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 前夕

    听说了皇帝的旨意在朝议上无人反对之后,皇后贺氏彻底明白了一个事实,自己的家族恐怕已经抛弃了他们母子俩。想到堂兄贺莫斐莫名其妙的身亡,她知道已经老迈的叔父不可能放过事情真相,风无昭的所作所为怕是让老人真的失望了。她完全没有意识到,无论是儿子或自己,亦或是一向精明的贺甫荣,都已经深深陷进了一个蓄谋已久的圈套中了。

  她还能倚靠什么,总不成让手中唯一的一点筹码去刺杀皇帝吧?贺氏苦笑一声,颓然坐下,还是令他们去保护无昭好了,这样也能留下自己的最后一点血脉。身后的两个太监早已被她的人暗中制住,此时作声不得,只能愤恨而惊恐地看着这位名义上的六宫之主。

  这本就不是什么完美的计划,无非是垂死的挣扎罢了,贺氏心中很清楚,后宫里没有任何人靠得住,唯一的心腹雾衣已经死了,她就断了最后一根支柱。外间的几个重臣都是当年祖父曾经郑重托付过的,因此她才派人前去联系,希图保住风无昭的前程。巧舌如簧再加上诱之以重利,几个贪欲重的就应承了下来。至于那些迂腐而清正的,她则是以君臣大义晓之,毕竟立储以嫡乃是古礼,也是立国安邦的大事,对于这些固守礼制的大臣来说,皇后的这一激无疑是很有效的。

  然而,贺甫荣终究是棋高一着,不知是皇帝和他做了什么交易,那些本都答应了上本保奏的人最终全都偃旗息鼓了,连个响声都没有。贺氏原先想以宫闱秘事作为掩护,顺便还可以清理一下那些狐媚惑主的贱人,把皇帝的精神集中到这边,外间的事就能徐徐图之。谁料自己的每一步棋都被料准了,现如今竟是满盘皆输的结局。无昭,怪就怪你没有皇帝的命吧,作母亲的已经尽力了,贺氏的眼中闪过一丝落寞,抬手端起了桌上的一杯酒,一饮而尽。

  皇后重病的消息在京中并没有激起多少波澜,朝官们都知道这位国母的气数怕是不长了,小老百姓更关心的还是另一件事。自从几天前皇帝宣布将纳贺甫荣之女贺雪茗为妃之后,街头巷尾就流传起贺家将要东山再起的传闻来。萧氏这一阵营的人全都乱了方寸,萧云朝更是往宫里跑了三次,却全被瑜贵妃派人挡在了外头。

  “陈老,你怎么看?”勤郡王府中,风无痕也是满脸凝重,“父皇先是打压贺家,现在又把他们捧了起来,莫非为的就是制衡这一条路?”

  “皇上这一手实在是高明至极,说是画龙点睛恐怕也不为过。”陈令诚摇头道,心中想到的却是皇后的重病,“萧氏一族如今的势力过大,朝中不能没有与之抗衡的势力。再者,一旦皇后逝去,原本将贺氏一门团结在一起的势力就会土崩瓦解,届时朝政必受冲击。皇上纳贺雪茗为妃,无疑是给了贺家又一个希望,毕竟皇上如今勉强也算得上春秋鼎盛,说不定还能给贺氏一位皇子。”

  陈令诚那句“勉强也算得上春秋鼎盛”实在是大胆了些,到了外头就够得上大不敬的罪名,因此在座几人全是面如土色,只有当事人本人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风无痕轻咳了一声,这才打破了这种尴尬的气氛。“听说母妃那里已是分外不满,舅舅几次入宫都没见着人。我这段时间一直告病,也未入宫请安,此次舅舅传话过来,让我设法见母妃一次,免得外间人胡思乱想。”

  “殿下去见娘娘一次也好,皇上的心意娘娘其实应该最清楚,此次托词不见,恐怕还有别的原因。”师京奇一直不认为皇帝会撇开诸多年长的皇子而偏爱一个尚未成年的风无惜,毕竟国赖长君的道理那位至尊应该明白。帝王心术不是他们能够完全揣测得清楚的,因此就只能依赖瑜贵妃了。

  “好吧,我明日就进宫一次。”风无痕有些沉重地点了点头,他的心中始终压着一块不明所以的大石,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暗中威胁着他。一直在争权夺利的漩涡中身不由己地随波逐流,他的神经已经变得过分敏锐了。

  凌波宫中,瑜贵妃满意地看着风无痕,知道自己这三年没有走错棋。她那些拒客的举动原本就是做给外人看的,萧云朝为人不够精明,若是他能像何蔚涛那般,自己也能放心托付大事,如今却只能靠无痕了,毕竟他是自己的儿子,而且在皇帝面前也能说得上话。

  “无痕,难道你也认为母妃是在吃醋么?”瑜贵妃一脸笑意地看着儿子谨慎的坐姿,“这次进宫应该是你舅舅来请你救急吧?”

  “母妃说笑了,儿臣自然知道您不可能像其他娘娘那般只想着父皇恩宠。”风无痕在母亲的目光直视下有些尴尬,随即又挺直了身子,“儿臣只想知道母妃今后有什么打算?毕竟外间偏向萧家的一众大臣全都瞧着您,舅舅也不得不小心行事。再者父皇的这次纳妃过于突然,内中深意我等虽然能够猜中七八分,但毕竟无法完全揣摩通透。”

  “无痕,看来你真的是大有长进了。”萧氏淡然一笑,刚才的游戏之色顿时无影无踪,“本宫跟了你父皇多年,深知他的秉性多疑自负,即便他再宠爱的妃子,一旦危及社稷,也绝不会手下留情。皇后是他的结发妻子,虽说她和我争斗多年,手中更是沾满罪孽,如今只剩下一口气的模样却仍是让人唏嘘不已,也是皇上的一个警示。”

  “萧家的势力壮大得太快了,当然,你也是一样,从一个微不足道的病弱皇子到如今的勤郡王,你的机敏练达让你父皇很是嘉许,但同时也招来了他深深的疑忌。莫说是皇上,就连本宫也很难相信你能凭一己之力走到今天,所以你今后的路上将会有无数双猜度的眼睛注视着。无痕,回去告诉你舅舅,让他好生韬光养晦,皇上如今身子康健,最忌讳的就是朋党太强,乱了朝政。他若是聪明,就不要再插手许多不该管的事情。”

  ……

  风无痕走出凌波宫的时候,心中已是一片平静,从初听母亲分析状况时的震惊到后来的无动于衷,他经历了太多这样的过程,仿佛心已经死了。母亲那么冷静地娓娓道来,似乎早已忘记了当年的恩怨,这才是他分外不能忍受的。不过自己不是也一样虚伪么?为了保住性命和其他的东西,也许是荣耀,也许是地位,更多的或许是自尊,他无数次做出了冷酷的决定,无论是对自己或是对他人。

  不知怎么回事,他居然再次来到了明方真人的居所。自己有多久没到这里来了?风无痕苦笑一声,似乎是那位奇怪的老人让自己无须再来的吧。尽管也算是勤政殿的偏殿,但这里着实没有太多人,但他心中清楚,这里随处隐着的高手怕是不少。然而,不知从哪里涌出的冲动让他再次向那条熟悉的路走了过去。

  仍然和以前一样无人阻拦,那种静谧让他的脚步越来越沉重,越来越慢,终于,他看到了那个人影,明方真人明亮的眼睛正视着他,仿佛早已预料到他的到来。“进来吧,外边那些人不会记起你来过这里。”他似乎知道风无痕的顾虑,“若是你不来,也许贫道也会找上门去。”

  风无痕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这个老人的一举一动都让他分外摸不透,倘若他真有那等神通,又为何心甘情愿呆在皇宫里,山野对于这种修道士来说不是更合适么?他不敢将自己的疑问说出来,只是默默地跟在明方真人后面进了殿。

  这里仍然犹如以前一样朴素无华,与宫中的其他华美大殿相比,竟是别有一番情调。风无痕无心在此久留,毕竟他是一时性起才走进了这里,即便明方真人保证不会有人发现,但那种过于神迹的说辞实在是令人无法相信。“真人,您究竟有什么事?宫里人的眼睛都瞧着这里,我不想因为这点小事而被父皇疑忌。”他直截了当地问道,面色也是有些难看,他甚至怀疑是明方真人不知用了什么手法让他懵懵懂懂地来到这里。

  “无痕,你难道不想知道凌云以后二十年的气运么?”明方真人并没有理会风无痕的质问,淡然道,“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贫道就知道你本不是属于宫廷的人,当年的星变贫道早已看在眼里,这才没有在皇上面前揭穿。你果然不负星象中的预示,几乎掌握了每一个机会,如今的地位虽然有不少幸运蕴含其中,更多的却是你自己的心机,贫道没有说错吧?”

  风无痕只感到浑身一阵恶寒,一直隐藏在内心最深处的东西被无情揭穿,换作任何人都无法自处,更何况是一直提防着破绽的他。“真人,您无须再打哑谜了,那些玄妙的事情即使您说出去,也无人会相信。什么二十年的气运,什么天命,我只知道,我命由我不由天!朝廷的气数,社稷的安危,俱是决之于天子之手,决之于权臣之手,难不成老天爷还会降天雷劈打昏君,劈打奸臣么?”他的话说得刻薄至极,丝毫不顾忌这位师长的颜面。

  

  

第四十一章 前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