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父女

    明方真人奉旨踏进皇宫的第一天,流言蜚语就没有停过。上至后宫嫔妃,下至宫女太监,所有的人都在悄悄传着这件事。有心人都知道,皇帝恐怕要在立储一事上借助这位当初的救命恩人了,但是,有心巴结的诸位皇子无不吃了个闭门羹。早有准备的皇帝亲自把这位仙风道骨的真人接进了自己的勤政殿,并且下了严令,禁止任何皇子嫔妃与明方真人有接触。对于这个,心知肚明的道人只是晒然一笑,皇帝惧怕自己把个人情绪带到这件关系重大的事情中,但是,自己又何尝想管这件事呢?

  流言也同样传进了一向宁静淡泊的风华宫,顿时也引起了一阵骚动。红如的伤经过陈太医的精心调养,已经好多了,至于绿茵则还需要在床上再躺半个月,要不是救得还算及时,她的性命恐怕就没了。已经没有大碍的风无痕也没有逃脱陈太医的天天诊脉,被告诫不可多动,多怒,多劳,苦的他一个劲地哀叹自己的命不好。而这段时间忙了主子还得顾着奴才,陈太医整天昏天黑地到处奔波,半个月下来消瘦了一圈,看得红如心酸不已。到了最后,满脸歉意的红如终于下了一个决定。

  “陈大人,红如的伤累您辛苦了。”红如偏身一福,恭恭敬敬地说,“奴婢出身卑微,一点小伤原本不该劳动您的大驾,可殿下执意不允。您这些天来的忙碌真是折煞奴婢了。”

  陈太医虽然满脸疲惫,但还是捋着自己的几缕长须笑呵呵地说:“唉,算我和你这个丫头有缘吧。换做别人,哪敢医治你们两个,躲得远远的还来不及呢!算了,你也不用客气,医治了殿下这么几年,我一直把你当自己的女儿看待。唉,如果她还活着,应该也有你这么大了吧!”说到这里,陈太医的脸上现出几分感伤,他的女儿刚出生不久就感染了天花,由于秉性太弱,饶是他平生活人无数,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儿一步步走向死亡,丝毫没有回天之力。

  “奴婢早年丧父丧母,一直没有承欢父母于膝下的机会。”红如的脸瞬间变得通红,了解陈太医早年丧女的她,虽然早就下了决心,但还是生怕人家拒绝,认为她是高攀,心里还是忐忑得很。“如果大人不嫌弃,奴婢愿意以您为父,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陈太医不由大喜,他一直很欣赏这个少女的聪明伶俐,无奈是皇子的贴身侍女,他总不好去和风无痕说想认个女儿,这下红如自己说出来,他哪还有不愿意?“废话少说,你还不改口叫爹爹?”陈令诚脱口而出。

  “爹爹!”红如盈盈拜下,眼眶中满是激动的泪水,这么多年,除了那个身份高贵的少年之外,她终于找到了一个亲人。

  “你记住,红如,从此之后你就是我陈令诚的女儿。哈哈,真是老天佑我,晚年得女如此,夫复何求?”陈令诚仰天长笑,神情中除了欢喜还有几分萧索,“肃芬,如果你能看到这一天该有多好!”最后一句喃喃自语只有他自己能够听见。

  “看来红如不用我再担心了!”后面突然传来了一个悠悠的声音,陈令诚和红如连忙回头,却看见了站在墙角的风无痕,一袭半旧的紫袍,罩在他孱弱的身躯上平添了几分英气,眉间也没有了平日的纠结,显得格外高兴。

  “殿下,您来了也不说一声。”红如羞得耳根都红了,潜意识里也有些担心主子会不会怀疑自己是爱慕荣华才认了陈太医作父亲。

  “为什么要事先说?那样可就错过了一场情真意切的好戏了!”风无痕打趣道,脸色又随之变得凝重起来,“这几年来,如果没有陈太医的精心照料,我也许早就命归黄泉了。红如能够作你的女儿,我感到很欣慰,因为她找到了一个可以依靠的人。我看这样,赶明儿我去和内务府说一声,红如就不用在我身边伺候了,你就跟陈太医回去吧。”

  几句话说得红如惊恐万分,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叩头道:“殿下,奴婢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您一定要将奴婢赶出宫去?如果是这样,请您责罚,奴婢绝不会离开这里的!”

  “宫里有什么好,难道你忘记了你这一身的伤是怎么来的吗?”风无痕整个人都隐在墙角的阴影中,看不到脸色如何,“我根本护不住你们,你还跟着我这样没用的主子干什么?有了陈太医这个父亲,你至不济也能嫁个好人家,为什么还要在宫中苦熬?”

  红如终于明白主子是铁了心要把她遣出宫,心中虽然有一丝温暖,但更多的却是一阵剧痛。她用求助的眼光看着自己新认的父亲,示意他帮自己求情。她实在不忍心把主子一个人丢在这个冷得令人发颤的风华宫,为了这个目的,她不惜拼着多受杖责,现在,她也一样不能为了将来的安逸生活舍弃这个唯一令自己心动的少年。

  “殿下,臣明白您的好意。”陈令诚思索片刻便有了主意,“只不过这样并不妥当。要知道,红如是因为瑜娘娘的杖责而受的伤,如果此刻就随臣出宫,一定会引起别人对于你们母子的猜忌。臣这个太医只有从五品,若是被瑜娘娘误会为存心和她作对,那就万死莫赎了。还请殿下三思。”说完也跪了下去。

  风无痕何尝想让红如离开自己的身边,这只是一个轻微的试探而已。将近一个月的苦读史书,他终于懂得了一些帝王心术,今天拿出来对最亲信的人试验一下,果然灵验。他现在已经完全确认了陈令诚和红如的可靠,心情也稍微平息了一些。他知道,只要在这深宫中呆着,自己今后也许要永远在怀疑中度日,但是,他一定会让自己掌握的权势和力量与那个高贵的身份相符,为此,他将不惜一切代价。

  风无痕装作无奈地点点头,算是首肯了两人的话。“对了,你们知道宫中最近来的那个道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吗?”对于这个,好奇的他几乎没少去偷听宫里下人的闲聊,可终究是没得出什么有用的消息。

  事关重大,陈令诚也不敢说三道四,帝王家的事情,妄加议论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的例子可不少。可红如却不管这么多,反正这里都是她最亲近的人,何况要真的论起来,她还是更偏向风无痕的。“殿下,奴婢虽然不敢下定论,但这个明方真人有七成的可能是帮助皇上决定储君的。”

  她这句话一出,风无痕和陈令诚的心都是一跳,这个大胆的丫头还真敢说啊。风无痕佯作不经意的样子问道:“红如,这些年我很少出风华宫,反正这些和我没什么关系。不过,你认为我的哪位兄弟有可能问鼎太子宝座?”

  此话一出,陈令诚就忍不住用怀疑的眼光打量着这位一向淡泊的皇子,自从他的病莫名其妙地痊愈之后,整个人就有了很大改变,有时他都要认为是另一个人占据了这个躯壳,连他自己也对这种想法感到荒谬,但现在,这个念头又无声无息地浮了上来。

  “要说最有可能成为太子的人,不是奴婢夸口,绝对不出三皇子、五皇子和十一皇子三个人。”红如的眼中闪着智慧的光芒,此时的她不再像一个地位卑微的婢女,仿佛是一位站在君王身边指点江山的谋士,旁边的风无痕和陈令诚不由看呆了眼。

  

第八章 父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