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悍妇

    PS:新书《千钧》是《凌云志异》的姊妹篇,请大家多多支持!

  尽管只是小小一个翰林院修撰,但何叔铭现在的日子可以说是胜似神仙。枕边人无论容貌还是才学,都胜过雪琴千倍万倍,况且唐见柔的娘家在儒林中地位尊崇万分,绝不是梅家可以相比的。想起自己舍弃了曾经海誓山盟的未婚妻,何叔铭的内疚一闪而过,然而,另一个念头很快占了上风。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当初自己困窘的时候,那些人有谁正眼瞧过自己,范衡文也只是在自己苦苦哀求下方才答应撮合姻缘?

  “只有不断地往上爬,才能夺得属于自己的地位!”何叔铭喃喃自语道,他有这个自信,只要有人扶持,他绝不输于京城的那些贵介子弟,待将来出将入相,再光耀何家门楣也不迟。现在,他还是安心作自己的章叔铭为佳,要走的路还长着呢。

  唐见柔面色复杂地望着丈夫的背影,心中却是一片黑暗。无论是他伟岸男子的相貌还是满腹经纶的才学,都曾经让自己仰慕折服,然而,真相却是那么残酷。自己和他的首次相见,竟是母亲苦心安排的结果,这让她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新婚后归宁那一天,母亲冷漠地对她说出了一切,之所以同意章叔铭的提亲,只不过是看重他的才学和野心,或者是章家庞大的人脉,而她这个号称京城第一才女的女儿,只不过是联系唐家和章家之间的纽带,仅此而已。

  “小姐,喝口茶吧。”贴身丫鬟皓月担心不已地劝道,自从小姐嫁给姑爷后,那熟悉的笑脸就再也看不到了,整天都是一副发呆的样子。甚至连以往最喜爱的书画也没了兴趣,只是一个人闷在屋里,长此以往,可怎么了得。

  “不用,你退下吧。”唐见柔淡淡地吩咐道,“我想单独呆一会。”

  皓月待要出口反对,却对上了主子坚决的眼神,只得悻悻离去,心中已是把姑爷骂了千遍万遍。她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只以为章叔铭欺负了自家小姐。无奈主仆有别,她是一点法子都没有,只能寄希望于太太能劝解一下小姐。

  木已成舟,还如何挽回?唐见柔此时极度痛恨自己的懦弱,那个远在河南的梅雪琴原来并不像丈夫说得那样不堪,想到正是自己的婚姻害得别人痛苦万分,她就觉得一阵头晕目眩。母亲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些,她完全可以把自己蒙在鼓里,就像她瞒着父亲一样,为什么要自己承受那么多痛苦和折磨?唐见柔一遍又一遍地诅咒老天爷的安排,如果早知道心目中的良人是这样一个负心的男人,还不如绞了头发出家作姑子来得干净。

  然而,她不敢违逆自己的母亲,那个她从小就畏惧的女人,就连自己那个在一众翰林面前侃侃而谈的父亲,在母亲面前也是缩手缩脚的,甚至连纳妾都不敢。唐家上上下下无人不知,在这个府邸中真正作主的人是谁,所有的奴仆家丁在母亲的面前都是必恭必敬,俯首帖耳。就连那些自己引以为豪的才学和书画,也是自幼被母亲强压着学的。包括那个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号,母亲更是花了不知多少心思,才从几位名门淑媛那里抢夺了过来。

  自己的命运其实从出生起就被人决定好了,唐见柔现在才明白这一点,其实说到底,自己和那些倚栏卖笑的青楼女子有什么不同?唯一的区别就是自己不是钓金龟婿,而是替母亲钓一个中意的人而已。父亲宁可绝后都不敢纳妾,可见母亲在这个家的威权之甚,也许母亲还指望着章叔铭继承唐家的门户吧,她苦笑着想道。

  “小柔,在想什么呢?”身后传来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皓月告诉我你一个人在房里发呆,还一副气呼呼的样子,仿佛是我欺负了你。这怎么可能,今生今世能娶到你,已是我章叔铭最大的福气,又怎敢委屈了佳人?”

  唐见柔浑身一颤,如果换了从前,这样的甜言蜜语一定能哄得自己眉开眼笑,但是现在听起来却觉得万分恐惧。然而,母亲的叮嘱最终占了上风,她缓缓转过头来,强自打着笑脸道:“没什么,只是精神不好罢了,老爷不必担心。”

  “小柔,我不是说过了嘛,在这里不用那么生分。”章叔铭伸手温柔地将妻子揽在怀中,“我说过,只有在外人面前需要守着那些礼制,至于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便只要快乐就行了。”他没有感觉到怀中的娇躯越来越僵硬,反而得意地继续说道,“总而言之,在岳父岳母和爹爹面前,我们是最好的一对。你放心,我不会永远在翰林院厮混,总有一天,要夺一个一品诰命夫人给你。”

  果真是一个胸有“抱负”的良人啊,唐见柔悲哀地想道。尽管现在的她无比讨厌那种爱抚,却不得不敷衍一番。“叔铭,谢谢你。”她艰难地吐出几个字,心却往无底深渊沉去,这种暗无天日的日子,究竟何时才会到头?

  “太太,小姐那边有信送过来。”唐夫人杜氏的贴身丫鬟谨儿手中捧着一封书信,恭恭敬敬地呈送给主子。

  虽然已经过了不惑之年,但杜氏保养得极好,脸上虽然只是淡施脂粉,但却依然充满了年轻妇人的风韵。几件恰到好处的头饰在发间熠熠生辉,更衬托出一头如云秀发,比起女儿的温婉聪慧,她的面相更加尊贵,眉宇间的傲气更是显露出这是一个极有主见的女人。她不动声色地从谨儿手中接过书信,才看了几行就皱起了眉头,“这个皓月,主子的事用得着她操心?真是胆大包天,我还以为出什么大事了!”

  谨儿伺候了这位太太多年,深知杜氏最讨厌下人自作主张,因此吓得一声不吭,身子也畏缩地向后退去。

  “皓月那丫头我原看着还好,现在居然如此不晓事,小姐新近出嫁,心情烦闷也是正常的事。这样急巴巴地往家里送信,若是让姑爷看到了成什么体统?”杜氏不满地道,话说完才发觉不是地方,谨儿只是个丫鬟,对她说有什么用?当下杜氏就挥手斥退了战战兢兢的谨儿,自己思量了起来。

  唐曾源才进院子就见夫人铁青着脸坐在石凳上,心中顿感咯噔一下,甚至有回头离开的冲动。幸亏他看到了杜氏不满的目光,硬是将转向的腿又迈了回来。“夫人怎么不进屋歇息,这里到底不干净,小心沾了灰尘。”他揣摩着妻子的脸色,小心翼翼地开口道。

  “什么干净不干净的,左右不过是个凳子,能坐就成。”杜氏缓缓起身道,“我要是不在这儿候着老爷,指不定你又溜出去会文什么的,岂不是又找不到人?”

  唐曾源只感到额头大汗直流,赶紧辩解道:“夫人玩笑了,我怎敢寻借口,不过是见你在这里,多问一句罢了。夫人找我有事么?”

  “都是你娇惯的女儿任性!”杜氏劈头就是一句,“新婚才几天就给女婿颜色看,整天愁眉苦脸的,连她那个丫鬟皓月也是个多事的,居然巴巴地送了封信回来,让我这个作母亲的劝解劝解,这不是惹人笑话吗?”

  听了这话,唐曾源方才松了口气,他对自己的这个女婿还算满意,毕竟是翰林院的人,平素也算知根知底,只不过没料到他会认了自己的好友章衍为父而已。“小两口闹别扭也是常有的事情,不用多操心,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

  “不是大事?”杜氏冷笑道,“你说得轻巧,叔铭如今只不过是从六品的修撰,柔儿嫁过去连个可以炫耀的顶尖诰命也没有,你让她这个京城第一才女的面子往哪里搁?别人作岳父的都知道帮着自己的女婿,你好歹也得出点力吧?否则到时女儿成了京中贵媛的笑柄,我可饶不了你!”

  听了妻子蛮不讲理的说辞,唐曾源的头顿时隐隐作痛,这升官的事情哪是他能做得了主的?何叔铭新近登科,难道还想作宰相不成!极品的诰命,那可是官员几十年挣命才挣出来的,天底下能有几个?可这些话他都不敢说出来,妻子在这家里的威严本就远胜于他,更枉论岳家原本就是封了公爵的,若不是他运气够好再加上那件事,哪论得到他娶这等贵女,因此向来是言听计从。“夫人的意思是说要我帮叔铭谋一个好缺?我只不过是一个翰林院的掌院学士,哪来的这等本事?”

  “你没有本事,那就去找你的那些学生。”杜氏撂出一句狠话,“无论是你还是章老头,都是门生满天下的人物,不管怎样,你一定得设法替女婿筹划一下,小小一个修撰能有多大出息?”

  “夫人有命,我怎敢不遵?”唐曾源无可奈何地道,“我这就去寻老章拿个主意,这总成了吧?”

  杜氏冷冷地看着丈夫离去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阴寒的微笑,何叔铭,不,应该是叫章叔铭,希望我没有看错你的秉性。就算现在没用,将来你一定能成为一颗最好的棋子。只要你为我所用,你的前程将是一片光明,没有什么能阻挡。

  

第二十二章 悍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