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老头和馒头,阿兰德龙

    一>

  究竟是何原因,暗地里驱使我们,不知疲倦的去做一件自己毫不知情的事情?

  在年青时,我常去思考这个无聊问题。

  这并非是由于撑饱了想不开,我只是很想弄明白,无缘无故的练了这么多年刀术,究竟是为了什么。

  对我而言,像‘练刀’这种事情,究竟有多少搞头?

  这种问题,我只能独自想想。

  由于自小到大,我所食用的全部馒头,都是老头供给的,因此,一直以来,我都不能忘记老头的教诲叮咛。

  因为我深深知道,江湖中人,‘恩情’二字,是绝不能忘掉的,虽然,我只是一名武林败类。

  当然,老头的馒头,也并非白送。很小的时候,老头子便想尽法子使我知道:在我们的世界之外,有处地方,称做‘天外天’;在通往天外天的必经之路,又有处地方,称做‘断玉谷’。

  而我的使命,便是通过‘断玉谷’,到达‘天外天’。

  江湖许多传说均可表明,‘断玉谷’,实在是一处危险的地方。要进去容易,出来更容易,不过出来之后,通常身体是‘横’着的,其形状,就好像一个‘大’字,若运气再好一点,可能只剩下一个‘一’字,也不一定。

  虽说很危险,然而,身为一名‘刀客’,无论如何,都要去那里试试运气。

  这也是我来到凝泉谷的原因之一,显然,要去天外天,单凭家传之术远远不够,多少,也应当借用点别人的东西。

  四岁时,我曾为‘天外天’的问题,向老头子提问:

  老头,这是为什么,这么刺激,我不去行不行?

  老头很干脆,答道,嘿,你想都别想,绝对不行。

  我继续问道,哦,那为何不行呢?

  老头看着我,很温和的说,很简单,因为你是刀客,这是你的理想,所以,你必需去。

  …… ……

  刀客似乎并不是我的理想,后来考虑清楚,我又问:老头,我不做‘刀客’行不行?

  这次老头连头也不抬,说,不行。

  这个答案使我郁闷,我问道,有没有搞错,为何又不行?

  老头显得有些生气,说,臭小子,这么多年以来,你吃了我多少馒头。

  我想了想,每天十几个,这么多年以来,好像真的是很多。

  老头看着我,平静的说,所以,你的理想就是‘刀客’,要记住,世上的事,不会都有‘为何’。

  …… ……

  老头给出的答案,让我很不爽。这简直就摆明了,‘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显得没有人情味。不就是几个馒头,实在是没什么大不了,等日后我有了银子,再加一百倍还给你,死老头,你就等着吧。

  究竟是为何?这种问题,看来我只得独自去寻找答案。

  四岁,我便开始学习用刀,至今刀术已经大成,然而关于自己的某些疑问,却始终没人能给我一个不错的答案。

  在来到四零四之后,我便试图集中群体的智慧,去解决这个私人问题。

  有一次,在请教李寻欢有关暗器问题之时,我很虚心的向他请教这个问题,期望能有所收获。我问道:「欢哥,你的刀法神妙,江湖上早有传闻。只是不知欢哥你又为何要学飞刀呢。」李寻欢听过之后,曾为此思索了好一阵子,像是已经入定。

  过了片刻,李寻欢竟不知从哪抽出条棍子削了起来。

  在削好一只香烟之后,我想,总算能从这里得到些启示了吧。然而,他却叨着香烟,拍着桌子大笑起来,完了之后,又去研究发型……总之,我终于再也回想不起,曾请教过他这个问题。

  与楚留香切磋武艺之时,我也请教过这个问题。后来,在武艺切磋完了之后,楚留香认为自己技不如人,就搞出把扇子扇几下,又摸了摸鼻子,说道:哦,萧兄啊,说到这个事情嘛,实乃家传之秘,只可传女,绝不传男,请恕小弟不便外泄……

  此后有段时间,我常常认为楚留香这个人,不怎么厚道,过了许久,我才放下这份偏见。原因是,在四零四里面,‘厚道’这个词语的意思,早已经……

  以前在非常无聊的时候,我也想过去问问阿兰德龙这名傻蛋。

  无需奇怪,我为何要称阿兰德龙同学为‘傻蛋’呢,很显然,我这样称呼,一定是有原因的。我们不妨先去看看阿兰德龙这个人物的一些特征。依照我的经验,若想去了解一个人,便不妨先去了解他的故事。

  二>

  单从武学角度来看,阿兰德龙显得比较单纯。

  资料显示,阿兰德龙的兵器叫做二节棍,修习一种名为‘野球洗髓经’的内功心法,似乎不能领悟轻功的奥义。不难想像,在如今这世道,不懂轻功,如何能在江湖上立足。仅此一条,便足可解释,阿兰德龙为何在武林中没有地位。

  但站在朋友兼监护人的立场,阿兰德龙此人便显得稍稍复杂一些。曾在某个时期,阿兰德龙的行为,让人颇为费解,若不用‘傻蛋’二字来匹配阿兰德龙,就显得有些浪费。在我们看来,阿兰德龙完全有资格称得上为一名真真正正热心肠的GOODBOY,只是,常常表现得有些过头而已。

  起初,阿兰德龙这种惊人品质,表现得犹为致命。

  比方说吧,我本有一件家传之宝,貌似凉席,实为我独家内功心法‘无字天书’的练功配件之一,功效比古墓派之‘寒玉床’有过之而不及。

  可令人感到遗憾的是,在与阿兰德龙的首次见面,这家伙便帮我搞坏了这件东西。之后,我亲爱的宝物便只好铺在地上,以便于大家打牌娱乐之时,有地方可坐。

  也自打这天开始,我便开始预感到一种不妙的苗头。在以后共处的日子,我们更是经常需要为各种残酷、难以面对的事件提高觉悟。

  在第一学年,阿兰德龙喜好ROCK。由于这个要命的原因,阿兰德龙便时常在四零四,将扩声器的音量调至最强,不遗余力的ROCK我们。在有兴致时,阿兰德龙还会运足十成的‘野球洗髓功’,高呼国际歌……

  纵观阿兰德龙之种种以ROCK为幌子的怪异行为,似乎是蓄谋独创一种‘声波磨炼大法’,来磨练我们的意志力及防御力。

  当然,‘天将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对我而言,想成为一名能够有点成绩的武林败类,是要历经磨难的。想到这点,我完全可以忽略阿兰德龙这种不成熟的行为。

  但在某些方面,阿兰德龙的某些表现,就的确让我们感受到一些失望情绪。

  记得于当时,四零四的成员们并不是非常熟,于是,便经常结伴而行,以方便交流武艺及增进感情。在那段时期,我们发现:只要有阿兰德龙这名混蛋在场,就难免会发生一连串不可思议,难以解释的事件。

  其中,有一件大伙一致认为不可接受的事情是这样的:每当我们以集体的智慧和眼光,在‘凝泉谷’的步行街上,发现了秀色可餐的学妹,在这种时候,阿兰德龙会猛然运功,随后,便会产生一种屠宰场可以经常听见的声波,与此同时,这个蠢人,还会为这种无知行为,摆上好几种平时精心准备、酷得极为可怜的POSE。

  据阿兰德龙交待,他之所以如此,是由于这样会比较有ROCK一点的气愤。

  哦,或许真是那样。然而可恨的是,这名蠢才,完全没顾及到我们的想法。

  作为一群年轻有为的‘江湖中人’,阿兰德龙这样一搞,大家实在是很惭愧,没颜面,以至于失去了勇气,去抵挡从四面八方发射而来的各类暗器,情形简直是……

  后来,阿兰德龙在切磋过楚留香的绝世武功之后,总算是低调了好一阵子,这可真是让人欣慰呀。再后来,李寻欢把握住历史机遇,好好教育了阿兰德龙几票,传授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等心法,趁机捞取了一大笔银子。

  虽说如此,阿兰德龙却由此因祸得福,此乃后话,稍后再表。

  在很久之后,阿兰德龙终于不再ROCK,开始CLASSICAL和COUNTRY。

  再以后,阿兰德龙开始使用李寻欢所传授的心法,开始了一段……的历程。

  

第二章 老头和馒头,阿兰德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