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脱胎换骨?出事了

    一>

  有一次,我抓住一次机会,私下跟阿兰德龙道:「哦,对了龙哥,不知你用双截棍有多长时间了啊。」

  阿兰德龙道:「哦,这个嘛,说来话就长了,其实我以前学的并不是双截棍,只是……后来……总之……所以差不多就也好几年吧。」

  我打了个哈欠,说道:「哦,原来是这样啊。」又说道:「哦,如此说来,你练功的时间也算很长了。对了龙哥,说说你为何要学武功。」

  阿兰德龙看着我,朝地上吐了口口水,嗤笑道:「老子我为何学武,关你屌事。」

  平时在这种时候,我早就拔刀而起,可这次没有。我找来个盆子,吐了几口血后,又说道:「哦,龙哥啊,其实是这样的……你看生活如此无聊乏味,大家交情又这么好,今天的天气又这样有搞头,所以……」

  阿兰德龙打个哈欠,道:「哦,原来如此。我知道了。」

  在经历这次失败的请教之后,我便再也不敢小瞧阿兰德龙这家伙。第二次请教时,我总算是摆正了态度。

  为了表示我的诚心,我在某日一大早,便将阿兰德龙拖到后山的树林里,说道:「龙哥啊,小弟有个问题要向你赐教。」

  阿兰德龙显得心神不定,干笑道:「萧……哥,这么大清早你就神神秘秘的,不知想要搞什么飞机呢。」

  我说道:「诶!龙哥何出此言,小弟这次可是很认真的喔。」

  然后拔出宝刀,在阿兰德龙眼前晃晃,道:「不妨同你实话实说,小弟我自四岁起,便开始学习用刀,到如今也有十几年了。虽说如此,不过到现在,小弟仍是不解为何要学这个玩意。龙哥,不知你又为何要学武功,能否指点小弟一二?若是如此,小弟感激不尽。」

  阿兰德龙看了看我,吸了口气,无奈的道:「萧哥啊,其实像学武这种事情,哪来的那么多为什么。我在武术世家长大,不学武还有什么搞头。」

  我挥了挥手中宝刀,将空中一片落叶,劈成‘八星报喜’,说道:「龙哥啊,你别蒙我,凡事总会有目的这是肯定的,你说说,一个人修练武艺的目的又是什么?」

  阿兰德龙看着我,眼睛发直,过了好一阵,才诚恳的道:「萧哥,大清早的你开什么玩笑,这种问题不问你老妈倒来问我。」

  我干咳几声,说道:「哦,家师也经常向小弟提及‘天外天’的情形,不过小弟总有些想不明白而已。」

  阿兰德龙道:「哦?据我所闻,‘天外天’的确是人间仙境,美女如云,而且物价低廉,是处隐居避世的好地方。不知道萧哥你,又有何困惑难解之处呢。」

  我老实说道:「不怕告诉你,我不知道。」

  此时的阿兰德龙,竟哈哈大笑起来,笑完之后道:「别玩我了萧哥,以萧哥你的身份,还用这种低级幼稚的手段,难道你不觉得是在侮辱自己的智慧吗。」

  接着又道:「今日天气宜人,不如说说大哥们这样套我的目的又是什么。若小弟有得罪大家的地方,不妨直言。大清早的,便在这里鬼鬼祟祟,搞这搞那,何必勒?萧哥啊,你难道也不怕这种事情张扬出去之后,会被广大武林同道所嗤笑吗?」

  着实是吃惊不少,一句话能说得如此顺口,这可绝不是以前的阿兰德龙可以办到的。我吸了一口气,收起宝刀,拱手道:「龙哥有如此悟觉,真是让人……哈哈哈哈,那这次就不如当小弟没问过好了。」

  阿兰德龙从地上捡起一粒石头,用力将之捏得粉碎,冷笑道:「了解,只是不知萧哥你又是否了解。」

  我拍了拍阿兰德龙的肩膀,大声笑道:「大家好兄弟,讲义气。」

  想了想,又说道:「这个嘛,依小弟之见,今日空气如此清新,GO,咱们先去喝杯酒,顺口气,再顺便抽空立个字据,龙哥,你看如何?」

  阿兰德龙骂道:「你爷爷的,少跟老子我废话,先看喝是什么品质的酒再说。」

  二>

  很显然,自从阿兰德龙开始修习位于‘凝泉谷’内,藏于某处地窖里的各派秘笈心法之后,虽说外表仍是以前一样傻气的阿兰德龙,但实际上,却已经脱胎换骨。以我的江湖经验,在第二次请教未遂之后,便快速看穿了阿兰德龙的伪装。之后,阿兰德龙的表现,更是让人感到……

  按常理推论,阿兰德龙如今既然没了老婆,也不打传奇,又热爱学习,站在这个角度上,我们一致认为:现在的阿兰德龙,终于有理由可以每天睡足十个时辰了。

  一天另外的两个时辰,则可以如此计划:一个时辰用于吃喝拉撒,半个时辰研究宝镜也很足够,最后的半个时辰,则可以用于为人民服务,及认真学习四零四的各种重要思想。

  在我们看来,这种安排,无论是站在哪个角度上而言,都算得上是十分充实,而且也非常完美。

  可这次,阿兰德龙却并没有参照我们集体的智慧。

  从这件事情我们可以知道,如今的阿兰德龙,已经具备了独立打发时间的能力。

  事实上,此后阿兰德龙的作息时间,是这样安排的:每天上午四点钟方向的时候,阿兰德龙将会很准时的起床大便——据我们所知,为了节约用电,阿兰德龙同学在大便之时是从不开灯的。由于这个原因,每日早上,寝室里灯一亮,我们便可以了解到,阿兰德龙同学已经大便告成,接下来,便到了研究宝镜的时间。

  说到宝镜,在我们四零四,镜子的数量是非常惊人的,如此一来,便有一个好处:无论是谁,在照爆一面宝镜之后,便可以马上换一面,继续研究下去——阿兰德龙在研究半个时辰的宝镜之后,就会背起‘留影机’,拿着他的二节棍及几本秘笈出门,直到三更,才会回来。

  如此说来,阿兰德龙的生活也就没什么味道。一开始,我们也都这样以为,后来才明白,这其实是个误会。

  三>

  这件事情,是这样开始的。

  有一天,李寻欢、楚留香和我在火拼CS之时,门突然被人一脚踢开。大家起初还以为是阿兰德龙回来了呢,这个贱人竟敢大力踢门,难道是胆子上长毛了。想到这里,大家一头火起,正欲发飙,定下神来却发现,进来的这名汉子却不是阿兰德龙。

  见有人找上四零四来踢门,大家情不自禁的有些兴奋,过了一阵,发现原来对方还不只一人,人人脸上挂着咬牙切齿,凶神恶煞的表情,一副想要吃人的模样。

  李寻欢首先出言相问:「不知各位朋友如何称呼,大家素不相识,我看是否搞错了码头?」

  那边有人大声骂道:「码你老妈,头你老母。爷爷便是流星锤蔡小星,旁边的这些,便是你爷爷的结义兄弟,人称‘流星五虎’便是。闲话少说,速叫阿兰德龙出来给你爷爷们跪下磕头认错。」

  此时,楚留香已经搞出了扇子,一边扇一边说道:「哦,原来是蔡兄。蔡兄出口成章,言词达理,看来小弟想不佩服都不行。」

  话刚落音,蔡小星那头又有人高声骂道:「佩你老妈,服你老母。那个孬种躲在哪里,是否怕了爷爷们,怎么还不快滚出来受死?」

  看来,不得不由我来说了,于是我说道:「诸位开口老妈,闭口老母,一听便知是喝过墨水,通明天地之大道理。不过有事没事便将各位之老妈老母搬出来,欺负我等无辜良民,这似乎……唉!」

  「似乎什么,你是何人?敢在爷爷们面前装模作样,当心扒你的皮,折你的骨。」

  「似乎……当然是‘似你老妈,乎你老母’,还有什么,蠢材。」

  话说到这个份上,免不了一场惨烈的武艺切磋。

  当晚三更,阿兰德龙终于回来,也是一副火yao味十足的样子。还没等我们出言寻问,阿兰德龙便道:「靠,你们搞什么飞机?寝室怎会变成这般模样?」

  李寻欢道:「诶!龙哥啊,你回来得正是时候。现在人都齐了,既是如此,大家便再打最后一把SC,这把谁若是输了,谁便将寝室卫生搞好。先说好,这次谁要是再赖皮,就天打雷劈,断子绝孙。」

  阿兰德龙骂道:「欢哥,我看你人老了就连毛病也多了不少,你抽风了是吧?如今在江湖上混的都清楚,老子我从来就不玩这种东西。」

  楚留香道:「哦,龙哥啊,你这样说就没意思。来,按照惯例,大家投票决定便是。」

  让一名凶神恶煞,面目狰狞的莽汉,顺服的去做女人做的事情,这便是投票这种方式的妙处之一。

  过了片刻,在阿兰德龙整理寝室之时,我寻问道:「对了龙哥,你是否认识蔡小星这帮人。」

  阿兰德龙仍当自己是火yao桶,骂道:「当然认识,还有点交情。如何,你又要怎的?」

  李寻欢道:「你急什么,待到明日之时,你自然便会明白。」

  楚留香道:「对了,我看大家不如考虑一下,明日转移战场如何?在寝室里碍手碍脚,多少也有点不便。」

  李寻欢想了想,寻思道:「这个嘛,依小弟之见,还是不必多费脚程。大不了,明日再打SC,当然CS也可以……」

  还没待李寻欢说完,阿兰德龙便骂道:「还来,小心老子我发飙了,第一个便宰了你。」

  第二天,在阿兰德龙起来大便之时,发觉我们早已全副武装。

  李寻欢小心仔细的擦拭着飞刀,楚留香则不停的摸着鼻子扇风,我也拔出宝刀,敲了一首笑傲江湖之曲。

  见我们如此兴奋,阿兰德龙问道:「各位大哥如此雄姿英发,不知今日有何贵干?」

  楚留香摸着鼻子,说道:「你急什么,过一阵子,你自然便会知道。」

  

  

第七章 脱胎换骨?出事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