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顺天府

    徐春书微笑着从腰中解下一块金牌,随手扔了过去。曹福满脸疑惑地接过一看,豆大的汗珠立刻不可抑制地滚了下来,双腿也禁不住有些打哆嗦,他哪会想到,这场风波竟然牵扯倒如此人物。恭恭敬敬地双手奉还了金牌,曹福立刻行下礼去:“卑职顺天府下辖巡捕司北门小队队长曹福,给大人请安!”

  “曹队长,还是你刚刚说的那句话,京畿重地,竟然有这样的流氓恶霸行凶,若不是我等出手,还不知要出多大的乱子,你们的差使是怎么当的?”徐春书当然看到了风无痕打来的眼色,因此也就没有透露他的身份。

  饶是如此,曹福一个未入流的武官对着几个宫里的侍卫,还是有些战战兢兢,况且对方一开口就是一顶大帽子扣下来,要是传到提督大人耳中,他哪里吃罪得起?想到这里,他不禁怨毒地看了飞虎等人一眼,若不是地才帮惹上了了不得的人物,自己哪会有这些麻烦?事到如今,他也顾不得地才帮的帮主雄才和自己的上司巡捕司统领有什么交情,一股脑儿地把罪过都推到了那个雄才身上,当然,上司和雄才的关系却让他故意隐瞒了,毕竟曹福还知道统领大人在上面是很吃得开的。

  徐春书思前想后,知道今天的事不能这样善了,他知道风无痕颇为看重小方子,因此也有心为方勇拔掉一颗钉子。“曹福,你先把这些人收押,我要去见你们的提督大人!”

  曹福见徐春书脸色平和了下来,似乎没有再怪罪自己的意思,连忙应了一声,下令部下把飞虎等人锁了起来。可怜平时这些人一向飞扬跋扈,仗着自家老大和巡捕司统领的关系,甚至不把这些官兵放在眼里,今天吃尽了苦头。本来就伤势不轻的他们被铁链锁着,一路拖到顺天府,早就虚脱了。

  顺天府尹,九门提督杨桐得到了手下的急报,怎么也想不明白几个地才帮的小混混怎么会不长眼地犯在宫里的侍卫手中。想起自己曾经收过的那些银钱,他不禁有些心虚,不过自己身居要职,区区几个宫中的侍卫,品秩虽与自己相同,想必也不敢胡作非为。想到这里,他顿时有了主意,挥手召过一个手下,轻声吩咐了几句,那人马上会意离去。

  斥退了守在大厅门口的两名衙役,杨桐满脸堆笑地走了进去。最里边的角落站了三个少年,虽然背对着门口,但直觉告诉他,那些人只是无足轻重的。他一眼就认出了徐春书,心里不禁一咯噔,此人虽只是二等侍卫,但极为较真,撞在他手上,地才帮算是完了,幸亏自己已经命令属下去处理掉那帮不知好歹的家伙。“徐大人,什么风把你吹到我这衙门来了,真是稀客啊!”杨桐打着哈哈,几步走到徐春书跟前,轻轻一揖,装模作样地嘘寒问暖道。

  “杨大人客气了,无事不登三宝殿,我们兄弟几人难得出宫一趟,没想到碰到如此麻烦,也只能请杨大人出面了。”要说官面文章,徐春书又怎么会输给杨桐,只见他不卑不亢地回了一礼,就立刻把事情放到了台面上,“我们八个只不过教训了几个欺负孩子的混混,谁料到他们居然放出极厉害的凶器,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说罢眼睛有意无意地瞟了风无痕那边一眼。

  谁料杨桐居然会错了意,他以为徐春书等是看见地才帮的人欺负那边的三个少年才忍不住出了手,心里大大地松了口气。这等小事,牵扯毕竟有限,徐春书又没有调查这些的职司,看来自己是太过谨慎了,他不禁有些后悔,知道这样就不该派人去毁了地才帮,到底是自己的一条财路啊!他不无恶意地想道,你徐春书我惹不起,难道那边三个小兔崽子我还报复不得吗?杨桐的语气也变得强硬起来,“徐大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原本是美谈,不过这里是京畿重地,你不明事情原委就动手,恐怕有失公允。依本官之见,这三个少年既知事情始末,而且更可能是肇事者,应由我顺天府依例询问后一并问罪。”

  风无痕听着杨桐突然打起了官腔,自是知道他想打什么样的主意。如果今天换了一个人站在这里,也许会无可奈何地让他得了逞,到底徐春书等没有实权,可自己就不同了。他冷笑一声,缓缓转过了身子,“没想到杨大人不问是由居然准备定我们这些事主之罪,怪不得百姓中传言顺天府和这些横行京中的地痞恶霸有说不出道不明的关系。”

  此话一出,杨桐脸色大变,“大胆竖子,竟敢污蔑本官,简直是无视朝廷律法!来人哪,给我拿下这个狂徒!”他一声令下,几个衙役立时冲了进来。

  冥绝脚步一动,立刻挡在了风无痕面前,冰冷的目光扫向了杨桐和那几个如狼似虎的衙役,锐利得有如实质的杀气顿时向他们逼了过去。饶是杨桐见过无数惊涛骇浪,也禁不住这样的怒视,不由退了几步。那几个衙役更是不济,其中一人哪经得起这样的杀气,眼皮一翻,竟然就这么晕了过去,其他几人也骇得连水火棍也掉在了地上。

  “你,你想干什么,这里可是顺天府,既为侍卫,你,你敢擅伤朝廷大臣!”杨桐定了定神,这才大声叫道。

  “冥绝,你退下!”风无痕淡淡地吩咐道,“我倒要看看杨大人准备把我怎样?”他一把展开手中的折扇,面上带着几分讥诮的笑意。冥绝应声退到了风无痕身后,但凭他的功夫,就算这些人要动手,那也是自寻死路。

  杨桐这才知道不好,敢情徐春书等人是这个少年的属下,心底一寻思他的身份,双腿顿时软了。正在此时,一个衙役急匆匆地冲进来报道,“杨大人,海,海相爷来了!”一言既出,满堂皆惊,连风无痕也弄不明白这位位高权重的宰相怎么会到顺天府来。

  众人正愣神间,海观羽满面怒气地进了大厅,对着杨桐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杨桐,方才的爆炸声是怎么回事?京畿重地的安危,你竟敢如此怠慢,老夫真是看错人了,你知不知道有多少监察御史准备上折子弹颏你!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话音刚落,海观羽就听见一个少年的声音,“海大人来得正好,杨大人正准备拿我问罪呢!”他愕然朝声音来处望去,却见到了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身影,风无痕斜倚着一张太师椅,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虽然心底里大为奇怪,但毕竟为官多年,海观羽马上乐呵呵地迎了过去,正要跪下见礼,却被风无痕搀住了。“海大人乃是辅国重臣,我何德何能,敢当您的礼?”说完令小方子扶着这位宰相大人坐下。

  “七殿下如何会在此处?刚才可是让老臣吃了一惊,失礼之处,还请殿下不要见怪。”海观羽半推半就地坐了下来,心里大为欣赏这位皇子的礼敬老臣。

  杨桐只觉眼前一片漆黑,这个衣衫上沾满尘土的少年竟然是七皇子?天哪,自己刚才都说了些什么,他此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一直自诩为观人有术的自己居然会认不出一位皇子,真的该羞死算了。但事已至此,再后悔也是无用,杨桐哪敢再失了礼数,连忙撩袍跪了下去,连连碰头道:“卑职不知殿下驾到,适才有颇多冒犯之处,实在是罪该万死!”

  

第二十九章 顺天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