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败类中的极品,我的决定

    一>

  也不知过去多久,我的头部仍然一阵阵的眩晕,心脏也‘咔嚓咔嚓’的,不清楚在搞什么鬼。我不由闭上眼睛,唉!完了,玩完了,中毒太深,又凑巧走火入魔。可这种事情,机会从不等人,混蛋,现在怎么办才好?

  这时,似乎听见有女声在说道:「根据小妹的了解,事情是这样的。蔡小星于事发当日清晨,在宣传大道旁,无故遭到阿兰德龙前辈的殴打致内伤。当日下午,蔡小星同蔡伯星、蔡仲星三人再次找到阿兰德龙前辈理论,并再次遭到殴打。次日,‘流星五虎’五人于贵舍,第三次遭到殴打。第三日,‘流星五虎’同‘常山十五帅’于贵舍,最后一次遭受侮辱及殴打。不知各位前辈听完之后,觉得还有何需要补充之处?」

  接着,有一只蚊子道:「嗯!姑娘所言甚是,不过,也却略有不实之处。在下看法是这样的……」

  另一只蚊子道:「对啊,没错,……」

  …… ……

  又过去一段时间,女声道:「各位前辈,如此一说,蔡小星等人之言行,的确是有所鲁莽之处。不过依小妹看来,各位前辈的所为,也似乎……」

  有只蚊子道:「姑娘所言极是,不妨实言,这段时日,我等也正因此误会而深觉愧疚,寤寐难安,食不觉味。不知姑娘有何妙策,若能解得我等心中之疚,实为我等之福,姑娘之大德。」

  女声道:「前辈言重了,万事以和为贵,事情既已发生,小妹建议不如这样……」

  这时,阿兰德龙这只蚊子道:「哦,钱财乃身外之物,事到如今,我没意见。」

  片刻之后,又道:「那便这样好了,日后他们若是需要银子,直接过来找我便是。至于道歉之事,他日有缘,我自然会表示我的诚意。」

  女声道:「前辈有如此胸襟,知错能改,小妹佩服不已。这里小妹先替几位朋友谢过。」

  然后又道:「还有一事,是关于小妹另外几位朋友。不知是哪位前辈闲来无聊,却害得小妹的几位朋友耻于为人。」

  一只蚊子说道:「哦?此话怎讲,我等实不知情。」

  女声道:「……」

  蚊子又道:「哦?竟有此事,真不知是何人所为,手段如此残忍,简直是武林败类中的极品,该杀。」

  又道:「素闻欢兄刀法精湛,不知是否……」

  马上有人干咳几声,接着道:「楚兄可真爱说笑,又不知……」

  …… ……

  虽说这几只蚊子在耳际飞来飞去,我却突然异常清醒。不但所受之毒伤立刻自行解除,此外,还功力大增。

  没错,外面正被讨论的那名武林败类,便是我萧十一郎!

  道歉,我是不会地,银子,我是有地,只是,不会赔地。

  嘿嘿,金金,从今之后,你便会牢牢记住‘萧十一郎’这名字,因为他便是武林败类中的绝对极品!

  在一分钟之后,我果断做出了一个周详、大胆的计划。

  我大声说道:「大家静一静,省点口水,不妨听我一言。」

  这是我得到新生之后,所说的第一句话。大家果然是给我面子,过去好一会儿,仍旧没人理会我在说什么。

  奶奶的,这简直就是逼我发火,我将桌子大力一拍,使出一股暗劲,将桌上茶水等物,朝李寻欢等发射过去。虽说这并非小李飞刀,却也百发百中。

  现在,这群无聊的家伙,才总算知晓我萧十一郎的存在,真是犯贱。

  待稍稍安静之后,我弄了弄发型,说道:「金金姑娘,实不相瞒,此事正是由在下搞出来的。姑娘有何指教,尽管吩咐便是。」

  金金愣了一愣,问道:「不知这位前辈是……」

  李寻欢用毛巾擦了擦脸,说道:「哦,他呀,不就是……」

  我打断李寻欢说道:「我便是萧十一郎。」

  金金道:「原来是萧前辈,失敬,失敬。」

  我说道:「无需客气,姑娘不妨称呼在下‘十一郎’」

  二>

  「萧前辈,不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听见金金疑惑的声音,我突然发觉,自己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空明境界。

  还有何意思,我打个响指,说道:「绝对没别的意思。金金姑娘,我明白这种神奇的事情让你在一时之间难以接受。不过我可以对着小青发誓,我刚才所说的每个一字,每一个标点符号,都是发自内心深处,否则,便被小青狂咬至死。」

  金金怔了怔,显然没弄清楚小青是何许人,过了会儿才说道:「哦!前辈说笑了,这倒大可不必。只是不知前辈的这种说法,又有何证据?」

  我说道:「这个嘛,实不相瞒,暂时还没有。但在下可以保证,不出十年,在下定能给姑娘一个满意的交待。」

  金金不动声色,说道:「话是这样说,但若无证据,便真的是不好搞耶。」

  我嘿嘿奸笑,说道:「哦?那依姑娘之见,要怎样才肯相信在下。」

  金金道:「前辈,并非是小妹不肯相信你,只是前辈所说,的确让人难以致信。」

  又道:「依小妹之见,不如说点现实的。既然如今事情已经发生,怎样弥补才是最重要的。不知各位前辈有何高见?」

  很明显,金金想得到广大舆论的支持,更明显的是,金金很快便成功了。

  果然,李寻欢继续吃里扒外,说道:「依在下之见,金金姑娘说得对极了,萧兄啊,依我看你就随便陪个几万两银子给人家压压惊也就算了……」

  楚留香也说道:「萧兄,不是做兄弟的不帮你,只是这回,萧兄你说得也实在太过离谱。」

  阿兰德龙也劝说道:「萧哥,你认命吧,破点银子消消灾,财散人安乐嘛,也别想不开。」

  我猛吸口气,拍翻桌子,大声叱道:「难道各位是嫌在下说得还不够通俗易懂啊,那在下就不妨再说一次。我已经说过,我也不清楚事情为何会突然向那个方向发展,所以说,一切都是由剧情安排,都是天意!当时我神志不清,试问我又何错之有?你们为何就是不肯接受这个已经钉在案板上的事实呢?」

  金金道:「既是剧情安排,那前辈你道个歉,赔点银子总不会有问题吧?」

  我弹了弹衣服,笑道:「道歉嘛,当然是没问题,只可惜在下时刻都忙得要命。至于说到银子,哦!这里还有一个铜板,金金姑娘若是喜欢便拿去,不用找了。」

  哈哈哈,借此机会,也好给你上一堂真实的人生课程,让你开开眼界,明白‘无赖’二字的内涵。

  金金,你想得没错,这便是萧十一郎的真实面目,武林第一败类!

  跟那群贱人不一样,为达目的,我绝对不择手段!从此之后,你将很难忘记‘萧十一郎’这个名字!

  金金应该是恼怒了吧,但却并无表露出来,好一会儿,才说道:「呵,前辈如此一说,真是让小妹茅塞顿开。」

  金金,我能明白,你在讽刺我,不过没关系,反正我资质不高,听不懂。

  我摸了摸下巴,嘿嘿笑道:「不敢,金金姑娘聪明伶俐,善解人意,我见我爱。」

  此话一出口,金金吃惊了,所有人都吃惊了。过了片刻,金金吐了口气,说道:「想来再没别的可说,小妹就此告辞,后会有期。」

  我笑道:「哦!青山不改,绿水长流。金金姑娘,有空常来坐坐,后会有期!」

  待金金走远后,李寻欢神情疑惑,问道:「贱人,这并非你的风格。看你神情奸邪可疑,有何阴谋,便不妨说出来,大家也好交流交流。」

  楚留香道:「萧哥,玩得这么绝,遭天遣,看来只是迟早的事吧?」

  阿兰德龙则显得有些落寞,叹道:「混蛋,这回我可惨了。」

  又唱道:「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从此兮要断肠,兄弟们啊怎么办,搞点钱来啊吃米饭。」

  见阿兰德龙这副熊样,我冷笑道:「笑话,哪会有何阴谋。不管怎么说,好歹老子我也在江湖浪口尖上混过了这么多年,什么风浪没经历过,想找我茬子,哪有那么容易。」

  又问道:「龙哥,请问你兄弟如今在哪,我可以肯定,刚才就是它偷袭本少爷,本少爷现在打算吃了它以绝后患,敢问龙哥你不会介意吧?不过龙哥你大可放心,日后小弟定会免费替它做场超渡……」

  阿兰德龙显然还在恼怒中,我还没说完,阿兰德龙便道:「给老子滚!它要是少一根毛,我一定会剁了你。」

  

  

第十章 败类中的极品,我的决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