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冲突

    从小山包上下来,回到营地,告诉守夜的人要小心戒备,同时亲自去通知了热血的人。

  奥特并不是很相信这个年轻人的发现,不过,他知道,在一起执行任务的过程中,最好还是保留足够的信任,所以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吩咐自己这边值勤的人也要小心。

  虽然奥特这么想,但他周围的人可不一定这么想,一个轻佻的声音问道:“请问你是怎么发现有人在注意我们的,啊?我们这里这么多人都没有发现,莫非你们一个一级的好运佣兵团比我们二十五级佣兵团的岗哨还要厉害?”随后是一阵嚣张的笑声。

  “笨蛋。”王风心中想着,什么话也没有说,转身就走。

  料不到王风的脾气这么好,这么明显的侮辱都可以忍受,奥特心中对王风评价高了几分。本来不相信,现在倒是相信了几分。突地想到白雪,奥特立刻变得深信不疑。那头狼完全可能发现自己这边的岗哨发现不了的东西,而且这次王风亲自来,一定不会是无的放矢的。

  那个队员还在对着远处王风的背影狂笑,想到王风走的时候那种更加不屑的眼神,明显的对自己的热血佣兵团不满。

  一路上热血的所有人都在有意无意的想看狼军的笑话,但狼军却从来没有什么过分的表现。这次如果自己这边什么话也不说,照做,那也不过是多加小心一点。但是,这个该死的傻瓜,为什么这么冒失,不但显得自己特别的傻,而且让热血整个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

  忍不住心中烦躁。冲着那个大小的队员狂喝一声:“闭嘴!”

  声音之大,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远处的王风都回过头来,看了一眼,不过,这次的眼光中却包含也一丝赞许的成分。

  不好在这样公开的场合之下训斥自己的队员,奥特大声的给自己的人下了加强警戒的命令,有意让王风这边听到。

  王风没有理会,直接回到了帐篷中。受王风原来带的帐篷的启发,这次狼军给每个人都配了一个定做的小帐篷,而且奇姆给每个帐篷都加持了个风之守护,这样即便在荒野中,帐篷也可以抵挡普通魔兽的一击之力,而给帐篷内的人一个准备时间。

  王风的帐篷琳达给布置的很舒适,而且两边就是琳达和若汉,虽然王风并不觉得需要他们特意的保护,但两个人还是每次都很默契的把帐篷扎在王风帐篷两边。而且总会安排一个精灵和一个龙骑兵的人在前后驻扎,四面围住王风。

  这样的安排,也没有人觉得不正常,佣兵团的团长,自然要有自己的岗哨。但在别人眼中,评价却是不一样的。

  多普给自己的情报中又加了几笔。

  “狼军没有什么特别表现,总是热血的人在警戒远方。”

  “狼军的人很懒散,几天来除了第一天精灵们,其他人没有很好的队形,乱成一团,很容易击破。精灵们最近好像也被影响了,队形也很散乱。队长的领导能力有问题。”

  “热血的人挑衅狼军一个武士,对方没有理会。需要注意,武士年纪很轻,不应该有这么好的修养,除非是实力差。武士队长是个狂战士,所有人要注意,不要激怒他。谢天谢地,那些人没有挑衅到他。”

  “热血的人挑衅狼军的一个精灵弓箭手,弓箭手怒,但小队长压下。精灵们很服从命令,需要特别注意。”

  “团长实力即使高也有限,每天需要安排人员保护。没有见过他发号施令,所有命令都是小队长发出的。”

  “精灵小队的队长和武士小队的队长每天都要守护,和团长的关系不一般。”

  “狼军的人发现我们的外围人员,可能是那头狼的原因,需要注意,外围的人员不要靠的太近。”

  “狼军的团长和精灵队长有暧mei关系,两个人一起很长时间,需要注意,可以的话加以利用。”

  “今天和狼军的人交谈中没有发现关于‘物品’的信息,可能他们都不知情。”

  “一直没有发现狼军团长的武器,怀疑其没有武器。”

  看着自己的报告,仔细想了想今天的事情,觉得没有什么再需要补充的了。多普慢慢把这些折成一个卷,叫来一个心腹,吩咐他给外围人员转交出去。特意安排的这种速度慢的负重兽,就是为了可以很方便自己的人在前方准备。

  吃亏在没有魔法师,所以王风他们没有发现多普这边传递消息。不过热血的魔法师却发现,每天在扎营后不久,货主这边总会有一阵阵魔法波动,但都以为是魔法师在进行恢复和冥想,所以没有注意。

  一早,大家又开始忙碌。昨天晚上的小心戒备什么都没有发现。可能是那些人小心没有靠近,也可能是王风的情报错误。

  王风和奥特照例到多普这里商量一天的行程。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天气也不错,没有下雨,还可以按照一直安排好的日程行军。路线上也正常。

  今天就能到达距离边境城市匹克城最近的一个补给点索姆镇,可以在那里进行一下充分的补给。然后就需要经过大概五天的路程才能到达边境城市匹克城。而且这段路程是相当难走的山路。

  这段山路一路上没有任何的补给,而且山路只有两个负重兽并排行走的宽度,加上货物,有些路段就只能一个一个通过。地势崎岖,很是难走。

  王风和奥特都是第一次走,所以听多普说完后,都若有所思,多普也不说话。其实他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过了明天,可能就会有危险来临了。大家都在各自想着应付的办法。

  不过,总有人不识趣。昨天那个大笑王风的人又开始在营地那边大声嚷嚷开了。

  “什么烂情报,害我们昨天晚上瞎紧张一夜,什么都没有,你们这些好运的小子还有什么可说的,让你们跟来已经不错了。如果我是货主,早就把你们打发走了,浪费金币。怎么,小子,不服啊,不服来比比啊!你们这些乳臭未干的小子,敢来吗?是男人就出来,我们比比!!!”

  三个人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听这个声音已经明白了。多普和王风的眼光都集中到了奥特身上,奥特是个明道理的人,不然也不会成为热血佣兵团的团长了。

  眼前的事情,再明显不过的,是热血的人在挑衅狼军的年轻人了。可能所有的人都觉得狼军能够找回神器,全靠的是运气,所以,即便是在合作的过程中,也总有一些人在想方设法的打击狼军的人。

  经过昨天晚上,王风亲自过来和奥特说明有人窥视,生怕自己不够重视而有什么祸事发生,奥特也明白王风的用意,冲这份心意,不管有没有敌人,奥特也很感激王风。所以,今天一早,奥特已经把王风当成了平等合作的伙伴。不管人家幸运也好,实力也好,都是个可以合作的佣兵团。就算是只有幸运,那又如何,有个幸运的伙伴总比有个倒霉的伙伴要强吧。

  但昨天晚上自己已经狠狠的教训了那个家伙,怎么还在这里乱说话。奥特忍不住心中的火气,跑出来看。王风和多普也跟了出去。

  场面上还是很多人的。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等待出发。可能等他们三个商量的时间,热血的这个家伙又忍不住挑衅。

  人员分成三方,多普的人在一旁看热闹,也没有伸手管。热血的人一拨,打头的正是昨天狂笑的大汉,后面的人都在后面,嘲笑的眼神看着对面狼军的人。大汉的一只手指都快要伸到若汉的鼻尖了。

  奥特和多普出来时,都吓了一大跳。虽然很多人都没有办法分清狂战士和普通人类战士的区别,但多普和奥特这点眼力还是有的。把一个狂战士激怒是什么后果,两个人是一清二楚的。而且若汉的巨斧就握在手上。

  不过,两人很快发现,是虚惊一场。现在的若汉,连眼皮都没有抬,灵活的挥舞着那把巨大的战斧,正聚精会神的削一个木条,周围的几个武士好像没有感觉似的,笑呵呵的在看着那个这时候恍如小丑一般的大汉。

  旁边的精灵已经有几个忍不住了,他们是什么出身,即便在帝国的军队里,一般的军官也不敢和他们如此说话,这个小小的佣兵团的武士算什么,竟然敢侮辱狼军的人,这让高傲的他们是在忍不下这口气。周围的狼军武士居然还在看热闹,不过,他们的队长自己都忍了,也不能指望他们能有什么作为了,这样的人,羞于和他们为伍。

  几个精灵已经把弓拿在手里了,眼光都向琳达瞟了过去,只等琳达一个指示,他们有信心,有能力让这些不知死活的佣兵们从此闭上他们讨厌的嘴。

  奥特连忙喝止住了那个大汉,大汉虽然嚣张,但对自己的团长还是很服帖的,所以半句废话没有,直接转身走回自己人那边。

  多普和王风都面无表情,看着奥特制止那个大汉,随后过来给两人赔罪。

  人家的团长这么给面子,精灵们也不好继续深究,但还是狠狠的瞪了那个家伙一眼,手才离开了弓。

  若汉这时终于停止了刮削那个木条,拿着刮好的木条递给琳达,说道:“琳达,又做好一枝。”声音平静,一点都没有生气的口气,仿佛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似的。

  王风走过去,冲着若汉轻轻的点了点头,若汉也心照不宣的回应了一下,大家开始各自忙碌。

  队伍出发了,前面就是补给地,对长期在外的这些佣兵们来说,醇香的美酒可能比金币更能刺激他们前进的速度。不过再快,也被负重兽慢吞吞的步子拖的慢了下来。

  琳达走到王风身边,轻轻的对他说道:“风,今天早上的事情不对劲,好像是多普的人故意挑起来的,那个家伙也是被利用了,多普的一个随从和那家伙聊了一会,那个家伙就找上来了。我看的很清楚。”

  几个人在一起时,一直是琳达担任警戒和侦察的,所以王风对她的话深信不疑。

  琳达接着说道:“不过,这个家伙这么一搞,有几个精灵已经忍不住了,都跟我说要去教训一下那家伙,我压下去了,但他们几个好像都有些怨言了。这样下去对狼军很不利呀。”

  王风轻轻嗯了一声,说道:“再给那些家伙一次机会,可以一而再,但不能再而三,事不过三,如果他们再挑衅,就给他们点厉害瞧瞧,记住,不要出人命。”琳达点头应是。

  索姆镇已经在望,大家的心情都很高兴,打前站的人员已经把镇上一个最大的酒吧兼客店包了下来,等着大家去休息。

  酒店的客房并不多,但长处是有一个特别大的独院牲口棚,便于存放负重兽,是长途运送货物的商队首选的休息补给地。而且楼下就是酒吧,是随队的佣兵们最喜欢的场所,所以,整个客店经常客满,也是多普他们固定的补给点。

  前站的人给多普早就准备好了房间,其他的房间明显不够两个佣兵团的人住,但除掉守夜的人员,加上有大部分热血的人都希望在酒吧中厮混,所以留下的房间足够狼军的人休息的。不过王风也没有太过分,男女分开,让几个人挤一个房间,还是给热血的人留下了足够他们挤挤休息的地方。

  不管酗酒不酗酒,佣兵们都会到酒吧坐坐的。略微修整一下,若汉已经带着那些武士冲下了酒吧。相对来说,精灵们仿佛对酒精的诱惑毫无反应,也许是因为军队中训练的关系吧,又或许是精灵的天性,都在屋子里呆着,没有人去凑热闹。

  安顿下来的多普又开始了今天的工作,多普的记录还在增加:

  “今天负责挑拨两个佣兵团关系的斯菲尔竟然让那个佣兵去挑战那个该死的狂战士,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幸好今天狂战士不在状态,没有发作。另外,很让人怀疑关于狂战士的说法,他们不是很容易被激怒吗?”

  “热血的人果然很好骗,只要给他们喝点酒,随便说点什么话,打击一下他们的自尊,立刻就发火。除了团长和几个魔法师,其他人都是头脑简单的武士,容易利用。”

  “狼军的队员一直没有谈论神器的事情,看来参与者就是他们原来的队员。”

  “狼军详细的情报也传过来了,最早的人数是六个,其中三个都有很大的后台,现在都不在队伍中,另外三个都在,分别是团长,武士队长和精灵队长。目前没有表现出有什么势力在他们后面,得想办法探探这三个人的底。”

  “外围人员尽量不要在山路上露面,等出了天龙帝国再行动。但可以在山路上布置一些东西,让两个佣兵团消耗一些精力。”

  “狼军新招的武士和精灵都是生手。对大陆上很多的常见东西都不熟悉,没有见过世面,很像是第一次出门的样子,应该好对付。目前重点应该放在三个首脑身上。”

  “晚上会安排他们再次挑衅一次狼军,看看有什么反应。最好他们是靠运气得到神器的,希望他们不了解其中的秘密。”

  发送了记录的消息,多普迫不及待的赶到了楼下的酒吧,想要亲眼观察一下由他的人导演的挑衅场面。

  楼下的佣兵们壁垒分明的分成了两拨,狼军的人在一边,每人一杯麦酒,都只浅浅的喝了一点,相互低低的聊着。另一边是热血的人以及多普安排的人,大家都喝的差不多了,每个人都喝了不少,正在兴高采烈的大声叫嚷着。

  看到多普出现,已经安排好的人冲他暗暗的点了点头,开始和旁边的酒友说起话来。巧的是,旁边的人正是早上指着若汉的鼻子骂的人。

  不久,王风和奥特也出现在酒吧里,自己的队友都在,呆在房间里也没有什么意思,反正时间还早,而且是在镇里,有警戒的人员,安全还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所有都选择了在酒吧中放松。

  王风刚坐下来要了一杯麦酒,热血这边已经摇摇晃晃站起来一个人,慢慢走到狼军这边,开口就是那股讨厌的嚣张声音。

  “小子,起来和大爷我喝一杯,我,热血佣兵团的高级武士,汉尼。这杯酒保佑你们千万不要遇上盗贼,不然,大爷们杀盗贼的时候可顾不上照顾你们这些菜鸟,一不小心伤着了可就不好了。哈哈哈哈!”

  奥特刚和多普说了几句话就听到了汉尼的声音,眉头一皱,高声说道:“汉尼!”语气严厉。

  汉尼听到了,但只是扭头大喊了一句:“头,别怕,我不会伤害这些小朋友的,只是请他喝杯酒而已,哈哈!”端着大酒杯伸到了王风眼前。

  周围的声音也都小了下来,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这边,静静的看着王风如何应付这杯酒。

  王风头也不抬,利索的说道:“他醉了,奥特团长,叫你们的人抬他回去休息。”

  奥特还来不及说话,旁边就有人搭话道:“汉尼的酒量是很大的,这点酒根本就对他没有影响,你还是和汉尼好好喝一杯把,哈哈!”

  奥特眉头大皱,扭身一看,发现说话的人竟然是多普的人。他的话一出,奥特就心道:坏了。刚要补救,多普的话却传了过来:“无妨,一杯酒而已。”

  既然东主发了话,奥特也不好说什么,但心中总是觉得有些不安。

  果然,王风也听到了这句话,脸一沉,冷冷的说道:“他喝醉了,去两个兄弟,给他醒醒酒”

  两个狼军的武士应声而出,这两天他们也被这些人不断的挑衅弄的有些上火,见老大这么说,立刻跳了出来,其他人慢了一拍,心下都在大骂自己怎么起来的这么慢。

  汉尼听王风这么说,刚要发作,两个武士已经一左一右,包抄了过来。

  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双臂已经被扣住,手中的酒杯也被轻轻拿了下来,全身的劲力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口中刚‘哦’了一声,一只手闪电般的捂住了他的嘴,发出的声音也变成了呜呜声。

  旁边武士还很关心的说道:“千万不要在这里吐,我们扶你到外面去。”说着,两个人架着毫无挣扎的汉尼出了酒吧。

  热血的人是非常熟悉汉尼的力量的,所以,周围众人见汉尼毫无挣扎,都以为汉尼是真的喝多了。开始纷纷嘲笑起来。

  只有奥特心中叫苦,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

  片刻后,浑身湿淋淋口中却在不停干呕的汉尼被两个人架了回来,送到了一旁坐下。两人一松手,汉尼如同一堆烂泥般滑下了座位,嘴里还不停的发出呕吐的声音,但却什么也吐不出来,双手不停的向外推着什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酒吧的人除了狼军,其他人都呆了,静了好一会,突地爆发出一阵叫骂。

  “你们对汉尼做了什么?”

  “干什么,小子!”

  ……

  看着群情激愤,多普的心中却有点高兴,不管怎么样,挑起了两边的矛盾,以后要对付狼军的时候,也就相对的容易了些,至少,热血的人肯定会帮忙的。

  无论如何,今天的事情不是那么容易就能了结的了,狼军总会暴露出一些以前不知道的东西吧。还是接下来看好戏吧。

  两个武士正一副不关我事的表情,其中一个还笑嘻嘻的说道:“这位汉尼老兄喝醉了,我们到井边帮他醒醒酒而已,没有什么了。亏你们还是他的好兄弟,也不说自己照顾一下,还得劳动我们两个兄弟,唉!”在外人看来绝对可恶的表情,极力表明自己的无辜。

  另一个还接过话头,语重心长的说道:“等他休息好了你们也应该劝劝他,不要老喝那么多的酒,对身体没有好处的。你们看,我们就只喝一点点,你们也要注意了,千万不要象汉尼老兄这样啊!”

  周围的人都要气炸了,虽然不知道汉尼遭受了什么,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纷纷破口大骂。连奥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毕竟自己的人吃了亏。虽然是汉尼先挑衅的,但狼军的人却先动了手,所以,奥特站起来,准备说些什么了。

  但王风不给他这个机会,只是轻轻的对若汉说道:“若汉,他们都醉了,让他们清醒一下!”端起酒杯,慢慢的泯了一口。

  

第三十八章 冲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