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冰河时期的等待,金金的来意

    一>

  既然知道了整件事情的原委,我们终于发现,这件事情,变得愈加有趣。

  但在接下来一段时期,四零四的气氛,反倒是宁静得有些不对劲。

  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大家的生活,也受到了一定影响。

  比方说在以前,我们都不怎么搓牌——说到搓牌这件事,事实真相其实是这样的。不搓牌,并不意味着不想搓牌,只是由于这个玩意,人人都有好几百条规矩,谁也不肯让谁,实在是很难搓下去。因此,平日也只有在停电之时,我们才会迫不得已点上蜡烛,投上几个时辰的票,定下规矩,再搓到来电为此。

  但是现在,既使还没停电,我们也会搓上个几天几夜。

  于是,在搓牌的时候,经常会有人抱怨道:「究竟搞什么飞机?为何过去这么久,仍没人过来寻仇?」

  然后有人道:「你急什么,对了,今日大家如此有空,依小弟之见,便不如趁机集中大家的智慧,研究他们若是过来寻仇,该如何去玩。」

  又有人道:「蠢材,你还玩,你长这么大个猪脑袋,还没玩够是吧?这个世界,是讲道理的嘛,这件事我已有非常详尽的计划,依我看,我们就随便派个代表,先去跟他们讲讲道理,沟通一下。」

  「诶!这位大哥,你这句话就说得很有道理,既是如此,便麻烦大哥你这几日多留点口水,以防……」

  「混蛋,你这是什么意思,脑子发霉了是吧?办法是我想出来的,还要我去……」

  搓过一阵牌,又有人道:「兄弟们,我日思夜想,依我看,这件事还是不如这样,事情既是由……」

  这样的话还没说完,阿兰德龙便用力掀翻桌子,怒道:「好啊你这个懦夫,老子我早就知道最没义气的便是你。你要搞什么你说啊,想单挑是吧,老子我今日便与你玩命……」再接下来,搓牌,便在转眼间衍变成为‘搓人’……

  也有的时候,大家会比较消极的对待这个问题。

  有一次,有人道:「依小弟之见,以大家的武功智慧,休说是十帅,就算是千帅万帅,又何足道哉。何必整日这样神经兮兮,疑神疑鬼……」

  还没说完,又有人道:「贱人,你这是什么意思。神什么经兮兮,你是否怕了,若是怕了,你便早说。不过其实你不说我也能知道,因为我早就看穿了你的五脏六腑……」

  那人道:「这位大哥,你还是省点口水吧,我这是就事论事,难道各位不觉得有点心虚吗。」

  「哈哈,我会心虚?老子我……」

  无论怎样,在经过漫长的冰河时期,我们对于被复仇的期待,总算有了结果。

  二>

  话说那天是这样的,淡蓝的晴天,纯白的云朵,清凉的微风,空气里弥漫着醉人的花香。

  这样美好的一天,我们很早便在古树之下摆好战局。在投了几个时辰的票,定好规矩之后,准备痛痛快快的厮杀几百回合。

  也不知厮杀了多久,李寻欢突然大声骂道:「楚贱人,到你了。为何还不抓牌,你是否知道大家的时间有多宝贵。」

  楚留香道:「这么急干吗,你赶着去送死啊。我现在是一边要教育你们,另一边又要注意敌情,速度自然要迟缓一些。」

  又道:「刚才大家可有听见有何动静?」

  我说道:「这个动静嘛,我是没听见,杀气我倒是感应到了。」

  接着便手起棍落,将身旁一条青蛇打翻在地,叱道:「兄弟那里混的,你大哥没教过你啊,如此没教养。快给老子道个歉,赔个不是,不然晚上就拿你烤了来吃。」

  阿兰德龙横眉道:「混蛋,你在干吗?那是我兄弟小青,你跟他过不去,便是跟我过不去。」

  我吃了一惊,问道:「哦?此话怎讲,会这么巧?不知龙哥有何证据,能够证明这条小青便是你兄弟,小弟今日真要好好请教一翻。」

  阿兰德龙道:「这个说来话就长了,不过简单点说其实就是这样……」

  我抬头望天,道:「哦,这样啊。既然这么长,那不说也罢。我也就是想搞清楚这根东西是谁派过来的,现在事实已经很清楚,难怪龙哥今日手风,会这么顺。」

  阿兰德龙骂道:「哎呀,你这个贱人,这么说就没意思了。你有何证据?」

  听到这里,我就火了,骂道:「你XX的还想赖皮,是否嫌这根证据还不够长啊,那我就再拉它一下。」

  这时李寻欢骂道:「蠢人,这些事以后再搞,有状况。」

  果然是有状况,但见不远处,有一女子骑着毛驴,不急不缓的向我们靠近。

  或许,此女子算不上是十分漂亮,然而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气质,让人不得不去注意她。就好像我的目光,便已牢牢定在她身上,世上已经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将我的视线转移。

  真混蛋,这个女人,正是我喜欢的那类型!!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此女子,待她走近之时,竟然故意瞅了我一眼。

  哎呀,我,中招了!这时,我突然被某种不知明物体狠狠扎了一下,打了个冷颤,四肢发麻,大脑缺氧,似乎供血系统出了问题。

  好像是中毒了,我不由大惊,怒道:「哪个混蛋敢放暗器偷袭本公子。」

  话刚落音,头上一阵巨痛,似乎又被人敲一闷棍,接着,便听见阿兰德龙道:「王八蛋,总是跟你老子我作对,今天再不教训教训你,日后就没脸在江湖上混了。」

  三>

  「小女子金金,各位前辈有礼了。」大家看着这一女子从毛驴上徐徐落下,再到从容问好,竟然有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

  过了片刻,金金轻咳一声,再次道:「各位前辈有礼了。」

  过了好一阵,李寻欢突然大声道:「没事,大家继续玩。」

  我也说道:「哪有什么事,神经。对了,龙哥,麻烦让你兄弟替我先顶一阵,我……」

  话还没落音,楚留香便抢在我面前,道:「在下楚香留,不知金金姑娘大驾光临,所谓何事。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但言无妨。」

  楚留香如此一说,我真是吃了一惊,李寻欢显然也是。

  还没等我开口,李寻欢马上接道:「姑娘你不必着急,先请坐下喝口泉水,有事再说也不迟。」

  又道:「阿兰德龙,麻烦你快快给金金姑娘倒杯水过来。」

  若是以前,阿兰德龙定然二话不说,便去倒水。只可惜,今日之阿兰德龙,早已不同往日。

  阿兰德龙看着李寻欢,神情无辜,笑道:「欢哥啊,大白天的,你开什么玩笑,我看虽说欢哥你玉貌看起来有碍观瞻了点,这也就算了,几十岁的人还学人家献殷勤,你是撑多了还是抽风?想倒水是吧,要是自己没长手呢,就不如干脆让你妈帮你……」

  李寻欢便是李寻欢,处变不惊,干咳几声之后,呼道:「哦,小青啊,我看晚上火锅之事,就得多多麻烦你……」

  阿兰德龙瞪起眼睛,吸了口气,指着李寻欢鼻子道:「楚哥,你博学多闻,能不能麻烦你帮我看看,刻在这个老败类脸上的,究竟是什么字。」

  李寻欢冷笑,残忍的说道:「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今日告诉你又有何妨。」

  「看清楚,也正好趁这个机会长点见识,日后行走江湖,总算也知道‘英俊’二字是怎么写的,别给大家丢脸。」

  待阿兰德龙走远,李寻欢作揖道:「真是抱歉,在下小弟一向喜欢将事情反过来说,又没念过多少书,粗俗之处,还望姑娘不要介怀。」

  金金道:「怎么会,想必那位便是阿兰德龙前辈,不知小青又是何人?」

  李寻欢叹了口气,道:「此事说来话长,不提也罢。」

  情况有些不太对头,稍稍琢磨,我便搞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虽然愤怒,可我绝不会失望的。因为我早就明白,说到这几名贱人的见色忘义,在街坊邻居中已早有口碑,今日之事,实为寻常之极。

  聊过一阵,金金将正事摆上桌面,道:「这次小女子登门造访,是为几位不识抬举的朋友。」

  不知是谁说道:「哦?不知何事,但请姑娘直言,在下一定竭力为姑娘主持公道。」

  …… ……

  

  

第九章 冰河时期的等待,金金的来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