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死亡威胁(上)

    海龙惟恐露馅,也无法反驳弘治,哼了一声,缓缓坐直身体。看着海龙醒了玉华不禁喜极而泣,猛的投入到海龙怀中,道:“大哥,你可别吓我啊!我刚才不是故意的,你可千万不要有事。”感受着玉华的温柔和她那充满弹性的娇躯,海龙不禁一阵脸红,赶忙道:“我没事,我已经没事了。玉华,你不生我气了吧,以后大哥再不会像那次似的凶你了,好不好。”

  玉萍扑哧一笑,道:“当然好了,海龙大哥,你可不知道,这几天姐姐像丢了魂似的,刚才她还说,如果你醒了,就再不生你气了呢?”

  玉华瞪了妹妹一眼,满脸红晕的低下了头,柔声道:“海龙大哥,以前的一切都过去了,我也忘了,只要你以后对我好就行。”

  海龙微微一笑,搂着玉华站了起来,双手抓住她肩膀,将其缓缓推离自己的胸前,微笑道:“以后我们都要努力修炼。啊!对了,玉华你做的素斋真是太美味了,以后有机会,我一定经常去至云峰找你,你可不要不做给我吃啊!”

  离开海龙的怀抱,玉华感到一阵空虚,低声道:“只要你愿意吃,我随时都可以做给你啊!”

  没等海龙说话,弘治抢着道:“刚才大哥还说他没吃饱呢,玉华,你就再多做些吧。大哥睡了两天,现在可是很需要营养的。”

  海龙心中暗骂,明明是你小子自己想吃,却推到我头上来,但想起先前的承诺,到也不好揭穿。玉华微微一笑,凝望海龙一眼,这才拉着妹妹跑向厨房去了。看着她们离去的背影,弘治凑到海龙身旁,竖起大拇指道:“大哥,真有你的,小弟这次可是服了。这样你都能过关。”

  海龙嘿嘿一笑,道:“女孩子嘛,向来心软,以后要是想吃玉华做的素斋,你就求我好了。”

  玉华动作甚是迅速,一会儿的工夫,就做出一桌子美味的食物,海龙、弘治二人可不知道什么叫客气,风卷残云般将素斋扫荡一空。本来玉华姐妹还想多留他们聊一会儿,却被海龙以回去疗伤为借口推脱了。离开玉华姐妹的房间,海龙遣弘治先回房,自己却一个人来到了仙照山主峰后山。缓步走上岩石,浓雾弥漫,景色依旧如昔,但海龙此时的心境已经大为不同。他现在根本都不愿去考虑感情,现在之所以向玉华认错,是因为他认为没有必要和那姐妹闹僵,他已经决定,只要是人家对他的好,他都接受,至于自身的感情,却绝不轻易付出。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光芒一闪,小铁棍化为千钧棒出现在海龙手中,海龙缓缓将千钧棒贴上自己的面颊,感受着那亲切的能量,喃喃的说道:“现在就只有你是我最贴心的宝贝了,逆天镜没了,它足足跟了我八百年,但我却不得不将它送出去。我欠天琴的太多太多。千钧棒,你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永远都不会。只要有你在,就足够了。六耳前辈,您现在已经过着不错的仙人生活吧。您等着,等我度过天劫后,就到天上去找您。法力,我需要强大的法力,神之力啊!你快些强大起来吧,我要成为最强的神仙,一定要。”

  “叮——”一声轻响将海龙从思绪中惊醒,虽然他来到这里最主要的就是等着美妙的声音,但声音的突然出现,还是吓了他一跳。

  美妙的旋律缓缓响起,随着那动人的声音,一缕歌声萦绕在海龙耳边。

  湖水是你的眼神,

  梦想满天星辰。

  心情是一个传说,

  恒古不变的永久。

  回忆是一扇树叶的门,

  童年有一个亲爱的人。

  向往仙界的路程,

  沧海桑田的执着。

  你是我爱的人,你是离逝的风。

  心中的思索已是一遍一遍。

  你是爱我的人?你是沉湎的泪。

  等待的痛苦总是一遍一遍。

  我们都有一张天真而忧伤的脸。

  手握阳光我们望着遥远。

  轻轻的一遍遍,一年又一年。

  多年后我们是否还能再唱起心愿。

  海龙本想转过的身体,但当他听到这如同仙乐的声音时,身体完全僵硬了,刹那间,他的身心充满了九仙琴的乐声和那美妙的歌声。在寂静的夜空中,声音是那么的清晰,空中的云雾时聚时散,似乎是在因为歌声而欢快、悲伤似的。

  “为什么?”琴音、歌声同时消失了,天琴淡淡的声音在海龙身旁响起。海龙全身一震,眼神迷离的清醒过来,轻叹道:“什么为什么?”

  天琴脸旁挂着两缕泪痕,手托九仙琴站在海龙身旁,“为什么要把逆天镜给我。你应该知道,当一件仙器已经认你为主后,你强行将它逼出体外,对你自身的伤害将有多大。恐怕,你至少要修炼百年,才能恢复原有的修为吧。你这样做,值得么?”

  海龙摇了摇头,道:“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我想这样做,就做了。琴,我欠你的太多太多。为了我,你吃了那么多苦,虽然你从来没有说过,但我都知道。问天流、圆月流一直将你看做心中之刺,必要除你而后快,如果你有了逆天宝镜,自然会更安全一些。为了我们正道七宗之间的关系,我不能去承认什么,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去做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还债而已。”

  天琴沉默了,手上的九仙琴光芒流转,半晌,她深吸口气,轻启樱唇,道:“你喜欢飘渺道尊,对不对?”

  海龙全身一颤,道:“这似乎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吧。飘渺道尊是我的祖师,是我们连云宗修为最强大的高人,我对她只有尊敬之心。”

  天琴摇了摇头,道:“不,你或许骗的了别人,但是你骗不了我。当时,飘渺道尊用禁制将声音隔绝的时候,我看到了你的眼神,那是深情凝望的眼神,如果不是刻骨铭心的爱恋,又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呢?送出仙器后,我能清晰的感觉到你内心的痛苦,尤其是接到了逆天镜,九仙琴曾经与逆天镜相处数千年之久,两件仙器可以说已经心意相通,凭借着和九仙琴的合体,我能感受到逆天镜的悲痛,它完全是被你的情绪所感染才会那样的。飘渺道尊拒绝了你,是么?确实,她是我见过最美的人,也是最有气质的前辈高手,那是完全发自内心深处的气息。我,我比不上她。逆天镜是我千惠谷至宝,谢谢你还给了我们。师傅他老人家对你非常感激,让我邀请你有空到千惠谷一坐。你愿意来么?”

  海龙身体再震,“去千惠谷么?你们那里不是不允许外人进入的么?天琴,你知道么?我感觉好孤独,虽然我有朋友,有师长,但是,我依然感觉好孤独,我的心被冰封上了,它好冷。你猜的对,我确实对飘渺祖师有非份之想,但是,那已经成为过去。我和她可以说是两个世界的人。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我连起码保护她的力量都没有,我还能奢求什么呢?我现在,最渴望的就是力量,或许,只有强大的法力,才是我最需要的吧。比赛已经结束两天了,我想,你也要走了吧。忘了我吧,今后的海龙,将是一个完全追求力量的人。或许,再次见面的时候,你会连认都认不出我。我不想伤害任何人,更不想伤害你。你明白么?”

  一滴晶莹的泪水打在九仙琴的黄色琴弦上,琴弦微微一颤,发出嗡的一声,天琴突然全身一震,猛的回首向来时的方向看去,沉声道:“是谁在那里?出来。”“啪啪啪。”鼓掌声响起,两条人影从暗处徐徐而来,阴冷的声音响起:“好一对狗男女,在临死之前,还不忘亲热。看来,我猜对了。九仙琴确实不愧为仙家至宝,修为相差那么多,居然还能感受到我们的存在。不错,不错。”

  海龙和天琴同时看清了来人是谁,两人心中同时一紧,他们知道,今天,恐怕要面临生死存亡之时了。这突然出现的两人,正是问天流的刑天道尊和圆月流的玄雨道尊,两人都是一脸杀气,全身散发着庞大的气势。海龙和天琴都没有动,在修为相差巨大的情况下,他们知道,一切都是惘然的,一旦飞起来,恐怕就会遭到毁灭性的雷霆打击。天琴将九仙琴横于身前,道:“你们的儿子是我杀的,想报仇就来吧。放他走。”

  刑天哈哈大笑起来,“放他走?你在做梦么?放他去通知白鹤和接天那两个老东西?今天,你们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你们尽管放心,我们一定会做的很干净,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天琴,你有九仙琴,又新得了逆天镜,让我们见识一下吧。”一边说着,他和玄雨同时手捏法决,一层红、蓝相交的能量罩骤然而出,瞬间将周围方圆百米笼罩在内,以刑天夫妇的修为,在这个禁制中,别说声音,就是连光芒也无法传出。

  天琴明知不敌,俏脸上流露出焦急之色,瞥了身旁的海龙一眼,刚想说些什么,却被海龙拦住了。海龙信手将小铁棍幻化成千钧棒,冷声道:“天琴,什么都没必要跟他们这对杂碎说什么?刑天,我告诉你,当初毁你儿子肉体的确实是天琴,但是,灭他道胎的却是我。想报仇么?你们尽管动手。少爷要是皱下眉头,就不算是连云宗弟子。”

  刑天夫妇同时散发出强大的煞气,在那庞大的气势下,海龙和天琴险些喘不过气来。刑天仰天长啸一声,道:“好,我猜的果然没错。我一直就怀疑当初动手的还有一名连云宗弟子,当你把逆天镜给天琴的时候,我就猜到你可能就是那人。好,好,好,儿子啊!今天我们就替你报仇了,不打的这对狗男女形神俱灭,我就不叫刑天。”金光一闪,一柄暗金色的长枪出现在刑天手上,玄雨虽然没有说话,但她也召出了自己的飞剑,在这种情况下,别说海龙重伤未愈,就算他和天琴完全处于最佳状态,也是根本没有获胜的可能。

  深深的看了天琴一眼,海龙微笑道:“没想到,我竟然会和你死在一起。看来,只有来生才能进入修真至境了。”

  天琴脸上再没有了焦急之色,嫣然一笑,道:“海龙,你告诉我,如果没有你喜欢那人出现,你会喜欢上我么?”

  海龙柔声道:“当然会,其实,即使是现在,我也很喜欢你,只是我不敢再面对感情而已。天琴,你的琴声和歌声,就算我下地狱也永远无法忘记。我欠你的情,来生再还,那时,我将换你一个爱人。千——钧——澄——玉——宇——”在暴喝当中,海龙猛的咬破自己舌尖,将金丹中蕴涵的神之力顷刻间提升到顶峰,毫无保留的,发动了这千钧棒法的第一式。千万道霞光骤然亮起,海龙身随棒走,用那无数道金光将天琴完全遮盖在背后,天琴耳边响起海龙的传音,“一旦禁制被破,你立刻逃走。”

  刑天不屑的一笑,看了妻子一眼,淡然道:“想拼命么?就凭你?秋杀金风问天枪。烈——火——燎——原——。”无数枪影向海龙迎去,不坠境界的法力修为是异常恐怖的,刑天刺出的每一枪都带有丈许长的光芒,那尖锐的法力同千钧棒散发的神之力相触,顿时发出噗噗的声音。

  千钧棒确实是至宝,在修为相差如此之远的情况下,海龙竟然凭借着千钧棒法的第一招顶下了刑天的攻击,鲜血狂喷中,万千棒影骤然合一,当胸朝刑天点去。刑天脸色微微一变,心中暗想,这小子能获得新人大赛冠军,果然非易与之辈。手中暗金枪从腋下叹出,骤然以枪尖迎上了千钧棒。

  ---------------------------------------------------------------------

  (继续解禁,欢迎大家投票,订阅本书.投票多,我才能有更多的精华回报大家.不但本书持续解禁,同时善良的死神也会持续解禁.)

  

第三十六章 死亡威胁(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