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交底

    对于西北诸将的弹劾,皇帝很快作出了明确的批复,革去风无昭署理大将军之职,另委安郡王风无方为新任大将军,即日赴任。尽管风无方的爵位没变,但谁都知道,只要西北建功,这位炙手可热的王爷晋封亲王是指日可待的事。待交接完毕后,着风无昭立刻回京述职。朝臣们心中都很清楚,所谓的述职无疑是借口,可以想见,风无昭这次回京之后,要再出京城恐怕就难了。宗人府随意找一个借口就可以将其软禁,不出意料的话,这位身份最为尊贵的皇子在夺嫡之争中落马已是铁板钉钉的事。

  然而,坤宁宫中的皇后仍然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她并不知道贺府发生的变故。自从那天皇帝来过之后,看守坤宁宫的禁军全部撤换了一批,不仅如此,她的身边现在时时跟着两个皇帝派来的心腹太监,竟是形同监视。往日稍有不如意便会大发脾气的皇后对这种情形却未置一词,完全是一副安之若素的模样,让深知她秉性的皇帝心中极为不安。

  皇后贺氏斜倚在一把宽大的靠椅上,神情舒缓,似乎并不在意身后炯炯的目光。该布置的早已吩咐下去了,现在自己能做的,只不过是等待而已。她端起手中的茶盏,轻轻品了一口,眉头立刻紧蹙了起来,“这茶是谁沏的?好好的茶都被糟蹋了!连火候都不会掌握,以后别的分寸哪能拿捏的好?”

  一个年轻宫女慌慌张张地跪在地上,神色中尽是不安,她早就知道皇后是个难伺候的主子,却没料到一杯茶就能让她发作,今后的日子还真是没法过了。

  “起来吧,本宫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贺氏正眼也不瞧那宫女一眼,自顾自地说道,“如今是什么时候本宫清楚,怪不得你不上心,下去吧!”

  那宫女也不懂座上的主儿话中真意,如蒙大赦地叩头退出。皇帝派来的两名心腹太监对视一眼,心中疑惑不已。皇后最近的举动实在是太过反常了,想起皇帝的吩咐,两人都有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只要一天没有下诏废后,皇后就是六宫之主,万一她抓着个由头整治自己一番,皇帝是绝对不会为他们说情的。

  与贺家交情密切的几个朝臣都接到了贺甫荣的密信,对于他们来说,这个短短几天中接到的第二封要函了。不过,看了信之后,几乎每个人的脸色都相当难看,有些谨慎的人立刻省出要变风向了。于是乎,大动作变成了小动作,小动作变成了没动作。既然明确了皇帝的态度,他们可不像那些不怕死的言官敢犯颜直谏,连贺家都能丢卒保车,他们犯不着把自己搭进去。

  皇后好不容易收拢的一干人便这么改变了阵营,少有几个有义气的还想着写一道奏折虚应故事,但立刻被别人劝了回来,写迄的本章也只得立刻毁弃。如今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局势,贺家既然能出一位新娘娘,性情不好的皇后自然便不值得为之竭尽忠诚,况且风无昭也不是个好伺候的主儿。贺甫荣密信中隐晦提到的事情让贺氏这一阵营的朝臣全都感到寒心,因此分头碰了碰之后,这些人全都进入了蛰伏和观望状态。

  京城暗潮汹涌,西北大营也同样不得安生。尽管安郡王尚未抵达,但信使加急送来了朝廷的公文,诸将已是心中惶然。展破寒又同时得了皇帝密谕,知晓的远比其余诸将更多,然而,他却更为不安。皇帝没有照先前的旨意任命他为大将军倒也罢了,毕竟朝廷的惯例摆在那里,没有一个庶民出身的人能居此高位的道理,但将他调回京城却不同,那相当于剥夺了他的兵权。想到自己千辛万苦十余年才训练出破击营的这些将卒,他无论如何都不想轻言放弃。

  可是,凭自己的这三万人马,如果西北无主,尚可以有一番作为,但安郡王风无方可不是普通人,单是当初在福建剿倭时的狠辣,就可见他并不甘于像风寰杰那样一味韬光养晦。他一旦到了西北,诸将对自己的背后中伤决计少不了,那时就算没有皇帝密旨,自己也休想在大营再呆下去。难道真的要冒险起事?

  展破寒无奈地摇了摇头,尽管无数次思量过这个诱人的想法,但理智告诉他绝不可行。莫说无粮无饷,就是亲信一旦得闻自己反叛,恐怕也不会心甘情愿地跟随,枉论军中其他虎视眈眈的将领。自己能收到皇帝密旨,难保其他人就没有,如今已是骑虎难下,只能接受了。“真正好手段啊!”展破寒仰天叹道,“倘若我生于权贵之家,又怎会如此令人摆布?”

  风无昭自被软禁后就没见过外人,展破寒防范得不是普通的严密,一日三餐皆是亲信送去,一步都不许他离开大帐。这位身份尊贵的五皇子本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主儿,署理大将军只不过是自己想出来的由头,若是换了平常,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他这个没上过战场的皇族掌管西北大营。如今一旦被囚,竟是毫无反抗之力。

  起初几天,风无昭还能端起皇子的身板,对那几个送饭的亲兵呼三喝四,好不神气。然而,他很快就发现了这些人和自己身边奴才的不同,他们看自己的眼光就如同在扫视一件死物,那种冰寒无比的气息很快让他的心沉到了谷底。他曾经试过以死威胁,然而,这种在旁人眼中严重无比的大事却没有激起一丝波澜,送饭的亲兵丝毫不理会他的叫嚣,直截了当地打落了他手中的破碎瓷片。自那时起,风无昭就知道,没有父皇的旨意或是其他变故,自己是不可能走出这里了。

  展破寒再次走进大帐的时候,几乎认不出眼前那个胡子拉碴,眼神空洞的颓废男子就是不久前意气风发的风无昭,眼神中不由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怜悯。天家子弟,一旦沦落成尘,也不过如是。“末将见过五殿下。”他微微躬身行礼道。

  风无昭眼神一亮,瞬间又黯淡了下去,“你还来干什么,若是要看本王的笑话那就免了。横竖都已经是现在这个样子,想必回京也不过如此。”他冷冷地甩出一句话,“怎么,难道是父皇有旨意了么?”提到“父皇”两个字,风无昭的神色异常复杂,对于那个既敬又恨的父亲,他实在是有太多的心思存在心底。

  “皇上已经下旨,由安郡王掌管西北大营。”展破寒微微一笑,仿佛是毫不在意地说道,“抵达即日交接印玺,而后五殿下就得回京了。”他扫了一眼风无昭微微色变的样子,又补充了一句道,“末将也会随五殿下一起回京述职,这也是皇上的旨意。”

  风无昭终于动容,不过却是一阵疯狂的笑声:“展破寒,你费尽心思出卖了本王,到头来还是换不了父皇的信任!怎么样,大将军的位子到底轮不到你坐吧?哈哈哈哈!”他一个劲地大笑着,丝毫不顾忌自己此时的处境,“回京述职,你一个小小的统领需要述职?恐怕踏进京城的第一件事便是下天牢吧?别以为父皇不知道你在本王的这次举动中充当了什么角色!”他的笑声嘎然而止,阴森的脸上狰狞无比,“你记着,只要本王不死在这儿,你就休想讨得好去!就算作鬼,本王也要拉上你!”

  展破寒不由皱紧了眉头,这等天潢贵胄最是记仇,虽然他并不怕这些,但返回了京城,若是风无昭来上一嗓子污蔑,届时皇帝也不一定保得下来。自己的根基本就在西北,若是什么准备都没有就贸然留在京城,恐怕下场比风无昭还要凄惨。然而,他并不想让风无昭瞧了笑话去。

  “五殿下未免将话说得重了些,末将只不过是奉了皇上旨意行事,若有得罪也是出自公心。倒是殿下的几个心腹颇为有趣,若非他们将您的大计戳穿,末将也不可能如此轻易地掌控局势。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想不到殿下费尽心思却是为他人作嫁衣裳。”展破寒的脸上现出一缕讥诮的笑意,“若是五殿下执意想歪曲末将的苦心,那就悉听尊便好了。”他又是躬身为礼,疾步退出了大帐。

  展破寒的话如同烈火般炙烤着风无昭的心,即使曾经想到过这个问题,他还是无法相信一向忠心耿耿的霍叔其会在关键时刻背叛。实在是太荒谬了,自己给了他信任和富贵,甚至还允诺了官职,一向更是待之如同兄弟,他居然会出卖自己?风无昭不是没有想过展破寒意图挑拨,但自己已是阶下囚,即便回到京城最好的结果也是永远软禁,他犯不着用这种假话蒙骗自己,看来十有八九是确实了。

  风无昭无言地在帐中转着圈子,母后一定不会甘心于自己失去立储希望的,就凭她那不服输的性格,说不定会冒死一搏,事情也许还会有转机。霍叔其,若是你真的背叛我,那这个时机就选择得太愚蠢了,鹿死谁手犹未可知,届时大不了鱼死网破。他又发出一阵长笑,刺耳的声音在帐中回荡,连看守在外面的一众亲兵也觉心悸不已。

  声色起点访谈地址:

  谢谢支持!

第四十章 交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