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谋划

    震怒,失望,哀伤,疲惫,皇帝风寰照在听到杨桐一五一十地报上醉香楼惨案的时候,整个人就像苍老了十年似的。他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虽然只是死了一个区区五品官,杨桐也坦言尚未找到凶嫌,但他怎么会不清楚,就是那个逆子,只因为别人掌握了他劣迹的证据,居然敢在京畿重地杀人灭口。就算他原本再想息事宁人,恐怕也无能为力了,况且那份烫手的奏折一直留中不发,也不是个办法。

  “杨桐,此事你就以强盗杀人结案,随便找个江洋大盗顶罪即可。”皇帝几乎是无比艰难地吐出了一句话,“对外宣称宁安知府许丰贪赃枉法,勾结江洋大盗掠取朝廷救灾粮款,事后因为分赃不均为人仇杀,其死乃咎由自取。将其家人发配塞外军前效力,以赎其罪。”

  杨桐不禁听得冷汗淋漓,心底庆幸着进宫前和三皇子风无言的那次会面,要不是风无言一再告诫他只叙述事实,不要妄自加入任何推断,恐怕此时自己也会被盛怒的皇帝当作替罪羊吧。“微臣谨遵皇上旨意。”他连忙叩头答应,“微臣还有一事相询,由于事发仓卒,醉香楼又是宾客往来之地,再加上出动了顺天府将近五百名官兵,微臣已下达了禁口令,所有官民不得议论此事。微臣未曾请旨便擅自作主,行事鲁莽,伏乞皇上降罪。”

  “你做得很好!”皇帝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如有妄议此事者,你应该知道该如何处置。朕有些累了,你先退下!”

  退出殿外的杨桐长长吁了口气,他也算常见皇帝的,但每次单独奏报,事后总免不了有逃过一劫的感觉,真是伴君如伴虎啊。突然,他感到瞳孔一阵收缩,远处那个身着极品官服的官员,竟是很少出现在百官面前的宗人府宗正——珉亲王风珉致,只看其满脸凝重,不苟言笑的表情,就知皇帝深夜召见,绝非等闲之事。

  他突然一拍脑袋,自己这是怎么了,分明是天家内务,自己还不赶紧离开,要是让人误会有所图谋岂不冤枉。想到这里,他匆匆对走来的风珉致行了一礼,飞一般地溜了,若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堂堂顺天府尹碰见了鬼。

  风珉致不由莞尔,每次他这宗正出现,不是黜落皇亲就是圈禁国戚,竟是从无好事,也难怪这些人害怕。唉,自己都已年过七十,乃皇族中辈分最高之人,却欲享清福而不可得,真是造化弄人啊。

  “微臣风珉致叩见皇上。”虽在辈分上较皇帝风寰照高那么一辈,但风珉致一向严守着君臣际野,礼数上从无缺失,做事从不擅专,因此深得皇帝信任。

  “皇叔不必多礼。”皇帝点头示意风珉致坐下,“深夜召见皇叔,朕也是迫不得已,此事再不处置,恐怕皇家体面无存,萧墙内也是不得安宁。”

  “皇上,事关皇族,不知是否有确实证据,否则万一有所错失,微臣恐怕朝野不服。”风珉致微微欠身道,“还请皇上明示,究竟事涉哪位皇族?”

  “你自己看吧。”皇帝递过一份奏折,“是都察院右都御史鲍华韬的折子,此人一向正直,但所参奏之事太过骇人,朕原已经留中不发。本想遣人调查清楚再作定夺,谁料想宁安知府许丰今夜居然离奇被杀,朕才不得不痛下决心。”

  风珉致也是勃然色变,“皇上,既然如此,当机立断方为上策,既然二殿下手无兵权,护卫不过百人,立即调动禁军先将其软禁,随后再作处置。”

  “不行,如此惊动太广,传扬出去恐怕又起风波,你也知道,朕那些儿子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若是他们趁机在暗地里做些明堂,反而坏事。”

  “那,依皇上之见?”风珉致早知皇帝不会同意自己的主意,在风寰照这等主上面前,有分寸地藏拙才是上策,“恕微臣驽钝,还请皇上示下。”

  皇帝低声吩咐了几句,只见风珉致的表情由不可思议到惊讶然后再到叹服,他不禁击掌叹道:“皇上圣明,既然如此,微臣这就去安排,一定能摄住蠢蠢欲动的诸皇子。”

  “那就有劳皇叔了。”皇帝的脸上一片漠然,“他们既然有问鼎大宝之心,想必也有必死的觉悟才是。若是他们真能完成这些事情,朕的皇位让于他们倒也无妨。”

  风珉致有心想出口安慰,却发现皇帝脸上那萧索的神情,知机地闭上了嘴。皇帝自己的内务,还是由皇帝裁决为妙,自己还是想想几天后如何应对那些小祖宗吧,他已经感到一阵阵头痛了。

  风珉致前脚刚走,皇帝就挥手斥退了所有人,独自坐在御座上发呆。天子,说得多好听,就算自己拥有的臣民再多,还不是管不住自己的儿子?真是讽刺啊,他不禁发出一阵重重的叹息。突然,刚才还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了,“风绝,是你在那里吗?”皇帝的声音又恢复了往昔的威严。

  “卑职万死。”一个人影奇迹般地从墙角处露了出来,“卑职见皇上心绪不宁,不敢妄加打扰……”

  “算了。”皇帝无所谓般地打断了他的话,“朕既然给了你见机求见之权,就不会计较你刚才的过失。朕让你打探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风绝伏跪于地,恭声道:“据卑职手下所探,今夜三殿下和四殿下曾联袂去过醉香楼。”此言一出,尽管他还低着头,却能感觉到四周的温度似乎下降了些。

  “他们,他们两个去那里干什么?”皇帝的情绪突然变得无比激动,“一个牵扯进去还不够,这两个平素并不热络,这个时候掺和进去,一定有什么打算。风绝,你说,他们俩到底在醉香楼干了些什么勾当?”

  “卑职听说两位殿下只是叫了两位孪生姊妹相伴,并没有什么别的举动。事发之后,两位殿下和其属下翻墙离开。”出于某种原因,风绝隐瞒了风无言见过杨桐的消息。

  “很好,很好!”风寰照再也坐不住了,霍得立了起来,捏紧了手里的拳头,“两个堂堂皇子,居然学会了偷鸡摸狗的本事!朕可不信他们会这么好兴致地寻花问柳,况且老三还一直都装作道学的样子,他会如此轻易败坏自己的清誉?你,给朕去彻查此事,朕要知道,他们俩到底是怎么勾搭到一块的!”

  “卑职谨尊圣谕。”风绝碰头道,他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看皇帝的脸色,知机地身形一晃,顿时消失在了大殿中。反正这把火自己已经烧起来了,风无言和风无候就算再神机妙算,也难想到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有人暗暗盯着,也绝不会料到自己的父皇已经对他们生出了怀疑。让你们去猜疑吧,总有一天,我会取回我应得的东西,他得意地想道。

  风寰照望着空荡荡的大殿,眉宇间阴沉无比。风绝,那条他已经用了将近十年的忠犬,似乎还有些秘密瞒着自己呢,不过,看在现在还需用人之处,他也无心计较。但是,自己是该再留一步棋了。哼,朕君临天下几十年,不会那么容易让那些逆子得逞的。

  推荐:

  《激情接触》

  《仙路烟尘》

  

第十一章 谋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