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九章 兄弟别离(上)

    新书开始更新了,生肖守护神今天将更新三章,欢迎大家去收藏,推荐.地址:

  ---------------------------------------------------------------------

  海龙嘿嘿一笑,道:“有您老人家罩着他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佛祖,我这里还有点好东西,就孝敬您了吧。我听弘治说,您比较喜欢这调调。”说着,右手一抖,乾坤戒中顿时飞出一个硕大的红葫芦,双手递了过去。

  燃灯佛祖下意识接入手中,他本以为是什么法宝,但葫芦一入手,他却发现,这只不过是一个最普通的葫芦而已,只是个头大了一点。“海龙,这是什么东西?我可从来没喜欢过葫芦啊!”

  海龙看了看两旁,低声道:“这是我们连云山脉自己酿造的猴儿酒,难道您不喜欢么?”

  燃灯佛祖看似昏黄的双目大亮,一圈佛光瞬间将他和海龙的身体笼罩在内,燃灯佛祖贴近海龙,惊喜的道:“你是说,这是酒么?”

  海龙点了点头,道:“是啊!弘治说您最爱喝酒吃肉,肉我现在没地方给您找,这些酒就算我和弘治孝敬您老人家的了。”

  燃灯佛祖毫不客气的将葫芦搂在怀里,身上再没有了先前那宝象庄严的样子,眉开眼笑的道:“好小子,真有悟性,好,好。我老人家也不能白要了你的好东西,这个给你,以后当着别人的面,可不能告诉他们我喜欢喝酒的事。”说着,一个手环向海龙飞来,套入了海龙右手的手腕上。手环通体如白玉一般,并没有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但却蕴涵着丝丝暖意。海龙知道,这定然是件好宝贝,赶忙谢道:“多谢燃灯佛祖恩赐。您既然是弘治的师傅,又和我师傅关系不错,我就叫您一声师伯吧。”所谓大树底下好乘凉,虽然海龙不知道燃灯佛祖在佛界中地位如何,但从仙界九大天君对他的态度来看,定然非同一般。只要拉上这个靠山,再加上自己的师傅,不论干什么都好说了。

  燃灯佛祖现在眼中只有这个宝贝的大葫芦,下意识的点头道:“好,师伯就师伯吧。我也要回去了。佛界还有许多事需要处理。记住,当你在仙界遇到什么危险时,就出示这个手环,对方总要给我这老头儿几分面子。走了,以后再见。”说完,抱着那大酒葫芦飞身而起,“哦,对了,还有件事我要告诉你。你师傅对酒这东西也极为钟爱,你给他也带点,下回见面时给他,他以后就不会训你了。哈哈,再见了,小海龙。”

  海龙看着燃灯佛祖离去的身影,心中暗道,他和他那宝贝徒弟真是一对活宝,师傅也爱喝酒?看来,佛界中人对酒可是别有钟爱啊!要多弄点带上,以后就算自己不喝,贿赂贿赂他人总也是好的。

  感受着身上散发的仙气,海龙全身舒坦,法力仿佛用不完似的,收回金箍棒,海龙意念一动,就已经回到了连云山脉内,他可以隐藏了自己的气息,没有让任何人发现,直接返回了摩云峰,找来几个大葫芦,将酿造好的猴儿酒足足装了十大葫芦。扭头看了一眼弘治和小机灵闭关的地方,微微一笑,自言自语的道:“好兄弟,我在天上等你了。”说完,大手一挥,在仙灵之气的围绕下,十个大酒葫芦纷纷归入了乾坤戒之中。海龙飞身而起,朝连云山脉外飞去,在就要飞出连云山脉范围之时,他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叹息一声,朝着止水峰的方向弹出了两道七彩光芒。想起弘治,他也同时想起了自己另一位兄弟,就要离开这一界了,总要去看看。

  止水峰。空气中的压抑消失后,止水和后天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两人都虚弱极了,她们朝海龙度劫的方向看着,谁也不敢确定,海龙是度劫成功了还是被天劫吞噬了。毕竟距离千里之外,如果不是后天凭借着导引箭和自己对于海龙气息的熟悉,这么远的距离她们根本帮不上海龙。

  两道彩虹般的光芒飘然而至,止水和后天根本没有任何抵挡的力量,只得任由那充满祥和之气的光芒流入自己体内。两人同时全身一震,澎湃而纯正的混元一气滋润着她们的身体,法力和体力都快速的恢复着。

  止水大喜,道:“海龙,这一定是海龙成功升仙后发来的法力。他成功了,他真的成功了。”

  后天热泪盈眶的道:“太好了,师伯,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师傅,师傅他成功升仙了。我有个仙人师傅拉。”二女相拥而泣,这个好消息对她们来说,比任何事都重要。

  海龙此时的修为虽然还没有达到大罗金仙那种境界,但他的修为已经极为接近了,从连云宗到北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只是转瞬之事而已。

  感受着大挪移之法带给自己的快感,海龙全身一阵轻松,那完全是以自身仙灵之气构成一个较小的法阵,然后利用法力的强大,瞬间移动到自己想去的地方。寒风吹拂,海龙全身包裹在淡淡的金光之中,遥望了一眼变异人地下城的方向,他知道,自己现在不适合去打扰影。飞身而下,朝着自己此行的目的地飞去。

  魔沼依然是那么阴森,充满着死亡之气,突然,一阵和风吹拂,给这片死亡沼泽中带来了一丝生机。海龙悬浮在半空之中,他并不想给戾峰找麻烦,所以没有深入魔沼之中,只在这里,凭借神识搜寻着戾峰的行踪。现在他的神识就宛如双眼一般,神识所到之处,他完全可以清晰的看到一切,魔沼很大,海龙首先向上次戾峰所在的石洞探去。他的运气很好,戾峰正盘膝坐在石洞内修炼,戾无暇就在他身旁。海龙轻轻的叹息一声,神识直接刺入戾峰脑中,将自己现在的方位告诉了他。没等戾峰清醒过来,海龙就将神识退回了自己的意念。站在原地,等待着他的来临。这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好兄弟就要分离了,以后能不能见到他还是未知数。海龙心中明白,戾峰在魔宗中有太多的不舍,他是不可能跟自己走的,而且自己现在也没办法带他走。幸好已经拥有了通行三界的能力,在戾峰以及自己关心的那些人度劫之前还能回来看看,如果能帮的上,就尽量帮吧。但是,不知道仙人能否帮凡人度劫,如果考虑到公平的话,应该不行吧。

  突然,一丝阴森邪气从四面八方涌来,开始时海龙并没在意,以为只是魔沼中的邪气而已,但是,一会儿的工夫,邪气越来越盛,如同一张大网似的从四面八方传来。海龙心中一动,上次他来的时候是同天琴一起,有天琴在并没有遇到什么阻碍,而此次却是自己前来,难道这些邪气就是魔宗的防护么?算了,别给豆芽儿带来麻烦,自己还是飞到天上去等他吧。想到这里,海龙全身微微一晃,仙灵之气如旋涡般转起,那些企图封锁住他的妖邪之气顿时被完全挣脱出去,所有和仙灵之气相接的妖气顿时化为无形。海龙如同箭一般飞身而上,魔沼中的妖邪之气根本不敢再纠缠。正在这时,一个低沉森然的声音响起,“什么人,竟然敢进入我魔宗禁地。”

  黑色的身影闪烁着淡淡红光,从下方急速向海龙追来,海龙不知道对方是谁,而且此时心境平和,所以面对魔宗中人也没有下杀手。身形在空中一转,轻飘飘的拍向对方,仙灵之气凝而不散,形成一面充满弹性的光墙,将那道黑影震飞了出去。

  天空中,两道身影同时后飘,相隔千米对视着。海龙脚踏七彩祥云,全身不段散发着柔和的金色光芒。身形挺拔,相貌虽然并没有比以前改变什么,但看上去却给人一种极为舒服的感觉。全身笼罩着一层淡淡的仙气,漂浮在那里显露着仙人本色。

  另外一道身影截然相反,他脚踏乌云,一身黑袍,背后猩红色的披风微微的浮动着。看上去三、四十岁,脸上满是狞厉之色。这个人海龙自然认得,正是魔宗宗主戾天。因为天劫而产生的庞大压力消失后,金十三和乌鸦都各自返回了自己的领地修炼,戾天刚准备趁着之后一年不会有天劫的机会入定,却突然发现魔宗外围有人入侵到魔宗禁地,而且这个人的气息极强,似乎不是手下们能对付的,这才飞出来查看。

  海龙淡淡的说道:“今天既然让我见到你,我们之间就应该做一个了断了。戾天,你活的日子已经够久了。”

  戾天眼中怒气勃发,哼了一声,道:“既然你想死,那本宗就成全你。”

  虽然相隔千米,却不能丝毫阻碍他们的声音。

  金光和黑红色血光同时亮起,七彩祥云和乌云闪电般接近着。

  “轰——”

  金光突然变得那么刺眼,顷刻间,千万道霞光湛放。如意金箍棒在海龙的控制下,随手一挥间已经将戾天所有魔气都笼罩起来。

  “啊!不可能,你,你怎么会,难道那九天重劫,你已经……”戾天的声音中充满了惊恐。

  海龙傲然道:“不错,你猜对了。天上地下,惟我独仙。去死吧。”千万道霞光同金光融合唯一,化为一股沛然之力骤然而去……

  “不要——”一个惊恐的声音尖锐的刺入海龙耳中。一条人影从下方飞腾而起,在金箍棒点到戾天胸前之时拦在了他面前。

  海龙的仙灵之气一发即收,金箍棒骤然停滞在那条后来的身影胸前,眉头微皱,“你要阻止我么?戾天作恶多端,早是死有余辜。”

  及时赶来的正是戾峰,他接受到海龙的神识通知后立刻就清醒过来,没有惊动妻子,赶忙飞出来,可刚刚出了石窟,他就发现了空中的变化,赶忙飞身而起,正好救下了戾天,否则,以海龙现在的修为,恐怕戾天有形神俱灭的危险。

  “大哥,他毕竟是我义父,虽然当初他封印了我的记忆,但是,他教养我成人,传授我绝学,义父对我的恩情我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报答的。大哥,我也做过许多坏事,手上也沾染了无数血腥,如果你要杀,就连我一起杀了吧。我愿意用自己的命换取义父的。”

  戾天本想说什么,但当他听到戾峰的话,顿时全身大震,戾峰的话,深深的震撼了他的心。

  海龙眼中光芒连变,手腕一抖,将金箍棒背在身后,轻叹道:“豆芽儿,你知道的,无论如何我也不会伤害你。但是,我即将升仙,已经经历过九转天劫,如果我不杀戾天,或许你们魔宗就会成为我连云宗大患。我们立场不同,你闪开吧,我同戾天的事让我们自己解决。”

  戾峰依旧拦在海龙身前,哀求道:“大哥,你就放过我义父吧。我知道你已经成功度劫,其实你根本用不着担心我们魔宗什么,现在北疆变异人崛起,对我们邪道三宗是极大的威胁,而邪宗宗主邪祖又一直未归,现在我们连应付那些变异人都非常困难,又怎么会找你们连云宗的麻烦呢?大哥,我求求你,看在我的份上就不要为难义父了,义父他老人家现在已经快控制不住自己的修为了,用不了几年他就会度劫。你又何必跟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计较过多呢?看在我的份上,你就放过义父吧。”

  听着戾峰的苦苦哀求,海龙微微一笑,道:“好了,你不用多说了。戾天,你作恶多端,将来自有报应。你这辈子做的唯一一件好事,恐怕就是收了豆芽儿为义子,好了,你走吧,我想和豆芽儿说几句话。”

  戾天脸上流露出一丝惨笑,点了点头,一言不发的飞身而去。

  

第一百一十九章 兄弟别离(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