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天遣,阿兰德龙的主意

    一>

  眼见事情功败垂成,我心有不甘。过了好一会儿,我运足气,大声呼道:「豹兄,大家一见如故,你就别再玩弄小弟。小弟自然知道你舍不得你老婆老公,不过既然它已经没了,依小弟之见,便不如死了这条心吧,你要搞清楚小弟之所以如此,也都是为了它好。」

  又道:「豹兄,不是小弟说你,你看这大好山河,真爱何处不在?死了一只,仍有千万只。你这样搞,也实在太没出息了吧。」

  我想起阿兰德龙秘笈里的一段心法,于是便提议道:「豹兄,你这样搞下去,又是何必勒?反正大家今日难得有空,便不如就听小弟说一段大道理,你若是觉得没错,便乖乖的将你老婆老公送过来。」

  又问道:「怎么样,豹兄你有何意见?你若是再不出声,小弟可就当你同意了啊。」

  不出所料,这只畜生果然不声不吭,表示非常同意。于是我清了清嗓子,运足了气,大声念到:「豹兄,你听小弟仔细道来。小弟从不相信爱只有一次,也不相信必须要爱许多次,爱的次数不能说明什么。你若是广博深邃的深海,许多的爱,便是一条条滔滔的江河,你若只是山涧的浅显小溪,许多的爱,也不过是一些泡沫罢了。豹兄,你想成为一道深海,或是甘为一根小溪,这便要看你如今的表现。」

  又道:「阿豹,你就不如放下妄念,放下执着,拜我为师,皈依我佛。为师不但免费替你超渡你老婆老公,除此之外,为师还替你再找好几个老婆老公,你说如何?」

  接着,又朗诵几段金刚经经文,希望这畜生可以大彻大悟。

  也不知搞了多久,可眼前这只畜生仍是没半点反应,只是安详的趴在那里,动也不动。

  我不由得骂道:「你爷爷的,畜生便是畜生,终究没觉悟,白白浪费老子口水。」

  既是如此,又有何办法呢,我便只好一边烧烤,一边留心着下次机会的到来。过去不知多久,我估计这畜生若不想饿死,也总该去觅食了吧,于是便打起十分精神,关注着我的标本。可这次,这畜生又变狡猾了一些,竟然拖着我的标本,也不知要往哪走。

  我骂道:「孽畜,你老子在这里,你要想去哪啊?你是要玩死你老子才甘心,是吧?」

  话是这样说,但为了标本,我也不得不跟上去。就是如此,这种猫和老鼠的游戏,不清楚玩了多久。不但这只畜生熬不住,以我的武功修为,也都快顶不下去。

  二>

  回到寝室,发现连阿兰德龙都已经修练归来。见我归来,阿兰德龙首先问道:「咦,几时不见,为何萧兄看来竟如此落魄,真所谓是世道艰难。敢问萧兄,不知这是何故?」

  李寻欢道:「原来是萧兄,好久没见,幸会幸会。不知这次萧兄又在何处撒野尿归来,见萧兄这副模样,依小弟之见,定是有所奇遇。」

  楚留香道:「没错,萧兄志趣高妙,江湖上早有传闻。依小弟之见,像萧兄这样,撒泡尿能撒好几天,又能撒得一身上下乌漆嘛黑,这绝非寻常之人所能办到。如此刺激,便不如说出来,也好供大家参详一番。」

  我吸了口气,道:「当然没问题!不说出来你们还不信,老子我今天真是太倒霉了。麻烦谁先帮老子我搞杯水过来再说……欢哥,多谢呀。」

  喝了口水,我才说道:「老子我今天真是太倒霉了,不说出来你们还不信,今天你老子我……」

  楚留香咳了咳,提醒道:「萧兄啊,能简则不妨简之。」

  我说道:「哦。今天老子我真他妈倒霉,这次去撒尿的时候竟然……」

  说完之后,李寻欢咳了咳,叹道:「哦!萧兄遭遇之奇,实令小弟惊叹不已。没料到那几只畜生竟能有如此造化,得老天相助,从而有幸逃脱萧兄‘淫~~爪’,真可谓苍天有眼。」

  怒,我骂道:「贱人,‘淫爪’二字何解?说这么直接,小心我告你……」

  此时楚留香道:「照萧兄说来,当时正处关键时刻,这时突然一道霹雳,正好当头劈在萧兄天灵盖上。待萧兄醒来之后,那几只畜生便不见踪影。」

  又道:「哎呀,萧兄不说,还真是难以想象,即将到手之物转眼便消失无踪,这种人生经历不可谓不是坎坷崎岖,天意弄人。发生此等事情,小弟真替萧兄感到惋惜难过。白白搞了这么久,又被雷劈了一道,不知萧兄有何感想,可否说来一听?」

  阿兰德龙点头道:「是啊,劈得真不是时候,可惜了几件上好的毛皮。」

  我咳了咳,骂道:「唉!说起来就恼火,也不知是哪个混蛋在劈我。还能有什么感想,只好算老子我倒霉。」

  又大声道:「大家说说,这种事情是不是很荒谬,很没天理。要不是老子我内功深厚,这条命早就他妈的没了……」

  还没说完,阿兰德龙打断了我,提议道:「萧哥,依小弟之见,萧哥你不如先去洗个热水澡,换身像样的衣裳,然后泡杯暖茶,之后大家再深入讨论这个问题也不迟。」

  又朗声道:「据说被雷劈这等事,实为难得一见,今日萧兄得幸遇之,依小弟之见,不如大家开几瓶香槟,好好庆祝一番,可知诸位意见何如?」

  李寻欢拍案而起,高声附和道:「好!龙哥的主意不错,小弟早有此意。」

  又提议道:「既是如此,那小弟这就去买。难得兄弟们如此开怀,小弟顺便再叫几个妞过来,此次行动之经费开支,便一同记在萧兄名下。」

  我刚想开口表达意见,楚留香道:「嗯!正当如此。萧兄啊,没料到今日你居然会幸运到被雷劈~~的程度,真是可喜可贺呀。」

  该死,不留神受了点天遣,差点便忘掉四零四的规矩。这里的规矩是:‘爱四零四,爱江湖,切记勤洗澡,万事靠自己’。

  由于这个规矩,因此,再倒霉的事情,也绝不能让他人知晓,否则,便只有更倒霉。

  因为在四零四,‘井中落巨石’这门功夫,普及程度之高,令人咋舌。

  当然,之所以如此,并无其它原因,谁让我们修练生活,是如此无聊乏味呢。所以,像被雷劈这种事情,即然发生,便自然难免会成为枯燥生活之中难得的缓解剂。这一点,大家都是有默契的。

  好在我反应灵敏,才过一秒种,我便变回了正常的模样。我瞪了瞪眼,吸了口气,拍着桌子大声说道:「诸位兄弟同喜同喜。其实被雷劈这等小事,感觉也就依稀平常,诸位以后自然会知道。」

  「老子我今天把话说在前面,最漂亮的那个妞,一定是我的,谁要是不给老子面子,便只有死路一条。」

  三>

  且说自从上回被雷劈了一道之后,便开始有种强烈的挫折感伴随着我,如影随行。

  虽说我是一名武林败类,也并不怎样痴情,可我的确有点欣赏这种痴情,倔犟的动物。真不明白,我不过是打算弄一只标本,顺便挽救一只落寞的灵魂。试问,这又何错之有,何必用雷劈我呢,这么过份。

  有一日晚上,我突然想起来,问阿兰德龙道:「哦,对了龙哥,不知你的那本‘XXXXX’如今在哪?」

  阿兰德龙问道:「哦,这里这么多本‘XXXXX’,哪本才是你说的哪本啊,这本,这本,或是这本……要不……」

  我应道:「废话少说,全拿过来。老子我看过后自然便会知道。」

  过了一阵,阿兰德龙突然道:「哎呀。萧哥,请问你这是在干吗。」

  我答道:「哦,是这样的,上次小弟用这本‘XXXXX’里的秘术与友人切磋交流,可遗憾的是,我朋友当时身处穷逆之绝境,故并未能理解清楚。如今借过来,烧去借给他们读读,在那边无聊之际,权当打发时间也好。」

  又问道:「咦,龙哥啊,你眼神闪烁不定,又微露惊疑奸诈之色,不知龙哥你有何指教?」

  阿兰德龙摸了摸下巴,道:「哦,不敢。只是不知萧哥你为何要将它烧过去给你友人,难道他们已经……」

  我竖起大姆指,赞道:「龙哥你果然天资聪颖,机敏过人。唉!此事不提也罢,小弟那几位友人现已羽化仙去。」

  阿兰德龙沉默一阵,叹道:「呜乎哀哉,萧哥果然是有心之人,依小弟之见,萧哥那几位友人的在天之灵,定当欣慰不已。」

  又提议道:「萧哥啊,你看这里还有好几十本,不如一起烧过去,念在大家兄弟一场,小弟一起给你算个八五折,如何?」

  我‘哇’的一声,吐出大口鲜血,随后大声赞道:「好兄弟,没问题!」

  又说道:「不过嘛,区区几十本也太少了,依小弟之见,不如有多少便烧多少,大家兄弟一场,打不打折又有何关系。不过……最近兄弟我手头的确是有点紧,依我看不如这样,就先记在欢哥帐上,如何?」

  不待阿兰德龙出声,我又说道:「小弟我先去撒泡尿,来,不如龙哥你亲自帮我烧,一定要烧到他爷爷的尽光。」

  阿兰德龙神情坚定,用力的点了点头,朗声道:「没问题,好兄弟!你放心去撒尿便是!」

  于撒尿之时,我又记起那只畜生。阿弥陀佛,畜生啊畜生,我已给你老婆烧纸过去,你也不必谢我,有空过来陪我喝喝酒,替我护护法,帮我吓吓那群野狗也就行了。也不知你怎样,只希望你如今已经找到另一半,又能够在地上滚来滚去,开开心心的嬉戏。

  若是如此,就算是我被雷再劈几道,也仍是不吃亏,李寻欢这个混蛋的银子,也总算没有白白浪费。

  

  

第十三章 天遣,阿兰德龙的主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