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猜忌

    PS:新书《千钧》上传,请大家多多支持!

  德贵妃兰氏最近的日子很不好过,上次在宫里折辱红如的事情不知怎地传到了皇帝耳中,让这位至尊很是不满,甚至在驾临绣宁宫时斥责了兰氏的气量狭窄,事后更是一个月都没来过一回。兰氏一向是自恃尊荣的人,哪里受得这种闲气,若不是几个大太监和贴身宫女劝着,她的贵妃脾气又要犯了。

  饶是如此,绣宁宫里还是不得安生,风无言忙着结交江南士林的文人墨客,寄给自己母妃的信中千篇一律都是请安的话语,旁的内容什么都没有,直让兰氏气得七窍生烟。她也知道儿子怕自己这个作母亲的招惹麻烦,然而就是这一点让她极为不忿。想想自己也算出身显贵,容貌更是远超宫里的其他后妃,父兄又都是朝中重臣,刚入宫时几乎是博得了皇帝的专宠,连皇后都嫉妒不已。无奈自从瑜贵妃进宫之后,便分走了她大半的恩宠,落得现在的田地。如今见后位无望,兰氏不由心中恼恨,却丝毫寻不出办法。

  “娘娘!”贵和急匆匆地冲了进来,似乎没看见主子铁青的脸色,笑吟吟地跪下行礼道,“恭喜娘娘,刚才石公公那里传来了消息,今夜皇上驾临绣宁宫。”

  德贵妃兰氏霍地立了起来,脸上尽是喜色,这一个多月来,她夜夜独守空房,眼泪不知流了多少,可就是盼不来皇帝的身影。不就是一个小小的皇子侧妃而已,皇帝独宠瑜贵妃也就罢了,爱屋及乌到了这个份上,如何能叫人不心寒?想起皇帝等会就要过来,她望着镜中略显憔悴的人影,脸色立刻大变,“来人,快,为本宫梳妆,这幅样子若是让皇上见到那还了得!”她手忙脚乱地吩咐着一众伺候的宫女太监。

  一会儿功夫,妆台上便摆满了各色极品胭脂水粉,几个有头有脸的宫女手中则是捧着一盘盘精致的珠玉头饰,另一边则是一件件做工精美的绣袍。兰氏暗地里下了决心,今晚一定要留住皇帝的心,否则再让他冷落个一月半月的,以后自己在宫里如何见人?

  皇帝也只是临时起意才想到驾幸绣宁宫的,虽然体察君心的瑜贵妃一直没有提起有关儿子的任何事情,但他还是看出这位宠妃眉目中的一点点忧心。风无痕的折子他早就看过,一直弄不明白这个儿子为什么会辗转为一个太监阉奴求情,就算错杀了又如何?这等阴柔诡诈的小人,只能以严刑惧之,否则又要重蹈前朝的覆辙。因此皇帝思来想去,只得到绣宁宫来散散心,毕竟德贵妃兰氏在后宫也算容貌顶尖的一个,就是性情差了点。

  “臣妾恭迎圣驾。”德贵妃兰氏盈盈拜下,身上隐隐约约传来一阵沐浴后的幽香,那股似兰似麝的滋味竟使得皇帝心头一荡,真是好久没有领略过了。

  “爱妃平身吧。”皇帝微笑道,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打量着眼前这个刻意妆扮过的女子。论年纪,兰氏长于瑜贵妃萧氏;论家世,兰氏的母家在京城也是赫赫有名;论子息,三皇子风无言在皇子中间也算是出类拔萃的。可惜自己多年来一颗心都系在萧氏身上,倒是冷落了她。

  兰氏心中一喜,皇帝那种灼热的目光她已经多年没有见过了。为了能在今晚挽回之前的败局,她特地拿出了许久未曾启用的极品熏香,之前更是用香汤沐浴,秀发只是简简单单地挽了一个发髻,看上去显得慵懒而又自在。平日繁复的首饰中她只选择了一支早年皇帝赐下的金凤珠钗,皓腕上也只有一个完美无暇的玉镯,再加上脸上淡淡地薄施脂粉,不免给人一种非同寻常的感觉。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皇帝情不自禁地赞叹道,“爱妃今天可是花了大心思了。”皇帝此话一出,周围的几个太监宫女连忙蹑手蹑脚地溜了,反正寝宫早就预备好了,也不用他们在旁边碍事。石六顺也忙着招呼自己手底下的人,转眼间,绣宁宫的正殿就剩下了皇帝和兰氏两个人。

  “怎么,爱妃就让朕在外头这么站着么?”皇帝调笑道,“朕难得来一次,你就是这个迎客之道?”

  “皇上哪是客人?”兰氏嗔怒道,“您这不是折煞臣妾了,谁不知道,后宫的嫔妃都盼望着您的雨露。臣妾是哪个牌名上的人,敢把您撂在外头?那些奴才们全都不知躲到哪里去了,您要臣妾怎么个伺候法?”

  “朕就要这么个伺候法。”皇帝轻声说了一句,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将兰氏抱起,“今晚朕就给你布施雨露,免得你背地里埋怨。”

  一番激情过后,兰氏心满意足地躺在皇帝怀中,暗暗盘算着今夜能做些什么。她自然记得皇后的遭遇,因此绝不敢提及儿子的事,再说风无言可是在江南那个繁华的地方,比起其他诸皇子来说幸运了不少。想起韵贵妃马氏前几天来访时提起风无候在云南的惨状,她就禁不住肚里偷笑,皇帝还是很看重无言那孩子的,兰氏得意地想道。

  “爱妃在想些什么呢?”皇帝突然问道,“是不是在怪朕这段时日冷落了你?”

  兰氏心中一惊,连忙小心翼翼地答道:“臣妾不敢,皇上政务繁忙,自然顾不上臣妾一个小小的妃子。只要皇上还记得绣宁宫,臣妾就知足了,并不敢奢求。”话虽说得妥帖万分,但里头的酸意还是免不了。

  皇帝对于兰氏的秉性清楚得很,若是她没有使小性,那倒是天大的奇事,当下就大笑起来。“爱妃还真是老样子。”皇帝轻轻在身旁女人的颊上捏了一把,“朕还会不知道你的心思?不过就是上次责备了你几句而已,你就一副哭丧着脸的样子。红如只不过是一个孩子,若真的计较起辈分来,你这个作母辈的用得着和她计较?传扬出去人家都道你这个贵妃一点气量都没有,朕若是不管一管,你就更不象话了。”

  话虽说得有几分严厉,不过兰氏却是松了口气,她就怕皇帝不声不响地就把自己打入冷宫,如今看来,皇帝只是为了怕外人的议论而已。她心头本就烧得旺盛的火更烈了,瑜贵妃一直压着自己一头还不算,她的两个儿子如今还都在京城,连红如一个小小的侧妃自己都碰不得,实在是欺人太甚!想起前几日身边下人的传言,她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既然风无痕那么想保那个小太监,那自己就偏偏给他搅黄了,让他有苦说不出!

  皇帝见兰氏眼珠乱转的样子,心中不禁叹了口气,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自己后宫里的这些个妃子,只要是家世稍稍显贵些的,从来都不是安安分分的主。那几个出身微贱的,又一个个见了自己就是抖抖颤颤的,一点气度都没有,临幸时更是和木头差不多。因此后宫粉黛三千,得封贵妃的就只有萧氏、兰氏和马氏三人。其中要属萧氏最聪明,至少明面上从不谈论国事,后妃间的争风也极少提起,一味地将自己最迷人的东西展现给皇帝。而最木讷的则是马氏,不过她的本分和规矩有时也会因为父兄的事情而改变。至于最喜欢耍弄心眼的则是兰氏,除了皇后,就数她最喜欢兴风作浪。没想到刚刚教训过,她居然又想故态复萌。

  “皇上教训得是,臣妾以前只是一时糊涂,这才铸成大错。”兰氏装出了一幅可怜巴巴的样子,“臣妾也只是怕红如那丫头太娇纵而已,现在海家两位小姐既然入门,勤郡王府里也就有了贵女掌户,臣妾也就没什么好多虑的。”她微微顿了顿,见皇帝仍在倾听的样子,不由又多了几分自信,“只是前几日听说无痕身边有个小太监犯了事,这却宽纵不得。皇上身边也有不少得宠的,一旦犯了过错,要打要杀的不都是遵律例行事?臣妾以为无痕应该对皇上感恩不尽才对,您可是替他操了不少心呢。”

  这些话原本没错,但从兰氏口中说出来,皇帝却品出了一些其他意思。内务府总管原佩豫每天都将审问的最新情况呈送给上来,皇帝从中并未察觉到什么敏感的东西,想来儿子也不会愚蠢到将一些绝密大事托付给阉奴,因此他一直未下真正的杀心。兰氏这么一说,他心中倒是陡起警觉,她一会子这么热心于此事,难道存着别的心思?

  皇帝的思绪变化万千,最后只是淡淡答了一句:“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你就别管了,朕自有道理。爱妃,后宫嫔妃不得干政的道理你应该知道。那个小方子虽然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太监,不过事涉国法,朕也不能含糊。下次你若是再犯,朕可是要生气了。”皇帝笑得很是奇异,本是自信满满的兰氏立刻泄了气,低声应是后便畏缩地蜷成了一团。

  看来朕得亲自问问那小子才是,皇帝冷冷一笑,打定了主意。旁人说的怎比得过自己的眼睛,他倒想看看小方子究竟凭什么让自己那个儿子如此宠信。

  

第二十五章 猜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