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浑水

    福建前后两份不同的密折让皇帝一宿没有睡好,风无痕的第二份密折极其详尽,几乎把当时的情景叙述得一清二楚。对于自己的过失,也没有加以遮掩,反倒是为郭汉谨和卢思芒说了几句好话。皇帝心中清楚,自己的儿子无论是年纪,心机还是谋略,都不可能和那些官油子们相提并论,此次的风波,与其说是他的失察,不如说是有心人故意挑起的乱子,看来福建那块肥得流油的宝地,觊觎的人还真不少。

  朝堂之上,群臣们为了福建的事,算是闹翻了天。郭汉谨和卢思芒被贬得一文不值,就连往日对他们考评甚佳的吏部,此时也完全换了一副嘴脸。萧云朝甚至极力主张将两人锁拿回京,当面问罪。只有几个晓事人知机地觑见了皇帝不佳的脸色,在一旁默不作声地看着其他人在那闹哄哄地辩论。

  皇帝轻哼了一声,音量虽不高,但所有的大臣都不禁慌了神,几个闹得最凶的便有些讪讪的。

  “都闹够了?”皇帝扫了一眼底下的众人,“朝堂之上,你们身为重臣,居然为一点小事如此争执,成何体统!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朕这个皇上?”

  “臣等罪该万死。”群臣大惊失色,连忙跪倒在地,碰头不已。谁都知道,别看皇帝平日与臣子们言笑无忌,但实际性子喜怒无常,今天似乎是真的火了。话说到这个份上,若是一个“大不敬”的罪名扣下来,一份谢罪折子是否能挽回圣眷还是问题。

  “石六顺。”皇帝叫道。

  “奴才在。”一旁的石六顺连忙靠了过来,“皇上有何吩咐?”

  “刚才争吵的那些人,一律记档,罚俸半年。以后若再有此等事,严惩不怠。”皇帝的声音无比冷淡,“诸臣工,福建之事先搁下,朕之后会召你们另议。今日朝议就到此为止吧。”

  “退朝!”石六顺高声叫道。

  群臣们参差不一地叩下头去,待到皇帝离去,他们才慢腾腾地站起身来,个个都是垂头丧气的。尤其是萧云朝等几人,眼见得皇帝似乎对自己有些不满,心中更是忐忑。他们三五成群地商量着回去怎么写那份谢罪折子,怎么想法挽回圣眷。至于罚俸倒是小事,这些个位高权重的大员们,谁在乎那百多两银子。

  “皇后娘娘,请用参汤。”一个宫女怯生生地捧着一个银盆,跪地奉上。

  “什么唬弄人的玩意!”皇后贺氏不耐烦地一推盘子,只听咣当一声,那宫女手中的参汤盏子连同银盘一起翻在了地上,滚烫的参汤四处溅落,连皇后的裙摆上也着了好几滴。

  “混帐东西!”还不待皇后发火,伺候贺氏多年的雾衣就开口训斥道,“一点小事都作不好,娘娘白养了你们这些蠢材,还不快收拾!”

  那宫女本自忖逃不过一顿责打,见雾衣只是叱喝了一番,不由松了口气,连忙叩头应承。待到收拾好了,这才面色苍白地退了出去。

  “娘娘,这件衣裳已经污了,奴婢为您换一件吧。”雾衣觑着主子脸色,小心翼翼地建议道。

  贺氏对雾衣的话倒是能听进两句,随意点头道:“就换一件吧,这些下人越来越没规矩了,听说瑜贵妃萧氏那里也是如此,三天两头地发作太监宫女,这一年来大棍子也不知杖毙了多少。难道堂堂后宫连几个晓事的下人就那么难寻?”

  身旁侍立的几个宫女都惊出了一身冷汗,其实何止瑜贵妃,哪个后宫主子不是把气头撒在奴才身上,高兴了金银赏赐不断,不高兴了拉出去就是一顿板子,若是正好触了眉头,杖毙几个奴才更不是什么新鲜事。皇后也不是好性子的人,这些年来,死在那些太监杖下的宫监仆妇,至少有三成是皇后的懿旨。

  “娘娘,奴才们不晓事那是常有的,让管事宫女们慢慢调教就是了,您犯不着生气不是?”雾衣劝诫道,“再说了,瑜贵妃那是不顾惜人命,娘娘天性仁慈,又是六宫之主,何必和她一般见识。不相干的饶了几个,也能让后宫里的人惦记着娘娘的好不是?”

  雾衣几句妥帖的话说得皇后脸色霁和了些,这才叹道:“这么多人里,只有你知道本宫的心,罢了,以后稍稍宽纵他们些也就是了。”她回头看看几个伺候人,“你们都退下。”

  雾衣只觉心中咯噔一下,主子如此作态,显然又要让自己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虽然有些害怕,但想到这许多年来的主仆情分,还有主子不时赏赐的大笔银钱,她又隐约有些期待,毕竟,自己家里的兄弟子侄都是靠这些养活的。

  “听说风无痕身边的那个丫头有孕了?”皇后淡淡地问道。

  雾衣心中一松,既然事情是皇后和瑜贵妃之间的过节,那自己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回娘娘,奴婢是听说珉亲王那里确实派了不少人手,似乎勤郡王府上有人通知了宗人府。”

  “什么勤郡王!”皇后勃然色变,“那个小子只不过是摊着点运气,这才捞了个郡王的头衔。他原是该死的人,要不是这些年无数的好药吊着,哪来如今的风光!”

  “是,奴婢该死。”雾衣狠狠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她又怎么会不明白主子的奇怪心理,比起十一皇子来,皇后似乎更痛恨这位其实根本就是无害的七皇子,“娘娘是想……”

  “若是女孩就算了,本宫也没那么小性。若是男孩,……”她的脸上露出一点笑容,“雾衣,想必你应该明白的。”

  “奴婢知道了。”雾衣低头答道,“娘娘放心,您一定不会失望的。”

  “启禀主人,您吩咐的事情已办成了。” 再次觐见的天一忐忑不安地跪在地上,虽然任务完成得近乎完美无缺,但他还是畏惧那坐在高处的男人,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将决定自己的生死荣辱。

  “你做得很好,本座已经听说了。”男子的语气中奇迹般地有了一丝浮动,“天一,你跟着本座已经有多长时间了?”

  天一不知道主人是什么意思,心中便有些惊惶,多少同伴就是在谈笑间失去了生命,他绝不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他小心翼翼地斟酌着语句,既不想让主子认为自己在表功,也不能露出一丝其他的意思,想来想去,他只得老老实实地说道,“启禀主人,属下自幼跟随主人,已经有十三年了。”

  “十三年,没想到有这么长时间了。”男子缓缓立起,神情中仿佛有一点落寞,那张几乎一直隐藏在暗处的脸也落在了光亮下。天一悄悄打量着这个统御了众多高手的主人,一张完全没有特色的脸,白皙的肤色里透着一种病态的狂热,只有眸子闪着寒光。若不是亲眼得见,天一几乎无法相信那个一击夺人性命的就是眼前的男人。

  男子似乎注意到属下的放肆,重重哼了一声,天一顿感浑身如遭雷击,战栗地伏下首去。“天一,你跟随本座多年,功劳也算不小,胆子也同样不小啊。敢于随意偷看本座面目的人,至今还不多……”

  “属下该死!”天一如何会听不出主子言语中那股无法掩饰的杀意,不禁后悔不迭,“属下一定会尽心竭力,效忠主人。”

  “算了。”男子本来已经举起的手又缓缓落下,“看在你一向忠心不二的份上,本座就饶你这一遭。”

  “多谢主人恩典。”天一连忙叩谢道。

  “上次你提到行刺途中碰到的那两个神秘人,底细差清楚了吗?”男子再度落座,语调已是平和了许多,“非常时刻,每个人都要查清楚,本座绝不允许有人干扰了计划。”

  “回禀主人,那两人是杀手。”天一谨慎地说道,“属下遣人去查探过他们的底细,似乎是当年领侍卫内大臣苏常的人,几年前苏大人被问罪时就没了踪影,那个女的似乎还和苏大人沾了点亲戚的关系,男的知道不少苏常的极密事,是一等一的心腹。当时逃出劫难后不知怎么的成了杀手,外号‘红粉倾情’,价码还不低。”

  “两个不伦不类的人也敢妄称杀手?”男子嘲讽道,“还真是不自量力得很,本座倒是想看看他们耍得是什么花样,希望不要没来由地辱没了杀手的名声。哼,拿了人钱财,却在一边看热闹的杀手,估计也是前所未有。若是本座存个心眼,通知雇主一声,他们就不用在道上继续混了。”

  “主人英明。”天一唯唯诺诺道,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依他的意思,那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一刀杀了就是,留着也是麻烦。

  “天一,福建的事暂时到此为止。一个风无痕起不了太大作用,其他几个那里也要掀起些风浪来,待到时机成熟,京里不妨也搅和一番。总而言之,对本座来说,局势是越乱越妙,你懂了吗?”

  “属下省得。”天一心领神会地应道,对于暗杀搅局,那是他最得意的行当,怎会失手,“请主人敬候佳音。”

  推荐:

  《笑颜》

  《天蛊幻奇》

  《白蛇新传之我是许仙》

  相关简介:

  飞扬的青春、火热的青春、浪漫的青春。无论是甜美的还是苦涩的,都是一生只有一次,无法回头的青春。 ——《笑颜》

  在他的手中令小术变大道;在他的手中蛊不但可以杀人同样可以救人;在他的手中世间万物皆可成蛊——《天蛊幻奇》

  西湖水干,雷峰塔倒,未敢与君绝......懦弱的许仙,辜负白娘子的绝世之情,今天我有一个机会代替他,去继续一段倾城之恋——《白蛇新传之我是许仙》

第三十九章 浑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