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关于境界,奇怪的阿兰德龙

    一>

  境界,实在是玄妙神奇的词语。四岁之时,我便开始学习用刀,所以,很能明白一些用刀的道理和境界。

  就比方说,拿刀屠宰牲口与用刀劈苍蝇,这便是两种完全不同之境界。

  除去用刀之道,我还能了解世上别的几种境界。

  又比方说,被人修理的境界,便很难比得上去修理别人。

  当然还有许多别的境界,据我所知,其中一种是这样的:若一个人,看起来不清楚要做什么,又常常忘记自己做过些什么,这便表明,此人之修为,很可能已经达到这种境界的要求。

  有很长一段时间,阿兰德龙便于此种境界里挣扎徘徊。

  总的说来,阿兰德龙的这件事情很复杂,但它是由这样开始的。

  有一次,上头交待我们一个任务,说是一些黑道朋友处境不妙,需要我们去友情帮助一下。像这类事情,油水很多,可机会却总是不多,所以,大家都费尽心机抢着来弄。后来,为了避免因为此等事情,伤害彼此之间的和气,便开始出现一种地下法则——按照此种法则,这次任务,落在了阿兰德龙头上。

  虽说如此,可依据以往之经验,一般说来,在阿兰德龙归来之后,事情往往会变得更为有趣。

  因此,到了最后,仍需要我们出马再跑一趟。对此,大家保持着心照不宣的默契——如今,这种默契告知我,这次接替阿兰德龙的,终于落到我萧十一郎头上。

  由于这个原因,待阿兰德龙一出门,我便开始期待起来。

  然而这次的事情,却并没有依照以往事物发展的规律进行。因为在过去好几百万年之后,阿兰德龙依然没有回来。

  我开始沉不住气,每次回到寝室,便会向李寻欢和楚留香咨询道:「欢哥,楚哥,龙哥回来没有,你们知道吗?」

  起初,他们会很耐心的告诉我,说道:「哦,你急什么,还早呢。」

  后来,每当我提及这个问题,李寻欢便会不知从哪抽出根棍子,开始削香烟;楚留香则会拿出那把破扇子,在手中丢来丢去,忙得不亦乐乎。

  通过观察李寻欢和楚留香的这种行为,我总算了解到,这两个贱人,已经不再将我的问题放在眼里。

  再后来,还没等我出声寻问,李寻欢便替我问楚留香:「哦,对了,楚哥啊,请问你知不知道龙哥如今在哪?」

  这时,楚留香则会摸着鼻子,苦笑着说道:「啊?你说谁?龙哥是谁来着,小弟从没听说过。」

  这种时候,我一头郁闷。依照我的江湖经验,剧情怎能如此安排呢?

  就在我认为人类文明已到尽头,地球既将毁灭之际,阿兰德龙回来了。

  通常在这种时候,阿兰德龙首先需要去做的,应该是拿起墙角的扫把,用功的去扫地,刻苦的搞卫生。

  因为时间过去这么多年,谁知道李寻欢这个贱人,又损坏自然界的多少条树木。可要命的是,依照剧情,李寻欢却从不需要扫地,因为像扫地这种事情,正好是阿兰德龙的责任所在。

  所以,自阿兰德龙出门到归来期间,四零四里,差不多已经堆起了几丈高的木屑。

  当然,虽说如此,好在我轻功不错,每次外出归来,我都会翻上好几个筋斗,从天窗飞入四零四。接着,便是我质问李寻欢:「喂,欢哥,龙哥回来没有,请问你知道吗?」此时的李寻欢,则飘悬于空中,不知从哪又搞出条棍子,专心削了起来。才削了一半,又替我问楚留香:「喂,楚哥,你知不知道龙哥在哪里。」楚留香站在扇子上,单手负背,借助扇子的浮力,飘来荡去,摸着鼻子大声的问我:「啊?你说什么?请问龙哥是边个呀?」……

  这点阵年旧事,曾让我郁闷不已。而幸运的是,如今我们的国宝阿兰德龙,总算是回来了。

  二>

  阿兰德龙归来之后,以大家集体的智慧,很快便发觉一件不妥当的事情:我们四零四里的一级国宝阿兰德龙同志,似乎是出故障了。

  怎么会这样呢,看来,剧情果真是出了点小岔子。而关于这个小岔子,我们又是通过观察一些不合理现象而发现的。

  详细说来,这种不合理现象是这样的:在经过我的翘首企盼,国宝阿兰德龙如今总算是执行任务归来。可奇怪的是,在我们等待很长一段时间之后,这家伙,似乎依然没能主动回忆起自己的职责,甚至对于自己被小李制造的木屑完全淹没的现象,也表现得毫不在意。

  见到这种情况,李寻欢难得配合的拿出扫把,希望阿兰德龙能够顿悟,早些意识到这个问题。

  我也很希望阿兰德龙能马上将寝室卫生这种小CASE搞掂,之后,把应当由我来做的事情交与我。毕竟,这件事情,我已经翘首期待了好几百万年。想到这里,我便将宝刀拔出,弹了一首赤壁怀古的调子,等待着阿兰德龙过来向我汇报的那刻。

  然而,这次的阿兰德龙,并没去理会李寻欢手中的扫把,也没注意到我在旁敲刀高歌,而是有点魂不守舍的,在四零四里的木屑汪洋中游来游去,在游得尽兴之后,又跳到了床上趴着。

  更让人难以容忍的是,此时的阿兰德龙,还不时的得意大笑,显得十分淫荡。

  阿兰德龙这种可怜行为,着实使人感到震惊。不单单是李寻欢与我,就连楚留香,也有点接受不了啦。楚留香首先出言相问:「龙哥,不知发生何事,请问你如今方不方便,向大家解释一下。」李寻欢与我,也随即各自发出了深切问候。

  可阿兰德龙这名贱人,仍旧淫荡的笑着,一副很享受的模样,简直不将我们放在眼里。

  好在李寻欢江湖阅历深厚,见到这种情况,便向我们问道:「奇怪呀,不知大家是否发现有所不妥?」

  在李寻欢的提示下,楚留香应道:「哦!其实我早已发现,依小弟之见,龙哥这种状况,很像是中了少林高人的智障之术。」

  我吸了一口气,惊道:「据我所知,这种武功已经沉寂好几百年,如今重出江湖,实为武林的一场浩劫。不知道龙哥究竟得罪了哪位前辈高人,竟落得如此下场。」

  李寻欢叹了一口气,苦笑道:「可怜呐,真是可怜。」

  接下来几日,对四零四而言,是一段需要艰苦劳动的特殊时期。为了给阿兰德龙治疗内伤,我不得不使出家传绝学‘乾坤穴道大法’,封闭阿兰德龙全身的每一处穴道——从眼神至毛发,从舌头到指甲。

  唉!这也是没得选择的选择,虽说如此一来,我定会辛苦一些,可只有在这种情况之下,阿兰德龙才不会无意识去影响我们伟大的拯救方案,也只有如此,才能拯救阿兰德龙这名贱人的灵魂……

  在我之后,接下来需要用到的,便是楚留香的绝世武功。

  然后,再出动李寻欢的飞刀,替阿兰德龙随便做上几个疗程的针灸……就是如此,我们上上下下,齐心协力的忙活好几天,大家都累出好几身大汗,终于成功搞掂了阿兰德龙。

  阿兰德龙苏醒过来,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去墙角,拿起那把熟悉的扫把。这种现象,是十分合理的,见阿兰德龙如此,按理说,我们应当感到欣慰才是。但这次,却反而有些担心。

  李寻欢首先出言相问:「龙哥,你没事吧。怎么看起来如此憔悴,毕竟身体最为紧要,今日天气宜人,依我看龙哥你不如多躺会儿,多休息几分钟才好。」

  阿兰德龙头也不抬,应道:「哦,你在开什么玩笑,如今武林太平盛世,能有何事?」

  接着又舞动手中扫把,骂道:「混蛋,你是什么意思,还要老子我休息,难道休息了一辈子还不够么,还想你老子我继续沉寂下去?」

  「这位大哥,你千别不要因为我英俊就瞧不起我,不怕告诉你,其实我一向都斗志旺盛,只不过由于平时习惯将杀气掩饰起来。」

  「这次算你走运,竟有幸发觉我的真面目……」

  咦,奇怪,怎么下起了小雨?

  哦,过了会儿才发现,原来是阿兰德龙的口水横飞呢。

  为给阿兰德龙相应启示,楚留香道:「不是啊龙哥,我想你可能有所误会。我们大家的意思是这样的,你看,我和欢哥刚刚才搞了卫生,你一起来又搞,这是否说明有点不太给面子?龙哥,大家都清楚你一向斗志昂扬,也丝毫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不过你这样搞,似乎……」

  阿兰德龙疑惑的说道:「哦,是吗?竟有此事!?」

  于是,便丢下扫把,翻几个筋斗,去走廊上去修练‘野球心法’。可练了不到几分钟,又翻回来找扫把。

  见阿兰德龙如此,我摸去额头的汗珠,叹道:「真是可怜,我佛有好生之德,真搞不懂,好端端的一个人,为何会变成这般模样。」

  楚留香拿眼神杀我一刀,道:「哦?不知萧哥此话怎讲?难道是在责怪大家还不够尽力不成?恕我直言,依小弟之见,这种现象,不过是留下来的一点后遗症罢了,相信几日之后,自然便会没事。」

  我刚想解释,此时,李寻欢用失败的语气道:「唉!楚哥言之有理。但也不能排除另一种可能。‘智障大法’这种武术,实在太过繁杂,以我们目前的功力,根本就没机会完全将它治好。」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苦笑道:「嗯,是极有可能呐!」

  「说起来,我们不过是‘逐天意,尽人事’罢了,以后的事,还得靠龙哥自己。唉,看龙哥的造化吧。」

  

  

第三章 关于境界,奇怪的阿兰德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