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美丽新世界,忧虑

    一>

  据我所知,时间有时候溜得挺快,更多时候,却又慢得要命。

  自从来到这里,经验告知我一件有趣的事,也可说是有趣的发现。这个有关时间的发现是这样的:通常,当我在研究游戏之时,时间会过得稍快一些;在与贱人们喝酒聊天之时,时间会溜得比较的快;以前在督察阿兰德龙之时,更是让人感觉不知疲倦。在其它时候,时间的速度只好说是正常。

  可到了如今,我一打游戏便会头晕,于是时间变慢了;在喝得有点多,而又没喝趴下之时,便会感觉到头痛,于是时间变慢了;如今阿兰德龙已经长大,不再需要我们的关怀,时间就更慢了。

  时间变慢的结果就是这样,我从一个时间上的穷光蛋,突然间成为亿万富翁。这种事情,还真让人有点难以接受。

  于是,无聊的时候,我便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想事情,或者去翻山越岭,爬树撒尿,借用这类方法用以打发时间。当然也可以换一种说法,我正是通过这种方式,去领悟武学之更高境界。

  然而不论如何,时间总需要想办法打发,境界仍需要领悟,这终究是没多大搞头的事情。

  然而,在这段时间我却发现,这些问题,已经不再让我感到困惑。甚至连‘为何学刀’这种带有夙命性质的问题,我都没去考虑。

  因为这些无聊问题,我已无时间再去思考,因为在这段时间,我正忙着让阿兰德龙,替我补习古今中外的音乐速成大法,还因为我一分一秒都不打算浪费。

  这是为何?

  还有为何,谁让我约好了金金呢。自那晚开始,我便与金金约好,每过一段时间,大家便出来找个地方聚聚,喝几杯茶,看看夕阳,吹吹晚风,也顺便的,研究研究当今世上的各种音乐。在这种时候,我可不是武林败类,而是一名很有内涵的音乐家。

  在与金金进行过各种各样的交流之后,我发觉自己的眼光果然够要命,金金与我,真是太合适,简直是一对天生的情侣。

  有何证据?

  哈哈,此等事情,无需证据,完全是靠动物直觉。在江湖上混,直觉很重要的,对一名武林败类而言,更是如此。因为做为一名武林败类,若想要活得长久一些,必须得有一流直觉。所以,我一向都信任自己,我想,金金对我,也应当有一种,狠特别的感觉吧!

  因为,金金总表现出与我过不去,似乎上八辈子有过深仇大恨。不过这可难不倒我,比方说,在散步时,我若想站在金金左边,一开始便应该故意在金金右边,往死里凑,用不了多久,金金便会自己将位置调整到我所希望的那样;又比方说,我若想在茶馆里喝一杯热的红茶,就一定得点一杯凉的绿茶,一旦如此,我所喝到的,往往便会是热的红茶……

  不过在后来,金金似乎看穿了这些伎俩,再后来,我便再也喝不到想喝的茶,也左右不了金金与我的位置……不过无所谓,能与金金一起,其它事情何必在意呢?

  又况且,一个女人若是总喜爱与一个男人做对,绝非没有原因。据我推测,金金对于我,多少都应当有那么一点儿感觉了吧,哈哈!

  与金金一起久了之后,我的世界开始有所改变。好像每天的天气,都是淡淡的晴,每天的生活,也都能有新的发现,日子,变得越来越有奔头。关于我的这种转变,贱人们很快的,便有所发觉。

  有一次,李寻欢忽道:「近日萧兄面带桃花,表情****,似乎是有所艳遇。」

  怒,找死是吧,我刚想发毛,楚留香又道:「没错,依小弟观之,萧兄最近气冲天煞,必有桃花之劫,萧兄不可不防。我看不如这样,大家兄弟一场,萧兄不如交点银子,买几坛好酒,以兄弟们之修为,合力助萧兄一臂之力,此劫便可不攻自破。不知萧兄你意下如何?」

  格老子的,我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贱人,原来是向老子我骗银子来着。跟我来这套,真是不自量力,至今为止,从来便只有我骗别人银子,还没被人骗过一个铜板呢。

  我想了想,甩了甩眉毛,切牙道:「所谓道不同,不可言。以诸位仁兄之武功见识,如何能体会小弟今时今日境界之深邃神妙。我看不如这样,各位合力供上个十万八千两银子,小弟念在大家兄弟情份之上,将平生所得尽著于一书,也好供诸位兄弟及子孙万代研读膜拜。」

  这两个笨蛋显然有些吃惊,瞪着大大的眼睛,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片刻之后,李寻欢道:「贱人,可别说做兄弟的没提点你。最近外头风声很紧,据说早有好几票人马盯上了你,依我看,不是劫财,便是劫色。怎么说,萧兄你也少不了交上个几百两银子,联络联络感情吧。」

  我想都不想,答道:「笑话。开什么玩笑,别说是劫财劫色,就算是劫毛,又能奈我何。」

  又大声道:「大家兄弟一场,谁敢不给兄弟们面子,动了我一根毛,那岂不是自讨死路,有来无……」

  话没落音,鼾声便从对面传了过来。我无语,历害呀,果真是历害,也不枉费跟我混了这么多年。

  我摸了摸下巴,寻思道:「哎呀,这次玩完了。」「到底是谁看上我呢,不知是李小琴呢,还是王菲。」

  二>

  说到打劫这种事情,我从来都不放在心上。

  为何?很简单,我身为一名武林败类,浑身都是力气,而且刀法精妙,轻功也很不错。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我除去有这么一把破刀,身上便只剩几个馒头。打劫,能想到打劫我这样英明的主意,只能是蠢材。想到这里,我还需要在乎什么呢。除非,说是向我寻仇,这便能说得过去。

  原因是这样的,由于我的银子总是不多,因此便凑巧喜欢四处借一些,更巧的是,我便喜欢借了之后,便马上记不起来。由于这个原因,我的仇家非常之多。但这么多年以来,萧十一郎依然屹立不倒,显然,这绝非是没有原因的。

  总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又有何需要担心的。无论怎样,目前最紧要之事,还是与金金一同欣赏美景,谈论音乐。

  在与金金将古今中外,继往开来的音乐都讨论一遍之后,我们交流的话题,便不再限于音乐这个狭隘的范围,我们的感情,也变得日益牢固。当然,我之所以这样认为,是有充足理由的。

  据我所知,若有一名女人开始向你寻问,你习惯吃些什么,习惯做些什么,回家时习惯走哪条路……那么恭喜你,因为这足于说明,这名女人,对你已有不少感情。这个道理,是阿兰德龙他妈说的,所以,我对它绝对是坚信不移。

  更何况至今为此,我不但告诉过金金,我习惯吃哪种质地的馒头,习惯去哪个山头散步,习惯在哪面瀑布下冲凉,还告诉了金金许多其它的事情。

  比方说我四岁便开始学习用刀,如今刀法精妙,武林之中无人能及;又说到我的内功深厚,自幼便修习‘无字天书’,如今已经到达万毒不侵之境界;还说道我自学轻功,以目前的水准,就算是万马奔驰,也只能远远的跟在我后面,挨不到我一根毛发……

  金金愿意听我唠叨这些废话,不能不说与我已有相当深厚的感情!

  有一次,金金问道:「既是如此,那萧前辈你岂不是金刚不坏,万人莫敌?」

  我甩甩眉毛,睁大眼睛,朗声道:「这个嘛,当然还不是,不过答案已经相当接近。」

  接着又说道:「想必你也知道,人无完人,就像你大哥我虽说很完美,可缺点仍是有一些的。比如说吧,大哥我只有在身上带把刀,方可万人难敌,但若是一不小心宝刀放在家里没带,那可就要命得很。」

  又说道:「以你大哥我如今的内功,不要说是万毒,就算是万毒合一,也拿我没办法。不过若是如此这般……我也就惨了。」

  还说道:「……」

  在这种口水横飞的时刻,金金会很用心的听我说话。有时候,金金还会找出支笔,在纸上画些笔记。

  见金金如此用心,我真是感到欣慰不已,可有的时候,一想起自己武林败类的身份,便有些……金金可能不介意与一名武林败类聊天,并可能会对这名武林败类有那么几公升的好感,可是,她会那个……我吗?

  考虑到种种因素,我想,或许,应当到了转型的时候。

  

第十五章 美丽新世界,忧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