浩手掌的伤口,吃惊地问道:“难道阁下遇到了大魔法师级的死灵法师?”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张浩镇静地安慰着艾莉西娅,走到桌旁,用长剑把毫无知觉的左手托起,放到餐桌上向着洁西卡问道:“牧师小姐,你是否了解这种古怪的剧毒的名称和治疗方法?我跟踪的那个贵族魔法师,他的确是个死灵法师,他的阶位我猜不出来。虽然他已经被我击毙,但我怀疑那只是他的尸骸分身。”

  “没错,应该是大魔法师级的死灵法师!”洁西卡低头嗅了嗅伤口散发出来的臭味,肯定地说道:“对不起,阁下。我无能为力,我只会最简单的解毒魔法,对这种大魔法师级的死灵法师所制作的黑暗腐尸毒,毫无作用。”

  洁西卡叹了口气,无奈且歉意地说道:“这种剧毒,能在五分钟之后让斗神变成一具尸体,虽然阁下的斗气似乎能压抑它的发作时间,但这没有什么意义,因为除了红衣主教和光明执政官的净化圣光,或者大魔法师的疾病粉碎才能驱除,但这拉利特普尔城内并没有大魔法师,更没有红衣主教和光明执政官,所以......”洁西卡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明眼人一听都知道后面的意思是什么。

  “唉,看来只能把左手砍掉了!”黑色的毒素已经顺着血管来到了肘部,张浩叹了口气,苦笑着说道,他知道再不快点动手,等黑色入侵到肩部时,那可就连大罗神仙也没得救了。

  “洁西卡姐姐,真的没有其它办法了吗?我不想阿历克斯少了一条手。”艾莉西娅流着泪水问道。后者摇头叹息,随即转过头去,不敢再看艾莉西娅那双伤心的眼睛。

  “绿头色的少年,我们佩服你,虽然你很年轻,但只用一支手臂,就换来一个大魔法师级死灵法师的尸骸分身,我们在场的人没有敢说自己能做到这一点。所以我们敬你一杯,你是我们佣兵中的英雄!”一名银月战神级的佣兵汉子举杯向张浩说道。工会里所有佣兵同时将杯里的酒水一饮而尽。

  张浩向着众人点点头,拔出黑色长剑,艾莉西娅冲过来,一把抱住张浩握剑的右手,什么话也不说,只是流着眼泪拼命摇头。菲娜坐在一旁说道:“艾西,你不要拦他,现在不砍,再过久点。他连命都没有了!”

  艾莉西娅缓缓地松开张浩的手臂,转过身去,不愿看到自己心上人挥手断臂的情形。

  张浩仰天长叹一口气,要是在地球上,这种阴性寒毒还难不倒他的。只要随便吃上一颗武当派灵药,三清驱毒丸,再加上自己的内力,就连鹤顶红他也不惧。就算没有三清驱毒丸,随便找个中药店,开个普通解阴毒的药方,再随便调息一会,也能把毒排个干净。只可惜这异世界驱毒都是使用魔法,根本没有植物药和化学物一说。说到底,就吃亏在没有药物辅助排毒,太极内力虽然能压抑毒素的蔓延,却不能解毒。

  要是这世界的动植物和地球上一模一样就好了,那样我可以就地取材,随便都能找出几种能解阴毒的草药,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狼狈。张浩在心里胡恩乱想着。

  “厉达,给我的剑上洒些烈酒!”张浩把黑剑伸平,惨笑着对厉达说道。

  “为什么要在剑上洒酒呢?”厉达虽然照做了,把自己碗里酒全洒了上去,但还是忍不住好奇问道。

  “因为酒能消毒......”张浩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两声,对着艾莉西娅高兴地说道:“艾莉西娅,不要再哭了,我也许不用砍掉自己的手了。

  酒精消毒,是指杀菌,但在中医中,有一种温酒蒸人排毒法。大概方法是先准备一桶清水,然后再倒入一些白酒,将人放入桶中,桶底用文火慢烧,水温只要保持在能让人出汗即可。这方法常用排除体内的顽固毒素,虽然时间较长,但效果还是不错的。因为后来人类的医疗水平越来越高,这方法也就渐渐没有人使用了。

  托厉达的福,张浩突然想起了这方子,忍不住呵呵地傻笑了两声。

  “真的吗?阿历克斯你真的有办法吗?”艾莉西娅抹着眼泪喜忧参半地问道,她怕这是张浩为了安慰她而说的话。

  “当然是真的,我怎么会骗你!”张浩把黑剑收回剑鞘里,开心地说道。

  张浩让酒侍准备两桶烈酒,全部加热到沸腾为止。这酒侍手脚倒也利索,不到一会工夫,两桶冒着清洌酒香的烈酒送到了张浩面前。

  “阁下想喝酒解毒?”威尔指着两大桶烈酒,奇怪地问道。

  张浩笑笑,也不作答,直接把左手伸入滚烫的酒桶里,闭目运功逼毒。将全身的内力都调到了左手之中,也不知过了多久,张浩觉得原本麻木不仁的左手突然有一丝烫热的感觉传来,心中一阵狂喜,把手从木桶里取出,睁眼一看,左手依然还是漆黑异常,但已经不再肿涨了。只是酒桶里原来清澈的酒水全变成了黑色,酒香味也成了令人作呕的腐烂味。

  “好像真的有效果!”洁西卡眨了眨双眼,惊奇地叹道:“难道烈酒可以解除黑暗腐尸毒的毒素?圣光之神的神迹果然无处不在。”

  张浩再次把左手伸到另一个酒桶里,运气引劲,随着时间的逝去,手上的感觉渐渐全都回来了,这时候张浩的内力也消耗得七七八八了,只能怏怏地反手从酒桶里取出,原本黑色的手掌现在变成了惨青色。

  “阁下真厉害,居然用烈酒就能把大部分黑暗腐尸毒排出来!”洁西卡不顾自己庄重的形象砸舌赞叹道:“可惜,还是留了一部分在手骨里!不过我想余下的毒应该不会在短时间发作了,只要阁下在一个月之内找到一名红衣主教,光明执政官,或者自然系的大魔法师,肯定能完好如初。”

  听到洁西卡这么一说,偏厅里的佣兵们都高兴地向张浩表示祝贺。张浩烈酒逼毒的事迹被佣兵们广为流传,后来还真有不少人想用烈酒来驱除黑暗腐尸毒,但没有一人可以成功。全部因为耽误治疗时间而死亡。

  张浩向众人点头回应,他也知道自己的手里还残留了许多毒素,但是没有办法,刚才他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也无法再逼出半点腐尸毒。他并不像洁西卡这么乐观,他深知这个世界的魔法对自己无效,有利必有弊,各种治疗和祝福的魔法同样也对他无效,所以说找大魔法师和红衣主教来替他治疗并不是好方法,只是他却有另有打算,如果他能在一个月之内冲破督脉,那就另当别论了,只要能督脉一通,修炼四层太极两仪内功心法,这种小毒根本不放在心上。

  “太好了!”艾莉西娅捧着张浩的左手高兴地叫道,从怀里掏出一条手帕小心翼翼地帮张浩把掌心的伤口包扎起来,这动作引起了菲娜的不快,她重重哼了一声,眼中全是怒火。

  张浩试着握了握自己的左手,软绵绵地使不上一点力气,苦笑一声:看来这一个月之内只能单手作战了,不知道会不会对南方边境任务造成影响。

  威尔和厉达在一旁观看着,心中佩服万分,黑暗腐尸毒的威力他们是有所耳闻的,连斗神都会在五分钟内变成一具尸体,没想到张浩不但没死,在杀死大魔法师级死灵法师之后,还能从容地回到佣兵工会,再用特殊的方法逼出大部分的毒素,令两人生出一种挫败感,对方年纪比他们小,但自己实力和对方比起来,拍马都赶不上,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锻练出来的。

  张浩解开自己肘间的几处穴位,想起那个幽魂,于是向威尔问道:“威尔阁下,你是魔法师,以博学著称,是否听说过有一种会说话,有自主思维的鬼魂?”

  “从来没有听说过!鬼魂都是些智力低下,狂暴好斗的邪恶生物,这样的鬼魂怎么可能会说话?”威尔摇头否定。

  张浩哦了一声,他敢肯定那个鬼魂不是普通的货色,根据它和死亡法师的对话,多半也与南方边境人口失踪的怪事有所联系,但南方边境任务暂时还是机密,张浩也不好向威尔透露更多的信息。

  “等见到大魔法师长公主再作打算吧!”张浩如是想着。

83 解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