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阿芳姑娘,重新振作

    一>

  自那之后,四零四便少了某人的存在。每当在激战CS或者SC,我们便能发现这个问题。

  有一次,在搞完CS后,我提问道:「对了,不知大家有无发现,最近寝室里好像少了件东西。」

  李寻欢道:「老实说,这段时间以来,我也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刚才在打CS的时候,我终于想了起来,原来,以前给我们打靶的那人不见了。」

  楚留香随即道:「那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如借此机会,集中大家的智慧好好探索一番,诸位仁兄以为如何?」

  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同,于是,大家便开始冥思苦想起来。

  想了好几分钟,不知谁说道:「哎呀!我想起来了。」

  又说道:「兄弟们,是否快开饭了?可别浪费时间呀。」

  接着,便马上有人拍案而起,道:「哎呀!确是如此,你若不说,我还差点忘了。」

  既然如此,大家只好抓紧时间,打几把CS,最后终于决出由楚留香去打中饭。

  转眼间,时间便过去好几年,这时的四零四,又成为了木屑汪洋。

  发觉这个问题后,我说道:「欢哥,楚哥,你们有无发现,寝室以前似乎不是这样的。」

  楚留香道:「哦,我想想看。」

  又说道:「不是吧萧兄,你是否搞错了,我记得很久之前,就是这样。」

  李寻欢想了想,说道:「哦,我再想想看。」

  我提示道:「贱人,还要想什么?不就是很久没看见的那个人,以前像扫地这方面的事情,都是他搞的嘛。」

  李寻欢终于记了起来,恍然大悟道:「哦!对啊,你若是不说,我还真是记不起来。很久没见到那人,也不知道现在他怎么样了。」

  楚留香叹了口气,摇头道:「是啊,这么久没见,还真有点想他。」

  「……」

  又过了几个时辰,楚留香突然变得异常激动,大声道:「别以为你老子我打CS就会听不见,是哪个不要命的混蛋,在啃我的泡面?」

  随后,又能听见一个衰弱的声音,在暗地里嘀咕道:「不就是泡面,借来咬几口你就会死啊,真是的。」

  我认为这声音很可疑,因为这个声音,即不是我的,显然,也不是李寻欢的。那么,究竟是谁在说话,难道是楚贱人正在排戏不成。若真是这样,那么,这个贱人又会有何不可告人的目的呢?

  抱着这个疑问,我埋头苦思起来。想了好一阵子,仍然没有头绪。

  这时,又听见小李飞刀的声音说道:「哪个贱人,如此嚣张,给我受死!看刀!」接着,便听见‘哎呀’的一声惨叫。

  待阿兰德龙一睁开眼睛,楚留香便道:「龙哥啊,不是小弟说你,其实像吃泡面这等小事,告诉兄弟们一声便可,何必亲自动手。搞成这样,大家真是过意不去。」

  李寻欢叹道:「唉!事到如今,小弟没什么可说的。龙哥,可知你有无大碍?没经过你同意,小弟便随便射你几刀,也不知龙哥你会不会喜欢。」

  阿兰德龙强笑道:「别胡说,我能有什么事。有大家这么好的兄弟,我怎么可能不开心呢?」

  我说道:「诶,龙哥啊,你目前这个造型很有内涵,麻烦你继续保持下去。不过,小弟见你笑起来如此凄凉,是否在有意掩饰什么?若是龙哥还有何心愿未了,就不妨告诉咱们兄弟几个,有兄弟们在,龙哥你大可放心。」

  李寻欢点头表示赞同,补充道:「没错,能够笑到七窍流血这种境界的,整个武林都是寥寥无几。龙哥,我们除了佩服……」

  阿兰德龙打断李寻欢道:「兄弟们千万别说这种傻话,有大家这么好的知己,就算小弟过不了今晚,回想这一生,又有何不满足的勒。」

  又说道:「其实事到如今,我最希望的,也不过是随便找个人,讨论一下人生哲学而已。」

  听见阿兰德龙的这个要求,我不禁闪了好几个寒颤,楚留香更是抖了几抖。

  再看李寻欢,这个贱人又不知从哪搞出几把飞刀,拿在手里转来转去,也不清楚有何目的。

  这时阿兰德龙叹道:「别傻了,诸位大哥还是省点力气吧。现在就算是头驴,都能看出小弟需要的,是一名风趣幽默,温柔体贴的女子。对不起,小弟拿‘驴’过来随便比喻一下,诸位大哥应该不会介意吧?」

  李寻欢收起飞刀,道:「怎么会,龙哥的这个比喻有意思。」

  接着又说:「大家都听好了,谁要是进去化个妆,我保证无条件给他打一星期的早饭。」

  楚留香骂道:「欢哥,你这么说也太没义气了吧,才一个星期?」

  过了片刻,我有了灵感,说道:「哎呀,我还真想了起来,大家认为阿芳姑娘如何?」

  李寻欢想了想,道:「这个嘛,当然是没多少问题,不过想必大家也都知道,阿芳一向都很忙的嘛。」

  楚留香道:「蠢材,说话也不动动脑子。依我看这就未必,主要得看有没有人愿意为了龙哥,用大无畏的精神去打动她。」

  李寻欢道:「嗯,楚哥言之有理,既是如此,我看便不如这样,大家都明白楚哥你一向忠肝义胆……」

  楚留香马上说道:「诶,不行不行,这我怎么好意思,依小弟之见,还是不如这样……」

  正当大家为此争论不休,这时阿兰德龙道:「等等,大家所说的那位阿芳姑娘,不知是何方佳人,为何小弟从来都没听说过?」

  楚留香道:「我靠,龙哥啊,这个问题你还问。还能有谁,不就是‘凝泉谷’大门口往左拐小胡同里的那位阿芳姑娘,除了她,试问世上还有谁能配得上‘风趣幽默,温柔体贴’这八个字?」

  阿兰德龙问道:「哦?谷中竟有此等佳人,不会吧?以前大家怎么没跟小弟提起过?」

  李寻欢道:「龙哥果然风趣,说起烧麦阿芳,大家已经是这么多年的老朋友,没道理还要介绍吧?」

  李寻欢话没落音,便从阿兰德龙口中喷出好几口鲜血。过了好一会儿,阿兰德龙干笑几声,叹道:「了解,果然不愧为我的好兄弟,多谢呀,多谢!」

  过了一阵,阿兰德龙又道:「诸位兄弟对小弟有情有义,大家的心意,小弟可谓是感激之极,不过依小弟之见,中几把飞刀这种小CASE,睡上个十年八月的,想必不会有何大碍。」

  李寻欢道:「哦!既然如此,龙哥,那你可要好好保重。」

  二>

  话说于十年八月之后,阿兰德龙果然又重新振作起来,见到这种情况,大家也都替阿兰德龙感到开心。

  据说,人在经受过感情折磨之后,要么会变得放纵疯狂,要么会变得孤傲冷漠,还可能会变成变态杀人狂魔……但依照我们的观察,这些征兆,并没有在阿兰德龙身上表现出来。

  阿兰德龙仍旧同以前一样的热心肠,一样的有点傻气。

  但变化多少还是有一些,比如说变得有些沉默寡言,变得又不再帮我砍传奇,还变得十分享受学习和喜爱读书的样子。

  至少,从外表上看起来,便是如此。

  自从阿兰德龙开始热爱学习之后,睡觉的时间也就得到了保障。

  这并不奇怪,在以前的时候,阿兰德龙常常在还没磨够十几分钟的牙,便被我搞起来帮忙砍传奇。如此一来,睡觉的机会自然是不多的;后来,在阿兰德龙说他找了一名老婆之后,就根本没睡过觉。

  如今的阿兰德龙,既没了老婆,又变得热爱学习,这样一来,我却再也不好意思将他从床上弄起来砍传奇了。——古人曰‘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纵观阿兰德龙之事,还真是有点儿道理。

  在这之后,阿兰德龙就成为‘凝泉谷’内最大公用茅房旁边杂房旁边的那间的地下藏书窖的常客,并经常会带一些心法秘笈回来过夜。

  我记得这些秘笈大都是像这样一些东西,比如说《X#》《XX#》《XXX#》,《##X##》《###X》《X####》《##X##》《#X#》《X#X》《XX#####XX》……大概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吧,我便再也不好意思私下称呼阿兰德龙为‘傻蛋先生’。

  再过了一段时期,阿兰德龙的兴趣变得愈加广泛,甚至开始摸索起像X学、XX学、XXXX学……等殊如此类的东西,后来,又搞了一种叫做‘留影机’的玩意,整天‘咔嚓咔嚓’的,也不清楚在玩些什么,烦个不停;还搞了一些西洋乐器回来,没事就坐在椅子上,很有兴致的敲敲拨拨,表情显得非常下贱。

  按照剧情的发展,如今阿兰德龙的身份,似乎也正在从一名‘傻蛋’向一名‘不是傻蛋’过渡转型。

  剧情发展到这个阶段,我推测,终于可以向阿兰德龙,请教困惑我已久的那个问题了吧。

  

  

第六章 阿芳姑娘,重新振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