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信仰(全)

    接下来在帝国的日子可以说是风平浪静,真正危险的并不是在天龙帝国境内,而是离开帝国后的终点风神帝国和必经之路水神帝国。

  王风对水神帝国和风神帝国毫无概念,只是凭着这两个名字对其国家有个初始的印象。

  接触到魔法后,知道了魔法分为几个不同的系别,每个系都要借助神的力量才能够发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魔法根本不应该是人世间的凡夫俗子能够掌握的力量,根本就是神的意志和力量通过魔法师这个代言人在这个世界的体现。

  每个国家信奉的力量不同,代表着信奉的主神也不同,所以国名用神的名字来体现既体现了国家的尊贵,也充分体现了对神的尊敬。

  不过然王风不理解的是天龙帝国的命名。如果天龙帝国信奉的是龙,那么和神龙帝国所信奉的龙又有什么不同呢?

  带着这个疑问,王风在一次宿营的时候问了问琳达。

  琳达这几天一直在和精灵弓箭手们交流箭技。在平日的路上,他们都是以精灵语言交谈。精灵语言晦涩难懂,除了真正的在精灵族中长大的精灵们,其他别的种族根本不懂。

  因为人族的分布广泛并和各个种族都有交流,所以人族的语言成为了大陆的通用语。各个种族的人都会人族的语言。

  精灵语交流使得所有想知道精灵们交谈内容的人都死了心。而琳达和这些精灵们则在肆无忌惮的谈笑风生中分享着各自不同的对弓箭的体悟。

  琳达和这些人接受的训练不同,军队的训练方式体现的是杀阀,更加讲求一击必杀,是更加实用并将伤害体现到最大的箭法,而琳达相对来说,弓箭的攻击更加像是一种轻灵空旷的艺术。

  精灵们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学习王风的那招威力惊人的箭术,这招琳达已经给它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做“灵击”。

  学习灵击最难的倒不是如何控制精灵特有的灵气按照特定的方式旋转,而是让这些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体内还有这种不可思议的灵力了解并能让自己控制这些力量。这种气感的培养琳达刚开始还是在王风内力的帮助下才入门的,现在没有王风的帮助,效果自然差了很多。

  不过这些精灵们学习的很刻苦,对琳达的话深信不疑。每天除了正常的警戒工作外,即便在走路的时候也在默默的思考,努力的寻找那种灵动的感觉。

  各个精灵都已经开始慢慢领悟,琳达却没有了用自己种族的话语聊天的对象,不过,她并不感到难过,因为,没有了这些精灵们的纠缠,她更可以和王风走在一起了。

  这天,大队人马都扎好营地,各自休息了。王风看左右无事,狼军的人都在各自修炼,其他的杂务都已经安排妥当,琳达若汉也都在忙,所以,叫了白雪,在离营地不远的一个小山包上,坐着静静的看着天空升起的两个月亮。

  有一个月亮正好是满月,看着这轮圆圆的明月,王风心中莫名的升起了一阵思乡的情绪。满月如果在自己的世界的话,应该是团圆的日子,王风已经多年没有享受过团圆的感觉了,自从父母死后,王风就已经没有家了,更提不上阖家团圆了。

  轻轻叹了口气,耳中传来了一丝若有若无的脚步声。现在整个队伍中,能够达到这个境界的,只有练习过轻功的琳达了。

  远远看到王风呆呆的看着天空,琳达忽然觉得王风现在有些无助,不由的走了过来。在她的心中,只希望能和王风一起面对所有的事情,不管是开心还是不开心。

  在白雪和王风中间坐了下来,琳达轻轻的问道:“风,你在想什么呢?”这是琳达第一次面对面的没有叫王风老大,而是直接喊他的名字。话一出口,琳达已经满脸通红,但心里却有一种期待,不知道王风听到这个称呼会有什么反应。

  王风心里正在默默的想着一些家乡的事情,突然听到琳达的这个称呼,敏感的他立刻从中听出了浓浓的情意和关怀。一丝的郁闷立刻烟消云散了。

  虽然离开了自己生活的世界,离开了许多生死与共的朋友,但是在这个世界自己也交了许多同样的朋友,更重要的是,还有琳达这样的一个红颜知己在默默的关心和喜欢自己,想到这里,心中由于思乡所带来的不快立刻抛到了脑后。

  王风轻轻的伸出左手,抓住了琳达的右手,什么话也没有说。但两个人却都在心中荡漾着一股浓浓的情意。琳达更是心中激动万分。

  另一只手轻轻摸了摸白雪,白雪乖巧的趴到了两人身前,王风说道:“我在想我原来的世界的一些事情。”

  琳达看着他的手一下一下的从白雪的头顶滑到尾尖,过了好一会才开口道:“可以给我说说吗?”

  王风笑道:“当然可以。不过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琳达歪头看着他,王风笑笑,把天龙帝国名称的问题问了出来。

  琳达一只手在王风手中,感觉很不习惯,但在她内心中又期望王风的手永远不要放开。听到王风的问题,把知道的东西在心神皆醉中默默的整理了一遍,才慢慢开口娓娓道来。

  的确,很多国家的名称和其皇室贵族所信奉的主神有关。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每个国家的主神各不相同。

  有些皇室和贵族出身的魔法师,由于自己的体质决定了自己可以修行那个系的魔法,相对而言,在国家中占了主导地位的这些人所仪仗的主神就成了国家推崇的对象。

  加上各个国家的贵族们为了保持血统的高贵,经常在上层之间彼此通婚,这样导致在几代以后,贵族中的法师们统一的都只能修习一个系的魔法,因而,在这个国家中,这个主神就更加神圣不可替代。慢慢的这些贵族以神的名字为自己的国家命名。

  当然,以同一个神的名字命名的只有而且只应该有一个国家,但信奉同一个神的另一个国家不满这个国家侵占了神圣的名称,因而发起了后世称为“正名”的多国战争。

  当时参加大战的多达几十个小国家,以不同的神灵为中心,分成了若干个小战区,每个战区的国家都在争着自己信奉的主神的名称。

  经过几十年的鏖战,终于那些势力大的国家慢慢的把和自己争斗的小国家吞并,形成了更大的国家,正名的战争也慢慢的接近了尾声。

  但各个战区还是有几个不甘失败的小国,于是他们的势力慢慢集合,终于,几个不同的战区的几个小国联合了起来,成立了名为天龙的国家,这个国家因为成员复杂,各个战区信奉各个神灵的都有,取长补短之下,成为了又一个能和各个主神名义的大国相抗衡的势力。

  后来,各国基本上平息了周围的战乱,因为周围都是以不同神灵命名的国家,所以一时间各国也找不到和其他国家开口的理由,毕竟神灵之间是不能也没有战争的。

  杂牌军天龙帝国,在后期的战争中已经展露了他们的实力,没有国家敢轻视,而且经过几十年的战争,所有的帝国都已经筋疲力尽,实在没有多余的人力物力来支持又一场战争了,所以不约而同的,几个国家纷纷派出和平使者,订立了和平条约,大陆上的格局才慢慢稳定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也是现在天龙帝国的发家史。

  王风了解了这个过程后,不禁对这场荒唐的战争摇头叹息不止。

  随后,想到一个问题,这场战争既然是人族的战争,那么现在各个种族和平相处的情形又是如何出现的?对于这个问题,琳达也不是知道的很清楚,只知道从出生起,世界就是这个样子了,也没有人给他们解释,大家都见怪不怪的和不同种族的人和平共处着。

  稍稍侧着头,看着琳达也在轻轻的***白雪,王风不禁问道:“琳达,你们精灵有什么信奉的神明吗?我倒是听说,最厉害的魔法师都是精灵,你们信奉哪个?”

  琳达转头看看王风,突然轻声的笑道:“风,如果我告诉你,我们精灵族的魔法师根本就没有信奉任何主神,你会相信吗?”

  王风道:“当然相信,即便你现在就告诉我,主神是信奉你们精灵的,我也不会奇怪。”

  琳达看着王风,似乎在判断他这话的真假,王风笑着说:“你的话,我从来不怀疑。”

  心中荡漾着从未有过的幸福的感觉,琳达感觉都有些轻飘飘的了。但还是记得王风的问题,接着说道:“我们精灵和人类的信仰不同,我们并不对那些高高在上的神灵有任何的好感,所有精灵种族中没有一个种族供奉这些神,我们有我们自己的神灵。”

  王风终于明白了,这可能是不同种族文化上的诧异,应该和原来的世界里汉族和契丹族不同的信仰一样。

  琳达这时好奇的问道:“风,你原来的世界也有神灵吗?”

  “有的,有很多。”王风接过话头,细细的把自己映象中的神明过了一遍,然后才开始慢慢讲述。

  “我们的世界里有很多的神明,也有很多神明的故事。在我们那里,神明的世界并不是这里这么单纯的几个不同魔法系的神。”

  “那你们的神是社么样子的?和我们的一样吗?”

  “我们的神灵不是只崇尚力量的,很多时候,我们的神只是保佑我们。有保佑我们风调雨顺的龙神,护佑一方的土地,有让人福如东海的福神,也有让人财源滚滚的财神,有让人寿比南山的寿星,总之,我们的神明都是在一个或者多个方面保佑我们人间百姓的神。”

  顿了顿又说道:“虽然很多的时候,神明并没有给我们带来我们企盼的东西,但是毕竟在心中,神明还是给了我们无数的希望。”

  琳达很好奇的说道:“你们难道没有元素之神吗?就像风神,水神这样的?”

  “有啊,我们有专门负责行风的风婆婆,也有负责打雷闪电的雷公电母,各个江河湖海都有分管的水神,土地就是专门管理土的,应该算是土神吧。”王风这时候才想起,原来自己的世界里连神明都不比这里少,真是有趣。

  “人们生活中的大部分涉及到的东西,都有神灵在保佑。吃饭有灶神,每年过年的时候都要拜祭的。看门有门神,而且还有两个。生儿育女有送子娘娘,还有住在月宫中的嫦娥仙子,吴刚和玉兔,每到八月中秋都会吃月饼,赏月。那时候的月亮就像今天这样,又大又圆。”说到这些,王风突然觉得自己原来的世界还是很精彩的。

  琳达显然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多新鲜的事情,尤其是作为神明还要管人间老百姓这些琐碎的生活小事,更是让生活在这个神明高高在上的世界中的精灵十分的不理解。

  王风说上了兴头,给琳达解释自己的世界中什么是过年,怎么样子庆祝。八月中秋是什么日子,小时候和家里的人怎样过中秋。并把后羿和嫦娥的故事给讲了一遍。

  听到那里这么盛大的节日,普天之下所有的人都在庆祝,琳达不禁向往。而且后来这么简单的两个人的故事,还能牵涉到神明中的王和后,还有十个日神,人们吃了仙丹就可以成为神仙,琳达不禁被这个凄美的爱情故事深深打动。

  “你们的世界到底有多少神灵啊?”琳达惊讶的问道。

  “不知道,没有数过,也数不清。在我们的世界里,从盘古王开天辟地,到女娲造人,后来又有各种各样的神仙,数不过来。有四方大帝,文曲星,武曲星,上中下八洞神仙,二十八星宿,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太多了数不过来,按照我们的传说,天上的每一颗星辰都是一个神仙,这还不算其他更加有名而且不是以星辰命名的神。此外,还有天兵天将不计其数,你说我们有多少神?”

  琳达吐了吐舌头,调皮的样子惹人发笑。接着问道:“那么,风,你们的神里面有没有管两个人的爱情的神呢?”

  王风道:“有的,在我们的神中,有一个叫做月老,他就是管天下人的姻缘的。每个人从生下来开始,月老就把一根红线系在他身上,而红线的另一端,就系在你的宿世姻缘的那个人身上,所以,我们管两个人有姻缘,通常就说‘千里姻缘一线牵’。”

  听着王风的话,琳达还有些许的害羞,而且可能今天听到的新鲜的事情太多,一时消化不了,不再问这些不熟悉的事情,琳达开口问些自己熟悉的:“那你们有战斗的神明吗?”

  “有,很多,哪吒,托塔天王,二郎神,好多好多,不过,我们并不是按照风火水土这样划分的。我们的祖先在很早以前就有太极阴阳五行八卦等区分,神灵有时候也按照这个来排位。不过,估计你应该不会懂这些的。”

  琳达却是很好奇,缠着他非要让他说个明白,王风只好耐着性子给他讲自己从医药中了解的阴阳五行相生相克的变化,没想到刚刚才讲了一会,琳达已经叫着听不懂了。

  王风看着突然调皮起来的琳达微笑了起来,心中充满了这个小妖精可爱的面孔,明白她因为最近的一连串事情,怕自己有什么想不开的地方,特意的逗弄自己,让自己开心的。

  琳达看着王风微笑着看自己,脸立刻红了,羞答答的低下了头。

  知道了这个美丽精灵的心思,王风心中泛起温暖的感觉,继续给她讲故事。

  “在我们那里,人可以修行成仙的,也就是成为神明。”看着琳达惊奇的目光,王风说道:“我们有很多神都是人们经过修炼而变成的。也许我们那里的神比你们的对尘世间的众生更加的怜爱吧,也比这里的神更加给人们机会。”

  在琳达从小到大的记忆中,也从来都没有人可以变为神的历史,虽然精灵并不信奉人类的那几个魔法神,但也是有神明的。想要从普通的精灵一跃而变成神,精灵连想都不敢想,怎么可以对神这样的大不敬呢。

  不管对王风的说法有如何的惊异,精明的精灵还是从王风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些,问道:“你说的神对世间众生都怜爱,难道非人的其他也可以成为神明吗?”

  “当然,不但人可以,世间万事万物都可以。”摸了摸白雪,接着说道:“如果不是我和它来到了这个世界,说不定白雪在那边已经可以成为妖仙了。”

  突然听到又冒出一个妖这个不懂的东西,琳达头都大了。不过既然能带个仙字,那说明了白雪的等级应该不是一般的魔兽那么简单的,恍然大悟似的,说道:“怪不得白雪那么厉害,原来都快成仙了。”

  白雪听到说它,抬起头来看看他俩,呜呜叫唤几声,又低下了头。

  伸出白皙的小手,摸了摸白雪光滑的皮毛,琳达问道:“风,你在你的世界里最崇拜的是哪个神?”

  显然没有料到琳达的这个问题,王风想了一会才说道:“不知道,我小的时候,跟着我父亲学习医道,那时候,我最崇拜的神是神农,扁鹊,华佗。他们都是医道圣人,救死扶伤,活人无数。可是当我的父母死后,我到了我那边的狼军中,那时候我心中没有那些保佑众生的神,只有两个字。”

  对王风的一切都关心,所以,琳达很急促的问道:“什么字?”

  王风眼中的光芒闪了一下,一字一顿的说道:“修——罗!”随着两个字的说出,周围的风都好像停顿了,四面说不出的肃杀,白雪也感觉到了什么,跳起来呜呜几声,四周了望,白色的狼头左右扫视,周围的青草都感觉到了压力,两个人一头狼为中心,向着四面倒伏。

  琳达突然打了个冷战,向王风那边靠了靠,担心的说道:“风,不要这样。”

  王风长出一口气,情绪稳定了下来,白雪也慢慢趴到了原来的位置,王风柔声说道:“琳达,吓到你了。”

  琳达见他已经恢复,摇摇头说道:“没有关系。”

  “还想听我的事情吗?”王风轻轻的问,琳达忙不迭的点头。

  “我从军营出来,报仇后,就没有再杀过人,那段时间最多的就是游历天下,顺路也采药救人,没有什么追求,也没有什么压力,可以说,那是我最逍遥的一段日子。在那段日子里,我反倒是没有什么信仰,心中也没有什么神明的存在。”

  停了停,接着说道:“然后我就到了这里,听到的就是各种魔法种族,还有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那时我在想,应该是上天在惩罚我,让我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中,无伴终老,从此回不去了。”

  看着琳达,王风微笑着说道:“直到最近,我才明白,上天并不是惩罚我,而是在成全我。让我来到这个和原来的世界没有任何关系的地方,又给了我这么多的朋友,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找到了我的红线那头的女子,我想,从我生下来那天起,月老就已经把我的红线系到了你身上了吧。”

  听到了王风如此直接的告白,琳达满面通红,嘤咛一声缩进了王风怀里。王风看着美丽的精灵,手中也抱的更加紧了,心中却是从未有过的满足。

  远处营地里都已经安排妥当了,依偎中的两个人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听到一阵脚步声从那边过来,看到这边的情形,那人的脚步也停了下来,很识趣的转头回去了。

  王风能听的出来,那是一个原来的龙骑兵,虽然很想知道他要说的事情,但实在是不想破坏眼前的温馨感觉,所以王风没有起身。

  估计也没有什么大事,这些狼军的成员不管是原来的龙骑兵还是新加入的精灵弓箭手,都是经过严格的军事训练的,如果有要紧事,估计不会让自己和琳达继续的。

  温馨的感觉没有持续多久,虽然自己的属下很识趣,但总有一些不识趣的人打扰别人的好事。

  也怪王风的耳力超人,两人人轻微的心跳声中,突然传来一个不和谐的声音。那是从远离营地的一个树林中发出来的。

  白雪的感觉也很灵敏,耳朵竖了起来,头也转过去,盯着那个方向呜呜几声。

  琳达也从白雪的异动中察觉道了异样,从王风的怀中探起头来,问道:“怎么了,风?”

  王风看着那个方向,轻声说道:“没事,几只小老鼠而已。”

  

第三十七章 信仰(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