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名剑

    PS:请大家多多支持新书《千钧》,谢谢!

  风无方爱怜地抚着那柄华丽的宝刀,猛地一震刀鞘机簧,只听一声悦耳的低鸣后,一柄光华夺目的利刃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就连本想着取笑一番的风无痕也收起了脸上的游戏之色,冥绝的目中更是闪过一缕惊色,显然也认同了这柄神兵。

  “无痕,看到没有,这可是名匠费了三年功夫才铸成的,辅国公贾茗昶费了万金方才求得此刀,这次趁着本王寿筵才拿出来送人,足见花费了不少心思。”尽管手中拿着别人的重礼,风无方的神色中却还是充斥着一种鄙夷和不屑,“他也算是明眼人,只不过下面的子弟实在不争气,若是长此以往,恐怕辅国公的爵位就要传给旁系子弟了。皇上早有重新挑选从贾家旁系中挑选下任辅国公的打算,要不是这个,他也用不着大费周章地来巴结我。”

  风无痕眉头一扬,想不到这柄宝刀的背后还有如此辗转的来历。皇帝对世家显贵向来是抱着恨铁不成钢的态度,既大力提拔豪门中的有才之士,又对那些尸位素餐的纨绔子弟深恶痛绝,看来辅国公贾茗昶是躲不过那一关的。

  “无方哥乃是皇族中第一得用的人,贾国公也只得来走你的门路,总不成去向珉亲王献媚吧?宗人府虽说是管着皇族,不过也同样掐着那些世家名门的脖子,父皇又时不时来一些骇人之举,也难怪那些家中没有得力继承人的爵爷们心惊胆战。”风无痕凑上前去,眼睛盯着那柄宝刀,啧啧称赞不已,口中却吐出这样一番话。

  “只不过就算拿了他的东西,那也只是寿礼,是否愿意为他说话就看我的心情了。横竖皇上现在也乐得我闲置在京,这点小事也不会驳我的面子,到时再说吧。”风无方漫不经心地道,随即将宝刀捧了过来,“怎么样,无痕,舞两下给我瞧瞧?”

  风无痕无可奈何地接过了那柄刀,那不轻的分量让他立即吃到了苦头,人都不禁退后了一步。“无方哥,你还真会开玩笑,明知道我不会舞刀弄枪,这不是明摆着让我出丑么?”风无痕一边抱怨一边暗暗运气,果然,清气流转之下,那刀也不觉重了,只不过以他那幅德行,举刀的样子着实可笑,连身后一向冷肃的冥绝也露出了忍俊不禁的笑容。

  “好了好了,你要是真舞起来,我这书房就真的给你砸了。”风无方夺过堂弟手中的宝刀,爱怜地将其放回原处,这才似笑非笑地问道,“今儿个你给我送了什么寿礼?”

  风无痕示意冥绝捧过那个长长的礼盒,“知道无方哥你喜欢这些东西,我送的寿礼也不例外。不过那东西是前几日刚从福建送来的,盒子封得严严实实,我也没来得及拆开验看,只知道是名匠吟风铸造的宝剑,其余一概不知,是好是坏就要看你的运气了。也亏了你的寿筵是时候,否则我还真想不出送些什么好。”其实他也是故意不去看盒中的物事,也好证明东西的贵重。

  风无方先是悚然动容,听风无痕把话说完后却有些哭笑不得,敢情这堂弟是让自己碰运气来着。他狠狠瞪了风无痕一眼,随后动作利索地拆了礼盒的封条,一把将那柄剑握在了手里。然而,包括风无痕在内,所有人都大失所望,这所谓名匠亲制的宝剑看上去朴素得紧,剑鞘上别说什么耀目的光华,就连一点利刃的锋锐都感觉不到,似乎是钝器一般。

  “无痕,你的玩笑也开得大了点。”风无方随手一展手中之剑,“若是这也算是宝剑,那恐怕天下名兵就多了去了。”

  风无痕的面色却有几许凝重,越明钟信中盛赞了这柄宝剑一番,尽是些溢美之辞,因此自己才决定以此为礼物,现在看来,那封信似乎还有别的含义。他环视左右,书房中除了风无方和冥绝之外,还有两个贴身小厮垂手侍立。“无方哥,此剑的妙法非是寻常人可知,待我细细道来,不过……”

  风无方疑惑地瞥了堂弟一眼,这才示意两个小厮退下。冥绝连忙疾步行到门口,冷冷地注视着来往的人,为了避免他人胡乱猜测,书房的大门倒是敞开的。风无痕轻轻抽出那柄看似黝黑的剑,只听铮的一声清鸣,长剑已然出鞘,风无方刚才紧皱的眉头立时舒展开来。虽说没有先前的宝刀那样夺目,但那一分含而不露的内敛锋芒,已是让一向喜爱刀兵的安郡王生出了好奇之心。

  “等等,无痕,你刚才是说铸剑的人是名匠吟风?”风无方突兀地冒出一句,“我没听错吧?”

  “正是此人,怎么,无方哥也听说过他的名字?”风无痕对此倒是真的一窍不通,只不过看越明钟信上形容得绝世无双,心中也就信了。

  “原来如此,怪不得表面如此古朴!”风无方一拍自己的额头,恍然大悟道,“刚才几乎上了大当,早就听说吟风铸剑最是高明,能使杀气内敛,英华不现,想不到今日真的见识到了。无痕,你可是好大的面子,听说人家很少为权贵铸剑,虽十万金亦是难求,你居然拿来送人,幸亏是我收了,否则岂不是暴殄天物?”

  风无痕没有计较堂兄话中的调笑之意,“此物是越老先生送给我的礼物之一,倒是没有说该如何处置,因此我就借花献佛,拿来作人情。现在想想,似乎越老先生还有些别的用意。若是他没有在信中再三强调此物的珍贵,也许我真的不会将它当作一回事。”

  “越老先生确实是经验之谈啊!”风无方突然感慨道,“他是在给你一个忠告,藏而不露才是上策,可惜如今的态势你就是想隐都晚了。”风无方并不是那种只会上阵杀敌的勇夫,心思细腻之处更远胜寻常朝官,只是平时一向装得懵懂而已,在风无痕面前,他倒时而显露出精明之态,“宝剑未出鞘时,自然可以藏着掖着,一旦锋芒毕露,再次雪藏反而招人疑窦。越老先生想必不是最清楚如今京城的乱局,否则也不会煞费苦心地来一个‘物谏’。”

  “无方哥,我也正好想问你,倘若西北有变,朝臣举荐你为新任大将军,你可会上表推辞?”风无痕正色道,目光炯炯,显然想知道堂兄的真正立场。

  风无方并未表现出几分异色,京中的秘密传闻又怎会漏过他这个堂堂郡王,“无痕,我只能这么说,犯上作乱的事情我绝不会做,倘若你能正大光明地走到那一天,我手中的兵权你自然可以调派。如今皇上意向未明,谈这些都还为时过早。我父王当初何等受宠,一步走错,从此便再也无出头之日,最后郁郁而终。若不是我还有几分才干,又懂得韬光养晦,恐怕一样免不了祸事。无痕,过犹不及,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他仰天长叹一声,心中充满了不甘,若是父王当初聪明一些,也许能撑到最后,那自己就不必畏缩到现在了。

  过犹不及,过犹不及!风无痕顿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自己一直以来都信奉着的原则怎么突然全都抛诸脑后了?答案只有一个,自己根本就是被父皇和母妃一连串的恩宠蒙蔽了眼睛。对于父皇来说,除了他认定的储君,其他儿子都是可以牺牲的;而对于母妃来说,尽管自己的价值远远大于当年,但绝不至于比萧云朝更高一倍。那个一直饱受青睐的弟弟风无惜才是纷争的中心,自己所做的一切,只不过在帮母妃达到目标,在帮父皇下定决心而已。

  “谢谢你了,无方哥,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呢!”风无痕诚心诚意地道,心中却不由想起了陈令诚和师京奇最近奇异的举止,看来他们早就看出自己的浮躁了,“从小我就是孤单一个人,幸好遇见了你时时提点,说实话,你就像我的亲哥哥一样。”不用假装,他的神色便有几分落寞和无助。

  “说什么傻话呢!”风无方轻轻一拳砸在堂弟的肩上,“你本来就是我弟弟,虽然不是同父同母,但毕竟都是皇家子弟,我又看你特别顺眼,不帮你帮谁?”后面的一句话颇有些舍我其谁的自负,不过听在风无痕耳中,却变成了一种大哥对兄弟的关爱。

  “好了,看在你的这柄绝世宝剑份上,改日我也送你一份厚礼。”风无方不待风无痕说出感谢的话语,“现在不早了,倘若再不出去,恐怕那些宾客就要不耐烦了,你也不想我这个寿星被一帮人埋怨吧?”他边说边将风无痕推了出去,出门的时候,还满怀深意地又瞥了冥绝一眼,让这个一向冷脸的侍卫有些不知所措。

  自从第一次见到风无方起,风无痕就有这样一种感觉,这位看似桀骜粗鲁的安郡王,将是自己最大的臂助。如今,自己的判断已经得到了证实,然而,他并不会忽略风无方眼中时而闪过的阴霾,也许,无方哥的心里也藏着只属于他的秘密吧。

  

第三十二章 名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