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醉眼朦胧的风无痕好不容易完成了一系列复杂的仪式,这才盼到了和心上人独处的时刻。他心满意足地坐到了海若欣身旁,自然而然地感觉到醉意正在快速消散。“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他喃喃自语道,轻轻用手掀起了红盖头。

  “闷死了!”风无痕只是微一动作,海若欣便将盖头掷在了地上,“早知道如此麻烦,我就不嫁你了!”她狡黠地一笑,“无痕,别以为你娶了我便可以为所欲为,我可不像若兰那样傻乎乎的好欺负!”

  风无痕顿时愣住了,来往海府两年多来,他不是没有吃过古灵精怪的海若欣的苦头,可今晚这种时候,她还要玩什么名堂?“若欣,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了,还想捉弄我怕不是那么容易吧!”他陡然想起此时自己这个男人才是强势的一方,脸上不免堆满了促狭的微笑,“若欣,今晚可没有你那些丫鬟可以帮你了!”

  海若欣的脸不禁变得通红,一怔之间便被风无痕抱了个正着,双唇上顿时传来一阵炙热的气息。她虽然一向对男人言笑无忌,但毕竟是大家闺秀,哪里被别个男子如此碰过,因此对新婚之夜并没有什么准备,此时已是慌乱地任着风无痕轻薄。

  好容易挣开风无痕的怀抱,海若欣已是浑身发软,娇喘不已,绝世容光中更是带了几分诱人的媚态。“你,你就会欺负人家!”海若欣情急之下,脱口而出,边说边劈手抢过一个枕头,狠狠地朝风无痕头上砸去。

  风无痕轻松闪躲开来,却不防那枕头正中桌上的盆盆罐罐,一时间房中乒乓声不断,倒是让门外听壁角的几个闲人吓了一跳。安郡王风无方不满地瞪了一眼身边为老不尊的海观羽,低声道:“我说海大宰相,您老用得着这样费劲么?您听现在里面声响不断的,估计小两口在闹别扭呢!”

  海观羽也感摸不着头脑,只得故作神秘道:“王爷这是哪里话,打是亲骂是爱,新婚之夜么,随他们闹去好了!”

  屋内的两人可不知道别人的心思,风无痕只管闪躲着海若欣源源不断的攻势,心中暗自叫苦,敢情这丫头就想这么折腾自己,再这么下去,这一夜就泡汤了。早知道海若欣任性的模样,自己何苦招惹她,忍忍不就好了吗?不过此时那是后悔的时候,风无痕猛一跺脚,右手迎着那个飞来的茶杯一挡,人却向前冲去,砰的一声,那杯子擦着他的手背飞了出去,顿时带起一条血痕。他痛呼一声,整个人立足不稳,顿时仆倒在床上。

  这一招果然有效,海若欣耍耍小姐脾气,心中只是不忿丈夫过于花心而已,平日见他围着自己打转,事到临头竟然一娶就是三个。加上老早就藏在府里的红如,竟然不比风liu成性的风无候好几分。她一向是把什么都放在脸上,算是胸无城府的人,有什么都喜欢发泄出来,不似若兰那么深沉,因此自己觉得处于正妃之位反而为难,因此只能把气撒在风无痕头上。不过居然真闹出了伤来,她也就慌神了。

  “喂,你没事吧!”海若欣死命摇着风无痕,一急之下眼泪都快出来了。她抓起风无痕的右手,这才发现伤得确实不轻,心中后悔不已,却没有看到风无痕嘴边露出的一丝笑意。“对不起嘛,我不是故意的。”她讪讪道。风无痕一把将她拉了下来,两人顿时脸对脸地躺在了一块。

  海若欣正要挣扎,就听到那个可恨的人在耳边呢喃了几句情话,身体立时软了。她本就是未经人事的女孩儿,甚至在某些方面比起妹妹若兰都不如,哪经得起这番挑逗?风无痕毕竟早就历经了男女之事,因此顺势解开了若欣的衣衫,两个人的新婚之夜这才揭开了真正的序幕。

  屋外的两个闲人这才松了口气,海观羽不免有些尴尬,一大把年纪的人居然和风无方干起了这种勾当,幸好范庆丞颇为识趣,内院的人也早已得了招呼躲开,否则传扬出去,明天的朝上立刻就会传遍这个笑话。风无方倒是满不在乎,拉着海观羽一起离开,才走了几步,这位王爷就想起了今晚还有两位新娘,不禁面露诡异之色。“海老相爷,今夜无痕应该不会让若兰姑娘独守空房吧?”

  海观羽头皮发麻地看着这位唯恐天下不乱的王爷,不得已地叹了一口气。要不是担心孙女,他也用不着干这个,谁想到还有另一个凑热闹的人。“王爷难道还想去若兰那里瞧瞧?依老夫看,我们还是回去算了,七殿下总不能一夜连御三女吧?”他可不想到时被人斥为为老不尊。

  风无方可不管这一套,连拉带拽地拖着海观羽向另一处新房掩去,老人只得心中叫苦不迭,谁叫自己上了贼船呢?

  坐在装饰精美的房中,海若兰并没有感到孤独,这是她能够希望的最好结果了。爷爷很早就有这个打算,只是生怕姐姐的妒忌才打消了将她一并许配风无痕的念头,也让她不惜毁誉千里迢迢追到了福建。如今自己能堂堂正正地嫁给自己喜欢了很久的男人,她的心中既有憧憬也有畏惧,风无痕时而疏远时而亲近的眼神,总是让她感到不可琢磨,最怕的就是神女有心,襄王无意,这也是她一直心怀忐忑的原因。

  门突然被推开了,屋里百无聊赖的几个喜娘和丫鬟先是一愣,纷纷侧身行礼。海若兰只听到王爷两字,立时就怔住了。虽说三女同日出嫁,但风无痕现在应该是在姐姐那里才对,怎么跑到自己这里来了?

  风无痕只是借着点醉意才从海若欣那里出来,若欣毕竟是初经人事的少女,他也不敢过分恣意,因此只是略略温存了一番。睡意朦胧的海若欣也没忘了把丈夫赶到妹妹那里去,用她的话来说,就是不习惯和别人分享一张床,让风无痕好生郁闷。

  心中恼火的风无痕几乎没有将那些一丝不苟的喜娘逐出门去,但礼制在前,他却不能不强自按住性子任她们折腾。好容易其他人都离开了新房,他这才长呼一口气,疲惫不已地倒在了床上。

  海若兰不知所措地愣在那里,冷不防风无痕一伸手就将红盖头扯了下来,像一团破布一般卷了一气,随便塞在了床角,脸上还是愤愤的。“这些讨厌的规矩,麻烦死了!今晚你真美!”前后丝毫不搭调的两句话说得海若兰更是低下了头,还没想出什么回答的话就被丈夫疯狂地压在了床上,“倘若你当初不是那么矜持,恐怕我不会那么晚才发现你的好。”耳边传来了这么一句低语。

  云雨过后,海若兰心满意足地躺在丈夫怀中,却仍不忘那句话,“殿下,你真的是心甘情愿娶我的吗?”

  “以后在家里就叫我的名字就行了,别殿下长殿下短的。”风无痕坏笑地托起海若兰的脸,“都已经嫁给我了还问这个?我若是不想娶,恐怕没人能硬逼着吧?傻丫头!”

  海若兰恼怒地狠狠在风无痕臂上咬了一口,“那你在福建时为什么做出那一副绝情的样子?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伤心,几乎连寻死的念头都有了,你这个绝情绝义的混蛋!”她边说边落下泪来。

  臂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疼痛,但风无痕还不敢叫出来,自己在福建面对若兰的痴情时确实太过绝情和功利了,丝毫没有考虑到一个少女的感受。“对不起,若兰。”他呐呐道,“我当初的话实在太过分了,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全是我不好。”他轻轻地将身边佳人搂在怀中,“以后绝对不会了,若兰,你现在可是我的人了呢!”

  谁料不说这句话还好,此话一出口,海若兰便似被什么触动似的跳了起来。只见她满脸紧张地问道:“我还没问你呢,今晚你怎么不在姐姐那里过夜?”

  “她把我赶出来了,说是习惯一人独寝。”风无痕一脸的无可奈何,“谁都知道那只是个借口,若欣一向就是这幅样子。”

  “那我也学学。”海若兰突然大力地将风无痕推了起来,“现在你给我到越姐姐那里去,长夜漫漫,人家还在等着你呢!”

  风无痕目瞪口呆地又被赶了出来,直到此时,他方才感到诸多妻妾不是件好事,无奈这些全都是自己招惹的女人,竟是连一点办法都没有。于是乎,他冲进了今晚的第三处新房。与喜娘的诧异相比,越起烟则表现得很自然,种种繁杂的程序丝毫不乱,连最后风无痕揭开她的红盖头时,这位世家之女还是一副沉静的表情。

  面对越起烟这么一个捉摸不透的女子,风无痕无论如何都强势不起来,她那咄咄逼人的模样,恐怕这一生都无法让他忘记。“你知道我会来?”风无痕有些尴尬地问道。

  “海家两位小姐都是好人,不是么?”越起烟答非所问道,自己拔下了束发金簪,“时候不早了,殿下还看着干什么?难道殿下打算天亮了让下人们发现您在我这儿?待会不管怎么都应该到红姐姐那里转转,然后回王妃那里去吧?”

  风无痕苦笑一声,重重倒在床上,看来自己的这些妻子,完全不准备让他过一个温馨的新婚之夜呢!

  推荐:

  《师士传说》——

  《格斗狂想》——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