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应对

    罗家突然易主的事情令福建的上层顿时炸开了锅,罗允谦这位家主虽说手段颇多,但至少还恪守着生意人的道德。而那位新任的代理家主罗允文却不同,此人行事毒辣,对于自己的敌人,向来是丝毫不留情,因此罗家的敌人,都对于这豪门易主之事心存疑虑。福建上上下下,都在议论着此事,连身在钦差行辕的风无痕也感到了风雨的前兆。

  宋峻闲这些时日经常徘徊在钦差行辕,自己的巡抚衙门倒是很少去。一来二去,他算是真的明白了为官之道,虽然对于官商勾结仍是不能苟同,但至少对于风无痕的坦然,他还是相当有好感的。“殿下,罗家突然换了主事人,您看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蹊跷?”虽然现在基本上不理事,但毕竟身为一方封疆大吏,宋峻闲还是相当在意这些波动。

  “子真,你初来福建,也许不知道已逝的二殿下和福建的瓜葛,罗家当年在罗允谦的手中和无论皇兄走的很近。不过,本王曾经听说过一种说法,罗家在京里有一明一暗两个靠山,明的当然是无论皇兄,至于暗的就不得而知了。此次的易主,如果本王没有料错的话,也许是那罗允文的夺权之举,兴许和暗处那位人物交涉的就是他了。”

  宋峻闲只觉得脑子一阵发胀,这些钩心斗角的差事,他平日理会得并不多,想来自己这等单纯的心思能做到巡抚,恐怕不是前无古人,也是凤毛麟角的。“难道朝廷中还是有人想搅乱福建的局势?”他思量再三,觉得还是这个可能最大。

  “子真实在是忠厚人。”风无痕苦笑道,他现在发觉,和这个老实人打交道,不用计算太多,但是,要让他摒弃自己的那套东西还真是不容易,“何止是福建一地,恐怕有人一步步算计得清清楚楚,想要逼宫呢。”他的脸上有些惘然,似乎想起了那个远在京城的父亲。

  咣当——,宋峻闲手中的茶盏立时砸了个粉碎。他手忙脚乱地收拾着碎片,心中却是惊疑不定,这位皇子钦差确实待他不错,可是,他此时透露这些,难保不是有预谋的。“殿下,您,您不是开玩笑吧?”一时紧张之下,宋峻闲的言语也有些哆嗦。

  “好了,看你吓的那个模样。”风无痕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子真也是朝廷大员,如何揣测不了皇上的意思?有人跳出来未必是坏事,如今福建有头有脸的人无不把目光集中在罗家身上,于我们不无裨益。再者,皇上洞察先机的本领,岂是我等可以妄加猜想,朝中那人不动则已,一动恐怕就得牵动全身,机会可是稍纵即逝。”

  宋峻闲并不愚钝,风无痕已经将话说得如此露骨,他哪还有不明白的理。可是,明白归明白,他还是感觉到浑身一片冰寒,额上甚至沁出了冷汗,幸好风无痕此时目光并不在这边,才免得出丑。宋峻闲悄悄拭去那不争气的汗珠,这才肃然道:“殿下,下官既然蒙您明示,好歹算是在福建立住了脚,接下来的事还请您给个章程,免得到时牵累了您。”

  “什么牵累不牵累的。”风无痕端起茶盏喝了一口,轻描淡写道,“子真,福建本就是混水,你就放任那些人去搅和。郭汉谨和卢思芒都是精明到了极点的人,他们自然会有动作,你就在一旁看着,身为巡抚,该撒手时就撒手,切勿干涉过多。”

  “下官谨受教了。”宋峻闲的脸色顿时轻松无比,坐山观虎斗谁不会,既然如此,他也就乐得看一场好戏了。

  越明钟自从听闻罗允谦病重,罗家家主由罗允文代理之后,心情就始终沉重得很。家中的执事会议连着开了几天,但上佳的应对之策哪会如此容易出来,因此越家上下,沉着脸的倒是多数。只有越起烟对这些变故似乎无知无觉,经常一个人闷在房里发呆。

  “纤儿。”手中捧着书卷的越起烟随口唤道,“去将纸墨取来。”

  谁料,一向手脚麻利的纤儿却半晌都没有回应,越起烟的眉头不禁蹙了起来,起身一看,房间里空荡荡的,哪有半条人影?“这个丫头死到哪里去了!”她不满地咕咚道。

  “小姐,小姐!”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脸色惨白,“不好了,二老爷在回家路上遇着了强盗,受了重伤,如今老太爷已是急得昏过去了!”

  越起烟只觉得一阵天昏地暗,一只手拼命撑在旁边的桌上,勉强才缓过了身。越千节乃是她的父亲,虽然一向无暇照看于她,但毕竟骨肉情深,如今听得噩耗,她怎能不惊。“纤儿,爹现在在哪,你快带我去看看!”

  越千节可以说是遭了池鱼之殃,那些强盗原本就是一群土匪之流,原本是想绑越家的管事越乐敲上一笔银子,谁料正遇这越家的二老爷与此人同行,因此护卫力量也就强了些,争斗之中,越乐倒是毫发无伤,但越千节的小腹却中了一剑,至今仍昏迷不醒。

  越家是何等势力,那几个胆大妄为的强盗在越家家丁驰援之后,一个都没跑掉,此时被捆成了一团丢在地上,个个求饶不已。至于越乐,由于至今仍不清楚是不是他惹祸才引来了外敌,因此一回家就被勒令跪在堂前悔过。

  “七哥!”越起烟远远地就瞧见越乐长跪于地,不禁有些意外,“你这是……”

  “烟妹,都是我太过招摇,这才害得二伯他……”越乐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越起烟心中一痛,想起父亲此时还生死未卜,眼泪便有些止不住了。

  “是起烟么?快进来看看你爹吧。”房中传来一个苍老而疲惫的声音。

  越起烟一踏进门,就闻到一股药香,屋里黑压压得都是人,各房执事和管事一个不少,爷爷越明钟面容憔悴地坐在床边,眼神也有些黯淡。

  “爹爹现在怎样?”尽管竭力克制,但越起烟的声音还是有些颤抖,“大夫怎么说?”

  “失血过多,也许会挺不过去。”越明钟的声音有些空洞,“那些人下手极狠,那像是绑票的强盗,竟是冲着你爹去的。”

  “家主,反正那些强盗已经全都拿住,不如好生审问一番,也好问出幕后主谋。”一个年长的执事建议道,“二爷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不用审问,那些强盗铁定是罗家指使的!”一个年轻气盛的后生怒道,“二伯受伤后,我越家上下难免慌乱,不是他们罗家得意么?家主,一定不能让罗家的阴谋得逞!”

  “起明,你也不小了,怎么还是如此冲动!”越起烟斥道,她虽是女子,在越家地位却有些微妙,因此对于这个小自己半岁的堂弟,她倒是端起了姐姐的架子,“爹爹受了如此重的伤,举家上下更是不能轻举妄动,否则岂不是落人话柄?那些强盗招了有和罗家勾结么?”

  “大刑之下,他们焉敢不招?”越起明不服气地顶道,“难道烟姐你就眼睁睁地看着二伯受罪?”

  “作为女儿,我当然为父亲的遭遇而伤心愤怒。但是作为越家子弟,家族才是第一位的!”越起烟冷冷道,尽管脸上犹自挂着泪痕,但她此言一出,刚才还议论纷纷的人们立刻闭上了嘴,对于这些越家人来说,家族的确比个人更重要。“爷爷,那些强盗如果被处以私刑,外人一定会认为越家不遵法令,不如将他们送到臬司衙门,请卢大人严加审问。想必我们那位臬台绝不至于徇私枉法,毕竟七殿下还要借重我们越家,他这个作跟班的自然也得给我们一个面子。”

  “好,不愧是越家的好女儿!”越明钟越看孙女,就越觉得她不该为女儿身,否则自己也能享几年清福,“不过,你爹的伤势很重,虽然我已经请了福建最好的大夫医治,恐怕还是难以确保他能醒来,唉!”越明钟深深叹了口气。

  “家主,麻烦您帮我准备一下拜帖,我想去求见七殿下。”越起烟平静地说,“事到如今,只有向殿下求助了。有人将主意打到了越家人头上,如果他再袖手旁观,那么,我想之后的合作也好,利益也罢,都是不值一提的东西。”

  众人都愣了,越明钟猛地站了起来,脸上的颓废之色一扫而空,“起烟,你这就去拜访七殿下,务必将此地发生的事情全部告知于他,能否真正争取到这位钦差的支持,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从今日起,所有越家子弟,若非必要一律不得外出,外出或打理生意的,护卫一律加倍,防着别人暗中使坏。另外,各分号的银库等加派人手进行看管,短期内切勿将任何货物银两运回连江。”

  “谨遵家主之命。”众人齐齐应道,既然对手已经下了绊子,那他们能做的,就是让狼亮出爪子,露出破绽,然后再一箭捕杀。

  推荐:

  《邂逅永恒》——

  《山河赋》——

  

第十二章 应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